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e are on fire 【兄弟组】【兄攻妹受】【OOC严重】【当故事会看吧】

蘑菇:

“这么多年都没事,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
“这种事情任何时候都不会是时候。”
“你可曾想过,最不会同意赞成的那个人正在来往你的寝宫的路上…”
“他会来的。这个孩子也会来的。”
“你疯了,你应该跟我一起走,我们可以到巴黎,有迷人的美人儿,有醉人的舞蹈,数不尽的酒会和婉转的歌唱。没人会在意你的这个孩子,至少不会像他那样。”
“他即法兰西,我想我们必须铭记这一点不是么?”
菲利普的脸苍白肃穆颧骨又透着一抹诡异的红色,他怀孕了,不是惊天奇闻,毕竟他的第二性征是omega。
洛林骑士担忧且焦躁的扣着葡萄皮,他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葡萄中,又狠狠的剥开,只剩葡萄核粘连着一点果肉。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你知道,他知道,我也知道,但是最后他一定会弄得甚至连我们也都不知道了…”
“你倒对王兄颠倒黑白的功力看的十分清楚。”躺在床上的菲利普翻了翻身勾起了嘴角,语调上扬,语速轻快。
“这凡尔赛里哪个人不清楚你王兄的手段,只是有的人表现出来,有的装聋作哑。”
谢瓦利埃捏着那颗葡萄核在手指心揉搓,两个手指满是汁水,略有黏腻之感,伸出舌头舔了舔。
“我看不出来你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我看出来了但是又不想认为那是真的。”
“哪怕他一生出来就会被送到巴黎,关在教堂阁楼顶不得与我相见,但是这一刻他是我的,我的孩子,我与王兄的。”
菲利普的手掌轻柔的贴到自己的腹上,略带兴奋的说。
谢瓦利埃侧着脸摊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的搓着手指。
女医疾步跟在这个国家伟大的统领者太阳王路易斯的后面悄悄的揣测着国王的内心活动,起初她以为这孩子是洛林骑士的,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理所应当的那么想,看在他们那么亲密无间的份上。然而在她向洛林骑士恭喜的时候,对方一脸惊恐与不安否定了则让她疑惑。随后奥尔良公爵则是让她立马去通知国王。通知的路上她想,毕竟洛林骑士与奥尔良公爵的关系不太光彩,孩子只会徒增贵族间的谈资与笑料,那么那样的心情也便容易理解了。但是在通知国王之后她陡然生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这孩子是国王的】
那张明明美艳动人的脸庞的表情常是高傲自持以及思虑重重,女医从未见过那种带着点不可置信的欢喜模样,眼睛满是流动的绿光,手捏着被子颤抖着,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那也便足够了,这种通常是知道自己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心情在那一瞬间嘭的在房间爆炸。
邦当妥帖迅速的给国王穿了衣服,然后便追随着国王赶去殿下的寝宫。
然而在快要接近公爵寝宫的之时,国王慢下了脚步,转身走近女医。
“这件事知情者的人数我希望不要在增加任何一个。”
女医抬眼望着以锐利目光盯着自己的国王,点头称是。心里又确认了几分。
“我希望孩子能够出生在我们出生的城堡里。”
路易斯望着自己的弟弟面带憧憬的脸庞,伸手把他额头前的黑色卷曲碎发挽到耳边。
“你知道我是在要求你留下这个孩子。”
菲利普坐起身来,目光坚定的与哥哥不带任何波澜的眼睛对视着。
路易斯看着菲利普平时红润油亮的双唇此时有点干燥,便伸手沿着唇线摩挲着,叫着洛林端杯红酒来。
“我知道,你喜欢孩子,尤其这个孩子还是我们的。”
路易斯笑起来,在昏黄烛光的照映下立体的五官笼罩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甜蜜温柔的覆上另一只手描绘着弟弟柔软的脸颊。
女医心下哗然,尽管她已猜到八九分,但是真相还是足够令人震惊。眼神斜视发现邦当并无任何面部表情,继而想着国王怕是早跟公爵暗生情愫已久。邦当侧着身子,扭了下头,不期而遇捕捉到女医的视线,挑眉朝着国王的方向跟女医示意。
“陛下,殿下已有差不多四个月,按理说已经稳定,但是由于今日公爵从惊马上摔落,略有滑胎迹象,还是理应躺在床上休养一些时日。”
女医慌忙低下头有些心虚的说着她的诊断情况。
国王微微点头,长长的眼睫毛投掷下来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洛林把红酒递与国王后便默默的退出了这个房间,顺带暗示了女医一同退出。
“虽然洛林骑士的品格胆量不足以配得上骑士二字,但是察言观色的本领倒是胜于其他骑士。”
“被我喜欢的总有一些可取之处。”
菲利普贴近了王兄的脸颊,对着王兄紧抿的薄唇吹了口气,鼻子与鼻子隔着令人神经紧绷毛孔打开的距离隔空厮摸,然后伸出舌尖舔着哥哥的下巴,脸颊蹭着脸颊,沿着下颚线一路舔到耳珠,轻柔的鼻息喷洒在哥哥的耳边,牵着哥哥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这里,有哥哥的血与我的肉铸就的法兰西最伟大的遗产以及未来。”
路易斯硬了,硬的发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血脉喷张,那根话事迫不及待的在他的亵裤里充血跳动,他只披了外衣,所以菲利普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他的急切。
他的手指指甲修剪的十分圆润,没有任何长度。沿着那根突起的形状边缘游走,浅蓝色的瞳孔变得深邃起来,卷翘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喝了一口红酒,另一只手引着哥哥的手指放到自己的唇上,他舔了舔,像是初尝味道,然后含进了嘴里,他的嘴巴湿润温热,浮动的酒液柔软的舌头不停的纠缠与哥哥的手指,略微有点咸咸的味道,略微有点喘不上气了,吞咽下去,带动着哥哥的手指往里又近了一些,路易斯能感受弟弟柔软的舌头根部与脆弱的口腔黏膜,以及因为唾液反应带动的进出。菲利普的手已经放进哥哥白色的亵裤挑逗着那根居物,而路易斯手则隔着裤子握着弟弟的手上下爱抚着自己。
“弟弟,我们的孩子该称作你为什么?”
把弟弟压在床上的路易斯发着坏心的问道。

评论

热度(29)

  1. 金盏花蘑菇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