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骑士回忆录:序幕

首篇mark

evageen其他同人:

骑士回忆录


性质:《凡尔赛》同人


声明:所有人物不属于我,属于Simon Mirren 和 David Wolstencroft


请不要把本文看成历史真人同人,它只是电视剧的同人。我会查阅一些历史资料但不会很严谨的按照历史来写,时间线也会打乱,向两位编剧学习。


主:王兄王弟清水暧昧向


副:骑士/王弟


级别:暂拟PG-R


 


 


0. 序幕:估价商


 


没什么比在这么糟糕的天气里干搬运活儿更倒霉的了。


只是雇主明确说了,今天晚上是最后期限,他们必须到指定地点把单子上面的东西全部用马车装回来,不论天气如何。


物品估价商人朱利安·马泰尔先生觉得自己捡了个倒霉的差事。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当他在这座乡间宅子面前跳下马车,职业性的展开手里的“单子”的时候,突然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害他的马车夫吓了一大跳。


“您怎么啦,先生?”侍从们走过他身边去敲门,其中一个冒着大雨回头来看他。


“没什么,先生们,干好你们的活儿。”马泰尔冷冷回答。


侍从们就像往常一样使劲砰砰砰的敲门。


很不幸的,这个乡间住所的主人跟马泰尔先生接触过的大部分倒霉人一样,是个破了产的穷光蛋。然而马泰尔先生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为主顾办事,却同时不想得罪任何人,因此他从来都尽可能礼貌待人。


“晚上好,先生,”他摘下帽子,朝来开门的老仆人鞠了一躬,“麻烦您引荐您的主人。就说朱利安·马泰尔已如约赶来,希望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并没有说“通报”或是“求见”。这是他这职业养成的习惯,他不用多说任何话,就能把自己的来意表达清楚。


老仆人举着一盏蜡烛,把一群气势汹汹、衣服湿透的搬运工人带进了一间空旷的大厅。


大厅里没有点火。马泰尔注意到这一点。偌大的餐桌边有一个人坐着,整个人裹在一条大毯子内取暖。那个人披散着一头亚麻色的乱蓬蓬的长头发,埋头在烛光下面自顾自用羽毛笔写着什么,写的飞快,对一大帮虎视眈眈的来客视而不见。


马泰尔清了清喉咙。


“先生。”他开口,说话声音算不得大,在礼貌范围内,语气冷淡而权威。“我们以国王路易十四的名义,取走这张单子上面提到的所有物品。”


那个人无动于衷的继续写着。


“先生!?”马泰尔略微提高了嗓音,“您这是在无视国王吗?”


“我敬重国王。”那人终于答了一句,但是并没有抬头,“您可以工作。我不妨碍您,您也别妨碍我。因为就像您看到的,我很忙。”


马泰尔看了看窗外越下越大的暴雨,有点不耐烦了,因此没好气的朝自己的手下们点了点头。既然此人自己放弃查看单子的权利,他也没必要在这些程序上浪费时间。


“蒙波西埃女公爵画像,路易·费迪南作品。”他点了点单子上面的第一件物品,然后伸长手臂,指指那空空如也的壁炉上方挂着的价值连城的画。他的手下立刻架起梯子,爬上去开始用榔头敲打画框的边缘。


画像曾经的主人看起来满不在乎,只顾忙着用羽毛笔沾墨水,他手掌下面的纸在昏暗的烛光下面看起来忽明忽暗。


“安娜·玛利亚·曼奇尼的珍珠项链、产自威尼斯的琉璃杯。”马泰尔富有职业素养的锐利的眼睛毫不犹豫的在房间里到处搜寻着。他的手下也训练有素的、手脚飞快的搬着他指出来的每件东西。


说实话,马泰尔刚刚看见这张单子的时候不敢相信它列出的内容。可是现在,作为一个有鉴赏能力的商人,他眼见为实了。同时免不了开始好奇那个裹在毯子里面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奥尔良公爵夫人的檀木梳妆镜与扶手椅。”马泰尔继续找着单子上面列出的、已经被变卖且被他的主顾估过价的物品。可是下面那件东西令他有点为难了。


