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已校对】 美国诉巴恩斯 案号:617U.S.143(2015)by:fallingvo

好文推荐

三次元ship专用: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04905/chapters/5256698

老冰棍论坛地址:http://www.stucky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6&extra=page%3D1&page=2

谢谢作者太太和beta小天使棉裤!所有的错误和问题都是我的,请喜欢的一定要去原文留kudos和留言!

 

非常感谢老冰棍论坛里妹子的捉虫! 翻译不对的地方已经修改!

 


第三章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哦天哪James Buchanan Barnes正站上证人席

shot first @flyingsolo
冬兵正在发誓说实话。简直是个笑话 #冬兵庭审



 。

KRILL:请说出你的姓名以便记录。

BARNES: James – James Buchanan Barnes。

JONES: Barnes先生,我明白你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

BARNES:是的。

JONES:没关系。你能告诉法庭上在座的各位你所记得的关于你被九头蛇囚禁时的状态吗?

BARNES:很多都只是片段闪回。我记得他们带走我的那天。我的情况很糟 – 我的胳膊断了,流着血。他们切了 – 他们拿走了我的手臂。我想我那时候失去了意识。当我醒来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另外一只。

【Steve Rogers看起来感觉不太舒服】

BARNES:我适应得挺好,对疼痛,也可能他们给了我点什么。当我看到那条手臂,我惊慌了 – 我攻击了其中一个技术员,想要挣脱,但他们有很多人,他们将我用皮带绑起来。Zola在那。他对我说我是“九头蛇的新拳头”。

JONES:继续。

BARNES:我几乎只记得疼痛 – 不像是折断根骨头或者是一个枪伤,那就像你的身体的所有部分一起疼。那感觉太糟了而我能做的只有尖叫,我也这么做了一直到嗓子哑了,一直在尖叫。Zola告诉我我必须听他们话,这样疼痛才会停止。

JONES:你是怎么反应的?

BARNES:叫他滚一边。

【不确定的笑声】

BARNES:我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可能是几个小时,可能是几天。有一度我把舌头咬烂了,他们就往我嘴里塞了点东西。不能再尖叫了。而接着 – 接着事情开始变得模糊。

JONES【有些颤抖】:非常能理解。你还记得其他些什么?

BARNES:冷。低温 – 他们没有完善那项技术。有的时候他们没弄好我就在寒冷里面呆上几个小时。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希望它停下,最终。

JONES:你能描述下一个典型的任务会怎么完成?

BARNES:我不记得。

JONES:你不记得你被指派去杀人吗?

BARNES:不记得。

JONES:你对你的杀人行为能回忆多少?

BARNES:有些。有些片段。我 – 鲜血。尖叫。

JONES: Barnes先生,如果你违背了命令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能回忆起任何一次这么做过吗?

BARNES【有些犹豫】:我不懂。

JONES:你能意识到,在执行你的任务的时候,存在任何反抗命令的可能性吗?简单说,你能自由的拒绝他们吗?

BARNES:会有什么好结果呢?你不会让一把枪拒绝开火的。

JONES:非常感谢,Barnes先生。现在是您的证人了。


 
 。

Roy Van Dale @RV_Dale
真有人会相信这个吗?#冬兵庭审 #醒醒吧大家



 。


COYLE:Barnes先生,你说过你只能回忆起一部分你的谋杀行为。看着这张照片。这是他们其中之一吗?

【展示证据 #12】

BARNES:我 – 不。

COYLE:我们早些时候听过Naomie Finebaum女士的证词,她的祖父是在卧室里被你射杀,在他睡觉的时候。你记得他吗?

BARNES:不。

COYLE:令人安慰,我确信,对他的孙女来说。那你记得Anton Kairovski么?

BARNES:【停顿】是的。

JONES:反对!这么质询的目的是什么?

COYLE:法官大人,辩方律师反复指出这个男人存在记忆问题以试图让他脱罪;我只想确认他记忆中的漏洞究竟有多大。

KRILL:好,但也不需要将所有的证据都重复一遍。请减短一些。

COYLE:很好。你记得杀死Ronald Sinclair先生吗?

【展示证据 #18】

COYLE:你徒手扼死了他。或者,好吧,我说徒。。。

【听众发出沉重的笑声】

COYLE:你记得那个吗?

BARNES:是的。

COYLE:你记得你杀了他的妻子Cecelia 吗?

