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Girlfriend(三)

玻璃蓝眼珠:

*我的承诺,因为想到了一些梗要写所以还是没破成,明天么……嗯。

对呀人家就是一只任性的狗子(east脸

*Buckie!Girl!Omega 慎入

 忘了说了,学校背景改大学了,为了更好的……嗯。 


6

但她的运气不太好。

 

她和娜塔莎刚走进派对现场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从在场alpha和omega数量比例来看,这明显是那些男生精心安排的约局,娜塔莎飞快地扫视全场之后一边从吧台拿了椰子酒一边若无其事地凑近了巴琪咬耳朵,“Damn it! 便宜那群小婊子了。”

 

Omega荷尔蒙的气味和暧昧的沙发音乐搅和在一起让她有点头晕。“这件事你是始作俑者,”她嘀咕着,看到簇拥在沙发旁边的omega女孩们围着Barton和Steve同班那个笑容促狭的Tony Stark叽叽喳喳个不停,其中Jessica的黑色紧身连衣裙领口都快开到胃部了,白花花的胸脯呼之欲出简直快要贴上富二代小胡子帅哥的脸。“如果她们把这几个alpha扑倒吃了我也不会惊讶。”

 

“有你惊讶的时候,宝贝儿,”娜塔莎意有所指地挑高了眉梢,她眼尾画得微微翘起的眼线都快要得意地飞起来,“看是谁来了。”

 

巴琪接过娜塔莎的酒瓶趁机回头瞥了一眼,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金发高大的身影正走过房间狭长的玄关,背对着她们在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而当Steve侧过身子,她终于看清了那个走在Steve旁边笑容懒散的黑发alpha男人的样子。

 

巴琪瞬间明白娜塔莎的表情意味了什么。

 

Steve和朗姆洛,她暗恋的青梅竹马好友,和追了她很久的她的格斗教练。

 

朗姆洛看起来和平时格斗课上总一身under armour手持练习靶的样子很不一样,他穿了件有些紧身的深色V领T恤,黑发梳到后面咧嘴笑的时候简直就是雄性荷尔蒙发射器。巴琪微微吃惊,不知道是该意外她的格斗教练看上去和Steve好像很熟,还是应该惊讶娜塔莎的预言总是一次比一次应验。

 

但她思考得有点太用力了,以至于一直保持MALIBU乳白色玻璃瓶口傻乎乎地含在嘴里,直到朗姆洛发现了她们走过来绅士风度地笑着打招呼她都没有发觉。

 

巴琪只好有点不好意思地和朗姆洛碰碰拳头打招呼。“怪不得我说调换训练时间的时候你也没问为什么,”她有点不适应在除了健身房之外的地方和她的格斗教练说话,而朗姆洛却像是刚刚和她道别过又再次熟稔地遇见一样,自然又亲切地捏了捏巴琪包裹在属于Steve的衬衫下削瘦的肩,“没想到在这儿又碰见了,哈?”

 

巴琪冲朗姆洛笑了笑,声音却因为Steve也站在旁边而有点发干,“呃,来充场的啦,”她拿酒瓶的那只手指了指一旁只是温柔微笑的金发大个子,“这家伙找我来帮忙。”

 

“嘿,我找你来帮忙是没错,但是据我所知你还没过21岁生日吧?”Steve突然插了一句嘴,好看的眉毛微微蹙在一起,嘴角还是带笑却伸手从巴琪手里拿走了酒瓶,“看来今天晚上我得看着你,还有你,女士们,”他说着也拦住了一直一言不发懒洋洋捏着酒瓶的娜塔莎,“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出事。”

 

“天呐Stevie,”巴琪摇头,抱起手臂,被三个alpha包围的攻击性和荷尔蒙压迫感让她感觉自己脸颊发烫,涂得艳红的脚趾踢了踢地面,朗姆洛在看她,也在观察Steve。她忍不住抱怨,“据我所知你离21岁生日可比我远得多,我看着你还差不多。”

 

这一点也不好笑。但是娜塔莎扑哧笑了出声,笑得她一头红发乱颤。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她可以看到托尼正掂着手里的半瓶啤酒溜到DJ的地盘想要偷偷切一首别的音乐,然后巴琪听到朗姆洛带着笑说,“没关系,队长,我可以看着她。毕竟我是她的教练。”

