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推荐

三次元ship专用:

[授权翻译] 美国诉巴恩斯 案号:617U.S.143(2015)by:fallingvoices, radialarch

感谢作者大人们给我带来这么好的文,感谢Beta棉裤小天使,如果有喜欢这篇文,请一定要去原作上给文点Kudos和留言!!!所有的错误和问题都是我的~谢谢,并且开始翻译的时间不长,欢迎来捉虫

原帖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04905/chapters/5071058

原作言:我们没有一个人去上过法律课或者从事法律相关视野,所以请你原谅这篇故事中可能找到的不精确的地方。这是篇相当于法庭故事的同人,所以这应当允许其与现实中真正发生的庭审有着不同走向。并且对那些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使用到名字的人,表达诚挚的歉意。并且谢谢Kora和推特的员工可以允许我们写这篇文。


另外,首更于,老冰棍论坛无差文库,因为方便排版

梗概:
联合日报 @AP
冬兵将因华盛顿屠杀事件以及被控叛国而站上法庭接受庭审 apne.ws/1og6SWE




第一章


联合日报@AP
冬兵将因华盛顿屠杀事件以及被控叛国而站上法庭接受庭审apne.ws/1og6SWE

纽约时报@nytimes
冬兵的庭审将于下周开庭 nyti.ms/1qSrmx7


冬兵庭审的战略要点与之复杂性
作者: Ashley Lin

对于冬兵的庭审,我们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而辩方律师Michael Jones计划进行无罪辩论的小道消息则甚嚣尘上。我们与哈佛法学院教授Scott Brewer进行了讨论看看他对此案是如何见解。

问:我们直话直说的来谈下这个大问题:你是否认为冬兵有判无罪的可能?
Brewer: 这是个引人瞩目的案子。从我了解的事实出发,辩方律师的控辩点应该集中在非自愿性上。实际上这类似于精神障碍辩护 – 他们承认他参与了谋杀,但他们也说他的举动没有自主意识以及对其的行为缺少犯罪意图。

问: 陪审团是否有判例可以参考呢?
Brewer: 当然,当然。如果,如果我们被告知,冬兵对于他自己的举动是无意识的,那我会想到最接近的案件是那些梦游杀手。在文献中我们有不少关于梦游患者在他们睡觉的时候杀人,而之后又被判为无罪。而事实是在这一点上冬兵自愿参加庭审的行为会对他有所帮助;这说明他的精神状况的改变。

问:但是谋杀 – 其中有不少非常复杂的行动是出自冬兵之手。那是否代表着他拥有自主意识呢?
Brewer: 当然如果陪审团是这么相信的话,辩方将遇到麻烦。我能预料的另一条辩护理由应该是某种形式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Patty Hearst的案子立即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她最初被判为有罪,但后来她又被赦免了 – 这确实要根据冬兵对他自己的情况有多少的控制权来决定。他的行为是否可以拥有相对的不被限制的权利?他是否尝试过逃跑?所有的因素都会在陪审团脑海里绘成一幅画,决定了他们是否认为他个人有罪。

请在NEWSWEEK.COM上继续阅读



亲爱的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现在,就在这里,我们拥有了抓住一名对不是一个,不是两个,而是多达六十多个受害者负责的幽灵杀手的机会。那些男人和女人中有些已经等待公平正义等了半个多世纪。而现在,感谢最近泄露出来的SHIELD文件,我们能够站在这个独一无二的位置上来做这件事。
 现在坐在你们面前的这个男人可能看起来不那么危险,但别被骗了。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危险的杀手之一。我们拥有记录,文件表明冬兵徒手扼死了Ronald Sinclair – 并对Barbara Williams和她十岁的儿子施以极刑,就在她跪在卧室地板上请求他的时候。在整个庭审当中这样的故事还会有很多。在冬兵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男人,他背叛了他的朋友,他的国家 – 以及他的人性。
 现在就是你们在他身上伸张正义的时刻。不要忘记Ted Jackson,他所犯的罪也不过是热爱他的国家。也请不要忽略掉Nancy Roberts, 因为这个男人她才会无父无母的长大。听听他们的故事,去做你们心里明白的什么是对的事吧;让冬兵因为他所有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carterings 你进来了吗?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rogerthat 是的,我搞定了!!!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rogerthat 该死,我看到你了。好位子。

commando #8 @ahowling
@rogerthat @carterings 没了手臂的冬兵看起来挺糟糕,不是吗

shot first @flyingsolo
在#冬兵庭审的法院里,开始了。


美国诉Barnes 今天开始
作者:Oscar Feldman

RICHMOND – 今天是六月完美的一天,但我身边的民众正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到这座弗吉尼亚的法院里面。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无法进去参加冬兵的庭审,这人正是差不多两个月前发生的、造成32人死亡和数百人受伤的罗斯福大桥和SHIELD总部Triskelion大楼大屠杀事件的始作俑者。

Steve Rogers, 以美国队长为人熟知,被确定为那天与冬兵搏斗的三名英雄之一,拯救了许许多多人;因此,当他成为冬兵最牢固的支持者之一,并且激烈反对他参与庭审这一决定的时候,实在让人惊奇。

 “他已经经历够多了; 他不需要遭遇这种事,” Rogers先生在录音里说,而让许多人都想问:他都对冬兵知道些什么?