BARNES:是的。

COYLE:现在,Sinclair先生是承包商。他是目标。他的妻子是个建筑师。她和她丈夫的工作没有关系,而你 – 用你赤裸的双手 – 你还是杀了她。为什么杀她?

BARNES:那是在任务的参数之内。

COYLE:我明白了。到另一个房间杀死一个睡梦中的无辜女人属于任务参数内。

BARNES:是的。那 -

COYLE:什么?

BARNES:联带灾害。事实上,对九头蛇来说。

COYLE 【恶心】:联带灾害。你 - 

JONES:我反对,法官阁下!这是蓄意煽动 -

KRILL:反对有效。请克制做出带有颜色的价值判断, Coyle先生。

COYLE:让我们继续。Barnes先生,你能回忆是如何计划刺杀行动的吗?

BARNES:不能。

COYLE:你杀了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子,而你却不能回忆是如何计划杀害他们的?

BARNS:嗯,你知道,我那时候没有意识。

COYLE:怎么没有意识?

BARNES:他们将我放进冰里,当我不 – 当他们不需要我的时候。

COYLE:真方便。

JONES:反对!这已经被记录在案了,Coyle先生可以自由的去查阅多个记录来源 -

KRILL:有效。【冷漠】Coyle先生,请避免主动怀疑您的证人。

COYLE:对于刺杀事件你记得多少,Barnes先生?你能回忆起你当时的感受吗?【停顿】是可以接受的感觉吗?当你扼死他们的时候你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是否享受 –

JONES:法官大人, 我必须 - 【被打断】

【骚动;混乱】

KRILL:请安静。

ROGERS【低沉】 :- 没权利 - 

KRILL: Rogers队长,如果您不回到您的座位上并停止干扰庭审,我就必须得动用权力将您请出法庭。

【骚动】

ROGERS: 恕我直言,女士 -

JONES:法官阁下,控方的一系列论点都无事实根据并且很明显意图诱导——。

ROGERS: - 这太荒谬。Bucky是我见过的最勇敢善良的人 -

KRILL: Rogers队长,我真的必须要求 - 

ROGERS: 他不应当得到这样的对待。这个国家欠了他太多,远比得到一场关于叛国和没什么意义的恐吓的审判要来得多得多 -

BARNES:闭嘴,Rogers。

KRILL 【震怒】:Barnes先生 -

ROGERS: Bucky。

BARNES:请坐下。

ROGERS: 你值得得到更好的,Buck。

BARNES: 别再对那些家伙嚷嚷,兄弟。我很好。

COYLE:让我们继续。Barnes先生,你去过达拉斯吗?

BARNES:我不知道。

【呢喃】

COYLE:你不记得你有去过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

BARNES:不。

COYLE:我们先前听到一名分析员的证词说确实有个案子。在1963年11月有件任务需要你去达拉斯。

BARNES:我得说他知道的比我多多了。

COYLE:我们也听到Romanov女士的证词,你是个非常出色的狙击手。你的专业水准需要仰赖于你手中的武器吗?

BARNES:并没有多少。他们 – 九头蛇训练我让我能适应许多种类型的武器。

COYLE:你能使用一把6.5毫米的卡尔卡诺式的卡宾枪吗?

BARNES:是的。

COYLE: 并且,用这项武器,你是否可能射中一个移动目标 - 例如,一个成人头颅的大小 – 从265英尺之外?

BARNES:我猜可以。

COYLE:你认为 – 你能在六秒的区间内射中同一目标三次吗?

BARNES:当然。

COYLE【声音抬高】:而这是不是真的,Barnes先生,在1963年11月22日,你从德克萨斯书籍保管中心的窗户里击中约翰.F.肯尼迪 - 

JONES:反对!故意引导!

KRILL:反对有效。请重新措辞,Coyle先生。

COYLE: Barnes先生,你在达拉斯的目标是谁?

BARNES:我 – 我不知道。

COYLE:【停顿】明白了。

【小声嘀咕】

COYLE: Barnes先生。依据之前的证言,你在Azzano的时候就被注射了所谓的超级士兵血清,对吗?

BARNES:是的。不过,我那个时候不知道那是什么。

COYLE:你什么时候注意到你的身体出现了变化?

