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爱恋之人(闪恩)

双倍暴击😘️

子见南子:

- A闪&C闪×恩奇都,迦勒底最新出品言情剧《乌鲁克大三角》。


-  @四点水战士 为战士老师烤好乌鲁克特产香喷喷牛油蛋糕庆生啦🎂




>>>>>


      这是吉尔伽美什未能用“千里眼”看到的事。




      或许是特异点的出现扰乱了未来,也或许就是他根本没认真去看。总而言之,当手执石板的贤王步出召唤室的时候,抱胸而立的英雄王眯起了眼睛。


      “没想到还有几分本事,那个杂种。”


      两位吉尔伽美什王说出了同一句话。


      同等份的傲慢,但在激烈程度上又有着微妙不同的气场扩张开,两双猩红色的眼睛彼此凝视,视线交汇处仿佛能听见“啪啪”的声响,像是有什么无辜的东西被烧得焦糊。


      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拿着水杯的手都在发颤,这是发生在神代王之间的恣意对抗,现代的平凡生物哆哆嗦嗦地在心中敲响了逃生警报。


      然而三秒钟后,两个吉尔伽美什同时中断对峙,迦勒底逃过了毁于这场奇迹相遇的命运,因为有人引发了另一场更伟大的奇迹。


      “应您的呼唤启动。


      希望您能自由地、冷酷无情地使用我,Master。”


      如同四月林风一般饱含了生命气息,这嗓音柔和而平淡,隔着召唤室的金属门传出来,门外的两位吉尔伽美什王立刻像听见了开罐头声的猫咪一样骤然扭过头,立起了耳朵。另一个时代的自己怎么样完全无所谓,现在可是有一个更重要的家伙出现了。


      门内传来藤丸立香絮絮叨叨的声音,想必是例行的迎新演说。这个叨叨声此刻就和不显示数字而只会滴滴滴的炸弹倒计时一样,只等清零的瞬间便会有漂亮的绿色伴随着不存在的闪亮光效出现在吉尔伽美什们的面前。


      “居然真的被这帮蠢货抓住了召唤本王的可能性……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做出什么别的有趣的事。”


      突然冒出了一句明显不合时宜的发言,拿着石板的吉尔伽美什转过身,向着远离召唤室的中央控制台大步走去。而另一位吉尔伽美什则神情古怪地盯着他消失于走廊尽头,末了发出一声轻哼,扭回头继续看着仍未开启的大门。


      “无聊。”他轻声嘟囔道。




      今天真是幸福的一天。


      恩奇都想。


      就像从冬眠中醒来的熊一走出树洞便遇见了灌着满满蜂蜜的蜂巢,恩奇都一走出召唤室便遇见了吉尔伽美什。


      “令人怀念的气息……你果然在这里啊,吉尔。”


      “这是你应得的,恩奇都,当由王来迎接你的到来。”


      金色的双眼笑起来,弯成月亮的形状,却散发出太阳般的光。未被经历过的记忆里叙述了死亡与永恒的别离,但那到底是尚不曾发生的事,英雄王与他的友人仅仅是在乌鲁克的夜幕中睡去,然后在五千年后的迦勒底迎来黎明。




      虽然一直“兵器兵器”这么自称,但处于非战斗状态的恩奇都简直就像是迦勒底幼儿园草莓班的优秀宝宝。他充满好奇心地在复杂的机构内游荡,脚步轻盈,一头长发即使是在日光灯下也显得灿烂而柔顺,给人以莫名的生机盎然,仿佛在这极寒的南极洲终于诞生了第四种开花植物。


      可是作为尽职尽责的御主,藤丸立香没有被这平静的日常感蒙蔽双眼。经过仔细观察,可以确定恩奇都先生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闲逛、与英雄王厮混之外,并没有第五件事。


      ……有某个虽然没那么金闪闪但还是十分金闪闪的家伙被完全抛在脑后了啊?!


      “现在的本王没什么话需要对恩奇都说。


      从坐上王座的那一刻起,本王已经失去了和他交谈的自由。”


      被紧急换进My room的贤王这么说了。


      不愧是连迦鲁拉灵都能瞒过的隐藏技能气息遮断EX,拥有气息感知A+的恩奇都似乎至今也没发现这个迦勒底藏着双人份的吉尔伽美什王。而更令人讶异的是,英雄王同样对这件事保持了选择性失忆。


      “虽然他这多愁善感的样子让人不快,但既然是‘我’做出的选择,那本王就会认可。”


      因为是自己做的决定,所以即使知道有问题也要硬撑着同意。


      “不愧是王啊……”


      藤丸立香发出由衷的感慨。




      但日子不能一直这样过下去,用达·芬奇的话来说就是“将三十柄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发射开关和薛定谔的猫箱绑定在一起,大致是相当于这种程度的危机吧~♪”


      人类最后的御主不能在这种地方屈服,否则就会真的成为最后的御主了!