 这个问题在这个星期的早些时候有了答案,在一场罕见的采访里,Rogers先生确认了一个在二战狂热粉中广为流传的谣言:冬兵就是他儿时好友,James Barnes。他还承认了Barnes先生曾住在他布鲁克林的公寓里,而他则住在华盛顿, 因为Barnes先生需要时间来”找回自己。”

 当Barnes先生从出租车里出来的时候,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他的情况不怎么好。虽然罗斯福大桥事件的目击者描述过冬兵的血腥样子,但Barnes先生看起来掉了不少体重。当然,部分是表面原因:作为Barnes先生的保释条件之一就是将他的左臂卸除,在法院认定他的手臂比作为义肢更应当被当成是武器之后。而没了它,让Barnes先生的脚步有些改变。

 法院内部,则立即引起了骚动。Rogers先生已经先期就抵达了,看起来苍白而不愉快 – 他在争辩关于Barnes先生的手臂被征收的问题。“那是他的身体,那是他的一部分!”他大声的坚持,而只有在法官Suzanne Krill法官再三发出警告后才安静下来。 

开场陈述由首席公诉人Brian Coyle发表,不出预料的提到Barnes先生造成的多起暴力谋杀案件,而Barnes先生则安静的低头坐着。与之相对应的,Rogers先生显得失望,在Coyle先生丰富多彩的陈述过程中摇头并多次做出“不”的口型。

就在写这篇稿子的过程中,第一个证人被叫上了证人席。

请在NYTIMES.COM上继续阅读
 

 。

COYLE: Finebaum女士,您的祖父是Arthur Galloway先生吗?

FINEBAUM:是的,正确。

COYLE:这是您的祖父?

【展示证据#17】

FINEBAUM: 是的,是他。

COYLE:现在,Finebaum女士,你可以描述一下发生在1982年7月9日到7月10日间的那个夜晚发生的事吗?

FINEBAUM:我的父母那个星期在芝加哥 – 他们做旅行社工作,现在已经退休了 –所以当时他们将我交给我祖父照顾,在他俄亥俄州的房子里。我的祖父鳏居,所以我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山下的那条河里钓鱼。 那是夏初 – 就像是度假。我睡在房子最上层,在个小阁楼里,晚上有的时候会比较可怕,所以我就下来问我的祖父要杯牛奶,让他讲个故事。那个晚上我下了楼梯后发现他不在 – 他不在客厅里,所以我就去了他的房间看看他是不是醒着。【呼吸颤抖】不,他没有。他 – 躺着 –在床的边沿,被子上都是血。地板上也是。血还在...滴。

【停顿】

COYLE: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在,是吗?

FINEBAUM:有个男人站在床脚。他浑身漆黑,带着,在他的下半张脸上带着个面具。长头发。我没看见他的脸。我害怕极了,我试着在门后藏起来。他没动,他只是…低头看着我的祖父的尸体,就像他在试着搞清楚什么。他的手里有把刀,刀上都是血。他的 – 我记得他的一条手臂是银色的。闪着银光。我那个时候无法理解。那太可怕了 – 房子里到处都是金色的,就像平常一样的温暖,而就在那中间,这个黑影站着,浑身散发着血腥味道。那就像场噩梦。我想他就是我在夜里会怕的那种怪物之一。

COYLE:他看见你了吗?

FINEBAUM:我躲起来了。我在门后躲了几个小时。我不知道我在那呆了多久。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透过客厅的窗子看到的,所以我偷瞄回了卧室。那个男人已经走了,而我的 – 我的祖父还躺在床上。

COYLE:你祖父的谋杀案被立案调查过了吗?

FINEBAUM:是的。我的父母匆忙赶回来,接着警察来了 – 我告诉他们我看到的男人,但是所有关于他的事情都是那么奇怪,那么不可能,没人相信我。他们觉得那只是个幻觉,而我只是被看到的东西吓着了所以就编了个故事来解释。我看心理医生,医生,我整个青春期都在看医生。而最终我自己也相信了。

COYLE:你那时多大?

FINEBAUM:七岁。

COYLE: 警方关于您祖父的死亡的最终裁决是什么?

FINEBAUM:我的祖父在七十年代的时候为国防部工作过段时间。很显然他做过些不那么见得了光的事,那些某些人会想让他闭嘴的事。我那个时候不知道,我只是个孩子 – 但是我的父母这么告诉了警察,而调查人员过了段时间就消失了。

COYLE:很好。接着让我们快速切回到今年四月。在十七号那天发生了什么?

FINEBAUM:我在办公室里,我的工作是帮公司做时间管理的顾问。我的前夫打给我电话说,开电视!他是除了我父母还有警察外唯一我告诉过他那个戴面具男人的人。他说,Naomie,现在马上开电视,那个你告诉过我的男人正在华盛顿和美国队长搏斗。我将频道调到CNN,他就在那。他就和那时候一模一样,就算过了二十年也是。

COYLE:您怎么想?