BARNES: 在Azzano的时候他们不知道那是否有效,。如果有效果,他们可能就不会让我逃出来了。

【Steve Rogers发出了难过的声音。】

BARNES:我猜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注意到。那是 – 你不会抱怨你的淤青好的或许快了点,对吧?

COYLE:但你在掉下去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在1944年?

BARNES:是的。

COYLE:Barnes先生,你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Rogers队长这些变化?当他是你的指挥官时,难道你不需要向他汇报这些吗?你难道没想过这或许是他该知道的重要信息呢?

BARNES:我 -

COYLE:进一步说,如果Rogers队长知道你的治愈能力被加强了,他会毫不犹豫在你掉落之后去搜寻你。你是希望避免这情况发生吗?你是不是早有计划要通过这种方式和九头蛇会和 - 

BARNES:不。

COYLE:那就告诉我们:为什么保密?

BARNES:我猜 – 我不愿去想它。因为它意味着承认有些东西改变了,承认 – 战争改变了我,而我不想这样。我想像以前在家时一样,那时我只是跟着Steve进入战斗,看着他的后背。告诉Steve我不同了,会,会让这场战争变得真实。我猜我只是试着让它藏的更久一些。

COYLE:哼嗯。【停顿】Barnes先生,你能记得发生在三角翼大楼并被多位证人所描述过的事情吗?

BARNES:我 – 没有。不像 - 不。

COYLE:明白了。那你不记得杀死Shaun Danforth,39岁,将他踢进一架燃烧的飞机里。

BARNES:不记得。

COYLE:或者朝一架有人的飞机里扔手榴弹杀死了Janet Stobert - 

BARNES:不记得。

COYLE:那么请说说,你究竟都记得些什么?

BARNES:我。我记得Steve。我记得和他搏斗,我记得他告诉我不要这么做,他认识我。

COYLE:你记得你朝Rogers队长开枪吗?三次,我想,一次在他身侧,一次在 - 

BARNES:是的。

COYLE:你是否也记得你殴打Rogers队长,打裂他左边的颧骨以及一些肋骨,导致他鼓膜破裂,手指断裂 -

BARNES【大喊】:是的。

COYLE:你能告诉我们关于Rogers队长从空天母舰坠落的事吗?

BARNES:他不愿意反击。我对他非常的愤怒,因为他不愿意反击。我狠狠的揍了他。接着我 - 【困惑】我记得看见他掉下去了。接着我也掉下去了。【冷漠】好像我总是在掉落。

COYLE:如果我错了请原谅 – 仅仅在Rogers队长掉落之前的几秒,你还想要杀了他。

BARNES:我 – 是的。

COYLE:此外,在你们搏斗的过程中,Rogers队长弄折了你的右肩。对吗?

BARNES:是的。

COYLE:那么你的 – 金属手臂那时是否受到过严重损害?

BARNES: Steve朝它上面砸了几次,是的。

COYLE【不相信地】:而现在,你认为我们会相信在Rogers队长坠落之后,你潜入波特马克河,带着不是一只而是两只手臂的伤,仍然将本应是你的受害者的人拖了出来?这是个童话, 是则被辩方捏造用来为被告人博取同情的 -

JONES:反对!

KRILL【几乎同时地】:Coyle先生 -

BARNES:我没有,我没有期待你们会相信它。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否相信它。我想说的就是,不论是谁做的,我很高兴他们救了Steve。【轻声】他们一定很爱他,才做这样的事。

COYLE: Barnes先生。作为冬兵,你做了很多违背常理的事 - 

JONES:反对!

KRILL:不,我想我可以看出这次的重点。驳回。

COYLE: - 而且,你从来没有试图逃跑?拒绝命令?

BARNES【紧张】:在那之后没有 – 在他们 – 我不能。

COYLE:我好奇,那么,那天究竟有什么不同让你能夺回自己的思想。

BARNES:嗯,Steve在那,他在和我说话 - 

COYLE:Barnes先生,你真的想告诉法庭上的各位,杀害平民 – 孩子 – 对你来说不够,但是这个男人说出你的名字就可以? 那是多么 - 

BARNES【无助】:我不知道。我只是 – 我一辈子都和Steve在在一起, 我跟他卷进的冲突足够十辈子,他之前救过我一次而那就也像那时 - 

COYLE【干巴巴】:啊,是的,你们的友谊。我们昨天有幸听到Rogers关于他对你的感情的证言。那算个惊喜吗?

