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旁姐妹花】《白玫瑰》自割大腿肉{2}

超喜欢超喜欢超喜欢!

卡茜卡茜:

用“让你的敌人爱上你”信条自律还教育下一任的、害弟害儿的十四,你特么太BT了好不好?!?!


昕:





又名《育儿日常》不甜打我啊(王弟嘟嘴
看心情篡史OOC警告。
半虚构人物:设亨利埃塔1664年所生长子,瓦卢瓦公爵菲利普.查尔斯.奥尔良存活,且确实为路易十四私生子,人物走向与沙特尔公爵合并,独子。
痴!汉!十!四!
-----------------------------------------------------------------------------------
Charles
louis完全懵了。
他没想到Charles是认真的,或者说菲利普是认真的。菲利普在他们面前把那些信撕的粉碎,这就是路易和菲利普不同的教育方式——路易会把孩子逼到底线然后妥协得到一个实际上还是他占便宜的结果,而菲利普,显然作为这种路易式教育荣幸地首位受害者,对孩子向来是说一不二,是什么就是什么。
“您,王太子殿下,”奥尔良公爵冰冷地对眼前的少年放着杀气,“远。离。我的儿子,别让我说第二遍。”
“恕我直言,Mionsieur,您的儿子?!”louis怒极反笑,“您看看他这张脸,这个尖下巴,比我还像父王的儿子——”
“出去。”louis有一种被居高临下的诡异感受,这种感受在他被守卫羁押后更加明显,他惊怒交加地望着自己的叔父,“这里是法兰西吗?王太子被架着拖出去?!喂……为什么Philippe你也在拖我!听我说完……喂……”
“赶紧走吧哥哥。”Charles扛着他紧张地么了一下,“就。别再给我写信了,好不好?求你?我不会回的,如果你想要浪漫一点,”Charles鬼鬼祟祟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耳坠,菲利普从来没让他穿过女装,显然这是被禁止的。但他见过,还开过父亲的衣柜,耳濡目染,虽然撑死他的胆也就打了个耳洞,还自以为是的不会被发现。“拿着这个。我永远爱你好吗?快走吧,我爸爸会用高跟鞋砸你的。”他推着louis,“你可真敢说,全法兰西除了你父王其他这么干的人都早死了,放在十年前你早就鼻青脸肿——”
“你看上去很乐意呆在外面啊,Charles。”低沉的声音从楼上的阳台追下来,“不如我允准你再在外面呆个三五天,看看风景?”
“对不起爸爸,我马上进来——好了哥哥我得走了。”Charles把软乎乎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louis揉在怀里,“哦不宝贝别哭……我的心都碎了。好好的结了你的婚,好吗?”
“别哄我,我是哥哥……”louis抽噎了一小下。
“Charles。”菲利普的声音像从牙齿里咬出来的,他该庆幸儿子比他争气吗?
“我来了爸爸!好了哥哥,我会为你画一张像……”
“侍卫!”菲利普忍无可忍地嚼着字句,“把瓦卢瓦公爵请进来!”
“快点回宫当心着凉天要黑了哥哥——”
鱼贯而出的侍卫拽着人高马大的Charles字面意义上的请进了大门。
louis
“我希望我不曾令您失去颜面,父王。”
louis的神情合乎礼仪的淡然,然而与父亲一脉相承的肉肉脸怎么都褪不掉难过的红色。路易叹了口气,他最受不了这样的台词。
【你讨厌我因为我只会给你丢脸】
“但愿这不会使你软弱,王太子。”路易抱了抱他的儿子,“但我要认真地告诉你,不。我的每一个家人都是我的骄傲,也包括你。”
“不要告诉我这击倒了你。”他接着边揉儿砸边说,“未来的法兰西国王不该被击倒,尤其是爱情这回小事。不就是小情侣被棒打鸳鸯吗?我不需要像哄孩子一样哄你吧?”
“我明白,父王。”louis苦笑,“但我也看到了他的父亲在他眼里是多么可信。如果Mionsieur把我最开始的意图告诉他呢?是我先追求他的……Mionsieur会看出来的。我这点把戏……”
“那就怪朕。”路易说道,“是朕教你的。”
是他说的。
是他,路易十四把这个阴险的方法告诉了他的儿子。他才是那个该下地狱的人。
【解决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爱上你】
【你大可一劳永逸,而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于是事情变成了这样。
“可是现在是我爱上了他,赴汤蹈火。”louis说。
“是啊。并不总是奏效。”路易用开玩笑的口吻答道,“但这不是什么失误啊,父王可不会失误。”
louis与他的父亲相顾无言,最终彼此苦笑着各自回了房间。louis早知自己已经触上了某些秘辛的大门,上一辈的旧事令他不敢揣测,更不敢去问。法兰西的国王厌恶同性相亲是不争的事实,可是Mionsieur对男子的喜好不也是事实吗?Charles不是照样还有三位姊妹吗?
如果事情一眼就能望穿,那父王怎么会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呢?
