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Girlfriend(二)

玻璃蓝眼珠:

*性转Buckie 突然就超现实主义ooc了!!慎入!!吃不下BG的也慎入强扭的瓜不甜啊我的笔力也不甜啊!!!

*对不起肉还在后面


3

“东西放好了就快点上车,女孩儿,”Natasha的手臂搭在摇下的车窗上,转过头去看正在把装备包放进汽车后备箱的Buckie。“怎么了?”

 

还穿着背心短裤和兜帽衫的Buckie站在车后面,汽车后盖打开着,她的视线却在看别处,显然她的脑子也是。

 

Natasha不耐烦地撩了一把头发,身子探到副驾驶座位的窗边,发现停车场另一边,那个跟Buckie青梅竹马长大的Steve正跨坐在他的哈雷机车上,金发和笑容耀眼,还有围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快要笑成一朵假花似的omega女孩儿。

 

她用脚趾头想就知道是午休时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一群人中的谁,Natasha微微眯起眼睛,看见靠在Steve身边穿大红色吊带裙脚踩细高跟鞋的那个正伸手去摸机车的仪表盘,一头卷发都快要贴上这位金发大个子的脸。

 

操,Jessica这个小婊子!Natasha重重坐回驾驶座位,忍不住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Buckie应该比她看得更清楚些吧。Buckie甚至比Natasha更清楚Steve虽然不会真的搭理这群成天花枝招展的小婊子们,但他更不会冲她们生气。Steve是个好人,岂止是好,Buckie在脑海里反驳,听到远处传来操场上空旷的嬉闹声,夏日傍晚燥热的风让她感觉窒息,还有女孩儿们甜蜜的咯咯直笑。她盯着后备箱里她鼓鼓囊囊沾着尘土的装备包发呆,天呐,Steve是那么好,从一开始就是,从她和他在布鲁克林的旧公寓开始,从总是病怏怏的小个子alpha,到青春期过后突然长成了笑容温柔英俊的大块头,他好到她宁愿一直这样把他留在自己的视线里。

 

“哔哔————”

 

Natasha终于忍不住拍响了汽车喇叭,Buckie被突然响起的鸣笛声吓了一跳,但显然被吓到的不止是她,那几个围着Steve不肯放人的omega女孩儿纷纷捂着胸口表示被吓坏了,四处张望着往她们的车这边看去。

 

红发alpha冷笑了一声,绿眼睛盯着朝她怒目的Jessica,毫不留情地做了个口型。

 

Bitch.

 

Buckie一言不发地拉开车门坐进Natasha旁边的座位,脸色不怎么好看,只是垂着头系安全带。Natasha发动了车子倒出车位,她们缓慢地绕过正在扣上机车头盔系带的Steve和那群依旧不依不饶花枝招展的女生,Buckie把头靠上椅背,盯着倒车镜里浅笑着和女孩们一一道别的Steve变小,再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Jessica一定得意极了,”Natasha咂着嘴,一边飞快地超车,“看她笑得那样儿跟要当场睡了你男朋友似的。”

 

“得了吧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Buckie扯着帽衫拉链,特地咬重了girlfriend的发音,“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Nat,我只是觉得我这阵子不太正常,可能是快要到时间了。”

 

“哟,怪不得今天你闻起来有点不一样……”Natasha噗嗤笑了,眼角飞快地扫了一眼眉头拧在一起眼睛瞪得圆滚滚盯着前方的Buckie,又狠狠踩了一脚油门超了一辆车,“可怜的小Buckie,又到了想着她的队长睡不着觉的时候了,”红发alpha动作灵活地躲过了身旁棕发女孩要狠掐她手臂的报复动作,“说真的,考虑一下那个赌约,芭比,”Natasha在路口右转,车子开始减速驶入一片住宅区,“你还不相信我吗?”

 

Buckie撇了撇嘴,长发从肩头滑下来,遮住了她的侧脸,她盯着自己指尖修剪得平整光洁的指甲,不置可否地闷哼了一声。

 

4

“就告诉你了,男人和女人之间才没有纯友谊。”

 

Natasha从她塞满了的冰箱里翻出两罐椰子水,随手丢了一罐给瘫在沙发上表情烦躁的Buckie。她就那样横躺着,头枕在沙发扶手上,一头棕发瀑布般垂下,踢掉了鞋子的一双脚丫翘得高高的搭在沙发靠背上。

 

“可那是Steve诶!”她把冰凉的饮料贴在额头上,声音里有点委屈,“当然我可不是说他不算男人,只是,天呐,他是个好人,对谁都那么好,温柔,正义感,又该死的那么帅,他会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我。”

 

“哦求你闭嘴吧,孩子,”Natasha咬着吸管翻了个白眼,“你这样的omega女孩我可见得多了,你明明就爱他爱得发疯。”Natasha歪头想了想又补充,“而且他还看过你裸体。”

 

“老天,那只是因为我们太熟悉了!我在洗澡突然停电了然后他拿着手电筒走进来,这能他妈的说明什么?”Buckie感觉自己是第一百零一次解释了,“他还画过我的裸体呢。

 

“他画过?!”Natasha像是听到Buckie在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惊讶地差点把饮料喷出来,“你的裸体?!你脱了衣服给他画画像Titanic里那样?!”

