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真实生活 - 甜/第九章/新闻报道纪实向/1945

只转个结尾

纪翌:

新闻报道纪实向,大概也是想写一些自己对于盾冬想说的话,切勿当真。

1  2  3  4  5  6  7  8

我非常害怕写这一章,没想到竟然写了这么长~

__________

1945年


超级英雄研究史的史学家们曾对美国队长是否能被称之为第一位复仇者争论不休,复仇者联盟的缔造者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由Howard Stark和Peggy Carter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58年,而彼时美国队长已在大西洋沉睡了13年。


但是如果让我们把“复仇者”的定义放的更宽泛一些,那么也许大多数的史学家们都会同意,一旦第一位复仇者的身份得以肯定,美国队长由爱国战士转变为复仇者的时间则确凿无疑的是二战胜利的前一年1944。而那一天,或许是Steve Rogers本人和整只实录小组都不愿意面对的一天。


1944年冬天,107团接到了搭载着Hydra首席科学家Zola的火车将从苏联过境的消息。无论从作战难度还是战略重要性衡量,这项任务都毫无疑问地派遣给了已经连续获得297次作战胜利的咆哮突击队。根据107团的作战记录,美国队长于凌晨带领咆哮突击队埋伏在火车将经过的山谷旁,战斗很快结束,咆哮突击队在中午便带着俘虏Zola博士回到了军营。


而在此之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是,他们带回了Zola,却把Bucky Barnes留在了那座山谷。


如今我们可以找到太多资料可以描述那场悲剧的发生,Gabe Jones先生在回忆录里描述了当天的情况,“那天下着很大的雪,风也很大,仅仅是站在原地也会感觉随时都会被吹飞,就连我这样的人都会觉得体重不够用。我们被分成两人一组去攻破各个车厢,Steve就像往常一样和Bucky呆在一起。”


“我和Jim一队,我们很顺利,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很顺利。没人会想到发生那样的事情,没有人,当我把脑袋从火车车厢伸出去想看看其他车厢的战况时,我看见Steve和Bucky都挂在火车的外壁上。Bucky拽着一根栏杆半个身子已经被甩出去了,Steve向他伸着手想要把他拉回来,然后栏杆断了,Bucky飞了出去......回到驻地时我找到了Peggy Carter,但是Carter告诉我,‘让他一个人呆一会儿吧,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说的话管用。’”


或许此时此刻,Peggy Carter成为了这世界上仅存的最了解Steve Rogers的人。《泰晤士报》是最早报道Bucky Barnes之死的盟友国报纸,这位名为Winston Lee的记者长期跟随107团进行跟踪报道。Winston在这篇报道中这样写道,“美国队长回到军营后直接押着Zola走进了指挥所,在他出来之前已经有些跟咆哮突击队成员关系不错的士兵得到了Bucky死了的消息。Steve Rogers大约在半个小时后走出了指挥所,一个人走回了他和Bucky Barnes的共同宿舍。我并不知道这位象征着胜利的英雄——他确实又一次获得了胜利——对于好友之死的看法,因为没有人敢上前问问他,甚至没有人敢走上前去打个招呼。”


“我的帐篷就在离Steve的帐篷不远的地方。以前他总是和Bucky两个人一起回来,他们有着各自的小怪癖,Bucky会直接走进帐篷里,大多数时候他会走进帐篷后会再丢出两只军靴来,而Steve则是留在外面,一边跟Bucky斗嘴一边摆弄两双军靴,直到把他们俩的军靴都弄整齐。那很有趣,就好像这里仍是布鲁克林的街头而不是什么战争的前线。”


“但是那天Steve只是一个人蹲在帐篷外面整理他的靴子,先是把它们擦干净,然后开始上油打光。他整理了很长时间,就像在等待着什么一样。最后他把鞋底上的裂纹都补好了,再也没什么可做的了,我想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以后不会再有靴子从帐篷里丢出来了。于是Steve站了起来,一个人走进了帐篷。”


实录小组曾在内部多次争论过,Bucky Barnes的死为Steve Rogers带来了什么,悲伤,愤怒,抑或是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然而当我们把所有的史料放在一起时,我们却惊讶地发现,我们拼凑出了两个字,自责。