BARNES:是的。

COYLE:你对他的话的反应是什么?你震惊吗,或者说困扰?在你身上有可能发生吗?

BARNES:没有,它没有困扰我,没有。我意外主要是因为总觉得我早该知道,既然我从36年就爱上他了。

【骚乱】

KRILL:肃静!

COYLE:我们真的要相信 - 

ROGERS: Bucky - 

BARNES: 是的,你个大笨蛋。我当然是。

ROGERS:赢你, Buck。记得 – 记得32年的时候我妈在医院而我生了病?你给我带了块面包,给我讲了整晚的故事。坐在我的脚边不起来,就算我一直告诉你我不想让你也生病。那时我就想 – 我知道 – 是的。

BARNES【平静地】:我记得。

KRILL:先生们,请不要。



 。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回答 #JBBTRIAL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carterings 公诉人就是个笨蛋,看看他们的脸

commando #8 @ahowling
/从1936年开始/救救我

commando #8 @ahowling
队长听到时的脸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ahowling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对话了


 。

COYLE:Barnes先生,你曾经看见过这个建筑吗?

【展示证据 #72】

BARNES:没有。

COYLE:你确定吗?没有在你的某次任务里,也许?

BARNES:我不记得。‘当然,这在今天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

【零星笑声】

COYLE:确实。这是一张布鲁克林第五街和Morris大道交叉口的照片

【Steve Rogers 动了一下。】

COYLE: Rogers队长会对这个地址很熟悉,因为在这块地区重建以前,那里是你们两人在1937年到1939年共同租住的房子的所在处。

BARNES:我 – 我没有,我没有 - 

COYLE:你可以看看接下来的文件吗?

【展示证据 #73】

BARNES:那是一份任务报告。日期1974年六月。

COYLE:是的。请对着法庭读读划出来的部分,这里。

BARNES【缓慢】: 冬兵在纽约常规任务期间变得不安分。追踪他到第五街和Morris交界处的一间画室。没有对标准口号进行回应,必须人工抓捕。建议洗脑 + 对未来该区域的活动保持谨慎。

COYLE: Barnes先生,看到这份报告, 你怎么还能说在九头蛇治下是完全不自愿的?对我来说很明显你的确有能力拒绝他们的 - 

JONES:反对!这完全是揣测 - 

KRILL:有效。

COYLE:或许你放弃了?又或者你,也许,想 - 

JONES:反对!

COYLE: - 像一条忠实的狗一样回到你的主人身边 - 

KRILL: Coyle先生。控制您自己。

BARNES【轻声】:我试过。我发誓,我真的试过。

COYLE:没有其他问题了。



 。

Luisa E @LEscarra
法官休庭去吃午饭。下午将做结语。#美国诉詹吧唧

shot first @flyingsolo
别忘了:他最后回去了他们那。#冬兵庭审 #反对赦免

 

 。

发信人: Sam [17:24]
你知道

发信人: Sam [17:24]
关于他们,我说

 收信人: Sam [17:25]
 我都开始怀疑了

 收信人: Sam [17:25]
 只要看看他们

收信人: Sam [17:29]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会像那样看着我

发信人: Sam [17:30]
那是因为你不够注意我

发信人: Sam [17:38]
Nat?

发信人: Sam [17:38]
越线了吗?

 收信人: Sam [17:40]
 你想之后一起去吃晚饭吗?

发信人: Sam [17:41]
请 : )

发信人: Sam [17:42]
如果这场庭审会结束的话


 。

美国周刊 @usweekly
相爱一世纪: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 usm.ag/1p2qbHK

人物周刊 @peoplemag
历经冰雪,战争和时间:只是两个恋爱中的男孩 peoplem.ag/Bu3it

Irena E @IEscarra
讨论在法庭外的Wendy's * 变得火热#詹吧唧庭审



 。

COYLE:。。。我们来看看这个自己都没有否认的杀手 – 他承认参与了六十三起谋杀,而且谁知道还有多少起谋杀藏在他的记忆中呢。他承认向救了他的人 – 他最好的朋友而之后又成为他的上级 – 在九头蛇的Azzano实验的事情上撒了谎。那么他如果现在开始说真话难道不令人觉得奇怪吗?现在,当 “Arnim Zola”不再是个实体 – 现在,没人能站出来反驳他是无辜的时候?

