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Girlfriend(四)

玻璃蓝眼珠:

天生废话多没办法,丢文自杀谢罪去了。 @埃文斯坦 终于写到了,呜呜呜但是写得好烂啊!!!手感离我而去了!!!


9

她捏着睫毛膏柄刷的手一直在抖,抖得几乎不能完整地刷完她被泪水沾湿的眼睫,盯着镜子的视线迷茫无法好好聚焦。

 

五分钟之前,她暗恋的男孩,那个和她从还分不清性别的年纪开始就一起打打闹闹的男孩,青春期之前一直体弱多病却倔得像头小野兽一样的男孩,他们一起翻过学校后门的围墙去河边写生,Steve喜欢画巴琪的发辫和手指,他走进来,走上前吻她。

 

然后Steve放开她,温暖的手掌紧握着巴琪的手肘,声音有点反常的命令式的严肃。

 

“别再让我看见你跟那个alpha走这么近。”说完他摔门走了。

 

巴琪真委屈。又不是我想跟朗姆洛走那么近的,她索性停下补妆的手,瞪着镜子里眼角泛红脸颊发烫的自己,感觉心脏还在因为Steve的吻而猛烈地跳个不停。Steve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在意朗姆洛?他亲我了。

 

我的天呐。巴琪忍不住背靠着大理石洗手台一点点向下滑去,直到屁股坐在带着凉意的地板上双手抱膝,一头卷发披散了满身。她咯咯笑了,我的天呐,Steve亲我了,是Steve。

 

“不是我有意打扰不过,你最好现在从这里走出去,芭比,”娜塔莎的声音从洗手间门口传过来把她吓得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红发姑娘从门缝里探了个头打量着她看得她浑身不自在,“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巴琪撅了撅嘴,冲娜塔莎走去,夹脚凉鞋踩得地板啪嗒直响,“你一整个晚上都去哪儿了?害得我找不到你只能一直跟Rumlow呆着。”

 

“哦?那他是太无趣还是太有趣?”娜塔莎懒洋洋地笑笑,勾画了眼线的绿眼睛有些不怀好意,“我看Rogers看他的脸色可不怎么好。”

 

巴琪耸耸肩,不置可否,“真希望Steve不会怪我们搞砸了这里。”

 

“天呐我想骂脏话,姑娘,”红发女孩儿忍不住翻白眼,一把拽过磨磨蹭蹭的巴琪推到身前,“除了那小子你还能想点儿别的事吗?比如怎么真的爬上他的床?”

 

10

等到她们再次回到派对上的时候,有些人已经扛不住离开了,还有一些彻底喝大了睡得横七竖八的。过了一把DJ瘾的Tony第不知道多少遍放了Comeand Get Your Love然后开始扭屁股,Barton也跳出来加入了他,Steve和Thor坐在沙发里看着他们集体发酒疯直笑。巴琪扫视了一圈,发现Rumlow也没走,好声好气地和一个快要把脸埋到他大腿上的女孩说话。而剩下花枝招展的那几个当然不肯把醉了之后的场子留给巴琪和Natasha,围着男孩子们嚷嚷着要玩Truth or Dare。

 

“噗,不是吧,”Natasha从桌上找了一根烟夹在手上,声音里都是不屑一顾,“拜托啊就你们几个还有什么truth啊每隔十五分钟就要更新一下instagram自拍。”

 

紧挨着Steve坐的穿荧光色紧身连衣裙金发的Clare刚想要反驳她们的拉拉队长,但她们谁也没发现巴琪已经冲到了霸占DJ台不亦乐乎的Tony那儿,一把拽了连接着turntable和音响的电源,充斥在房间里的跳舞音乐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愣了。

 

“Truth orDare,”巴琪把电源线在手指上绕了个花,挑高了眉梢示意Natasha去拿酒和骰子来,“别他妈说自己不敢就是了。”

 

所以,凌晨时分的球员告别派对上,一群性感热辣的拉拉队姑娘和几个alpha男孩们聚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Natasha的白眼恨不得能翻到天上去,但是当Barton兴冲冲地掂着酒瓶子在她身边坐下之后她似乎心情终于好些了。

 

Jessica坚持坐在Steve和Thor之间,让两个金发大胸alpha肌肉结实的手臂紧贴着自己,而妆已经花了一半的Samantha 简直像腿部挂件一样挨着Tony不撒手,小胡子帅哥表示Steve和Thor的局竟然也有这样的待遇简直是他妈的不可理喻,他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在私下里散播消息说Steve是整个球队里最约不来妞的家伙了。

