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美国诉巴恩斯 案号:617U.S.143 (2015) by: falling voic

好文推荐

三次元ship专用:

原作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04905/chapters/5071058

喜欢的朋友请去原作给作者太太留kudos和留言!!!所有的翻译错误和问题都是我的!开始翻译的时间不长,欢迎捉虫!谢谢beta的棉裤小天使!


第二章 


“。。。在美国诉Barnes案,现在已被冠名为臭名昭彰的冬兵庭审之中,第二天的一些证言。James ‘Bucky’ Barnes, 1917年出生,直到今年的早些时候还被认作为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以及二战期间最亲密的助手,并在1945年年末,就在Rogers队长著名的沉入南极事件之前的几天,被报告为在行动中失踪。今年4月17日在华盛顿罗斯福大桥枪击事件以及一天以后随之而来的三曲翼大楼的大量伤亡事件后,流传到网上的SHIELD文件证明这名被证实目击到与美国队长单打独斗的人为冬兵,并且是一名为恐怖组织九头蛇服务的著名狙击手。但是,就在几个星期前,在抓捕行动完成后的几个月里,有消息透露他就是Barnes – 并声称他已经失忆。我们现在连线在法院外的特派员,目前这里聚集大群路人屏吸等待关键证人的到场以及法院大门的开启 – 那里的情绪怎么样,Michael?”

“非-常-非-常的奇怪,Shauna –你可以看见,在这里人满为患– 而我们的镜头显示还会有更多的人到来。当然,昨天揭露的关于肯尼迪总统的刺杀事件以及James Barnes作为战囚遭受虐待的事实让本来看起来非常清楚的案情出现转机 –而每个人都想表达下自己的想法。这里有一些非常热情的人在下面而他们所有人都对该怎么处理冬兵有着强烈的观点。”

“是的,我们从Austin一路开过来参加这场庭审!”

“而你觉得该怎样对待冬兵?”

“朝他的脑袋开一枪就完了,他已经带来的破坏已经够多的了。”

“是的,我们是希尔教堂的学生?我们来这里支持Rogers队长和Barnes 中士。。。”

“所以你相信冬兵会被判无罪吗?”

“嗯,是的。这个男人被虐待折磨,他被利用 – 这太可怕了,而这场庭审只是在延续这种折磨。”

“所以,是的,你可以看见,Shauna,在这里大家各持观点并且特别的热情高涨 – 当然随着庭审的进一步深入这种情绪会增加。在证人之中今天会有两名前咆哮突击队队员,黑寡妇,美国队长自己也会出庭作证。鉴于庭讯过程进展迅速,我们甚至可能在明天就得到裁——什么?Shauna,看起来美国队长刚刚到达——是的,他在,Steve Rogers,身边是他的朋友Natasha Romanov和Sam Wilson,三曲翼大楼倒塌那天他们在一起行动。他俩今天都被传唤作证……Rogers队长,请对ABC新闻说句话——你能跟我们谈谈昨天对冬兵的指控,关于他可能杀了——啊——不,Shauna,他没有停下;他看起来真的相当疲劳,我敢打赌这场审判甚至让美国队长也产生了压力……” 



 。

Frank Wolf @callmesuperman
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人等在外面#在法庭#冬兵庭审

Frank Wolf @callmesuperman
#在法院 从台阶的最上面一直下来:instagram.com/p/t9kz73firl

Frank Wolf @callmesuperman
冬兵在重重警备看守下抵达并通过了后门#冬兵审判 #在法院



 。

COYLE:您是今年上半年,4月18日那天彻夜治疗护理在座的Rogers队长的其中一名医生。

EADARA:我是。

COLYE: Rogers队长那时候是清醒并对他的周遭有所意识的吗?

EADARA: 他在救护车抵达医院的时候只醒过一小会,我说不清。当他抵达我的手术台的时候,他是昏迷的。

COYLE:他的伤势怎么样?

EADARA:嗯,你得记住Rogers队长有很强的自我治愈能力。当我们给他做手术的时候,那些被射进他身体的子弹已经,表面上看来,被他重生的肌肉和皮肤组织推出体外了。

COYLE:抱歉 – 有几颗子弹?

EADARA:三颗。他的侧腹被打了一颗,一颗在左腿而还有一颗正好穿过背部,恰好避过了他的脊椎骨。

COYLE:很好。请继续。

EADARA:他的脸被伤的很厉害 – 他一边眼睛黑了而另一边也快了,他的嘴唇在两处不同地方被撕裂,左边的颧骨被打碎,而他的鼻子很明显的流了大量的血。左边的耳朵鼓膜破裂,并且有两根肋骨断裂。其他的有裂痕。他左手的两根手指在一些地方也破了。

COYLE:从你的医学角度出发,一个普通人,如果没有Rogers队长非同寻常的修复能力,可能在有这些外伤的情况下活下来吗?