      作战计划迅速敲定,时机完美的星期二即刻来临。


      “剑阶种火库存告急,今天也要劳您大驾了吉尔伽美什王!”


      千恩万谢地将英雄王塞进了种火搜集的队伍,藤丸立香转身便拉过杰克,迅速移动到预定地点埋伏好。作为同谋的达·芬奇已经接管了部分监控系统,正通过最新投入使用的魔术驱动无线耳机向藤丸立香传递情报。


      “果然还是重复的出发路线。准备好哦,恩奇都距离目的坐标还有……3、2、1!”


      达·芬奇的倒数与耳机外的脚步声同时逼近,在归零的瞬间,藤丸立香闭上眼睛,轻轻握了一下杰克的手。


      情报抹消Lv.10发动,目标强化状态解除!


      “咦?”


      恩奇都停下了前进的动作,他伫立在原地,眼中有困惑与惊喜交替翻涌。


      “这气息……是吉尔?不……有哪里不同。”


      茫然地侧过头,恩奇都望着身旁这扇紧闭的房门,抬起的右手显然已经开始蓄力了。目睹这一幕,藤丸立香扛起杰克光速逃离现场,将充分的私密空间留给即将重逢,或者说是初见的两位英灵。


      “妈妈,我们做得好吗?”


      “杰克今天超棒!回去奖励Master我特意为你私藏的心脏!”




      在气息遮断被解除的瞬间,吉尔伽美什就心觉大事不好,随后被蛮力拍碎的房门以及房门外站着的恩奇都印证了他的预感。


      “……吉尔?”


      恩奇都先是含含糊糊地叫了这么一声,在清晰地与那双暗红的眼睛对上之后,他立刻底气十足起来。


      “吉尔!”


      这份情绪是愤怒,或许还有对兵器而言太难理解的委屈。恩奇都从最开始就有所怀疑,在现界的瞬间他分明感应到了双份的吉尔伽美什,但其中一个很快就消失了,而英雄王的存在又干扰了他的判断。


      他以为是自己弄错了,但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一场欺骗。


      “下午好,恩奇都。”被金色的漂亮眼睛施以谴责攻击的吉尔伽美什面不改色,“你确定要在这里耽误时间吗?不尽快赶去厨房的话,就会错过那个红色弓兵的甜点时间了。”


      毫无负罪感的发言,恩奇都瞪大了双眼,简直难以置信。


      “吉尔比甜点重要!”他毫不犹豫地说。


      这可真是受宠若惊,贤王捂住了已经多年不被恩奇都先生的直球袭击的老年心脏。有什么原本就脆弱不堪的东西开始从表层崩塌,高墙的碎片坠落下来,砸在地上碎成金绿色的细沙。但身为贤王的自控力紧急启动,一瞬间的动摇很快被止住。


      “你听好了,恩奇都,是我主动隐匿起自身的存在的,而且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与你的会面。”


      吉尔伽美什的眼中是热血与火焰的红色,但在此时的恩奇都看来,它们却冷冰冰的。


      “为什么?”


      “因为毫无意义,不……倒不如说会变成大麻烦。”


      如果说之前的心情还有些复杂,那么此刻在胸腔中涌动的情绪就非常简单了,是即便是泥土也能理解的、纯粹而滚烫的怒意。恩奇都在身侧握紧了拳头,若不是因为御主禁止斗殴的命令,他已经像五千年前那样冲上去好好“劝诫”傲慢的王了。


      “我知道你后来成为了伟大又贤明的王,”嘶吼一般,恩奇都大声说,“受人民爱戴的吉尔伽美什王就不再需要恩奇都了,是吗!”