作为当日行动的直接指挥者和唯一指挥者,Steve Rogers在悲痛中仍然按照惯例提交了当天行动的军事报告。这份行动报告在冬日战士接受审判时被主控方作为Bucky Barnes已死的证供在法庭中得以出示,并向公众公开。


令媒体惊讶的是,这份报告用非常严厉的措辞指责了美国队长在本次战斗中的判断失误和指挥失当,认为Steve Rogers本人在Bucky Barnes之死中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措辞之严厉简直能让对此事件并不熟悉的陪审团立刻将美国队长送上军事法庭。而这几乎是所有对当天事件的描述中唯一一份指责Steve Rogers的史料,在这份报告的签名处用令我们熟悉的签名表明这竟然出自于Steve Rogers之手。


也许是出于保护个人隐私的考虑,《美国队长1》的编剧Christopher Marcus不愿向我们坦诚,那场感动了无数影迷的小酒馆之戏中,Chris Evans的台词“如果你看了这份报告,你就会知道,这就是我的错”出自于何处。


但是事实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没有人认定Steve Rogers有罪,事实上,永远不会有人认为在当天的行动中Steve Rogers犯了错误。但是Steve Rogers已经认定自己是有罪的,甚至在此后的七十年中,他始终认定自己对好友的死亡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美国队长自己对自己进行了宣判。


或许Steve Rogers知道当他向抓住栏杆的Bucky Barnes伸出手时,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努力可以做了。或许他只是不能接受也不能原谅,他把一个活生生的Bucky带了出去,然后他独自一人回到了军营。Steve Rogers跟命运抗争了几十年,他熬过了哮喘,熬过了改造手术,熬过了卖债券的舞蹈,他无法承认当Bucky掉下火车的那个瞬间,他竟然彻头彻尾地输给了命运,因为那个时候,他无能为力。他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他不是不能停止指责自己。但是有时候,自责是唯一能够宣泄悲痛的出口。


这或许是命运对待和平守护者Captain America最为不公的时刻,是Steve Rogers本人对待自己最为不公的时刻。


Bucky Barnes之死不仅影响了美国队长,如果翻阅当天的媒体资料,那么我们无疑可以得到一个结论,Bucky Barnes之死震惊了整个欧洲战场。作为二战中最耀眼的英雄形影不离的左膀右臂,Bucky Barnes唯一一次从好友手中夺得新闻版面便是迎接死亡。


Bucky之死传达出的第一层含义便是咆哮突击队不是不可击败的,即使是美国队长和他的好友也不过是肉体之身。仅仅在三个小时后,纳粹军队紧急印制的“Bucky Barnes已死”的劝降单就已经洒满了整个前线。


但是出乎纳粹军队意料之外的是,Bucky之死的第二层含义便是激发了整条统一战线的复仇心理。从伦敦、莫斯科到华盛顿,大批民众自发在当天捐助给军队的物资中插上了一朵小雏菊,并附带了“For Bucky”的小卡片。在纳粹占领的9个国家的沦陷区中,居民住所的外门隐秘地绘制了白色的鹿头作为联合反抗的标志。


在这场反抗的热潮中,美国队长便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位。


Erskine博士是将Steve Rogers招募进美国队长计划的首席科学家,他的日记中描述了他第一次见到Steve Rogers时的感受,“这孩子对我说,‘我不是来杀人的,我只是讨厌欺负别人的人,谁欺负别人都不行。’我想这样的孩子,即使他的力量被无限放大,他也懂得力量会给人带来的伤害。”


在Erskine博士去世两年后的1945年,这或许能让Erskine得到告慰——Steve Rogers仍然奋战在反抗霸权的第一线从未退缩。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如今Steve Rogers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1945年一月,在结束歌舞兵生涯进入战场的一年后,Steve Rogers首次接受了报纸的采访。尽管他和记者的交谈时间不超过一分钟,但这段对话几乎被所有二战史学家认定为“复仇号角的吹响”和“全线反攻的开始”。《纽约时报》用整版大标题刊登了Steve Rogers的讲话,“我要抓到Johann Schmidt。我要烧焦他的每一处藏身处。除非他和所有Hydra的爪牙都被抓获或者杀死,否则我绝不停下来。”