 

7

Anyway,派对的气氛总是在过了午夜的时候开始到达顶点。尽管Steve声称要看紧未到合法饮酒年龄的巴琪不能乱来,但在年轻人尽情宣泄精力的派对上如果真的失去酒精简直相当于过了八点钟纽约全城断电一样严重,巴琪手里攥紧了手里的椰子酒,挤在人群中让她热得不得不一遍遍举起瓶子让冰凉甜腻的液体来让自己得到一点凉爽的解脱感。

 

“抱歉朗姆洛——可是我,我想——”

 

巴琪感觉自己头晕得厉害,尤其是在托尼百分之二百霸占了DJ的位置而把一个球员的告别派对搞成了90年代劲歌金曲主体趴,如果她不是在之后的整晚和娜塔莎失联的话,她一定能听到娜塔莎一边翻白眼一边告诉她这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个子逗比帅哥在喝得微醺的状态下到底连放了几遍Come and Get Your Love,可惜她不能了。尽管房间里冷气已经开得尽可能低,但巴琪还是一整晚都感觉该死的燥热,她甚至不能分辨这到底是因为自己一直忙于在热闹开心的人群中寻找Steve和娜塔莎还是因为在嘈杂的跳舞音乐和笑闹声中朗姆洛凑近她耳边和她聊天,她觉得自己热得不正常,连汗珠顺着颈侧一点点滑下滑过她颈窝里omega腺体和敞开在衬衫领口下的胸前的感觉都清晰无比。

 

朗姆洛那双黑眼睛疑惑地眨了眨,表示自己第二次没有听清巴琪在说些什么,alpha俯下身子示意巴琪凑近再重复一遍,她只好凑上朗姆洛混合着烟草皮革调的古龙水味和alpha信息素气息的耳边,但她发现自己只能紧张地反复舔着嘴唇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要——呃,你是说,你要离开一下?”比她大两个年级的男孩俯得更低,几乎将嘴唇贴上巴琪耳畔的发丝间,低哑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要去洗手间吗?”

 

她终于听见了关键词,用力地点头,然后她感觉到朗姆洛笑了一下,蕴含了热度的气息渗进她的棕色卷发像是一块滚烫的烙铁弄得她如坐针毡。“我带你过去,”alpha牵动一边嘴角笑得很浅,“人太多了。”

 

天呐怎么样都好只要让她离开这个热得快要融化的客厅和陌生的alpha气息,巴琪感觉自己整个脑子都混沌着搅在一起,她想找Steve,这个晚上第一百零一次她想找Steve说句话告诉她如果有什么不对应该在什么时候送自己回家。但是第一百次都失败了。

 

那些趁着这个晚上恨不得把Steve当成快小牛排分吃了的女人们啊!巴琪简直能想象到Jessica正装作醉了而把酒喝得浑身湿透快要坐到金发alpha大腿上的样儿,还有看到Steve来找Buckie就把眼睛瞪得恨不得把巴琪瞪出个洞来的Clare,被她亲耳听到跟隔壁班女生说“巴恩斯那个倒贴着爬到队长床上的小婊子”的Samantha……一想到这群妖怪正混在Steve和他的alpha男孩朋友们当中,散播关于自己的坏话和八卦,巴琪简直想挨个把她们过肩摔。

 

然而当朗姆洛绕过她后腰揽着她的手臂带她一点点挤过跳舞和嬉闹的人群,她快要被alpha气息弄得不受控制地腿软的时候,巴琪终于在房间一角看到了被Jessica和其他omega女孩儿围住的Steve。

 

Steve也看到了她,并且,Steve脸上原本礼貌的笑容在目光接触到她和Rumlow的一瞬间凝固了。

 

8

冷水打湿额角的感觉不太好,巴琪凑近镜子,模模糊糊看到自己眼圈处有些晕开的带着亮色的下眼线,睫毛膏在眼尾四散成一朵奢靡的花,她灰蓝色的眼珠转了转,才看清有人轻手轻脚地站在她身后。

 

“What the f——”巴琪被猛地吓了一跳,双手撑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看着站在她背后的Steve,“天呐是你……你可真是吓坏我了,哥们儿。”

 