 

“他的作品。他说自己从没画过人体,因为找不到模特。我就答应了。”棕发女孩儿语调平平地叙述着,就好像Natasha的惊讶和她无关,“后来他说自己画得很糟,大概因为我睡着了。”

 

Natasha摇头,不再说话。Buckie撅着嘴,盯着天花板上的裂纹。她记得画画的那次,Steve坐在画板后面一点点专心致志地勾勒线条,移动手腕,时而用炭笔比划着透视关系,她想多看他一会儿但是不敢,Steve要她眼神放松看着画架背面的某一个点,她盯着木条和木条的交角,盯到眼睛发酸,她不知道Steve的画究竟怎么样了。最后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Buckie感到很抱歉。

 

还有去年夏天的暑假,她照旧到Steve家去抄作业。男孩的房间对她来说从来不是个秘密,她自己的卧室也一样。当中她从小到大的好哥们儿在阳台上接一个电话,Buckie百无聊赖地翻着桌上的体育杂志,结果翻出一个粉红色带香水味道的信封,她忍不住抽出来看,发现里面是两张演唱会情侣座票。

 

后来慢慢就有了更多的信号。塞在更衣室柜子里的纸条,陌生的倾慕短信,“Rogers队长的后援团”,那些妆画得精致艳丽的漂亮姑娘们个个都爱他。有时Steve好心顺路载Buckie回家,当她跨坐上哈雷机车的后座,还有那些对她又嫉妒又羡慕的目光和咒骂。

 

这当然不是重点,Buckie知道那些叽叽喳喳爱凑在一起八卦说她坏话的小贱人们没有一个敢真的对她怎么样,Buckie的格斗水平让任何一个只会揪头发扇巴掌的小婊子怕得要死。更何况还有QueenNatasha挡在前面呢。

 

真正让她像从呼啸的火车上坠入深渊的部分是Steve,是当她跨坐上哈雷机车的后座,她攥紧了男孩的腰又不得不空开的距离,她的头盔轻轻磕上他的,Steve就像是吸引她扑上前拥抱的永不熄灭的火,她不敢靠得太近,怕自己不配承受那么温暖的光芒,那是已经超越了A和O之间的性吸引力的感觉,Buckie甚至感觉哪怕自己只是一块石头也会去爱Steve。但她和他是邻居,一起长大的儿时好友,同学,她想起中午有人在广播台放了一首歌,I’m not the only one,她惟独不是唯一的那个。

 

有时候Buckie不爱搭理她们传的那些关于她是“倒贴罗杰斯队长的小婊子”这样的鬼话,那是因为她半是自暴自弃半是邪恶地想,如果Steve听到这些话会怎么想?他会想,和他一起长大的Buckie真的是倒贴自己的小婊子吗?他会意识到,她是个有可能对他动心的omega女孩儿吗?他会明白,她是真的要对他耍点手段和心机,或许有一天就像那些背后八卦说的那样,爬上他的床,献出肉体,成为他的girlfriend吗?

 

Stevie会拒绝Buckie吗?

 

你疯了。Buckie傻笑着,沉浸在那些对Steve的不着边际的幻象情绪里,任由Natasha一点点把她垂下的凌乱蓬松的长发编成一个结实的发辫。

 

5

“你没骑机车过来吗?”

 

Buckie一边接着电话,一边从Natasha家的窗户探出头去向外望,楼下停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雪佛兰,接电话的人正从车里下来,她看见那个依旧是白T恤和卡其色布裤的金发大个子冲着她招手。

 

“要接两位女士,机车当然不行啦。”男孩子笨拙地说着俏皮话,紧贴着听筒的声音还能听见呼吸声。

 

Buckie笑了,回头看了看正套上一只高跟鞋的Natasha,房间里灯开得很暗,她的红发在黑暗里格外夺目,“再一秒钟,”Buckie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她尝到水蜜桃味的唇膏的香气,心脏狂跳,“Natasha马上就好。”

 

“没关系,乐意效劳。”

 

Natasha冲她招手了,Buckie挂断了电话,临走前又闻了闻手腕上的香水气息,玻璃瓶上写的名字是Tubereuse Criminelle,罪恶晚香玉。红发alpha看到她的样子凑近了深深吸气,然后Natasha笑了,嘴角的弧度有些恶作剧。

 

Buckie被alpha打量着,有些不好意思。但事实上,她穿得一点也跟过火挨不上边,她只是照Queen Natasha的吩咐,在那件百分之二百属于Steve的衬衫里面穿了半杯款黑色蕾丝镂空前扣式胸衣,而对她来说过分宽大的衬衣下摆若隐若现遮住了卡在臀沟里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裤。

 

Buckie有点懊恼地捋了捋披散了一身的长发,感觉自己嘴唇发干。

 

“你棒极了,芭比,”Natasha涂得艳红的指尖不知道从哪里夹了一枚泛着光泽的小方片,随着她悠闲又戏谑的笑意,被一点点塞进了棕发omega女孩胸口敞开隐约露出的蕾丝胸衣里面。“Have a good night.”

 

 

-tbc- 


评论

热度(327)

  1. 青橘瓣Andromeda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