这不是Bucky Barnes第一次改变美国队长。Hydra曾有许多次机会延缓灭亡的到来,如果他们不曾俘虏107团,也许美国队长至今仍是美国歌舞史上的传奇,如果他们不曾杀害Bucky Barnes,或许他们还能够延长战线苟延残喘至1946年的到来。


当把所有的线索都拼凑在一起时,实录小组震惊于美国队长的改变。或许现在我们更应该称呼他为Steve Rogers,而非Captain America。当然,他依然奉行着他一贯的道德准则,反抗霸权,同情弱小。但Steve Rogers的反抗方式无疑因及其私人的原因涂抹上了一些特殊的色彩,并且他从来不曾打算掩饰它,而这成为了第一位复仇者诞生的导火索。


这种私人色彩让Steve Rogers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超级英雄,而将他变成了民众眼中活生生的痛恨战争的反抗者和复仇者,就像在法西斯的迫害下每一个失去亲人和朋友的普通人。美国队长的伤口被刻意地血淋淋地呈现在全世界民众眼睛,当人们看见了他是怎样伤痛又怎样站起来后,这种私人色彩变成了一种令人畏惧的力量。


人人都深知这种力量的威力,盟军聪明地利用了这一点。对Zola博士的审讯记录翔实地记载了Phillips上校和Zola博士之间的对话,当这一资料在斯诺登事件中被偶然披露后,甚至有不少美国队长的极端拥趸指责这是美国政府对美国队长的背叛。


Phillips上校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对Zola博士说,“你害死的最后一个人是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他不会放过你的,要么你死,要么Schmidt死。”此后Zola博士对Schmidt的计划全盘托出,作为交换,他得以活命并在战争结束后进入神盾局进行研究工作。


如果此时Bucky Barnes仍有意志,那么他也许会庆幸,此时仍有Peggy Carter陪在Steve Rogers身边,仍有Peggy Carter告诉他,这也许正是Bucky此时最想说的话,“你得尊重Barnes自己的选择。他做了这样的选择,因为他认为你值得。”


因为他认为你值得。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许就是从这一刻开始,Carter女士深知,在这场因Steve Rogers的迟钝而未分胜负的战争中,因为Bucky Barnes的退场,Carter最终不可逃避地被宣判为输掉了这场战争。因为Bucky的退场,使他永远成为了Steve Rogers心中一处不可磨灭的伤痕,无法痊愈。


1945年的春天,在美国队长手刃Johann Schmidt后,为防止Hydra的炸弹炸毁整座纽约,Steve驾驶着装载着炸弹的飞机坠入了大西洋,开始了70年的沉睡。70年后Steve在复仇者联盟的多次战斗中被目睹从高空坠下,不少民众提出质疑,美国队长为何不在飞机坠入大西洋之前跳机呢?


然而距实录小组所知,这一问题从未传递至Steve Rogers面前,或许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在他和Bucky Barnes再次相聚时撕开他的伤疤。或许我们可以猜测,Hydra的领导者已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就在眼前,他为之保护和奋斗的一切都将获得新生,Steve Rogers是否在此时不愿为拯救自己的生命冒一点风险呢?


如果此时Bucky Barnes还活着,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有所不同么?我们也许永远都无法知道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各个军团清扫战场准备回归和平年代时,107军团的一位下士在苏联郊外发现了一只用桦树皮简单雕刻而成的墓碑,这一事件没有被记录在清点报告中,但这位下士画下了当时的情景,并在不久前举行的美国队长诞生100周年纪念慈善拍卖上,拍下了高达58万美金的高价。此后他的孙子将这笔巨款全部捐献给了美国退伍老兵关怀基金。


那上面用木炭笔写着简短的墓志铭“最英勇无畏的战士长眠与此”,落款标明,“他的朋友和爱人Steve Rogers”。当美国队长七十年后被从大西洋找到时,因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军牌而无法确认他的身份,现在我们知道原因了,因为Steve Rogers的军牌被留在了苏联的郊外,挂在那只以“朋友和爱人”为名而树立的墓碑的右上角。


CNN国际新闻网美国队长出柜特别实录小组期待与您下期节目相见。


评论

热度(409)

  1. 勉克有终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
  2. 铁板乌冬烧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