EADARA:我很怀疑这点。子弹就足够了。如果没有,他也会死于大量失血。Rogers队长,显然拥有很强的求生意识和很好的身体能力的情况下才能从这样的情况下活下来 – 而普通人没法制造出足够多的血来补足失去的那些,Rogers队长的身体可以制造出难以想象的血量来保持他的大脑和器官正常工作。

COYLE:你是说Rogers队长非常非常快就痊愈了?

EADARA:我会这么说。

COYLE:有多快?

EADARA:我没法做出个准确的判断。Rogers队长在第二天下午就出了院,我无法去评估他的复原速度。但是,我在手术后几个小时后去他的房间查房,效果已经相当显著 – 眼睛上最糟糕的淤青已经消退,而子弹伤口附近的大量组织正开始复原。当Rogers队长在几个星期后在纽约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他看起来已经能像平时一样走路和移动了,而一个有两根肋骨断裂,并有三颗子弹伤的普通人是无法在两个星期的时间内做到这一点的。

COYLE:我们是否能够推论在他的伤势一开始的时候是要严重得多的?

EADARA:哦,不用怀疑。他们没有马上找到他,你知道,当医院接到电话而救护车载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曲翼大楼毁了两个半小时之后了。他的身体早已开始了修复。

COYLE:考虑到修复的过程,你能相信如果Rogers队长没有被送到医院他也会活下来吗?

EADARA:我相信他也会。

COYLE:明白了。这些伤有可能是意外造成的吗?

EADARA:我看不出意外怎么能做到这些,所以不。即使除掉精确计算过的枪伤,揍在脸上的伤很明显是带有意图的。

COYLE:意图做什么?

EADARA:杀人,大概。集中在脖颈以上的可以看出是想要销毁任何可以辨认的特质 – 字面意义的丑化,直到无法做出识别。

COYLE:非常感谢,先生。没有其他问题了,法官大人。

KRILL: Jones先生。

JONES:谢谢,法官阁下。Eadara医生,Rogers队长多重?

EADARA:抱歉?

JONES: Rogers队长有多重?你参与了他在医院的治疗,你一定量过他的体重。

EADARA:很抱歉我不记得确切的数字。

JONES:做个专业的猜想。

EADARA 【慌乱】:就目测来说,我会说 – 大概230磅到240磅。

JONES: Rogers队长,这准确吗?差不多吗?

【Steven Rogers点头】

JONES:差不多。Eadara医生,一个重240磅并且像你之前描述的那样受重伤的男人掉进波特马克河里需要多久才会失去意识并被淹死?一条河,我需要提到,而在那个时候不是一架,不是两架,是三架空天母舰的碎片正在掉落进其中,而他在掉落的过程中就非常可能会被击中?

EADARA:我不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来说一个被改变了 – 基因的,我得说,一个像Rogers队长一样改变了基因的人会有多快丧失意识。

JONES:但你却在对他的基因改造没有深入了解的情况下,有能力说他的伤势接近于致命了。

EADARA:我 - 

JONES:你刚刚说的。

EADARA:我说了。是的,我说了。

JONES:做下另一个专业猜测。你能想象Rogers队长 – 就像你刚描述他的那样受了重伤,就在一分钟前 – Rogers队长有可能完全靠自己的能力游到波特马克河河面并安全到达岸边吗?

EADARA:这不太可能。

JONES:不。很好。现在,请考虑Rogers队长坠进了离岸有一段距离的河里 – 大概250英尺左右。而就在接下去的几个小时内,临近三曲翼大楼的船只都出动去救援生还者和在水里寻找残片。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报告看到失去意识的Rogers队长,而,事实上,就在天空母舰开始爆炸沉没的三刻钟后就在河边找到了他。没有人前来声称对这场救援负责。这则报告中只包含有数据,先生。Eadara医生, 请考虑下Rogers队长重达240磅左右并且身着重装,还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请问一个只有普通力气的男人,在没有船或者其他交通工具的情况下,是否能将一个无意识的人从波特马克河水下将他拖上来并游回半英里以外的岸边,并能在恰到好处的时间内让Rogers队长从这场小小的游水中生还?

EADARA:我无法推测。

JONES:请推测。

EADARA:我不觉得这有可能。

JONES:为什么不呢?

EADARA:那 – 那需要很大的力气。

JONES:比普通人的力气大?

EADARA:大得多的多。

JONES:那么你和我可以总结,接下来,那个救了队长Rogers的人不只是看见他掉下去了,而且必须有着非常过人的身体力量才能在水下找他,并拉着他游到水面,并让他能够平安的活下来,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三刻钟之内。

EADARA:我想是这样。是的。

JONES:没有其他问题了,法官阁下。



 。

Eve Gabler @E_Gablr
我花二十要这个火辣律师,法官大人 @MicJONES #哇靠#卡特基因#詹吧唧审判




 。

KRILL:说出你的名字和职业以便记录。

WILSON: Samuel Wilson。原第58师空降救援部队。我现在在VA –退伍军人服务处 - 作治疗师。

JONES:这么说,你和SHIELD没有关联。

WILSON:是的。

JONES:你能告诉法庭你第一次是怎么卷进九头蛇事件的吗?