【停顿】

辩方会让你相信这个男人是个受害者。而我要说:这个男人,七十年来,为九头蛇工作 – 杀害孩子 – 射杀肯尼迪总统,女士们先生们 – 一次也没有质疑过他得到的命令。他的行为不是一个无辜者所为; 这个男人所做的是同谋,甚至如鱼得水,在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憎恶的组织里 。。。



 。

commando #8 @ahowling
我不想因为这个家伙只是尽了他的职责恨他,但这很难做到 #詹吧唧庭审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ahowling如果发现他每天早上都踢小狗,我不会感到惊讶的

shot first @flyingsolo
控方结语做的真棒 #冬兵庭审



 。

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现在有个决定要做。控方和辩方都已经做出了陈述 – 我们已经将案件非常清晰的铺陈出来, 我希望 – 而现在我们没什么能做的,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将这个男人的生命交到你们十二个人的手上。最终的决定将取决于你们,而且必须一致通过。

控方已经 – 反复 – 提醒你们冬兵所制造过的罪案,但我们不准备否认冬兵犯下那些罪案。我们主张James Barnes是被强制变成冬兵的,而他从来没有谋杀的动机,而他也不应该因为他人犯罪和那些更危险的人受到惩罚。不像控方非常清晰的结案陈词,我不会侮辱性的让你们再重复一遍Barnes中士这七十年来所遭受的厄难的证据 – 全部从头来一遍。我只会问:如果,冬兵的确参与了九头蛇的活动,那他为什么回来呢?为什么从波特马克河底救起美国队长?为什么不就此消失,逃得远远的,远远的?为什么他自愿的来站上这座法庭接受庭审呢?

当然,除掉冬兵就一劳永逸的 – 摆脱九头蛇——那个蜿蜒潜入我们中间的入侵者,这样想会很轻松。冬兵是大恶狼,是鬼怪,是藏在每人衣柜里的鬼魂。他是那个让我们在黑暗中害怕的东西。而我们是只顾害怕黑暗中的东西,却不曾停下来想想是谁关掉了灯。

我请求你们记得被告人不是一个用完就可以任意丢弃的武器。他不是鬼魂。他是活生生的,呼吸着,像人类一样感知,曾经全心为他的祖国战斗;而现在坐在这里等待着他的祖国来决定他会得到什么。我请求你们不要忘记你们看到过的 – 这些录像,这些照片,这些文件,所有详细叙述了James Barnes这七十年来所受到过的折磨虐待和训练。

冬兵不在庭审中。这不是冬兵审判。冬兵是个谬误,是个虚构的人物,是个童话。如果我们将任何一名医生,一名士兵,以及任何一名参与过冬兵计划的政客送上被告席,或许我们可以离制裁冬兵更近点。不:此时此地正在接受审判的男人,这个男人是Bucky Barnes。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Bucky。我们在历史课本里见过他,在课堂报告里,在冒险故事小说里,在电影银幕上,在电视节目中。我们中有些人是看着每天早餐时间播放的美国队长和咆哮突击队长大的。我们中有些人是跟孩子一起看的。我们中有些人甚至有Bucky熊。我们都知道Bucky Barnes和 Steve Rogers还有Peggy Carter和咆哮突击队,但即使是我们了如指掌的故事,有时候真相跟我们的期望的稍有不同。还没有完结。它看起来是历史,,但从来没有真正死亡。有时它甚至会起死回生。

Bucky Barnes在这个星期复活了。就在我们的眼前。请不要让他又一次的被埋葬。

这不是一个可以容易做出的决定。好好花点时间。好好花点时间检视所有作为证据的文件,每一份报告,每一张照片,每一段录像。确定这是你在这个情况下所能做出的唯一决定。那会很难。需要勇气和力量。但我对你们和你们的能力充满信心 – 无论你们进入这座法庭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观点 – 你们会去做正确的事。

谢谢。



 。

Eve Gabler @E_Gablr
#放下@MicJONES




 。

KRILL:Barnes先生,在陪审团离开去做决定之前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BARNES【摇头;犹豫】:我,是的。我做了 – 就算是九头蛇抓住我 – 扭曲了我 - 剥夺了我在做这些事情过程中的所有选择权,那还是我的手和我的脸以及我、我的、我的大脑在做这些事。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偿还他们,就算我想要这么做。我想这么做。我无法说我有多想。【颤抖着呼吸】但我、我在变成冬兵很久之前就杀了人。我在战争中杀人,我在野林里杀人,我为战略科学军团杀人。我从阿尔卑斯山的火车掉落之前就已经为美国政府杀了很长时间的人。或许 – 或许当我站在布鲁克林的征兵中心的那一刻起我的一部分就已经是武器了。