 

Natasha和巴琪被赶到了对面沙发上。巴琪抱着骰子,对面是两个红唇烟熏妆贴着Steve坐在一起的omega,而Rumlow再自然不过地在巴琪身边坐下了。

 

11

Truth orDare不过就是掷骰子和上家比大小,赢了的喝酒,输了的,真心话或者大冒险。但可以指定桌上的任何一种酒给下一位。

 

Rumlow负责掷骰子。巴琪拍着桌子要从自己开始,结果是被指定灌了一整瓶啤酒。她像一头被激怒了的小母鹿一样腾地站起来赤着脚踩在沙发上,仰头一口气咕咚咕咚就把酒喝光了,泛着泡沫的酒液顺着她的下巴一点点流进胸口。

 

巴琪打着酒嗝把绿色的玻璃瓶拍在桌子上,狠狠地开了瓶伏特加倒进玻璃杯里,散发着酒精味道的透明液体从杯口满出来撒得到处都是,但各怀心事的女孩们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个的。娜塔莎看着这杯酒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但是鉴于巴琪现在整个人处于极其愚蠢又亢奋的状态,她只能咬紧牙关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脏话。

 

Barton非常羞涩地趴在Natasha身上做了十五个俯卧撑并且被录像上传了instagram,游戏的气氛终于开始有点豁出去的意思了。Tony是第一个选择向大家吐露心声的,“当然可以,随便发问,”他把脚大大咧咧翘在桌子上,“我睡过最厉害的omega女孩儿是仿生学PhD,比我大六岁,天呐她火辣极了,真的,但比你还差一点儿,亲爱的,”巴琪感觉他身边的Clare笑得快要昏死过去了,“我不会在第一次认识姑娘的时候就约她们上床,特别漂亮的除外,”Tony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停不下来满嘴跑火车,“我最担心的是Steve现在还是小处男,还有我真的有一个AI,不骗你,他的名字叫Jarvis,但他不能给我穿鞋子,不瞒你们说我的鞋子才是真正的秘密。”说完了他还冲大家抖了抖他脚上的Timberland。

 

当骰子掷到Steve的时候,他面临的是一次truth or dare,或者百分之五十概率的来自Barton的复仇龙舌兰酒。所有清醒或迷茫的眼睛都盯在Rumlow摇晃骰子的手。不管队长是真心话大冒险还是干完shot杯里的龙舌兰和柠檬片,总之没有人不期待这个的,除了真正为他悬着心的巴琪。

 

“等等,”巴琪拦住了Rumlow正要揭开盖子的手,她有点醉了,脑子反应了几秒钟才完全想起来自己是要说什么,“那个,这一杯东西太多了,能不能,呃,请求帮助?”

 

“哇哦,巴恩斯要替队长挡酒?”Jessica涂得闪闪发亮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话里阴阳怪气的,“Steve还没说不能喝呢吧?”一旁的Tony和Barton也附和地点了点头。

 

巴琪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Steve,男孩儿英俊温柔的面容有点模糊了,但还是礼貌地笑着,不置可否。巴琪只好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我来替你喝一半吧,朋友,”还是Thor善解人意地拍了拍Steve的肩膀。

 

Rumlow揭开骰盅盖子,所有在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那两枚骰子上,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啊哦……”终于还是Rumlow开口了,他冲身边的巴琪笑笑,“这——这是不是要……”

 

巴琪瞄了一眼骰子上的点数,又瞄了一眼Steve,“我想是的。”

“发生了什么?Steve和Barton的点数一样,然后呢?”Thor皱了皱眉,一脸疑惑。

 

Rumlow向Thor解释,“和上家的点数一样,意味着我不得不宣布,队长必须同时truth,dare和喝干净所有的酒。”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Natasha突然毫无形象地喷笑出声。

 

12

“第一个问题。”Rumlow清了清嗓子,犹豫了一下,“红袜队在下个赛季,能不能赢?”