WILSON: Steve和我,你大概会叫我们是晨跑伙伴?如果你能把某个在一英里内超过你五次的家伙称为伙伴的话。现在看来那就是在炫耀。

【笑声】

WILSON: Steve和Nat – Natasha Romanov – 在里海营事件发生之后来找我。说SHIELD有内奸,没有其他任何人是他们可以信任的。我可能因为不是SHIELD的人才被他们信任吧。

JONES:而你同意帮助他们。

WILSON:嗯。。。是的。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但坐在那的Steve,他是美国队长。

【笑声】

WILSON:我只想过,他是个好人。我想帮忙。

JONES:你是怎么见到冬兵的?

WILSON:我正开车和Steve, Nat和Sitwell – 一名我们绑架的九头蛇特工 – 去三曲翼大楼阻止空天母舰升空。但在到那之前我们被冬兵攻击了。那是在罗斯福大桥上。

JONES:你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WILSON:嗯,我们正在高速公路上,而他穿过前挡风玻璃拔掉了我的方向盘,所以。。。我想他太疯狂了。没有恶意, Barnes。

【Barnes看起来有点被逗乐了】

JONES:你和别人说过你的想法吗?

WILSON:当然。和坐在那的我的伙计Steve说过冬兵可能不是那个你能拯救的人。就在去三曲翼大楼行动之前。

JONES:而你找到任何让你可以对Barnes中士改观的理由了吗?

WILSON:听着,我担心Steve会在试图帮助冬兵的时候让自己送命。而最后我确信那发生了,并无法将这个想法从我脑子里踢出去。但是他在河岸上 – 快被打死了,但还活着。而他的旁边有脚印。我从来没有对我弄错了感到这么高兴过。

JONES: 基于你现在对冬兵境遇的了解,你能和法庭分享下你对Barnes中士的专业见解吗?

WILSON:说实话?我为Barnes为打破他自身的桎梏而付出的努力感到震惊。我可以说那简直不可能。我依旧不明白他怎么做到的,除了他和Steve都是顽固不化的混蛋。

【大笑】

WILSON:但我要这么说:是他本性的真正力量让他这么做。Barnes不是个杀手,绝不是。他是个好人,只是被利用了太长时间。

JONES:谢谢,Wilson先生。



 。

退伍军人服务处 @DeptVetAffairs
Sam Wilson将会讨论战俘和生还者的罪恶感 06/07/2015: bit.ly/A9BiO



 。

JONES:Romanov女士,罗斯福大桥事件不是你第一次遇到这个叫冬兵的人,对吗?

ROMANOV:是的。

【窃窃私语】

JONES:能否请你和法院上在座的各位说说第一次?

ROMANOV:首先冬兵是一个传说,是那种会出现在晚上你给小孩子讲的故事里。嗯。对间谍感兴趣的小孩。做个乖孩子,不然一个带着金属胳膊的狙击手会来抓你。

【不舒服的笑声】

ROMANOV:五年前,有个 – 在伊朗有名SHIELD工程师。他的掩护组织叛变了,而他需要被转移。我的任务是护送他出来。

【长时间停顿。Barnes不舒服的动了动】

ROMANOV: 任务从一开始就遇到麻烦。我们,被命令接近土耳其边境,但我却将我们的方向转向阿塞拜疆。那不是我喜欢的路径,而我发现我们没甩掉尾巴。我们直到进入乌克兰之前一直都在他前面。接着在接近奥德赛的时候,他击中了我的轮胎,而我们滑下了悬崖。

JONES:你一直用 “他” 来称呼。是不是 -

ROMANOV:在普通情况下那是很难击中的一发。 风很大而可见度很低。那 – 那必须是个非常专业的狙击手。我得优先保护这名工程师。他因翻车流着血但还活着。我用我的身体挡着他,试图保护他的要害。【微笑】狙击手透过我直接打中他。绝命一击。

【窃窃私语】

ROMANOV:太阳下山了。我记得我能看到的光都来自于这名狙击手左边的闪光。这时我知道是他了。

JONES:谢谢,Romanov女士。现在,你刚说冬兵一枪杀死了工程师。他能,或许,同时杀死你们两个吗?

ROMANOV:毫无疑问。

JONES:冬兵知道你还活着吗?

ROMANOV: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并不认为他能错过这种事。

JONES:但他饶了你一命。

ROMANOV:是的。

JONES: Romanov女士,你有过这种意志不在自己可控制范围内的情况吗?

ROMANOV [紧绷]:是的。

JONES:你很有名,事实上,从被操控的情况下逃出来向SHIELD投诚。

ROMANOV:是的。

JONES:我能问一下,那有多难吗?

ROMANOV:非常难。那就像 – 想象你在水下,很黑又很冷。你的氧气快没了,但你还得继续游着。每划一下你都想着马上就要浮出水面接触空气了,但你没有。你什么都感觉不到。我 - 【哽咽】我都要以为我做不到了,而我这一生都被训练着超越自己身体的极限。

JONES【温柔】:谢谢。

COYLE:反对,这和庭审有任何关系吗?