【无法辨认】

BARNES:你知道,他们给了我机会回家,在Azzano之后。他们说,你受到了虐待,你会光荣退伍,没有人会认为你是个弱者。我想回家。上帝,我想。但接着,那个和我一起长大的孩子,你们也许听说过他 – 嗯,在伦敦一个酒吧里他来到我面前说,我想继续战斗,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和我一起。而在那之后说“不”就不再在我的选项中了。

ROGERS【低沉】:Buck, 不 - 

BARNES:闭嘴,Rogers,我正在发言。事实是,我救过这孩子大概五十次,在战争中。看着他的背后。保护他周全。我一直都很累,有时候我都感觉累到我的牙齿快要从头骨中挤出来,而我还在继续,知道我正在做我需要做的事因为Steve需要我 – 实际的需要我。这使我感觉真实。这是我一直都擅长的 – 确保他从麻烦中安全脱身。这是我所擅长的事,不是用来复枪射击,不是扔飞刀。只是看着他的后背。我自从1944年后就不能做这事了。他们将这也从我这里夺走。【停顿】我不能。告诉你们该怎么想。上帝知道我不是个好人。上帝知道我是多么想将自己锁起来把一切都忘掉。但我们缺少好人 – 而我,我遇到一个。我遇到一个不知道从打架中逃走的孩子,在许多年前,布鲁克林最倔强的孩子。从那时起就跟随他。也许我只是想要个机会能重新跟随他。



 。

short stripes @flightrisk
我相信,我相信 #赦免他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队长哭了。#詹吧唧庭审


 。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队长拒绝离开法庭 #詹吧唧庭审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他刚拒绝了猎鹰给他的三明治 #詹吧唧庭审

commando #8 @ahowling
两小时四十分,打赌这会要多久吗?#詹吧唧庭审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ahowling 最少3小时,最长也许要一辈子那么久。



 。

收信人: Nat [23:05]
五个小时。外面的记者怎么样?

 发信人: Nat [23:06]
 没放松。他们现在找来了历史学家。Steve怎么样?

收信人: Nat [23:06]
还是不吃。说只要Barnes不能吃,他就不吃

收信人: Nat [23:07]
Barnes看起来也不怎么好

收信人: Nat [23:09]
觉得他会没事吗?

 发信人: Nat [23:14]
 我不知道。

 发信人: Nat [23:31]
 回来了。需要点什么吗?

收信人: Nat [23:32]
街对面那里的牛肉饺子

收信人: Nat [23:32]
麻烦你?

 发信人: Nat [23:45]
 我会给你带杯咖啡

收信人: Nat [23:45]
 



 。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队长和詹吧唧的视线已经有15分钟没有从对方身上移开了#詹吧唧庭审

commando #8 @ahowling
@rogerthat 他们已经等了特么九十年了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我想队长刚做了个“我爱你”的口型#詹吧唧庭审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他绝对做了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ahowling @carterings 你们看到詹吧唧的脸了吗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rogerthat @ahowling 真让人心碎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carterings @ahowling 上帝,伙计们,就让他们拥抱吧




纽约时报 @nytimes
在时代广场上屏息等待判决结果的群众#冬兵庭审 (照片: Christopher Allen/NYT) nyti.ms/1pYr9ti


http://i.imgur.com/uy4XDWz.jpg



TIME.com @TIME
投票: Barnes中士该判无罪吗?ti.me/1t3tFXM




 。

历史学家讨论美国队长,Bucky Barnes,同性恋理论
作者 Jean Luther

问:Krantz女士,出版于1999年并在2010年纽约受袭后再版的广受争议的美国队长和同性理论:英雄主义的叙述,一书,你是作者之一。你的书是早期认为美国队长和他最好的朋友Bucky Barnes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纯友谊的著作之一。基于这个理由,那本书被认为,我引用下,不恰当的,无礼的,甚至是诽谤 – 然而过去两天的之中披露的事实证实你很接近真相!你是否因为理论得到证实而感到被平反了?