FINEBAUM:我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我打电话给我的父母,我打电话给Richard,我问他们我是否该给警察打电话,如果那能有所帮助。再接着两天以后 -

COYLE: 然后呢?

FINEBAUM: Rich又给我打了电话,说SHIELD将文件全丢在了网络上 –而那上面有记录。关于刺杀的。我祖父的名字在其中。说他是被一个名叫冬兵的特工所杀。和那个试图杀死美国队长的人是同一人。那是 – 那是在一个注脚里。我的祖父的死,他的生命,那整个夜晚,我生命中最坏的那个夜晚,就只得到了一份文件里的一个注脚。

COYLE:请接受我的同情,Finebaum女士。我没有问题了,法官大人。



 。

COYLE: Lucas女士,你可以告诉在座的陪审团关于1996年12月9日那天发生的事情吗?

LUCAS:我出门和我的姐姐以及她的丈夫共进晚餐。那间餐馆通宵营业,所以我们在那聊天呆到很晚 – 他们刚工作出差回来,我有一年多没见过他们了。

COYLE:抱歉。你那时候多大?

LUCAS:二十六岁。我的姐姐比我大七岁。

COYLE:你姐姐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LUCAS:她是个神经学家。他们一起建立的工作室。我想他们 – 他们从来没有认真谈过这事,Anne总是说他们得签一份保密协议 – 但是他们的客人有些真的是非常著名的人物。名流,政客,这些人。通常他们会离开美国去工作但他们至少会告诉我他们去了哪个国家,可是这次他们甚至没告诉我任何事。

COYLE:谢谢。你和他们一起吃了晚餐。接着发生了什么?

LUCAS: 我们发现那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了。好吧,我们去的时候坐的是两辆车,但我的公寓刚被消毒过,所以我准备在他们那儿过一晚。他们的车是新的,他们刚用他们出差挣来的钱买了它,而且,啊 – 好吧,他们真的对此很骄傲。【犹豫】那天很晚了。大街上没人。那只是个小小的打赌 - 

COYLE:没关系。在这个法庭上没人会来判你的罪。

LUCAS:我想我们进行了赛车。不危险,只是 – 看我们之中的哪辆先通过十字路口。一条直线。没人会因此受到伤害。没人应该受到伤害 - 【声音破裂】

【停顿】

COYLE: 我很抱歉让你回忆这些充满痛苦的记忆,Lucas女士。等你感到可以的时候请继续 -

LUCAS:好的。【恢复平静】对不起。是的,他们的车,很快,但它是新的,而我的姐姐有些喝醉了。有点摇摇晃晃的,真的。所以我冲在了他们前头。而我正要冲到交叉路口时我看到 –

COYLE:什么?

LUCAS:我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路中间。天很黑,我都快看不见他了。我想 – 我现在还没想清楚,但我想他的左手,在闪着光。金属的。他没动。我朝着他笔直冲过去,而他就 。。。站在那。接着他抬起手臂,我看到了枪。 【摇头】 那对于手枪来说太大了,可能是把来福或者其他什么,但我的大脑开始尖叫起来,枪! 所以我猛踩刹车。我的车瞬间改变了方向 – 我不能 – 我无法真的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从后视镜看过去,那爆炸有多厉害。后来他们对我说我的车也被击中,在路上翻了个筋斗,滑到了人行道上,但我不记得那些。接下来,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我的两根肋骨断了,鼻子破了,而我母亲在房间里,告诉我 –我的姐姐和她丈夫没能挺过来 【泪流满面】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那时没有减速,我的车是不是才是那个该被击中的。

COYLE: Lucas女士,你看到的那个男人是冬兵吗?

LUCAS:我想一定是。看起来就像他,而所有透露出来的第一次针对SHIELD头脑的刺杀细节 - 

COYLE:主管Fury。现在已经死亡。

LUCAS:是的 – 一模一样。所有的目击者说冬兵就站在那条路上让车朝他冲过来然后炸了它。

COYLE:非常感谢。没有问题了,法官大人。

KRILL: Jones 先生。

JONES:谢谢,法官阁下。Lucas女士,我对您被如此痛苦的经历所煎熬感到很抱歉。您刚刚说了,嗯。。。那个晚上有些事情在您的记忆里面有些模糊。这样说对吗?

LUCAS:嗯 -

JONES:那非常能够理解,Lucas女士。总而言之,那肯定是个可怕的夜晚,而且已经将近二十年了。没有人会期待你完美的记得所有的细节。

LUCAS:我想是。

JONES:您能对您在那个晚上看到的杀死您姐姐和她丈夫的男人 – 您能没有一点犹豫的发誓就是这个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吗?

LUCAS:我想那是冬兵,是的。

JONES:是的。但是是这个正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吗?

COYLE:反对,法官大人 – 我希望辩方不会计划争辩这个男人不是冬兵?