JONES:我马上就要说到了。

KRILL:那么请,快一点。

JONES: Romanov女士,基于你对九头蛇的了解,你能说冬兵让你幸存,或者杀了你们俩哪个会更容易些?

ROMANOV:杀了我们俩会更简单些。很明显。

JONES:而你能想象,没有杀了目标人物,取而代之的是潜入波特马克河里,将目标人物拖上岸边,并确认目标人物还在呼吸,接着才离开,会有多困难吗?

ROMANOV: 那实在是太特别了。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够做到。

JONES:非常感谢你,Romanov女士。没有其他问题。



 。

发信人: Clint [11:45]
该死

发信人: Clint [11:46]
为你感到骄傲,宝贝

发信人: Sam [11:46]
一起来一瓶杰克丹尼

 收信人: Sam [11:49]
 好,说话算话

发信人: Sam [11:52]
我正打算带Steve去吃汉堡否则他会在站上证人席之前就垮掉

发信人: Sam [11:52]
你来吗?

 收信人: Sam [11:55]
 有事要先做。




 。

short stripes @flightrisk
我们真的能相信黑寡妇的证词?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詹吧唧救了队长的命,哦,我的天 #詹吧唧审判#赦免他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队长都准备为他死了,我了个去

shot first @flyingsolo
63次谋杀而他全承认了,得了吧 #冬兵审判#反对赦免



 。

KRILL:说出的你的名字和职业以便记录。

BELL: Rebecca Sophia Bell。我退休了。

JONES: 你是被告人的妹妹。

BELL: 是的。

JONES: 你上次看到Barnes中士是什么时候?真人,像这样的?

BELL 【深吸一口气】:那是 – 那是在1943年,在他去前线之前。他那时候已经不住家里了,后来也是。他在几年前就搬了出去,他就周日回来,做完弥撒之后。但他来看妈妈,在他必须、必须走之前亲吻我们所有人。

JONES:你那时候多大?

BELL:十七岁。

JONES:而你现在 -

BELL: 八十八。

JONES:好的。你的哥哥在他二十六岁的时候去参加了意大利那边的战役 -

BELL:二十五。他的生日是在十月份。【呛了一下】在十月。*

【James Barnes看起来很明显在难过。】

JONES:你认识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吗?

BELL:是的,我,是的。那是James。我哥哥。

JONES:谢谢。您刚告诉我们你哥哥在1943年之前就已经不和他母亲和妹妹们住在一起了。他那时候住在哪里?

BELL:他住在船坞附近。那里的租金更便宜,而且那离Steve打零工的报刊亭很近 -

JONES:那应该是Steve Rogers,就是现在正坐在听众席上的这位。

BELL:是的。他几年前失去了母亲,而你知道,Bucky, Bucky想确认他有足够的钱来买药,他生那么多病 所以 -

【零星笑声】

BELL: - 所以他说他们能分担房租,存点钱。Steve一开始并不热衷。Bucky回到家的时候经常抱怨 – 说他不体谅别人,说他就是自私,要他做这种事。说Steve是个顽固的混蛋。

【笑声】

JONES【被逗笑】:你同意这评论吗?

BELL:当然,我当然同意。

JONES:那是哪一年?

BELL:那是1937年。在Steve同意前的几个月。

JONES:所以在1937年到1943年之间James Barnes和Steve Rogers是住在一起的。

BELL:时断时续。他们有因为付不起租金分开过几次,或者房东不允许Steve带着被揍破的脸进家门。但大多数他们能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在一块。

COYLE:反对!这是在讲故事 – 法官大人,这能说明什么?

JONES:法官阁下,这里有两点值得关注。第一点公诉方提出的重要控辩点是认为Barnes中士对Steve Rogers的忠诚值得怀疑。那么某个从他们还在孩提时代就认识他们的人就能对这个论点的真实情况提供非常有价值的证言。另外,能帮助丰满James Barnes这个人物的形象。Barnes中士一直在这场庭审中被称为武器或者是工具 –而不是作为一个原本有生活,有历史,和家庭的人来被看待。我相信这一点极其有必要,在这一点上,提醒陪审团他们并不是在看着一件物品而是一个人。

COYLE:这太可笑了。没人否认这人有血有肉 -

KRILL:嗯,我允许。但请谨慎行事,先生。

JONES:谢谢,法官阁下。Bell女士,请看看这封信 -

【展示证据 #56】

JONES:你认得这封信上的笔记吗?

BELL:是的,那出自James之手。

JONES:你介意为我们读几句吗,从头开始?

BELL:嗯。好的。亲爱的Steve,最近有些行动。整个团在接下去的两天里将向内陆行军, 城镇的名字 – 这是重新编过的。比起蹲在战壕里等待德国佬把我们全炸飞要好,我会说。那些男孩没有一点起色 – 缺少休息并且伤痕累累,当P.因为半夜做噩梦的时候需要有三个人来压着他。至少我没有再做噩梦并且睡得像个婴儿。希望我能说希望你在这儿,但我不能。我真高兴你还在家那边。只是我希望你没有和个女孩私奔跑去新墨西哥州生小孩,因为妈妈上封信说他们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你了 -


JONES:谢谢。当然,这封信被呈递为证据并可以让所有的陪审团成员审阅它的全文,如果他们如此希望。。。而这一封 – 笔迹被鉴别为出自同一人 – Bell女士,这封信的收信人是谁?