Steve有点意义不明地笑了笑,只是不做声,他双手叉腰,蓝眼睛盯着巴琪以及她被酒和凉水打湿到透明地贴在胸口的衬衫领口。

 

“呃,Rumlow呢?”巴琪有点懊恼地撩了撩披散了一身的卷发,打量了一下Steve和她所处的地方,这可能是Thor家豪华堪比神殿的洗手间,的一部分,硕大空旷的空间似乎与一门之隔的派对格格不入的安静,安静得简直要让巴琪开始记得头晕脑胀了。

 

于是巴琪垂下头,大脑有点空白地盯着自己胸前紧贴在皮肤上湿漉漉的衬衫,以及透过Steve这件被打湿到透明的衬衫下面形状毕露的黑色蕾丝镂空胸衣。

 

Shit. 巴琪稍稍弯下腰,毫无知觉地把手伸进胸衣深处,速度娴熟飞快地拨动了一下两侧的胸肉,她(大概有E罩杯)丰满的胸脯立刻重新挤满了身上的半杯款胸罩,有什么东西随着她的动作掉了出来。

 

金发的alpha男孩下意识地弯腰拾起,但是他只瞄一眼瞬间就脸色僵硬了。

 

“你问那个alpha干什么?”Steve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把那个闪着光的小方片死死捏在拳头里,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用什么样的语气质问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好友,“他是你男朋友?你们在交往?”

 

“呃,Rumlow?”巴琪皱着好看的小脸思考了几秒钟,声音有些迷糊的委屈,“他只是我的格斗教练啦。”

 

Steve什么也没有说。而巴琪被离她近在咫尺的alpha的味道招惹得一阵阵头晕,椰子酒的甜腻在舌尖化成一点点苦,她还是嫌热,忍不住把脑后一大捧浓密的棕发全部撩起来让自己能凉快会儿。

 

Omega女孩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颈侧散发出甜蜜的信息素气息,混合了巴琪耳后和发间成熟浓郁的晚香玉香水味道让她闻起来就像熟透了的甜美莓果,更何况巴琪还嫌热地朝自己两颊扇风,她丝毫想不通为什么Steve要跟她到洗手间,悄悄站在她身后质问她另一个alpha,却又在得到答案之后沉默着不说话。

 

她唯一知道的事是,天呐,Steve竟然这么该死的帅到她腿软,Steve看她的眼神像是已经把她扒光了摁在大理石台面上操过了好几次。尽管在发情期无数情热难捱的时刻巴琪唯一想要的是让她从小到大一同长大的好哥们儿从她的性幻想中走出来,哪怕是一只属于Steve的手掌也好,她都能死而复生。

 

“天呐……Buckie……”可是她还在想着这些事,想上一次发情期里那些和Steve的床隔了一堵墙的房间里快要喷薄而出的湿润气息,她几乎要去亲吻墙壁。Steve一脸担心的表情去扶她抖个不停的肩,“……你要发情了?”

 

巴琪不想说话。她盯着Steve肌肉线条结实的手臂一声也不吭。

 

“……可是日期不对啊,按照你上一次发情的时间推算,至少还有一周的时间……”

 

“我没事。”巴琪再一次舔湿了通红的嘴唇,湿润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Steve,长发披了满肩,“去和你的姑娘们玩吧,Steve。”

 

她的好哥们儿只是看着她,蓝眼睛深不可测,巴琪有些疑惑,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自己还带着妆的眼眶,深色的眼线和睫毛膏痕迹蹭得她眼圈周围到处都是,她毫无知觉的眼神像一只小鹿。

 

下一秒钟巴琪更猛烈地瞪大了眼眶,仿佛是看到了她的世界里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久久不能闭上,因为在她面前那个同她一起长大的英俊温柔的金发男孩凑上来用力咬了她带着水蜜桃甜的下唇然后深深地吻住了她。

 

天呐,天呐,天呐。

 

仿佛是有滚烫的洪流从天而降,Steve的牙齿笨拙地磕到了她的,然后Steve的舌头强硬又温柔地撬开她惊讶张开的齿间再长驱直入,舌尖一点点描摹过她口腔的每一寸又用力吮吻巴琪柔软的唇瓣。

 

巴琪想哭。Steve咬破了她的舌尖。


评论

热度(346)

  1. 青橘瓣Andromeda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