JONES:法官阁下,我向您保证那不是我们计划做的事。鉴于被告自己主动愿意站出来, 我确信这样做的话会很可笑。

KRILL:我赞成。请回答问题,Lucas女士。

LUCAS:我没法发誓,确切来说。

JONES:为什么不呢?他有什么不同吗?

LUCAS:他没有,他并没有相同的表现。我看到的那个男人没有犹豫过一秒。他一点都没动过,除了手臂。他看起来就不像个人,他看起来都不像真的。

JONES:现在这个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看起来像人类吗?

【零星笑声】

LUCAS【犹豫】:我想是。

JONES:谢谢。



 。

收件人: husbandof.theboss@starkindustries.com
发信人: vYW77PKSdB@stealthmail.com
主题:庭审

Tony,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们正计划让你在庭审上作出对Barnes不利的证词。Steve说他相信你会作正确的事,但我们都知道Steve就是个笨蛋。

我对于你父母的事感到很抱歉,对他们的遭遇。我希望他们不是这样死去的。看:你可以就这样走进去告诉他们Barnes杀了你的父母。你有权利这么做。但我想如果你能先看下这些资料,就算是给我一个人情。

附加: rm8oxm3.zip, yvrocjx.zip, r926jhh.zip




 收件人:Nat
 觉得他会看吗?

发信人: Nat
谁知道呢。Steve怎么样?

 收件人: Nat
 很糟。Barnes也没好到哪里去。这对他们来说都有点太过了。

发信人:Nat
给我张照片
 
 收件人:Nat
 我在法院里。

发信人: Nat
搞定它 : )) 


 
 。

COYLE:Yuan先生,你的工作是什么?

YUAN:我是一名国家安全局的数据分析员。

COYLE:那代表什么,确切来说?

YUAN:好吧,SHIELD泄露的文件也和我们有些关联。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找出任何有可能成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东西,并且如何能最好的预防它。

COYLE:你能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做的吗?

YUAN:有成千上万的文件在外面,我们没法手动去检查每个人。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我们开发出一套用于搜索的运算系统 – 某种可能会一起出现的关键字,某些和政府代码文字相匹配的词组,差不多是这样。

COYLE: 明白了。现在,我理解为什么您会是找到这份文件的人了。

【展示证据#45】

YUAN:是的。

COYLE:你是怎么注意到它的?

YUAN:诚实来说,那是个边角项目。安全局现在更关注于将要发生什么而不是已经发生过了的,但我一直对于美国历史有些兴趣。所以我设了个提醒,试着看看我能不能找到些关于九头蛇可能对历史事件有所影响的蛛丝马迹。几天以后,这个就跳了出来。

COYLE:你能否对着法庭读下那条引起你注意的搜索词条?

YUAN: 物品去32.78° N, 96.81° W。

COYLE:而对于那些并不熟知这些坐标的我们来说。。。

YUAN:那是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坐标。而那个,与文件提到的日期1963年11月相对应后,有一个历史事件。

【窃窃私语】

COYLE:Yuan先生,请告诉法院你看到这份文件时候的反应。

YUAN:当然这并不是个结论。但是我的第一反应是,哦天哪,冬兵杀了肯尼迪总统。

【骚动】

KRILL:请肃静!

COYLE:在更进一步的调查文件的时候,你找到任何与你第一印象相左的东西了吗?

YUAN:没有,真的没有。九头蛇的文件通篇称呼冬兵为 “特定物品” 或者只是 “物品”。目标 – 被设置为9A级别,挺高的 – 记录着成功清除。而足够有趣的是,任务被注明为有意外事故发生。我们所有人,我希望,熟悉在刺杀事件几天之后发生的Jack Ruby射杀Lee Harvey Oswald。。。。

【窃窃私语】

COYLE: 所以根据你的观点,我们能做出结论 - 

YUAN: 我对使用 “结论”这个词感到犹豫,因为那还只是个推测。但我说了很有可能冬兵要对约翰肯尼迪的死亡负责。

【骚乱】

COYLE:没有别的问题了,法官大人。 



 。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冬兵杀了肯尼迪,卧槽卧槽

shot first @flyingsolo
肯尼迪只是冬兵数不清的受害者中的一个#冬兵庭审




路透社头条新闻 @reuters
爆炸新闻:冬兵可能参与了肯尼迪刺杀事件。reut.rs/1pAlsKi

NBC新闻@NBCNews
冬兵和肯尼迪:九头蛇的扰乱社会策略 nbcnews.to/XdeAX9

Fox新闻@FoxNews
#约翰肯尼迪之后,下面一个是谁?fxn.ws/1a3Q4Wr
 


 。

COYLE: Stark先生。告诉我们你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

STARK: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 – 我以为他们死于交通事故。后来发现那是错的。现在他们告诉我有人杀了他们。

COYLE:而你能告诉我们是否是这间屋子里的某个人?