【展示证据 # 57.】

BELL:我。

JONES:你记得你是什么时候收到它的吗?

BELL:是的。44年的秋天。

JONES:你能读一下它吗?那只是匆匆几句话。

BELL:Beck – 就几句话想要和你说 –我等了一段时间,从3月5日开始,而现在已经六月了。没法告诉你很多,只是我们现在安全了并且全身干爽。。。伦敦就像月亮表面那样坑坑洼洼的。在所有事情完成以后我要带你来玩一次。Steve让我告诉你别让那个女领班总欺负你和Vicky。想象他总是这边刚打赢又跑去那边打仗,这个大笨蛋。照顾好妈妈和Vicky和Baby。爱你 – B。这里还有一条后记 – 忘了说了:巧克力真棒:谢谢!!‘谢谢’是大写的。

JONES:非常感谢你,Bell女士。你能说这些信件真实反映了你所知的你哥哥和Steve Rogers之间的关系吗?

BELL:当然。总是直呼对方名字,他们两个,但这不是一场Bucky能把Steve捞出来的后巷斗殴。如果他能做到的话,他甚至会掰块月亮给这孩子当口香糖咬。

JONES:你有想过那样的忠诚是有条件的吗?

BELL:当然没有。

JONES:你有遇到过任何有让你想过你的哥哥在战争期间对Rogers 队长的命令有疑问,或者怀疑或反对过他的事吗?

BELL:从来没有。

JONES:谢谢。没有问题了,法官阁下。

KRILL:您可以上前了,Coyle先生。

COYLE:谢谢。Bell女士,当你和你的哥哥在战争期间联络的时候,他有表示过对需要他们做的事有过任何的不满或不快吗?

BELL:我想没有。

COYLE:他从来对他的行为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舒服吗?

BELL:他不被允许说太多。他信件的某些部分被重新编辑过。

COYLE:他能说的部分呢?他没表达过任何不安吗?

BELL:有的时候能感觉到他轻描淡写那些困境。比他平时显得更高兴,来让我们振奋。他经常说起回家,并谈起回家后我们会做什么。

COYLE:他确信他会回家吗?

BELL:我认为他想我们相信他会回家。

COYLE:好的。谢谢。



 。

美国周报 @usweekly
特讯:Becca Barnes作证之后,Steve Rogers滑出来拥抱了他的老朋友 usm.ag/3f0oSp



 。 

KRILL:请报出您的全名和职业以便记录。

MORITA: James Morita。酒鬼。

【笑声】

COYLE: Morita先生,你是Rogers先生在战时集结起来的突击队 – 即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之一,是吗?

MORITA:是的。

COYLE:你在突击队中的具体位置是什么?

MORITA:我们都身兼多职 –但是是的,我是队医。

COYLE:明白了。现在,我记得你当初也被囚禁在Azzano,就是Rogers队长第一次营救行动的地方。

MORITA:不明白你为什么需要我在这里,你好像回忆的挺不错。

【笑声】

COYLE:Morita先生,你在救援行动之后又检查过冬兵的伤势吗?

MORITA:据我回忆,那里没人叫作冬兵 – 只有Barnes。

KRILL:请回答问题,Morita先生。

MORITA:很多人受了伤。Barnes看起来能搞定他自己的,所以我之后才去找他,在我们都能睡上一觉之后。

COYLE:你发现任何伤了吗?

MORITA【犹豫】:我大多检查下骨折 – 流血 – 那些我能在战场上处理的事,你知道。Barnes告诉我他快累死了。他们给他注射了些像火烧的东西。好吧,我没办法处理这个,所以我让他一人呆着。

COYLE:所以你告诉我,Morita先生,你不能在Barnes中士身上找到任何在Azzano受虐待的医学证据。

MORITA:等等 -

COYLE:你自己的话,Morita先生。Barnes中士在实验室里呆了十六天,经历了一场其他十一个人都没能活下来的实验,而你所能发现的就是他“快累死了”? 看起来是这样吗?

MORITA【激动】:如果你在说Barnes是个骗子,你为什么不 -

COYLE 【抬高声音】:这看起来不更像是Barnes中士和他们达成了某种买卖,所以他根本没有被虐待过,并且已经开始为九头蛇工作 - 

JONES【愤怒】:反对!故意揣测!

