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昴]任務(上)

首篇马克,阿星你使劲作

aquarius:

1.人物跟能力都OOC,不完全符合漫畫設定,請見諒


2.這一篇竟然沒有出現另一個男主角,我竟然還打星昴的tag,原諒我




「昴流君,我最喜歡你了」櫻塚星史郎站在皇昴流面前,臉上帶著微笑,右邊的眼珠淡得出奇,講出的每個字都溫柔至極,這樣一個美好和平的畫面,卻有一絲的不和諧。


 


「星……星史郎!」昴流的聲音滿是驚惶,「你受傷了嗎?怎麼流那麼多血」眼前斯文英挺的男人,不只是衣服上的血跡斑斑,連臉上都沾染著鮮血。


 


「不是的」星史郎的笑容依舊,身體卻微微讓開,讓昴流可以清楚看見星史郎的身後,有個熟悉的身影躺在地上。「那是北都的血啊!你忘了嗎?」星史郎邊說邊抬起沾滿鮮血的手,伸向昴流的眼前……


 


「不要!!」伴隨著尖叫聲,皇昴流從睡夢中驚醒,冷汗已流遍全身。


 


「姐姐!姐姐!」還沒搞清楚是現實還是夢境的昴流邊喘息邊喃喃自語,大概花了數十秒的時間,才反應過來最親愛的孿生姐姐早已不在這個世界上。


 


他完全醒了,然後緩慢地讓自己坐起來,心臟卻依舊劇烈地跳動著。夢境歷歷在目,夢中的自己跟星史郎都還是“那一年”的模樣;星史郎穿著白色的醫生袍,帶著稍嫌無趣的眼鏡,而自己則是穿著北都最愛的那件紅色外套,黑色T shirt,搭配一頂黑色卻有著紅色條紋的帽子。


 


說來可悲,昴流絲毫想不起來北都在他夢境中的樣子,但是夢裡他總是很清楚,躺在地上那冰冷的人,就是北都。


 


自責,懊惱,後悔,還有無止盡的痛苦襲來,昴流覺得臉上濕濕的,摸了摸才發現自己竟然哭了。北都死了之後,他就很少哭了,因為哭泣沒有任何意義,只會讓他想起自己的軟弱。


 


月光隔著和室的門映照在被子上,而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夜晚,昴流知道,因為自己再也不可能睡得安穩,除非等到永眠的那天……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半睡半醒中,太陽已東昇。這是昴流回來京都的老家度過的第一個晚上,時節是初春,空氣中還有些涼意,不過對長期待在東京的昴流而言,反倒覺得溫暖。這次是因為奶奶的吩咐才回來的,據說是有一個任務要交付給他,不過具體的細節則是到現在才從奶奶嘴裡聽到。


 


「須藤家??是那個專門釀日本酒提供給日本皇室的家族嗎?」皇昴流身穿黑色套頭毛衣,搭配合身的黑色牛仔褲,以跪坐之姿坐在大廳的墊子上。


 


「是啊!就是他們」皇奶奶穿著整套的白色和服坐在昴流對面,身上披著一件溫暖的羊毛披肩,已經跟了奶奶好幾年的女伺雅子小姐正跪坐在兩人身邊幫忙斟茶。


 


皇奶奶看起來精神不錯,不過幾年下來對自己孫子的擔心與日俱增,倒是讓她蒼老了不少,看在昴流眼裡有說不出的心疼。


 


 


「現在當家的叫須藤進一,他的父親-須藤總三郎是奶奶的舊識,是個寬厚仁慈的好人,對我們有恩,現在須藤家有求於我們,自然也無法袖手旁觀」奶奶補充道。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會把事情辦好的」昴流露出一個久違的微笑當作回應。


 


收拾好了為數不多的行李,皇昴流在用完午餐後不久踏出了大門,奶奶則在雅子小姐的攙扶下站在玄關跟孫子道別。


 


那是個晴朗的日子,皇奶奶揮著手直到昴流消失在路的盡頭,轉頭準備進房時卻深鎖眉頭。「您怎麼不跟昴流少爺說您占卜的結果呢?」雅子小姐亦步亦趨跟在皇奶奶的身邊,按奈不住心中的疑問。


 


「占卜出來的結果太抽象,沒辦法解釋得清楚;況且,這也許是那孩子的命」皇奶奶說完這句話,嘆了一口長氣,慢慢踱步至房間裡的書桌旁,看著自己昨天替這次任務所做的占卜結果,奶奶把它寫在一張小小的白色宣紙上,是幾個漢字……墜櫻


 


 


在前往鳥取縣的火車上,皇昴流一邊看著火車旁流逝的景色風光,一邊想著這次的任務內容--任務只有一個,就是保護目前當家須藤進一的獨生子:須藤太一。


 