STARK:你知道,大概八年前,我在阿富汗 –长话短说,我被绑架了。你们中也许有人记得,那还上了新闻。

【低声笑】

STARK: 他们告诉我他们想要的 –他们叫我给他们造颗导弹。 而 – 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这是怎么的,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 他们把我的头压进水里。让我不能呼吸。

COYLE: Stark先生。

STARK:非常有效的折磨手段,我告诉你。因为那让我在五分钟内就点了头。 【清了清嗓门】 而现在网上有录像了。我们知道他们对 – 对Barnes做了什么。Hello,顺便说一句,我不觉得我们见过。【他朝着被告点头】所以我的答案是不。杀死我父母的凶手也许已经死了,也许坐在这间屋子里 – 我还在努力查清楚 – 但他不是那个接受庭讯的人。

【骚乱】

KRILL: 肃静!请肃静!

STARK:不用谢,老冰棍队长。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Stark是不是刚刚摆了公诉人一道?#冬兵庭审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他在阿富汗的时候被虐待折磨了,哦天哪#TonyStark #英雄

shot first @flyingsolo
Tony Stark就像平时一样耍了他的国家#冬兵庭审



发信人: Bruce-o [15:29] 
正在和Pepper一起看。 
我们为你感到骄傲。 

发信人:Cap [15:31] 
Tony。谢谢。 



 。

收件人: vYW77PKSdB@stealthmail.com
发信人: husbandof.theboss@starkindustries.com
主题: 回复: 庭审

你知道的,事实上我有点被你认为我需要帮助才能做正确的事的想法伤害到了。我是个英雄,他们显然都有我的制服。

P.S. 你还是欠我一次。



 。

JONES:女士们先生们,公诉人已经非常彻底的将冬兵所犯罪案的细节讲清了。非常彻底。我现在想要给你们看的证据可能也会让人觉得可怕。我希望你们能坚持看完而不要转移注意。照片出自于一份1976年的文件,那是份Rogers队长好心提供给辩方的而让我们可以将它作为证据提交的文件。在里面我们找到一张James Barnes在1945年之后的最早的照片。

【展示证据 #5. James Barnes坐在小隔间金属栏杆后面的地板上,嘴上长出了一圈胡子。他的左手直到肩膀都不见了,而他的衣服破烂不堪,皮肤都露了出来。他盯着摄像头,下颌紧绷。】

JONES:这张照片标明是1946年六月,在Barnes中士掉下火车并被记录为在行动中失踪的十八个月后。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在那个时候,他还没装上金属义肢。同样的,我们相信他也没有被实行冰冻。至少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记录说明他在1947年之前有被冰冻过。通过他的手臂,我们可以复原一系列的蓝图来说明这些年来的进程是如何进行的 -

【展示证据#76到#82.一条金属手臂的不同设计图纸展示不同类型。】

JONES:随着技术的更新这些革新一次次重新塑造了Barnes中士的身体。这张照片被标明为1946年晚期。

【展示证据#55.一个对左臂残肢的特写,只显示出了锁骨。那部分皮肤被烧坏了并被剥了皮。残肢上血肉模糊。】

JONES:而这一张是我们最新的,是通过Barnes中士的配合由一名法院特准专家在一个月前拍的。

【展示证据 #56.同样的肩膀,但是残肢的部分被更多的切掉了。皮肤上伤痕累累,并被金属钩子打了洞。】

JONES:现在,我不知道你们,女士们先生们,但据我所知没多少人愿意让他们自己承受如此的肢体损伤以及长期持久的疼痛。更不要说像照片显示的那样被监禁 - 

【展示证据#23 到#27. Barnes在同一间小屋里,用不同的姿势:坐在墙边;背朝着摄像头睡觉;抓着栏杆看着别处。】

JONES:或者这样。

【展示证据#30.Barnes光着身子站在墙边,被高压水枪浇灌。】

【停顿】

JONES 【沉重】:现在,在接下来的照片里这个正在给Barnes中士做手术的人对于SHIELD来说应该很熟悉。他的名字叫Arnim Zola。他是二战中九头蛇技术部门的一名科学家,直接为又名红骷髅的Johann Schmidt工作。我们知道Barnes中士的部队在1943年的时候被九头蛇抓住过,而值得高兴的是,在同年的十月被Rogers队长救回。而鲜为人知的是Zola曾在Rogers队长袭击的基地里在一些盟军士兵身上做实验,包括Barnes本人。我们相信就是因为Zola的实验才让Barnes摔下阿尔卑斯山的时候活了下来。而且,显然,在和美国军方进行了个交易 – 这么说,一个通过交换关于Schmidt的讯息来换取自由的交易 - 之后,Zola从被袭击的九头蛇士兵那里得回了Barnes的身体,并得以继续在他的身上进行实验。

【展示证据#21:一个矮个戴着圆眼镜的男人正在对Barnes的身体做手术,很明显的在拼装一条金属残肢的零件。Barnes的皮肤被汗水浸湿的闪闪发亮,看起来已经失去知觉。】

JONES:而你们必须明白就在那个时候,Zola在1951年被赦免并被SHIELD所雇用,在那里他开始偷偷重建九头蛇,少量几份文件提及他关于Barnes中士的实验。上面对于他究竟怎么折磨了他没有说清楚。但是我们复原了一些确认为Zola本人的记事本的其中一本上的几页,而我们现在可以呈现给您们。

【展示证据 #22,#23,#24.三张黄色的书页上写满了德文。】

JONES:法官阁下,这里是翻译稿。控方已经通过他们自己的专家非常仔细的检查了它的翻译稿。您能读一下从下数上来的第四段吗?