Krantz:嗯,平反不是个恰当的词。解释历史经常是个猜谜游戏,你知道,而我们在写作当中的乐趣仅仅是学术性的。我们并没有在写小道消息。假定一个历史人物可能的性取向,用以反映不同的视角去审视一段常常被简化为其保守的可接受成分的时代,而这与违背本人要求,去猜测现代公众人物的性取向和花边新闻是有着极大不同的。现在,当然,历史人物能够复活这件事就不多见 – 谢天谢地,不然我们都要丢了工作!但是,我想说看到那些曾经激烈的指责我们参与了‘奇闻录’的同事 – 你能看到他们现在站在我这边 – 嗯,他们现在正努力撇清自己,那让人有极大的满足。

问:你能说一下对于过去二十四小时内风涌而起的 – 关于要剥夺美国队长的勋章的在线情愿以及推特上#我们是否能相信他的运动 –你有什么想法吗?

Krantz:那并不意外。并且,毫无意外的荒谬。美国队长就是美国队长,无论他的性取向是啥。某些人会不得不去琢磨的是Steve Rogers一直是 – 好吧,我们说同性恋,现在:
那看起来是最适合的统称。这个完成了历史课本中许多功勋的男人一直都爱着Bucky Barnes。而很多人都难以接受,宁愿自己变得古板陈腐。但愿这会让他们之中一些人重新审视他们看待,嗯,士兵,同性恋群体,以及美国人身心健康的方式。这或许会让学术届的一些人不再自动将历史人物粉饰成直的除非有相反证据。

问:你认为Bucky Barnes在他所造成的罪案中是无辜的吗?

Krantz:诚恳的来说,是的。看看Barnes在1943年到1945年期间的服兵役记录,我觉得很难去相信他是有意背叛他的祖国或Steve Rogers – 或Steve Rogers的回忆,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将Bucky Barnes作为一个不会倒下的忠诚标志树立了七十年,而在那七十年中他在我们的土地上被关押并经历了最糟的虐待折磨。他值得拥有我们的同情和友好。他绝对不应该因为叛国恐怖受审。我们只希望陪审团会认识到这一点。

问:由于出了新信息,你还会继续写作美国队长的一生吗?

Krantz:虽然科学的好奇心督促我这么做,但我不希望他们之中的任何人被强逼着受尽观众瞩目。这么说吧,如果他们其中一人或两人都想做个采访说说他们共同的历史,那我希望Alison【Cooper,美国队长和同性理论:英雄主义的叙述的共同作者】和我,我们,嗯,我们非常乐意去倾听!

请在SMITHSONIANMAG.COM上阅读更多








 。

Laura B. Castellano @LBCastellano
传给每一个说队长该被踢出复仇者战队的人:不。#我们能相信他吗

Laura B. Castellano @LBCastellano
#我们能相信他吗 你说你相信一个前克格勃杀手,一个前军火商,一个有着易怒问题的绿巨人 - 

Laura B. Castellano @LBCastellano
#我们能相信他吗 去保护和为自己辩解,但你就不能相信一个同性恋 (男同?双性?闭嘴),就算你们中大多数 - 

Laura B. Castellano @LBCastellano
#CanWeTrustHim —
#我们能相信他吗 膜拜下他昨天走过的路。队长没有对我们任何一个人“撒谎”。他不欠我们什么。想想吧。



 。

“ – 好吧,Shauna,现在在弗吉尼亚刚过了凌晨一点而陪审团们已经隔离讨论了七个小时了。当然那是个艰难的决定,而在此时公诉方和被告方都做了结案陈词,而我想可以这么说,任何一方都没有做出有力的可以让天平朝向他们的论辩。被告方,你知道,一直在通过虐待折磨以及洗脑为James Barnes作出辩解,声称他是过去的七十年的受害者并以此为他从所遭受的指控中脱罪,包括严重叛国以及六十三项已知的谋杀罪。而被告方的观点是Barnes是被恐怖组织九头蛇强迫才参与这些谋杀的,而这一项事实可以让他完全免罪,如果陪审团同意这一点的话。

“但公诉方也在被告方的一系列辩词中挖出问题,而庭审的方向现在被卷到了对于Steve Rogers对Barnes中士不名誉的爱情告白的困惑上。我们从法院里面的人身上得到了许多不同的反应,而我们的推特上收到的反响则快要爆炸了 – 而关于公众意见是否会支持Rogers队长出人意料的出柜行为,这一点还不够清晰。很多人认为冬兵在做证时所做出的相似表白无非是想要更多的获取大众同情。而此刻,词条#赦免他和#反对赦免都传遍了全世界 – 不管陪审团作出什么样的决定,那都会让很多人不高兴 – 等等 – Shauna,看起来在法庭里正在发生什么。是的,我想陪审团们回到庭上了。




 。

KRILL: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是否达成了一致的决议?