ROGERS【低声】:- 你没权利 -

KRILL:肃静!Coyle先生,请继续。

MORITA: Barnes是和我一起战斗过的最棒的家伙 – 在Azzano之后,我们都很累,而Barnes却还努力站着看着Rogers的后背 – 而你如果对此有问题,你和我,我们有话要谈谈。

COYLE:谢谢。没有其他问题。 



 。

纽约时报 @nytimes
七十年后:S.Rogers,J.Mortia和J.Falsworth重聚 #冬兵庭审 nyti.ms/2mdr6lP



 。

CNN 爆炸新闻 @CNNbrk
特讯:Steve Rogers上庭 #冬兵庭审



 。

JONES: Rogers队长,你是什么时候发现Barnes中士还活着的?

ROGERS:在罗斯福大桥上。我正和Natasha和Sam在去三曲翼大楼的路上 - 

JONES: Sam Wilson和Natasha Romanov。

ROGERS:是的。我们 – 被攻击了。

JONES:你能描述下那场攻击吗?

ROGERS:有人跳到了我们的车顶,从车顶朝我们开枪。当Sam刹车的时候,攻击者就被甩到了我们前面。

JONES:你能描述下这名攻击者吗?

ROGER:他穿着黑色制服,戴着一个口罩。金属手臂。他浑身装满重型武器。

JONES:谢谢。请继续。

ROGERS:他的后援来了,而就在我们逃出车厢的时候我们被扫射了。我挡开了一发子弹,被从桥上震下来砸进一辆民用巴士里。当他们朝着人群开枪的时候,Natasha试图将冬兵从现场引开并被射中了肩膀。我去阻止;而最终他的面具掉了下来。

JONES:接着你就认出了他吗?

ROGER【轻声】:当然。我当然认出他了。

JONES:你没想过那是别人吗?一个后代,或者长得像的?

ROGERS:从来没有。那是Bucky的声音,他的眼睛。我在任何地方都能认出他。就算过了一百年的现在我还是能认出他。

JONES:他看起来和你记忆中的有什么不同吗?

ROGERS:他,他变壮了。Bucky在战时总是皮包骨头,真的。他们 – 107团 – 他们被囚禁的时候都忍饥挨饿。他之后长了点肌肉,但不像这样。

JONES:你说他的声音还是一样的。他和你说话了吗?

ROGERS:我和他说话了。我叫了他的名字。他【清了清嗓子】他问那是谁。

JONES:他说的时候显得认真吗?被叫这个名字,或者任何名字的时候,他看起来困惑吗?

ROGERS:他看起来就像我说了什么他从来不知道存在过的东西一样。他直直的看着我而不知道我是谁。

COYLE:我得反对,法官大人 – 证人不可能去阅读被告人的思想,也不能对他能或不能记得什么作出声明。

KRILL:反对有效。注意不要将您个人观点作为事实陈述,队长。

【Steven Rogers队长收紧了下颌,但点了点头。】

JONES:Barnes中士又一次试图攻击你吗?

ROGERS:是的 – 但不是马上。他犹豫了。

JONES:你确信这一点吗?

ROGERS:非常确信。有十秒时间他 – 可以朝我开枪,但 – 没有。

JONES:你在第二天的时候又碰到了Barnes中士了,是吗?

ROGERS:是的。

JONES:告诉我们那之后发生了什么。用你自己的话。

ROGERS:他在我需要搞定的最后一架空天母舰上。我们打了,又一次。我们就差不多势均力敌。我 – 我不得不把他的肩膀弄脱臼了,右边的,来停止战斗好让我能将空天母舰停止工作。开始坠落的时候,他被一根钢梁困住了,而我帮他从那下面脱了出来。

JONES:Barnes中士,在这场战斗的任何时候,有认出你或者从他的命令中偏离吗?

ROGERS:当他被困在梁柱下的时候看起来像害怕极了。他看着我好像以为我正要处决他。我试图告诉他他是谁,他曾经是什么人,而他。他否认。接着他停下了。停下和我搏斗,停下了说话,只是静止的看着我。【停顿,轻声】然后空天母舰崩塌,我掉下去了。

JONES:有什么明显的理由让他停下战斗吗?

ROGERS:我和他说了些话。那些他告诉我的,在,在1936年,我母亲死后。告诉我我不是孤单一人,而我不是一定要 - 【吸气】我不一定要自己一个人生活。某些真实的东西。那个时候唯一留下来的真实。

JONES:队长,你在波特马克河河岸被找到是在空天母舰自毁的一个小时后。你在之前的记录中说你掉进了河里,而你之前的证言帮助我们相信那个将你救起来的人一定是看见你掉下去并且特别强壮的人。你相信是Barnes中士是突破了他的设定条件将你从水里救上来的吗?

ROGERS:我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我伤得很厉害。但我记得被向上拉,– 猛烈向上的运动。我想我会死去,但我没有。除了Bucky我想不到任何人会将我拉出来。

JONES:非常感谢你,队长。证人是您的了,先生。

COYLE: Rogers先生,你能说你对涉及到冬兵的事情是公正不移的吗?

【停顿】

COYLE: Rogers先生。

ROGERS:抱歉。那不是他的名字。

COYLE 【生气】:你能说你对涉及到James Barnes中士的事是公正不移的吗?