KRILL: “18/09/46:终于在今天下午告诉了#99a76关于Rogers死亡的事情。在最初的激烈反应后, #99a76非常积极的回应了。没有在丢在水下的时候乱窜,也没有对任何物理疼痛有任何反应。倍受鼓舞。相信综合药剂会得来更好的效果。”

【在观众中,Steve Rogers显得很痛苦。】

JONES:非常感谢,法官阁下。从各种来自Zola的记录,我们可以总结出他提到的综合药剂是改自于Erskine的重生血清,而那意味着可以让Barnes中士在内部脏器和大脑造成的损伤不怎么受损的情况下被冷冻。这个综合药剂当时被认为是完美的,至少是有效的,在1947年。

【展示证据#29. 一张放大的近景图显示着Barnes在冰下的脸。】

JONES:就如你们从图片里看到的,Barnes中士第一次被冰冻是在1947年,而那个时候Zola正在全美以及大西洋彼岸重建他的关系网以及影响力。Zola他自己在1951年随同一批德国科学家一起被SHIELD聘用,而之后这项计划被称为回形针行动。SHIELD记录显示在1952年Zola直属次官与一名现知已死亡的助理探员在圣彼得堡进行了一次物品交换活动 – 并且显示这场交易涵盖了一级保密信息,它也与Rogers队长复原的来自于基辅的材料吻合,上面写着有一台医疗用冷冻舱抵达。至此,Barnes中士已经经历了多年的折磨,改造,洗脑以及身体与心理的虐待。有一段时间他被单独监禁 – 那些文件显示他几乎不被允许吃东西, 而且每天只被允许睡眠一个小时,还会被不停的打断。在那些不规则的间歇中他会被带去做监测 – 而目前看来是由令人极度疲惫的体能锻炼以及彻底的精神教化所组成。一些记录指出他们对他对于不同疼痛的抵抗度进行测验; 他不断的被刺,被枪击,被撕裂,被剥皮,被割开,被不用麻药作手术,不用怀疑的比任何一个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致命伤害承受更多的伤。他体内几乎所有骨头都断裂过。有些没有进行任何的外部处理只让他自己愈合。另外,他还被注射了各种各样的基于Zola原先的综合药剂的液体来测试和改变他自我治愈的极限以及他的承受力 – 他对外部的承受力,我该说 – 对疼痛的承受力。

【停顿】

JONES:大部分的记录都显示他们没有在任何常识范围内将他们做实验的对象作为人看待。你们接下来听到的音频记录将足以证明事实就是,所有参与冬兵项目的技术员和临床医生当他的面时都只称呼他为武器,没有别的称呼。就像你们看到的,他们用了非常精确的相一致的词汇。那是在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中期,他们最喜欢的威胁方式就是在把他放进冷冻柜之前提醒他如果在醒来之前不合作他就会被立即销毁。

【Barnes坐着,低着头看他的手。】

JONES: 女士们先生们,在这多达六十多张的不同的资料 – 图片,素描,计划表,文件,不论是手写的还是打印件,采访的记录,存档的文件 – 只细化了James Barnes在1952年到1970年间所遭遇的创伤的一小部分。他们大多数都令人作呕,而那些坐在观众席上对看到的这些令人咬牙切齿的景象感到悲痛的观众或许会想要在下面的证据提交前离开法庭 –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谢谢。你们可以熄灯了。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commando #8 @ahowling
操 操 操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carterings @ahowling 我要吐了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rogerthat 怎么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rogerthat 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冬兵的脸。天哪。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我不敢相信这发生了。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有人可以关掉录像了吗?队长看起来快崩溃了。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他们给他该死的药剂。他们把毒药打进他的身体里。天哪。

commando #8 @ahowling
受虐的录像太恶心了,陪审团都挪开了视线。#冬兵庭审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ahowling 操

commando #8 @ahowling
@rogerthat 不,我想他们真的被吓坏了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我会这么说。[color=DeepSkyBlue]#赦免他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冬兵不是凶手,他是受害者。#冬兵庭审 #赦免他




 。

ROGERS:关掉它 – Michael,关掉它。快关掉它。

KRILL: Rogers队长!请安静,先生 - 

JONES: 好了,法官阁下。请开灯。我相信观点已经被很好的阐述了。女士们先生们,在五十年代晚期到六十年代早期,冬兵已经是一个在战场非常有用的特工了 – 强壮,精确,残忍,极少留下踪迹。 SHIELD本身变得神秘。很多人都不相信他存在。在那个时候,可以登记在冬兵记录下的死亡事件是十二起,所有的人都是单一指定并分布在全球。但在1972年,Arnim Zola得到了死亡诊断书。他大概焦急的想要得回他自己认为是毕生成就的控制权,他找回冬兵 – 在Zola的笔记里他总是用物品或者#99a76暗指他 – 将他运回美国直接由九头蛇发号施令。Zola死了,显然的,在1973年,而从那之后指派给冬兵的任务变得更加的残忍血腥,并大都集中在本土。而那也意味着他的训练方式被改变。在1981年,冬兵被命令烧了一座满是孩子的孤儿院。这个任务被报告为没有完成。音频资料为任务报告之后的讯问记录。