      吉尔伽美什倒是没料到恩奇都会这样想,他皱起眉头,立刻反驳:“本王曾宣誓你是我唯一的友人,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反悔。但……”


      话说到一半又被硬生生斩断,吉尔伽美什看着对面恩奇都咬牙切齿的模样,竟走神地想到当年横冲直撞的天之公牛似乎也不过如此。


      被刻在泥板上的传奇故事正鲜活地闪耀在他的记忆里,而传说中的另一位主角也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吉尔伽美什在内心自嘲地笑了一声,感到被逼无奈,而又心甘情愿。他在面对恩奇都的时候总是如此矛盾。


      “我是因你的死才得以成为『人之王』,若再与活着的你相见,那我的存在岂不成了一个谬误。”


      贤王最终给出了他的理由,于是恩奇都那满是怒火灼烧的眼神忽然间清空了,如同琥珀般澄然。无言的沉默蔓延开,像是粘稠而冰冷的液体,粘住手脚,又沿着鼻腔灌入肺中,冻得人从内到外都是冷的。


      恩奇都在这片寒冷中呆呆地望着吉尔伽美什,最终咬了咬唇,垂下双眼。


      “你是这样想的啊……我是精神不会成长的兵器,这样的我,似乎已经无法理解成长后的吉尔了。”


      恩奇都说得很慢。他低着头,细软的发丝从脸颊两侧垂下来。吉尔伽美什看不见他的脸,但他可以想象恩奇都是怎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那一定是非常难过的、比吃不到点心看不见白熊还要难过的表情。


      就在吉尔伽美什以为这场对话已经结束的时候,恩奇都再次开口。语速依然缓慢,却隐隐燃起某种令他心颤的蓬勃热意。


      “不过我还是要说,已经长出鬃毛的雄狮是无法再变成幼崽的!”


      恩奇都猛然抬起头,坚决地对上吉尔伽美什的双眼。


      “你既然已经从我的死亡中获得这份成长,那无论发生什么也都不会再导致它消失了,即使是我的复生。就像、就像吉尔从来不会把已经到手的宝物再还回去一样,对吧?”


      这双灿金的眼睛那么明亮,那么明亮。像融化的黄金一样沸腾,又像熬好的糖浆一样甜美。诸神一定是用泥土塑成了恩奇都,然后用太阳的碎片镶嵌了他的瞳仁。


      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吉尔伽美什心中的墙壁再次开始轰隆隆地崩毁,砖石落地化为沙海,放眼望去尽是金绿的一片。直到这一刻,吉尔伽美什才如此真切地意识到一点:


      他是恩奇都,是吉尔伽美什的挚友,是王唯一的理解者,无论如今,抑或往后。这句话的含义并不是因宣誓才生效,而是真理如此。


      似是听见了有趣至极的事,嘴角勾起,眼睛却又像要流出泪来。吉尔伽美什轻轻摇着头,眼神在房间与恩奇都的白色衣裳间四处飘荡,嘴唇张了又闭,最终没能说出任何或傲慢或郑重的高论,只是不断用沙哑的透着笑意的嗓音重复:


      “恩奇都,恩奇都啊……”




      跟随种火搜集队回来的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的情形,模糊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什么圈套。他瞪着眼睛四处搜寻那个大胆妄为的杂种,但藤丸立香早就偷偷摸摸藏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走到并肩坐着的贤王与恩奇都面前,吉尔伽美什抬着下巴说道:“看来你终于抛下那点软弱不堪的情结了,很好,本王终于不用为自己以后会变成这副恶心的样子而烦躁得想亲自揍你一顿解气了。”


      “哈,在那里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呢?你没有拆穿我,说明你也认同了本王的做法吧?”


      真是无力的反击,英雄王正想毫不留情地嘲讽回去,就听见恩奇都抓住话中一个词语,似有所觉地复述了一遍。


      “拆穿?”


      偏着头思考了三秒钟,恩奇都笑眯眯地看向英雄王。


      “所以,吉尔是知情的吗,这里还有另一个吉尔的事?”


      面对眼前灿烂无害的笑脸,英雄王抿平了嘴角。




      这是吉尔伽美什未能用“千里眼”看到的事。


      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的两度相遇,是英雄王的久别重逢,是贤王的失而复得。


      是任何泥板都未曾记载的双倍奇迹。




——————






本来是想给车做个铺垫,结果不小心写成独立一篇了。


那车只好单独发了😂→ 极限神代飙车




———— E N D ————






在my room听到C闪对嘟嘟的特殊语音,突发心梗死。


忍不住想借嘟嘟之口给贤王做一次心理辅导。


希望没有太OOC,请求各位资深居民指导萌新共建和谐乌鲁克了!

评论

热度(634)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