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e are on fire 2【兄攻妹受】【OOC严重】【当故事会看吧】

蘑菇:

首先这个不会有虐,其次就是流水账描写,片段文,因为我是情节连接废。然后希望有人喂我吃粮,TAT 萌个冷门CP太艰难了。






“修葺国王城墙的工人以及凡尔赛的佣人们可都在窃窃私语拿你的肚子当做下午茶的点心呢…”

“到处风流的洛林骑士何时怕过流言?”

“何必避重就轻,你清楚的很,他们的兴致越大离事实的真相就会越近。”

菲利普换了下双脚叠加的顺序,又往嘴巴里送了一些葡萄,闭上了眼睛小憩起来。

“我知你是仗着你王兄,无谓他们的非议,但是这个孩子出生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明晰起来。“

谢瓦利埃单手侧捧着脸放在桌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懒散的大肚子公爵,忧心忡忡的说道。

“整个凡尔赛的贵族们无一不清楚我是个beta这个事实,而科学或者经验都告诉我们beta与omega结合只会生出beta。”

Alpha与omega结合则只会生出这两种第二性征之一的孩子。自不用说,伟大的太阳王是个自负高傲的alpha。

“你从未想过即使亨利埃塔同我一样是个omega,王兄为何还是执意要我娶她。外人都猜测这是王兄制衡我的手段,我以为你会聪明一些。”

“怕是把他的情人都捆绑在一起,方便宠幸吧。“谢瓦利埃嗤笑着。他有点恼怒,既恼怒菲利普的漫不经心又气愤自己的自作多情。

“两个omega是不会有后代的,而国王再怎么忌惮公爵的势力,也是要让他留下血脉的。”

菲利普盯着用金丝线绣着繁复精美花纹的床帐悠悠开口,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八个多月了,虽然第二性别是omega,但是孕育结构还是与女性omega有些不同,在女医的建议下,菲利普已经躺在床上差不多两个多月了,而孩子的事情一个月前就被亨利埃塔‘不小心’在牌桌上给泄露出去了。

“即使别人知道这孩子不是我的,也不会去追究到底是谁的。左不过是你用来延续后代的工具而已。”

菲利普向冷淡的谢瓦利埃抛了个飞吻,赞同了他的想法。

走向花园的路上,谢瓦利埃迎面碰上了马夏尔与女医,两人亲密的交头说笑着什么,见到洛林骑士立马收起了笑容。谢瓦利埃本想借此调侃下他俩,但想到他们来的目的,又悻悻作罢,点头示意后,侧身离开了。

他望着花园里盛开花朵,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菲利普的场景,如今天一样,阳光晴朗,略有微风,远处的树木枝繁叶茂,只不过身后没有这宏伟壮观的宫殿,也没有现在怀有的悲凉心情。他生性不羁,不肯专情一人,与菲利普而言,他们一拍即合。少年他们曾厮混过一段时日,鲜花美酒,寻欢作乐,好似他们没有忧愁,没有负担。那时他就知道身边的美少年钟情痴迷自己的哥哥,他喜,不会有麻烦。而现在他依旧可以欢喜,却再也轻松不起来。不知道是艳羡菲利普实现了年少时的愿望,还是失落于以后渐行渐远。公爵从未要求过陪伴,骑士也从未承诺过不弃。

亨利埃塔随着路易斯一同前往菲利普的寝宫看望他。她根据他的步伐节奏便知国王心情十分的愉悦,当然自从得知菲利普有孕之后,也很难得见到他的怒气。她抚上自己的肚子,面色沉寂下来。路易斯,菲利普还有她自幼一起成长,三人的情感纠缠但却清晰,两个omega倾心于同一个alpha。太后清楚,邦当清楚,她的哥哥清楚,国王与菲利普也都清楚。她与菲利普的处子之身都被同一个alpha伟大的太阳王夺去的,不同与她的守身如玉,菲利普自此风流多情起来。少年的她一心期待嫁给国王成为他名正言顺的omega皇后,然而国王却以一道婚令拒绝了她也禁锢了菲利普。

【她从未死心,但却早已认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孕期的缘故,最近菲利普常常半夜因为腿脚抽筋到痛醒。”

“嗯,我已经问过女医,这大概会一直持续到生产结束。”亨利埃塔脚顿了顿。

她知道菲利普不会拿这种事情撒娇。所以他还是去了,在她独自熬过长夜的时候跟自己的丈夫同寝。

她怨过,恨过,嫉妒过菲利普,他们之间从来都不复杂,国王与公爵互相钦慕,碍于世俗不能在一起。她心甘情愿做他们之间的挡箭牌,然而太阳王残酷的把他推开,寻了一个西班牙王后。仿佛她的心不够碎的彻底一般。

“从王弟十二岁以来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安静,就好像回到了只有七八岁的时候,你们都还那么天真。”路易斯伸手牵了亨利埃塔的手,柔声道。

“omega的天性,国王身为alpha怕是体会不到的。”

“别忘了,我是孩子的父王。”

亨利埃塔看着眼神深沉满是不赞同的国王心里又添了几分凄凉。



评论

热度(22)

  1. 金盏花蘑菇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