#1【女性声音,40秒至50秒】:你的任务是去烧了在丹佛的谢尔比孤儿院。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意外。你没有完成你的任务。你会再被送去完成它。
#2【男性声音,20至30秒,很清楚的可以辩认出是Barnes的】:为什么?
#1:你是你这个时代的最璀璨的新星。九头蛇需要你这么做。九头蛇需要你服从命令。你会帮助我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2:他们做了什么?
#1【叹气】:他们是叛徒的孩子。他们的双亲在他们之前是叛徒。他们会像癌症一样的在我们世界里面漫延长大。
#2:那不是 –
#3 【男性声音,无法描述】:哇哦,他是不是 -
#4【男性声音,无法描述】:嘿,注意 - 
#1:住嘴。【轻柔】士兵,你不能把他们当作是孩子。他们不是孩子。他们都不是人。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你明白了吗?
#2:但是 -
#1:他们会毁灭我们。你希望这事发生吗?
#2【安静地】:不。
#1:很好。 


 。

Amand W @AmWyman
哦不,你在那些孩子还活着的时候烧死了他们 :( 但你对此感到矛盾:( 好吧,可以接受

Amand W @AmWyman
真的?#冬兵庭审

shot first @flyingsolo
辩方根本站不住脚,因此就从感情上来主导#挺住 #不赦免

Fox News @FoxNews
有多少#冬兵庭审中提交的证据是我们真的可以信任的? fxn.ws/1oQmXwf



 。

JONES:请说出您的全名。

CRONIN:Benjamin Cronin博士。

JONES:被告人是否曾被你医学处理过?

CRONIN:是的。很多次。

JONES:所以,你在他的处理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CRONIN:我 – 那是,和一群人。。。

JONES:请接下去。

CRONIN:在他整个处理过程中我负责管理监督他摄入的药物。

JONES:现在,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过Barnes中士被注射过一种现在被认为是超级士兵处方的血清。事实上。他能非常快的治愈。所以他需要什么样的治疗呢,而且他还必须经历“多次”?

CRONIN:电击 – 嗯,我猜他们现在叫它电气痉挛治疗。

JONES:所以它是怎样的?电击吗?

CRONIN【犹豫】:嗯。那里有台机器 - 

JONES:这台机器,事实上是。

【展示证据#37.一把椅子的照片。Barnes中士退缩着。】

CRONIN:是的。它被设计为将电流传过你的大脑。

JONES:就像这样。

【展示证据#38.录像。尖叫。】

CRONIN:是的。

JONES:你说你监督管理了他所摄入的药物。你给他的是什么药?

CRONIN:那是种苯二酚的混合物。他们被可以让冬兵不要对电击的反应太剧烈。

JONES:他有吗?反应剧烈,或者。

CRONIN:是的。他 – 他害怕那机器。

JONES:明白了。【停顿】所以。。。这场治疗的目的是什么?

CRONIN:它,它作用于他的记忆 - 

JONES:什么样的作用?

CRONIN:它可以让他忘记。

JONES:我们都会健忘,医生。你想让他忘记的是什么事?

CRONIN:所有 – 所有事情。他的过去。他其他的任务,有的时候。他的名字。。。所有我们没教过他的东西。

JONES: “我们” 是指九头蛇。

CRONIN:是的。

JONES:所以当他经过这些。。。治疗后,从你的医学观点来说,这个男人 – Barnes中士是否有能力做出复杂的道德判断?如果被告知去杀个人,他是否可以判断出这个行为是错误的?

CRONIN:不行。

【窃窃私语】

JONES:不能,女士们先生们,如何对待一名有价值的特工成员;这就是你们存放武器的方式。【热切的看着陪审团】没有问题了。


华尔街日报 @WSJ
James Barnes:国家的敌人还是战争的囚徒?on.wsj.com/1yW9PHf

由 纽约时报 转推
NYT Science @nytimesscience
安眠药对于人体大脑的作用和影响 nyti.ms/1q97sMX



 。

Peggy Carter:经历神盾局,Steve Rogers,和冬兵审判
作者:Andrew Vaughn

当全国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弗吉尼亚的一座小法院的时候,这里,在华盛顿边缘的一座敬老院里,所有的事情都很平静安详。挂在墙上的电视机被消音了。Peggy Carter在一扇法式门那里从一张舒服的扶手椅上欢迎我,并对于无法站起来迎接感到抱歉。“我的膝盖没有以前那么灵光了,”她带着干涩的笑容告诉我。现在看着她,那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老体弱的女士曾经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秘密特工之一,或者说她和武器制造商Howard Stark一起在二战后建立起了SHIELD。Carter在2003年因为身体原因退休,虽然随后的几年里一直都有谣言,但没人知道什么东西在折磨着她,虽然很多人猜测是癌症,脑肿瘤,或者阿兹海默综合症。