須藤太一,三十歲,未婚,感情狀態未明。身為須藤家的下任接班人,從小就接受菁英教育,精通多國語言。太一的母親在他十歲的時候,被闖入住宅行竊的歹徒刺殺而不幸身亡。


 


須藤家是從上代當家須藤總三郎開始專司釀酒事業,名氣越做越大,而坊間也流傳須藤家有自己的獨門釀酒秘訣,更引起他人的覬覦。也因為會提供祭祀專用的酒給皇家的關係,因此跟昴流的奶奶頗有交情。但是家族間的關係並不和諧,大概是看不慣只有身為本家的須藤進一家產豐厚,其他的親戚總是人前諂媚,人後則是盡做些扯後腿的動作。


 


這次的事件則是因為有人涉嫌毒殺太一才爆發出來,雖然他僥倖躲過了一劫,卻有一個隨從不幸身亡。這讓須藤進一神經緊繃,於是決定偷偷把兒子送往位在鳥取山區,鮮為人知的度假別墅,待上一陣子,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後再說;而昴流的任務就是在這段時間內確保太一的人身安全。


 


照著奶奶給的地圖,昴流離開車站後已經足足走了兩個小時了。山路彎彎曲曲,路邊雜草叢生,看來確實是人跡罕至,就須藤進一自己的說法,他們也已經將近二十年沒來過這棟別墅了,只是有委託住得較近的農民定期幫忙打掃環境而已。


 


站在這座宅邸大門前時,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天色全黑,只有別墅裡透出的些微光線。說是別墅,其實也只有兩層樓而已,占地也不大,加上屋齡已經三十年以上,屋瓦都有一些斑駁的痕經。


 


 


當第一聲電鈴聲響起,昴流清楚地聽到房子裡面傳來慌亂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直至大門開啟。昴流看著眼前的男子,幾乎要忍俊不禁,因為對方看來實在太滑稽了。


 


須藤太一穿著白襯衫跟黑西裝褲,襯衫外掛著一條粉紅色的圍裙,上面還有兩隻小熊的圖案,頭上則帶著跟圍裙一點都不搭嘎的的白色廚師帽,高高的帽子因為奔跑而有些傾斜,太一的右手手上還拿著長長的一雙筷子,像極了電視劇中的那些正在廚房烹飪的家庭主婦,除了那詭異的廚師高帽外。


 


「你是….皇家的…」太一有些結結巴巴的,好像在努力回憶對方的全名。


 


「我是皇昴流」昴流貼心地替對方解圍,接著說「我是受你父親之託……」


 


「我知道,進來吧!」太一打斷了昴流的話,這讓昴流眉頭皺起,心裡默默認定這男人真是個粗魯的冒失鬼。


 


大門一關上,太一邊急忙走回廚房,邊走還不忘跟昴流自我介紹「我是須藤太一,叫我太一就好。不好意思!請你先隨便坐!我正在做晚餐,昴流君吃過了嗎?」


 


昴流搖搖頭,太一邊笑邊說「那就敬請期待囉!」說完就轉進了廚房,來不及聽到昴流含在嘴裡的「不用麻煩了」這句話。


 


 


坐在已經擺盤好的餐桌上,昴流終於好好看清楚這次任務的“目標”-


 


脫掉小熊圍裙的太一,長相斯文,戴著一個金框眼鏡,眉眼之間有著英氣,單眼皮的眼睛炯炯有神,眼睛形狀偏長,鼻子很挺但雙唇略薄,臉型偏瘦長,不同於一般日本人,身高很高,目測有180以上,算是外型條件非常優秀的男人。


 


「豬排炸得有點焦」太一心虛地看著餐盤上那塊有點黑黑扁扁的豬排,搔了搔頭,,看向對面沉默不語的昴流。


 


昴流並沒有想要給予任何安慰太一的回應,因為說這些違心之論不是他的專長,但是他還是默默闔上了掌放在胸口,「我開動了」一句話順利的破冰了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太一驚訝地看著昴流,嘴角微微上揚。


 


「是我跟父親說不需要隨從的」太一邊喝湯邊回應昴流的疑問。


 


「如果對方的目標是我,我不想……再牽連到無辜的第三者了」太一的眼睛微微下沉「不過,現在昴流君來了,我就很安全了,不是嗎?」太一露出微笑,看著昴流。後者覺得這個須藤家的下代當家實在有點自然熟,不過他也承認,這個男人雖然是個冒失鬼,卻實在不惹人討厭。


 


 


凌晨十二點左右,躺在二樓客房的床上,昴流回想了一下晚餐過後兩人的閒聊內容,雖然大部分是太一在講話。


 