ROGERS:不。我不能做到公正不移。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他住在一起,我和他一起长大,我和他一起去打仗。我看着他死去。我以为他死了。我不能 – 毫无偏颇会让我没有人性。

COYLE:事实是你相当的有偏见。在今天早些时候的证词中,Wilson先生说,我引用:“我担心Steve会在试图帮助冬兵的时候送命。而最后我非常确信那发生了,并无法将这个想法从我的脑袋里踢出去。”为什么Wilson先生 – 一名执证治疗师,女士们先生们,我想我不需要提醒你们 – 感到你对冬兵的情感会超出你自救的本能,队长?他是否可能相信你比起杀死你最好的朋友宁愿自己死?

【停顿。Rogers队长收紧了下颌。】

COYLE:你在空天母舰上试图自杀吗,队长?借着这个你声称是你最亲密朋友的人之手,是吗?

JONES:反对 – 这是在引导证人,法官阁下。

KRILL:反对有效。请不要用精心算计来修饰你的问题,Coyle先生。

COYLE:抱歉。Rogers队长。Maria Hill的证言显示你在你还在空天母舰上的时候就叫她开火。而你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伤势相当严重。你,在和冬兵搏斗的过程中,有任何时候决定放弃搏斗吗?

ROGERS【紧张】:是的。

【Barnes闭上眼睛】

COYLE:为什么呢?

ROGERS:我。我知道我们中的一个必须要离开, 而我没法去想象在 – 在一个没有能够救到Bucky的世界里生活。不要再一次。永远都不要再来一次。

COYLE:明白了。【停顿】你那时候对Barnes中士的感觉是什么性质的?

ROGERS:抱歉?

COYLE:是的。

ROGERS:我 –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JONES:反对。我们知道这个。这点有什么重要?

KRILL:这里有什么要点,Coyle先生?

COYLE:我正要说到。Rogers队长,在1943年,你冲进了敌方阵地进行了一次单人自杀式行动,在那天夜晚,明知凭借你那时候已有的微少的训练冲进敌营会有多么危险。你也知道,你这样做会让你所处的整个重生计划曝露于危险之下,而你是计划里唯一的实验对象。这么说对吗?

ROGERS【非常苍白】:是的。

COYLE:这是非同寻常的危险。而已知的记录表明Barnes中士就是你那晚解放的人之一。其中有些当事人表示你急于寻找你的朋友而叫他们自己离开。你又继续深入去找他。这样说对吗?

ROGERS:是的。

COYLE:你冒了风险。事实上接下去的十八个月里你一直在冒风险。Barnes中士是你直接领导下的咆哮突击队的突击队员,而就在他死后不到两天你就将你的飞机沉入了南极冰海。我要再问一次,Rogers队长,你和Barnes中士真正的关系是什么?

【持久的静默;窃窃私语】

ROGERS:我 - 【轻声】我爱过他,我仍爱他【清了清嗓子】我爱他。**


【骚动;无法辨析】

BARNES: Steve -

KRILL:请肃静。Rogers队长,你记得你发誓过要说实话,这整个 - 

ROGERS:是的。【坚定】我知道。

BARNES: Steve。

KRILL: Barnes先生,请,坐下。



 。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队长刚出柜了吗 #詹吧唧庭审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carterings“我爱过他。我仍爱他” 哦我的天

short stripes @flightrisk
这么多年 #詹吧唧庭审

shot first @flyingsolo
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Rogers会那么不顾一切的保护冬兵 #冬兵庭审




 。

COYLE: Rogers队长,你和Barnes中士的暧昧关系持续了多长时间?

ROGERS:抱歉你说什么?

COYLE:你说 -

ROGERS:我说我爱他。他不知道。我从没告诉过他。

COYLE:我重复一下。你没有和Barnes中士有过暧昧关系?

ROGERS:没有过。就他所知,我们只是最好的朋友没有其他。

【Barnes笑了】

COYLE:你曾经有因为你对他的感觉而对Barnes 中士说过不恰当的言辞吗?

ROGERS:没有,我 -

COYLE:你有试图接近过他吗?既然你现在比他壮了很多?现在他比以前要脆弱的多?

ROGERS:没有!

COYLE:你曾经有做过或者说过可以从你下层士官占便宜的事 -

ROGERS:从来没有。

JONES:法官阁下,我反对 – 控方正在转移焦点。我们正在审讯Barnes中士过去六十年中的行为来决定它们是在他的主观意识下还是是被强迫执行的。Rogers并不应该因为他七十年前没有做的事情而被审讯。

COYLE:法官大人,我只是想试图评估Rogers队长是否是出于不同于单纯的友谊而勉强来为Barnes中士辩护的。

JONES:抱歉,我看不出浪漫爱慕跟深厚友谊和兄弟情相比,会让Rogers队长更多或更少的偏向Barnes中士。

COYLE:感觉,可能,例如因为从一个直接接受他命令的下级身上得到身体或者情感上的好处而产生的负罪感 – 这或许造成了Barnes中士的变化,先 -

JONES:等等 – 法官阁下,暂且不论这一系列询问中明显的恶意暗示, Coyle先生本质上是在指责Rogers队长在证人席上说谎。Rogers队长已经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回答。这样惹恼证人唯一的目的就是给陪审团留下一种印象 -

KRILL:反对有效。Coyle先生,不管你想要说什么,你已经说了。请继续。

COYLE:很好。Rogers队长,你是否认为你对Barnes的爱慕让你对他行为中的问题的严重性产生盲点?

