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昴】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fin.)

B线true end简直一把40m的大刀扎过来,而且毫无违和感

鸦羽: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520小甜饼,东京巴比伦原作背景,祝大家520快乐~


*梗来源于我摇出来的两个关键词,感觉到了系统森森的恶意233


*友情提示,请走Side A




——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星史郎合上手里的故事书。


一个普通的恶龙抓公主的故事被他添油加醋地讲了半个小时,躺在床上的少年不但丝毫没有入睡的迹象,甚至看起来还更清醒了。


“看来我哄人入睡的功力不行啊。”男人笑笑,“昴流君明天还有工作吧,再不睡的话要睡眠不足了哦。”


少年的眼睛有些红,刚刚的故事他其实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不同版本了,过程虽然不太一样但结果却没什么区别。


特别是通过星史郎的嘴讲出来,这哪是哄人入睡,说吓唬小孩子还差不多。


 


“为什么没人问问公主的想法呢,我想……”昴流吸了口气,他的声音在午夜的空气里听起来有些清凉,“公主是不希望恶龙死的。”


正打算把书塞回床头柜书堆的星史郎停下来,他有些意外,“恶龙怎么可能不死?”这人不会已经到了连故事里的反派都要同情的地步了吧? 


自古以来,故事都是要这么讲的,骑士杀死恶龙救出公主。


“那为什么就一定要死呢?”少年显出一种谜一样的坚持,看来他是真的完全不困,绿眼睛闪着光,“死掉的话有人会伤心吧?”


“谁会伤心呢?”世人只会为凯旋归来的骑士而欢呼。


“爱着他的人啊!”


“谁会爱他呢……”星史郎笑着,拨开他额前的碎发,在黑暗里与那双绿眼睛对视,“恶人是不值得被爱的,昴流君,一直这么善良可不行啊!”


“不是的,”少年从被子里微微探头,抓住男人在自己脸上的手,很认真的说,“没有人不值得被爱。”也没有人不会爱上别人。


“恶龙可不能算作是人哦。”


“恶龙也一样……”


兽医为少年突然的执着而无奈,这孩子对自己明天的工作量真的有足够认知吗?说起来一开始说在他家留宿,也是因为第二天自己可以开车送他去工作场所的吧。结果变成两个人抱着被子促膝夜谈,这不是完全没起到作用吗?


 


“被骑士救出的公主并没有笑着,她一直在回头,”昴流抱着星史郎的手臂喃喃自语,“可回头看什么呢?崩溃的地牢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除了跟恶龙一起生活过的记忆。


 


少年终于睡去,眼角还带着泪水,他竟然是真心在为恶龙伤心。


星史郎觉得好笑,他忍不住又翻开那本书。


最后一页上,是众人为带着战利品归来的骑士欢呼,公主却在人群外注视着高高的刑架,那里悬挂着恶龙的尸体。


 


公主真的只是善良而已吗?


恶龙也会有心吗?


 


他合上那本书,把它重新插回床头读物堆里。


少年的胳膊暴露在被子外,他把它小心地塞回柔软的织物里,于是很自然地,瞥到少年睡觉时也不会摘下的手套。


他当然知道那下面掩藏了什么,那是他亲手打下的烙印,属于樱冢护猎物的标记。


他抬手,隔着面料碰触那个标记,皇家上代家主的咒印发出光芒。


保护咒吗?


 


公主真的愿意跟随骑士离开吗?


如果可以选择,她是不是更想继续留在地牢里,和恶龙一起呢?


 


——


 


“阿星!”少女挥着手臂示意自己的位置。


“今天的北都也是这么可爱,”被用同样可爱昵称称呼的男人夸奖了女孩,然后半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她弟弟平行,他离那个少年是如此之近,仿佛下一秒就要接吻一般,“昴流君也很可爱哦。”


“星……星史郎先生。”少年缩着肩膀,羞涩得不知如何是好。


“哦呵呵呵呵呵……”少女发出一声大笑,揽过已经红透脸的弟弟的脖子,“这个穿搭可是出自未来贤妻良母的北都之手哦!”


“姐姐大人真棒!”男人甚至还夸地鼓起了掌。


“看在你恭维我的份上,”北都从手袋里翻出两张票,“这是我之前在池袋抽到的两张烟火会门票,昴流跟阿星一起去吧。”


“诶?”被双生姐妹叫到名字的少年抬头,跟……跟星史郎先生单独一起……“北都不来吗?”


“我就不去啦,”少女大力拍着弟弟的肩膀,“没有我做电灯泡的时候,你们可要抓住机会哦!”


“姐姐大人请放心!”


“北……北都!”


 


于是,他们真的就约好了去看烟火晚会。


星史郎特意推掉了当天的所有工作,包括兽医院的和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的部分;而昴流,也尽量保证会加快工作速度,毕竟皇家的运维系统不只有一个人,不能像樱冢护的工作一样任性。


 


“对不起!”少年九十度鞠躬,脸上还带着奔跑留下的潮红,“星史郎先生,我迟到了。”


“哎呀。”男人摸着他的后背替他缓气,“我以为昴流君不来了,还在想要不要继续等下去呢。”


“对不起……”


“在我要准备放弃的时候,”男人隔着手套抚摸他的手背,“终于……”


“如果星史郎先生不等的话,我也会去找你的。”少年急切地说,对于对方可能的‘放弃’表现出了慌张。


星史郎温柔地笑着,琥珀色的眼睛里映出少年的身形,“为什么呢?”


“因为……”


“因为什么?”


 


Side A.


 






绽放的烟火明亮了整个夜空,周围全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有的在接吻,有的在牵手……在这样暧昧的气氛里,好像也有了正视自己心意的勇气。


 


“因为,我喜欢星史郎先生。”


 


诶?!


这是犯规的啊昴流君。


在赌约马上要结束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昴流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男人捏着少年的下巴,迫使两人对视。


少年褪去羞涩,毫不怯懦地看进那双属于掠食者的眼睛。


他说,“知道的,我喜欢星史郎先生。”


 


眼前的光被压下来的影子遮住,熟悉的烟草气息笼罩过来,少年闭上眼睛。


樱冢护亲吻了他的猎物。


烟火在头顶炸裂。


 


恶龙当然会有心,公主也确实爱着恶龙。


真是个美好的故事不是吗?


 


对了,刚刚要说什么来着,哦就是那句。


——终于等到你。


 


End A.


 




想吃甜饼的请在这里止步。






Side B.


 







“因为,我喜欢星史郎先生。”


当时为什么没能说出这句话呢?


无法传达的心意,早已预写的结局。


 


昴流合上那本故事书,已经抽离少年身型的阴阳师有着一双奇特的异色眸子。一只是如他小时候一般的绿色,虽然不再清澈却也依旧明亮;而另一只,则是深沉的琥珀色,用来提醒他一些无法逆转的事实。


 


“情人节快乐,星史郎先生。”


 


——我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你。


 


End B.



评论

热度(52)

  1. 金盏花鸦羽 转载了此文字
    B线true end简直一把40m的大刀扎过来,而且毫无违和感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