須藤太一被人護送到這裏是昨天下午的事情,接著就如太一所說的,他隻身一人在這棟宅邸裡,直到昴流到來之前。這麼做會讓太一置身危險,但是對昴流而言卻很方便,因為昴流無法確認暗殺者是不是混在其中;另外,昴流要求太一不能隨意離開宅邸,除非有昴流的允許,昴流在房子附近佈下了結界,若有外人侵入,即使是一隻動物,昴流都能感應到,昴流甚至要求太一要遠離窗戶跟門邊,像晚上那樣自己來應門是不允許的。


 


相對於昴流的約法三章,太一也提出了一些要求。例如;昴流不准稱呼自己為須藤先生、不准進廚房幫忙料理的工作,因為太一堅持昴流雖然是被請來保護自己的”保鑣”,也是自己的客人,讓客人進廚房幫忙是主人的恥辱、當然也不准昴流幫忙打掃的工作。想著太一用嚴肅的表情講出這些話的模樣,昴流就覺得可笑。原本想到要用陰陽術來保護一個世家公子而有些微反感的昴流,現在卻覺得自己要保護的,只是一個善良的男人而已。


 


 


 


 


「都已經兩天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昴流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中暗想。


 


其實當初須藤家會請到皇一門的人來幫忙,主要就是不能確定暗殺者會不會陰陽術,如果只是一般的暗殺者,根本不需要請到皇家幫忙。不過同時間,須藤家自己也有在做調查的工作,而為了不耽誤皇家的工作,一開始約定好的時間就只有三天而已,也就是三天過後,不論調查結果如何,昴流都算功成身退。


 


自己這裡毫無進展,太一的父親那裏也沒有傳來太多消息,這讓昴流煩悶了起來。「昴流君看起來有心事」太一邊說邊遞了一杯剛泡好的茶給昴流,昴流看著太一溫柔的笑臉,內心總覺得不安。


 


「你太天真了,對方可能隨時可能會找到這裡,應該要一直保持警戒」昴流將茶杯放在桌上,一臉嚴肅。


 


「也許對方放棄了呢?」太一邊切下一口蛋糕放入口中,邊輕啜了一口茶,其實蛋糕也有準備昴流的份,但被拒絕了兩次之後,太一也選擇知難而退。


 


昴流沒有回答,畢竟這也不是沒有可能,這裡地處偏僻,須藤太一來到這裡暫避風頭的事情除了須藤進一本人及少數心腹之外,鮮少人知。對方可能也正在急著找尋太一的行蹤。


 


享用完了點心,太一如往常習慣地開始抽菸,裊裊白煙飄盪到昴流眼前,是昴流曾經最熟悉的味道。還記得第一天晚上,當昴流看到太一從口袋裡拿出MILD SEVEN的菸盒的時候,胸口一緊,卻強裝鎮定,太一禮貌性地問他是否介意,昴流只能沉默搖頭。


 


是不是在這個男人身上看到了星史郎的影子,才讓自己特別難放下。可是已經兩天了啊,如果三天後須藤家在調查不出個結果,而自己又離開的話…….


 


 


忽然之間昴流心中警鈴大作,「有人靠近」昴流倏地從沙發上站起,還等不及太一反應,已經移動到了門邊「你留在這裡」昴流說完這句話,就衝出門外,消失在太一的視線範圍內。


 


巡視了一圈之後,昴流驚訝於自己竟然毫無所獲,剛剛明明感覺到有人”碰”到了自己架設的結界,就算是附近的農戶,也不可能在昴流移動過來的區區幾秒鐘的時間消失無蹤。


 


雖然並沒有結界被突破的感覺,可是這就像是有人靠近後發現到結界的存在,選擇不穿越結界而直接離開一樣,可是一般人不可能發現結界的存在,如果對方是”一般人”的話。


 


昴流認為對方可能發現須藤家請了陰陽師,所以選擇先離開,再伺機而動,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代表對方不只是普通的暗殺者,也非常有可能也有靈能力或是陰陽術。當推論出這個結果,昴流心頭一震,如果是個會陰陽術的暗殺者的話,難道會是……


 


昴流開始衡量現在碰上櫻塚護的話,自己的勝算有多少,想要活捉是不可能的,們兩個人之間若是真的交戰,他確定只有一個人能夠存活。


 


在返回宅邸的路上,遠遠昴流就看到太一倚在大門旁的窗戶邊,竟然還繼續抽著菸,不時望向窗外,神情中看起來相當鎮定,一看到昴流就露出了微笑,。


 


若是對方真的是星史郎,昴流心中暗想,即使戰鬥無法避免,也希望能夠先確保須藤太一可以全身而退。「不想再有其他人死在星史郎的手上了」這是昴流心中唯一的想法。


 


另一方面從昴流轉身離開時,就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中默默打量著昴流。眼睛的主人全身黑色打扮,就站在結界外不遠的隱密處,嘴角上揚,心中不知道在盤算著甚麼。



评论

热度(11)

  1. 金盏花aquarius 转载了此文字
    首篇马克,阿星你使劲作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