 

“这算什么问题啊?!”一心只想听关于Steve的感情八卦的女孩儿们抱怨地直嚷嚷,想让Rumlow换一个更劲爆一点的,但是Steve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要回答这个问题。

 

“能。”金发alpha的蓝眼睛对上Rumlow的黑眼睛,毫不犹豫地干脆回答,“全垒打。”

 

被这个答案弄得不明所以的大家嘘声四起,Tony起哄起得最厉害。接下去换巴琪提问。巴琪有些不知所措地舔了舔嘴唇,感觉舌尖一下下抽痛着,她想了想,“呃,就,描述一下初吻吧,”她的目光像受惊的小鹿一样凌乱地扫视过围坐在一起的每一个人,却唯独不敢停在Steve身上,“和谁,在哪儿之类的。”

 

“和一个omega女孩儿,当时我在画她,”Steve似笑非笑又坦荡地回答巴琪的问题,眼睛直视与他隔了一张乱七八糟堆满酒瓶的桌子的,穿着他衬衫的omega女孩儿,“她睡着了,我走过去亲了她,就这样。”

 

“WOW——”Tony带头吹起了口哨起哄,女孩儿们虽然不怎么高兴但还是相当乐于作为小粉丝听到她们英俊高大的队长私密的感情八卦,激动不已地又拍手又尖叫附和。

 

只有巴琪像是彻底傻了一样僵在当场,灰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得圆圆的,而那些女孩儿们看到她这副反常的模样笑得更欢了。只有Natasha像是已经喝醉了一样靠着Barton慢吞吞地抽她的烟。

 

接下去Tony不依不饶地关注了队长的初夜问题,得到的答案还是老样子。女孩子们嘟着嘴嫌队长身上的料实在是太少了,问来问去只有那些礼貌无比的回答,哦她们纯情无比的Rogers队长啊,连倒贴着爬上床的也照样拒绝了。

 

“给他蒙上眼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跟个纯情处男似的从来没有摸过女孩儿的胸部。”Natasha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懒洋洋地插进来一句,“去找条领带来就够了,这东西你能弄得来吧Stark?”

 

“我靠当然了!哪怕是手铐我也能弄来——”Tony激动地快要把手里的酒瓶子捏爆了,“——天呐Natasha你简直他妈的是神!”

 

13

“先说好了,alpha不参加活动,”Natasha整个人缩进沙发里看着Thor把领带在Steve脑后打了个结实的结,“说老实话你应该也不会想要摸我的,Rogers。”

 

“我觉得那应该也不怎么样。”Steve毫不示弱地回嘴。

 

“得了吧Steve,Natasha可是说了会帮你解决剩下的酒,老实说我还想这么干呢。”Tony走过去绕着Steve打量了一圈,最后表示羡慕地拍了拍他的屁股。“上帝为什么不给我这样的好运呢?”

 

在场的每一个性感火辣的omega女孩儿都是在拉拉队里担任重要位置的那个,无论是走在学校还是出没夜场没有不吸引一大票目光的。更不用说Jessica和她的小跟班们还打扮得跟随时有摄像机stand by要拍摄mv一样,她们简直笑得都快要随时爆炸了,巴琪慢吞吞地磨蹭着步子走过去站在Samantha旁边,看见Jessica再一次往下拉了拉深V连衣裙的领口。

 

Bitch.

 

她就是忍不住让自己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Steve要是能凭借摸一下就能认出来是谁她就敢真的爬上Rogers队长的床,老天,要知道从小到大她和Steve熟到一起洗澡上厕所可从来没有发现过小Stevie偷看成人杂志,哪怕是FHM都没有过!让他摸胸认人怎么可能?Natasha和Steve到底多大仇?

 

金发alpha的手指抬得有点高了,显然不是冲着omega胸前幽深的乳沟去的,巴琪忍不住捂脸,天呐,小Steve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玩了这么没节操的游戏会不会再也不要理我了?她心里的小鹿不停撞着那些难言的角落让她有点酸楚,就和她一碰就疼的舌尖一样。

 

Steve当然不会真的去大张旗鼓地把一个omega女孩儿的胸握在手里掂量尺寸手感,他只是伸出手碰了碰女孩子们裸露的肩头或是脸颊发梢就赶紧缩回来了,然后他像是真的一筹莫展那样摇头。

 

“抱歉。”Rogers队长温柔地道歉,女孩儿们捂着胸口激动地快要当场昏过去。

 

巴琪觉得Steve眼睛被一条领带蒙住的样子有点傻兮兮的,所以她笑了,赶忙捂住了嘴。Steve的手直接触碰到了她的颈侧然后停住了,巴琪心跳猛地加速了,Steve的指尖向下,再向下,像是带着火星子的铁枝直接烙上她胸前的皮肤,直接烫进她的心脏。

 

然后她听到Steve几乎是本能地小声嘀咕,“Buckie?”

-tbc-

评论

热度(353)

  1. 青橘瓣Andromeda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