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威士忌与卡诺莎 番外

sideways:

因为要出本的关系,所以结局的一章节,暂时不放在网络上。对此十分抱歉,所以写了一个番外给大家。故事接正文,但也可以独立成章。盾冬向,隐妇联全员的友情向。




 


 番外:


 


特斯科先生注意那个人最开始注意到那个人是因为他的帽子上有颗红色的星




他干这一行已经快十年了,期间卖出无数张旅游明信片,上面千篇一律地印着大峡谷壮丽的景色来满足那些慕名而来的观光客们。每年他都看着无数人像涨潮的海水一般涌到这里,又迅速地退潮离开,而那个人则能算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朵浪花。


那个人是三天前到这里的,黑发黑眼,容貌年轻,下巴上有些胡渣,穿着最普通的帽衫,看样子应该是美利坚公民,但口音颇有些古怪。他总是戴着帽子,可能是为了遮盖他的发型——他的短发像是由一个蹩脚的理发师剪成的,在左侧颇为突兀地短了半截。而另一个把他区别于其他观光客的方面在于,他已经连续3天到特斯科先生这里来买明信片了。


 


第一次那个人来的时候,特斯科先生并没有太在意。他是在中午光顾这家纪念品商店的,挑选了几张名片后就坐到一个角落里的位子上,用一支免费配发的铅笔开始写明信片。但是下午4点人流渐少,特斯科先生准备歇一口气时,那个人仍旧还坐在老地方捏着一支铅笔对着一张空白的明信片皱着眉,神情比看着凯撒走进元老院的卡西乌斯更严肃,而他面前的几个被揉成一团的纸球则显示了他之前不成功的创作。


那个人一直待到那天傍晚特斯科先生关门回家,而他几个小时的奋斗结果就是报废了一包明信片,折断了一支铅笔,喝了两瓶矿泉水顺带帮一个走丢的小孩找到了他父母。


 


那个男人在第二天的同一时间出现了特斯科先生的店里,买了和前一天一样的明信片继续坐在同样的位置埋头苦干,而最后也是同样的无功而返。这样的场景持续了5天,这些日子里除了不成功的创作外,这位黑发的老兄成功地做成了包括帮忙修理一样老爷车,吓退一个街头混混,给一群小孩讲美国队长的故事在内的许多事,而特斯科先生也总算是成功地和他搭上了话。


特斯科先生现在知道那人姓巴恩斯,出生于布鲁克林,但在俄罗斯待了很久——这解释了他古怪的口音,而因为一场事故他的左手不得不一直戴着手套。出乎特斯科先生意料的是,那张令巴恩斯纠结了许久的明信片是写给一个男人的——而不是特斯科先生想象中的某个金发碧眼的纽约女郎。


“我和他认识很久了,但是也分别了很久,我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些什么。”


“斯蒂夫是个不错的名字。虽然很常见但是很不错,听说美国队长的原名也叫斯蒂夫。”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为了避免冷场,特斯科便指着明信片上的那个名字称赞道。


“那很好。”巴恩斯露出了一个颇为复杂的微笑,说道:“我想他会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霍华德也是个很不错的名字,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也叫这个名字。”


是的,特斯科先生的全名是霍华德 亚瑟 特斯科“这也是个很常见的名字。听说纽约的老斯塔克就叫这个名字。”特斯科先生说话的时候,一个拉丁裔的小孩子跌跌撞撞地朝巴恩斯走过来。


“我告诉我妈妈你在写明信片,可是好几天什么都没写。她说你是缺乏灵感。你要这个吗?”那个小孩子递给他一根红色的蜡笔。靠着说美国队长的冒险故事,巴恩斯已经取代了圣诞老人成为了这一带孩子们的新偶像。


巴恩斯捏着一支铅笔好像颇为认真的考虑了这个提议,他的手颇为有力,即使是现在捏着一只蜡笔也有给人一种紧握着武器的压迫感。


过了几秒后,巴恩斯把那支红色蜡笔藏进手里,然后弯腰一脸神秘兮兮地问那个孩子:“猜猜蜡笔在哪一只手里?”他把双手握拳伸在那个孩子面前,说道:“猜对了就还给你。”


那孩子第一次猜的是左手,他顺从地松开左边的拳头——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个孩子不甘心地掰开了他另一只拳头——那里面也是空的。


“摸摸看你自己的口袋。”顺着巴恩斯的指示,小家伙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那支红色的蜡笔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孩子极为配合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来。


“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他笑着眨了一下眼,在那个孩子露出一张沮丧的小脸前及时补上了一句。“除非你愿意再借我几支蜡笔。”


托那几支蜡笔的福,当天下午,巴恩斯就寄出了那张明信片。他画了一面有着星星的盾牌和一个看上去很瘦弱的金发男人,但他仍旧没有写太多东西,只有一句话——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希望你一切顺利。


 


回复来得很快,同样是一张画着图画的明信片,不过这次不止是一幅画,而且显然不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最中间的一幅画的是一颗融化的红星和一个渐渐消失的黑影,附近写着“同样的祝福也献给你,我的朋友”,字迹很端正,这幅画也很精致,以至于周围的另外几幅涂鸦衬托成幼儿园水平。左上角有人用一种算得上炫目的金红色画了一个面罩似的东西,而右边是一支用签字笔画出的箭,下面还有一个红黑色的类似于蜘蛛腹部才会有的标志。


 


见者有份——旁边有人用马克笔写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特斯科问道。


那个黑发的男人笑起来,小心地把那张明信片收好,回答道:“那意味着我正把一群世界上最爱捣乱的家伙当成朋友。”


End





评论

热度(72)

  1. 金盏花sideways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