ROGERS:我不这么想,不。

COYLE:你是否认为是否就像有句老话说的爱情有的时候是盲目的?

ROGERS:抱歉,法官阁下,我不知道今天控方想用引用些沉词滥调来赢得诉讼。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大概会带我的百科全书来。

【零星笑声。Barnes在他的座位上朝前倾,微笑着,他的目光落在Rogers身上。】

COYLE:除非我们完全搞错了Erskine的血清在你身上所产生的变化,队长,你真的没有那种可以读取别人思想或者占卜动机的能力。考虑到这点,你能彻底,完全的确定Barnes中士不是自愿让那些事在他身上的事情发生的吗?我不是问你的感觉。我是在谈论过硬的,事实的,有实验数据支持的证据。

ROGERS【紧张】:看我那时候正睡在南极的一架结冰的飞机里,我无法给你这样的实验数据,不行。

COYLE 【在证人席前交叉双手轻拍着】:哼嗯。Rogers队长,你的,你的,你对Barnes中士的喜爱是无条件的吗?就算他在完全有认知他行为的情况下参与了其中任何一起谋杀,你还会爱他吗?

ROGERS:我 – 当然我会。每一次。

COYLE:队长,让我把话说清楚。你进这座法院站在证人席上作供词是因为你想要从美国司法系统这个大灰狼下面保护Barnes中士。你决定为被告人作证与你对他的感情是两回事,还是基于你对他的隐密情感才来保护他?

JONES:法官阁下,我反对这样的提问方式。

KRILL:基于什么理由?

JONES:公诉方正在找茬,并且在不怀好意的质询证人。

【停顿】

KRILL:驳回。回答问题,Rogers队长。

ROGERS:就算在那条椅子上坐的是个陌生人,我也一样会站在这里。先生。

COYLE: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我必须要你们好好思考下我们是否可以相信一个说他无条件的爱这个职业杀手的男人的证言——这个杀手可能是谋杀了我们所深切怀念的最伟大的一位总统的凶手 – 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 什么人会将美国的颜色穿在胸口,自豪的以国家为自己命名 - 

ROGERS:你知道,这是美国可以在这几天里弄明白的一件事。或许美国可以将更多的爱和尊重给予其他人而不只是习惯于做做慈善 -

COYLE: Rogers队长,你能真诚的说看着现在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除了是个杀手之外还能是别的什么?

ROGERS 【咆哮】:是的。他是我所知的最勇敢的人之一, 他是最勇敢的 – 他被做了几十年的实验,而事实是他站在那里就是个奇迹 -

COYLE:之前的证据,直到目前为止,还不够做出结论 -

ROGERS:你是在忽视这个国家最年老的战俘所经历过的虐待和洗脑吗,先生?

COYLE:我正在问问题,队长。

ROGERS:你是吗?

COYLE:法官大人,真的 -

KRILL: Rogers队长,在称赞你的感受的同时,你出格了。请收敛你自己并回答问题。

ROGERS:基于我所有的尊重,法官阁下,从庭审开始。这个男人除了将Bucky Barnes钉在没能在几十年的囚禁和虐待下坚持下来的十字架上之外没做其他事。你可以说这是他的工作。但我一直认为法庭的目的是寻找真相,而不是用法律技巧和一半的谎言将无辜的人定罪。Bucky经历了七十年的惨无人道的遭遇,将他变成个活生生的武器,而我拒绝坐着并让在这里的任何人 -

KRILL:队长。

ROGERS: - 作出决定让我眼看他又要像那样的被关起来。在救他这事上我只失败过一次。这不会再发生了。

KRILL:你是在威胁法庭吗,Rogers队长?

ROGERS:法官阁下,我是在让法庭做正确的事情。



 。

联合日报 @AP
爆炸新闻:Rogers队长对Barnes中士: “我爱他” apne.ws/7asA9UQ

Fox 新闻 @FoxNews
#美国队长:一个英雄,和预期不同 fxn.ws/3arYV5b



 。

世界潮流 . 更改

#同性恋或双性 



 。

CNN 爆炸新闻 @CNNbrk
特讯:Steve Rogers和Sam Wilson在第二天的庭讯后在法院外拥抱 cnn.it/1uGk7KS

人物周刊 @peoplemag
新消息:队长和猎鹰被发现在拥抱 peoplem.ag/1b7dfjK



 。

收信人: srogers@gmail.com
发信人: hottieofthunder@gmail.com

你有颗勇敢的心,吾友




*原句一开始用"was",之后改为”is"

*原句 “ I loved him, l love him."

评论

热度(135)

  1. 金盏花三次元ship专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