“凡尔赛宫廷内制小铁匣,镶嵌四颗酒红色小宝石。”他大声念了出来。此时客厅里的方向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仿佛什么人突然站起来的时候把椅子背撞到了地上。


“啊——”马泰尔总是很庆幸自己眼尖,他在卧室的床边小桌上看见了这个盒子。黑色铁皮做的,然而上面有个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标志,以及单子上描绘的红色小宝石。


“这个不行,先生。”客厅里那个家伙冲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如果我没记错,您说过您不会妨碍我。”马泰尔看着他。这会儿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位主顾的外貌非常英俊,即使算起来已经不年轻了,但他脸部的轮廓和线条还是保留了一般人望尘莫及的清俊。


“我说话算话,先生。”房子的主人回答,“盒子归您,但里面的东西我得留下。”


“里面的东西?”


对方下意识的,有点焦躁不安的甩了甩夹杂着少许灰白头发的亚麻色金发。然后他试探性的伸手把马泰尔手里的盒子打开,拿出了一块黄色的水晶。


这是一块西班牙黄水晶。朱利安·马泰尔很识货的看出来。然而水晶的澄色很差,根本不值什么钱。


“请您原谅我,先生,盒子在单子上,这包括盒子里面的东西。干我们这行有规矩。”


对面那个人目光直勾勾看着他。


“您不想破坏规矩,是吧先生?”


“不是先生,是骑士。”对方慢吞吞的说。


“什么?”马泰尔问。


“骑士。洛林骑士。”


马泰尔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但是他不想表现的被震慑住了。公事公办,任凭什么贵族都一样,何况对方现在只是个破了产的贵族。干他这一行是不能被任何语言吓住的。


“阁下。”他向他鞠了一躬,“即使阁下也不能反对陛下制定的法律,因为您已经变卖了这个盒子与盒子里面的东西。”


洛林骑士静默了片刻。


“不,我们不反对陛下制定的任何法律。”他说。


而后,他举起手,把手指上一枚绿宝石戒指摘了下来,丢进了小铁匣子。


“您的盒子现在又是满的了。先生。”他说。


朱利安·马泰尔这辈子做过很多攒钱的买卖,但是尚且没有一桩做的这么简单顺利。他感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好运,忍不住抬眼看眼前这位洛林骑士,奇怪,他看起来并不像是疯了,或是傻了。


“您为什么这么看我,先生?”洛林骑士显得有点愠怒。


“我只想祝您……祝您身体健康。”马泰尔说。


“而我想提醒您,我还没有卖掉我的配剑,先生。”洛林骑士傲慢的抬起下巴。


“什,什么?配剑?”


“我讨厌有人轻视我,或是怜悯我。”洛林骑士说,“您再这样看我一眼,我就要把您的眼珠子挖出来了。”


马泰尔慌忙行礼。


“我绝没有对您不恭敬的意思,先生。”


“不是先生是骑士!!!”洛林骑士突然大吼了一声。“不准拿这种眼光看我,评价我。我之所以会有今天,那是因为我愿意,我愿意您懂吗!!”


他一把抓住了不知所措的马泰尔,后者被他掐的脖子生生的痛,挣扎着发出嘶哑的声音。估价商人手下的几个保镖这时候冲了上来,把两个人团团围住,手全都按在了腰间的武器上。


“但是您当然并不懂。”骑士低着眼睛,看着倒霉的估价商人,慢慢放开了他。


“你们谁也不会懂的。”他转过身去,朝着客厅的方向慢慢的走,保镖们犹豫的互相望,最终还是让他走过去了。


“我是个骑士。”洛林骑士扶起他的椅子,捡起地上的毯子,把自己包裹了起来。“骑士都爱烈马。真正的烈马。最美,最稀有的那种。”


他把手心里的那块西班牙黄水晶放在烛光下面,呆呆的盯着它,似乎就这么忘记了一切。


 


TBC :下一章《烈马》


 

评论

热度(119)

  1. 八月谜情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不小心又掉进个深坑~😂
  2. 金盏花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首篇mark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