今天,她看起来甚至很清醒,只是有点疲惫。虽然她的嗓音有些轻,但当她说话的时候,你很容易明白为什么全世界各地那么多的政客,两代的Stark以及美国队长本人都会对她折服。

我询问了她关于SHIELD以及它解体的问题。她回答了,虽然显得镇静,但依旧充满激情。

“我为SHIELD工作了将近六十年。我看着它并帮它长大。我们建立SHIELD是出于好的目的,是想对这个国家做些好事。今天,得知了那个在SHIELD内部一起随着SHIELD长大的寄生虫 – SHIELD自己变成了一个腐蚀吞噬国家正直的寄生虫 – 得知我们当初创立它的目标失败了,取而代之的是煽动恐怖,憎恨和折磨虐待 – 那是我此生中能够想到的最大的痛苦。以某种意义上来说,我 –能接近那些私密的特工活动的人 – 却没看到在里面生长的传染病,而Steve,刚刚回来,就能看见我所不能看见的。他做了正确的选择,做了我所不能做的决定。

她对于Steve Rogers只有褒奖之词。 “他那时候是,现在也是,我所知的最棒的男人之一,”她说着,她的目光滑向窗外。“他总是试图去做对的事,就算这不符合游戏规则也一样。”

Rogers,当然的,他明天会出庭为James Barnes作证。当我问起她关于Barnes的事, Carter的身姿变得柔和了。“我感到我应该对此负责,你知道。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早些发觉。冬兵也是我们文件中的幽灵,但我相信我总会不时地瞥见他 – 一直会收到的一条数字,在被废弃的项目下消失的资金。难以捉摸的,当然啦。什么都没法追查下去。但Howard知道了些事情,他发现了些事。我只是希望我也是。”她变得安静,看起来很难过。我不知道她对哪件事更感到内疚:Barnes的牢狱监禁,还是Howard Stark的死亡。

几分钟以后,我问她Barnes在1944年的时候是什么样。她的脸又清晰了起来。

“你知道吗,最终,我相信我们 – 不算朋友。是同盟。我们 –”她笑了 “ - 有共同的兴趣。我们都知道Steve是付出任何代价也要保护的人。所以Barnes总会在战场上盯着他,确保他安全,而我则在伦敦将事情捂紧,因为那些高层人士会想要掌控突击队的每一场行动。美国队长对他们来说既是利益又是威胁,而Barnes察觉了这一点。他将自己奉献给了Steve,就算错了也会忠诚不渝。我们都是这样的,真的。”

她告诉我她原先也被请求为被告出庭作证,而疾病却让她无法参与诉讼。“你不知道这种感觉,忘记事,”她告诉我。

“你想你记得,但你不知道。有的时候我看着一个陌生人在试着说服我让我喝点水,我挪开了视线,而当我转回来的时候便发现我的孙子一直坐在那。”她的孙子,当然的,是Michael Jones,辩方律师。这就是为什么,她告诉我,她同意在今天,十年以来的第一次接受采访的原因。“即使他们不让我进去,我还是能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Barnes在过去的七十年里被剥夺了发出声音的权利。我们至少可以借给他我们自己的。不幸的是,这恐怕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她对庭审的结果并不乐观。“这是场闹剧。猴戏般的庭审。他们将他变成替罪羊:越轰动,他们就越能将公众的观点拉到他们那边。那永远都不该发生 – 那应该是私密的听证会,而不应该是个公开的庭审。而将冬兵治罪意味着将所有的本应该由那些真正有罪的人– 不只是Alexander Pierce 和他手下的九头蛇成员,还有SHIELD自己,和我们所有人应得的制裁推给一个人来承担。美国非常擅长于为他自己脱罪。”

“你认为辩方能改变公众的观点吗?”我问。她看着像在思考。

“可能。当然,辩方的主要论点依赖于一个非常细微的平衡 – 他们得确信陪审团能够区别出Bucky Barnes和冬兵。问题的核心不是冬兵是否参与这些案件,有太多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而Barnes 没有拒绝它们。问题是Barnes中士在做这些时候,是否对于他的行为有完全的知觉和完全的意图。谢天谢地,原告需要艰难的在一片怀疑中证明Barnes主动和九头蛇联合。而那带来的结果是 – 如果陪审团中有任何一个人被辩方所说服,整个庭审就会朝向我们这边。”

请在WASHINGTONPOST.COM上继续阅读



 。

short stripes @flightrisk
carter的采访让人感动,但是。。。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peggy carter,我永远的英雄 #冬兵庭审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问题是“不是冬兵是否参与了这些犯罪。。。而是Barnes中士是否参与了”哦,我的天

commando #8 @ahowling
不过她是对的#詹吧唧不是冬兵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请像火焰一样把这个转发扩散#詹吧唧不是冬兵 #审判詹吧唧



 






评论

热度(146)

  1. 金盏花三次元ship专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