【锤基】《吉欧尔河里的鲑鱼》,洛基告诉哥哥自己假死后会变成一条鲑鱼。

😂️😂️😂️《尼伯龙根的指环》风格的he

Übermensch:


“我的好哥哥,如果你要去找我,便去海姆冥界外的吉欧尔河找一条鲑鱼。



吉欧尔河在生之国与亡之国的边界,我便徘徊在生与死之间。”





自那无限的战役消停后,索尔来到新的阿斯加德。



索尔看见人们把木石堆起,造成房屋。把谷子种下,长成粮食。



人们...

啊啊啊啊,如此鲜美!

Нефрит:

应应景,应应景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世界杯,其实……

祖传兄弟控

庸玉hook_cy:

我发si!我一开始只想做一组旌时的出场截图来着!谁知道脑洞就来了呢~😂😂😂😂

世子不容易~
我们要珍惜~

吸~

庸玉hook_cy:

果然,每对儿cp都是花絮永远比正剧甜
😂😂😂
元时宝宝啊!卖萌有风险!你就不怕你哥直接把你带走让元启登基么?😂😂😂
花式拍脸杀。。。
平旌神解释:你爸活着的那个先帝😂😂😂
景琰啊~你也不想想这都遗传谁?!😒😒😒
大统领和狄明将军生动地再现了看到今日份花絮的我本人。。。。🌚🌚🌚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君臣良友

妈耶,大梁祖传骨科

w顾臻九w:

“陛下,起风了,回吧。”


“我在想,父辈也是否和我一样,在此思念过旧友呢?”


1.


萧选站在宫墙之上已有半个时辰,直勾勾的盯着月亮。今夜月亮不圆,缺了大半个口,似一轮弯刀横在天上。


“天公都不作美。”他自言道,“月夕之夜也不肯圆满一次。”


“陛下,起风了,回吧。”高湛执宫灯立于不远处。


今夜不知为何,风虽不大,吹至金陵,吹至萧选身上格外的冷。


“高湛,你说,是不是朕,真的错了。”他的手攥成拳头发抖,语调竟有些颤。


高湛心中明白所为何事,一鞠躬,回道:“陛下之决断,皆为天所...

【旌时旌】只有相随无别离

为何总是萌上极圈?

蘼芜:

邪教!邪教!不吃的慎入!!


 


-全篇元时视角


-差不多算是元时→平旌


-大型OOC现场,慎入


(我还是为了我最爱的邪教cp自割腿肉了)


Summary:就是一个小皇帝一直想见小皮筋,却忍住不去找的故事。


 


 


So,不怕雷的就来吧......


---------------------------------


萧元时第一次遇见萧平旌的时候才刚三岁,刚刚学会走路的太子殿下不喜欢让宫人抱,跌跌撞撞的在皇宫里跑,他个子低...

霍乱时期的幻觉

😭️😭️😭️

甜饼仙女阿沐★:

★题目捏他自《霍乱时期的爱情》


★但灵感来源其实是《海边的卡夫卡》里十五岁的少女佐伯


★除了题目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


在干冷的秋日的黄昏,羽烈王看见了幻觉。


那是十九岁的蛮族少年,月白长袍,乌发金环,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手肘支在桌上,腕上用红线绑着一条白色的豹尾,他垂着眼帘,神色安详像是故人返乡,发现自己常去的那家酒肆还没关门,卖酒的小娘虽已成为人妇但眉宇间还能看见当年青涩的模样,于是他放下心来,知道自己回家了。


羽烈王盯着他的幻觉,他的幻觉没有看他。


十九...

白豹尾

一把好刀

甜饼仙女阿沐★:

★群里吹阿苏勒的时候吹到手腕上的白豹尾


★豹尾这个设真的苏炸了,完全想不出老贼怎么搞出这个设定的,妈的你们这些直男怎么想出这种苏炸天的设定的?!!


★吹完阿苏勒的当晚梦到了这篇的结尾


★结果写了一个星期


★知乎害人不浅【。


.


有人向羽烈王进贡了一件奇珍,那是一张完整的白色豹皮。
雪色的如云一样的白色绒毛,没有一丝杂色,细短的绒毛会因为人呼出的热气而起旋,羽烈王抚摸着白色豹皮,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见过类似的东西的,在他少年时最好的朋友的手腕上。


那时他站在擂台上,拿着他的枪,他打赢了对面的...

【野尘】过谢桥

月深:

*多年没跟老情人有X生活的羽烈王做春梦的故事


*没有剧情就是干,反正是做梦嘛大家放开些,都是成年人了干这些事社会点


*abo


全文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JEQt0fM5PeUzuGUi


悄咪咪求个小红……新司机上路……

【野尘|九州】鹧鸪天

春山冷:

犹恐相逢是梦中。


“姬野,我要是把东陆的皇帝杀了,“他突然泛上一股恶作剧般的快意,“按东陆法令抓住了要判多少年?”


那个少年惊讶地挑挑眉,显然不知他的挚友在这最后关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不知道。”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读书。”


“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你被人抓了,那我就再救你一次。”


“像上次那样,背着十二把刀去救你。”


大君愣住,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那个少年。



将死之人未必就能突然大彻大悟、通透世事。他们或许会抓住死前那一点走马灯的时间妄想过去一生的遗憾尚未发生。而活着的人,深知这一妄想的可笑与脆...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