陪审团团长:我们是的,法官大人。

KRILL:请上前一步,陪审团团长女士。

陪审团团长:在美利坚合众国诉James Buchanan Barnes一案中,所有关于被告背叛美国政府的指控,我们认为被告人 无罪。

【骚乱】

陪审团团长:所有被告关于对美国人民实行恐怖活动的指控,我们认为被告人无罪。关于被告被指控犯下六十三起不同的谋杀罪,我们认为被告人 -

【停顿】

陪审团团长:无罪。

【沸腾】



 。

联合新闻 @AP
爆炸新闻:James Buchanan Barnes从所有指控中脱罪 apne.ws/1as8Uoz




 。

收信人: Nat [01:28]
他没事了。




 。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他脱罪了他自由了,谢天谢地

commando #8 @ahowling
詹吧唧看起来就像他都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哦该死队长刚跳过了大门

commando #8 @ahowling
@rogerthat 谁能去责怪他呢,他们都等了这•么•久。

too good for you @carterings
他们是不是要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他们都还没有给詹吧唧打开手铐

commando #8 @ahowling
@carterings 哦。我•的•天。

boy from brooklyn @rogerthat
所以。这一幕出现了。pic.twitter.com/1afs8WEx5p




 。

画像: 自由人James Barnes
作者 Eileen Winters

今天早些时候,James “Bucky” Barnes,又称冬兵,从所有的指控中脱罪。在揭示了Barnes先生在九头蛇手中遭受了深重的痛苦并被强逼成为一个活生生的武器长达几十年的事实之后,审判裁决,尽管令人惊讶,但比起庭审开始的时候的情况,显得没那么出人意料。

当Barnes先生走出法庭,他看起来要比他在作证时,描述那些让人颤抖的折磨虐待的状态要好得多。他的脸上有笑容而眼睛则看着Steve Rogers队长一人,他儿时的最好朋友以及辩方的主要证人。庭审的第二天就出现了Rogers先生感人肺腑的爱情宣言,而Barnes先生则回以深情。Rogers先生此刻正牵着Barnes先生的手 –被视作为武器并在庭审期间被移除了的左手。看看现在的这一对,真让人难以相信东南高速和三曲翼大楼都毁于他俩的恶斗。

Barnes先生和Rogers先生双双拒绝媒体的采访 – “他需要休息,”Rogers先生坚定的说,手臂环抱Barnes先生的肩膀像盾一样保护着他的伴侣。 “吃顿好的,还要和将近七十年没见过的家人好好聊聊。” 当Natasha Romanov开车过来的时候,Rogers先生将Barnes先生引入后座,一只手还放在他的后颈上。

他们没有评论那张病毒一样播散开来的照片。在裁决宣判之后,Rogers跳过大门将Barnes先生拉进一个吻,一名听众拍下了这一幕并将照片上传到了推特上。原推特很快就被删除了,但照片的拷贝却还在传播并似乎不会从网络上消失。有些人已经开始说这张照片 是“奇耻大辱” 并要求指控为不雅照,但其他人则非常高兴。

“他们已经相爱了这么多年,你可以从他们的身体就看出来,”Stephanie Katz说,一名来自弗吉尼亚大学的视觉艺术学生如此说。“我觉得我们的国家进步到允许他们得到这一刻,这是件好事。”

请在NYTIMES.COM上阅读更多。





* Wendy's 为美国一家连锁速食店


这是两位洋妹子为原作配的法庭接吻图:

http://cptsmallass.tumblr.com/po ... the-picture-of-them

http://www.miyadraws.com/post/98 ... novembres-courtroom


全文完


后记:请喜欢这文的gn一定要去原作为作者点kudos和留言,喜欢图的gn去两位画手妹子原博点赞和留言!!!



评论

热度(187)

  1. 金盏花三次元ship专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