可是他没有空再细想下去,只能把Charles的耳环悄悄放在兜里。
1680年夏,王太子路易与巴伐利亚女公爵玛利亚完婚。
Philippe
“父亲!”安娜悄声跟菲利普咬耳朵,“洛林骑士又去沾花惹草了!”
菲利普微笑了一下。伊丽莎白斥了安娜一声,手里的动作却紧紧护着她,好像菲利普会像克洛诺斯一样吃掉自己的孩子。他的第二任妻子伊丽莎白.夏洛特从骨子里恶心他,并无限怜悯亨利埃塔留下的安娜,洛林越不喜欢这个孩子她就越喜欢。
菲利普望着装饰着缤纷彩带的草地,贵族千金与纨绔少年翩翩起舞,洛林的金发穿梭其中,像名贵刺绣上一缕画龙点睛的出彩金线。他懒洋洋地啜饮美酒,在洛林挑逗的眼光回向他时挑眉,投给他一个风流到合理的窃笑。
洛林最喜欢的孩子是已经贵为西班牙王妃的玛丽,因为那是菲利普最喜欢的孩子。菲利普喜欢玛丽,则是因为她作为长孙女为他赢得了已故太后的欢心。说不上是玛丽可悲,还是他们可笑,但就凭这一点,菲利普无法放下他对洛林的眷恋。
他们太像了。
洛林是如此爱他,爱到卑微,为他冲锋陷阵,唯他马首是瞻。他流连于花丛之间,眼睛却永远钉在菲利普身上,渴望看到情人的嫉妒与在乎;他与人争风吃醋,前到基什伯爵后到梅西耶女大公,上到亨利埃塔和伊丽莎白,下到埃菲阿侯爵安东尼,就为了看到菲利普对他的偏心;他变着花样讨好菲利普,甘心做他的陪衬,一次次放弃升迁的机会,只为了留在他身边。他们太像了。
太像了。
菲利普也是这样男男女女的睡过去期待着路易气势汹汹忍无可忍,包裹着全副担忧的讽刺劈头盖脸,也是这样任性骄纵油盐不进直到路易无可奈何地包容他哄他对他服软,也是这样装作要不到香波和朗格多克是因为路易烦了讨厌自己是个同性恋,而不是忌惮自己的财富和军功。
装作路易是个彻头彻尾王座上的大混蛋,装作他一点也不在意路易的认同和欢心,装作他从来不爱。
他看着洛林,就像看着自己。
LOUIS
Charles正在喝酒。
波尔多的长相思,一杯接一杯。今天的凡尔赛宫张灯结彩,王太子的婚礼总是分外的盛事,Charles从容优雅地与周围的少女们攀谈着,他的父亲有意在露天舞池处安营扎寨以免闻者伤心,可怜的小士兵却不懂统帅的谋略走进大厅里来看身着婚服的心上人,幽默诙谐的笑话在英语和法语之间随意切换,逗得一众贵族小姐根本看不出他是强颜欢笑。路易看着这十六岁少年掩饰情绪的功夫倒抽一口冷气,却又不得不幻想这云淡风轻的做派是否来源于言传身教。
菲利普的那些欢笑会是掩饰吗?
毕竟菲利普的眼总是灰蒙蒙的,怅然若失。路易有时看着弟弟就像是手心里的沙根本握不住,他走近,菲利普便退远。如今他四十二岁了,越来越能清晰的捕捉到菲利普睫下流转间对他的探寻渴求,也越来越发现菲利普对他的关注一天少似一天。细纹爬上了他们的眼角,他们都不再年轻。路易以为他会能接受这样逐渐疏远归于平静的兄弟关系,可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他却如坐针毡。
“Charles。”
Charles对着信步走近的国王举杯,却并非受宠若惊。他十六岁了,长到了足够知道自己是谁所生的年纪,何况一个人站在你面前就像镜子里涂了两笔小胡子分毫不差。国王青睐于他,显而易见,王后和所有情妇所生的儿子中没有一个如亨利埃塔的Charles这样与王肖似,简直满足了国王对自己身高的一切幻想。
“还好吗?”国王仰着头看他,暗暗咒骂自己的高跟鞋太短,“朕赠与你的书册,你都读过了吗?”
“承蒙圣恩。我学的很扎实。”Charles笑着,礼貌而生疏,就像菲利普对着自己不喜欢却为了政事虚与委蛇的大臣带着些许的傲气,满脸写着不耐烦你了快滚赶快滚。“但我不敢——真的不敢让父亲知道,我收受您的礼物——所以我当天就给您送回去了。陛下没有收到吗?”
Charles这样对路易心里也会有些惴惴。他是关心路易的,任何一个人被长辈这样几年的关怀都会知恩图报,,但他也知道太过接近生父是对菲利普的背叛,即使是他爱人的父亲也一样。何况这孩子对大人的事尚且不知根底,在他眼里路易就是个抛弃了菲利普还勾走人老婆的人渣负心汉,年轻气盛的他不给父亲出头就不错了。至于王的威严,作为奥尔良公爵的儿子会有这种概念吗?
“陛下?……您没有生气吧?”Charles审慎道。
“没有。没有,我很高兴,Charles,你记得理解你父亲的感受,这说明你的品行是很好的。”路易抿起笑靥抬眸望了眼孩子,故意流露出一丝忧郁。
Charles果然可见地皱了眉。
“您也是,陛下。您的宽仁是有名的。”
哪怕Charles讨厌他他也没法不喜欢这个儿子,何况Charles只是和菲利普一样口嫌体正直。自己的脸做出与菲利普如出一辙的神态动作简直百看不腻,他仔细观察过Charles的习惯,口味,头发,处事的逻辑思路都像他,那些无意识的小动作和言谈举止则如菲利普一个模子里倒出来。自亨利埃塔死后他就逐渐开始关注这个孩子,哪怕他的王后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他也尽可能的在菲利普面前露出十分看重这孩子的样子,然后被他日渐冷静沉着的弟弟总能对他恒温暴起的怒火轰到成灾,冠冕堂皇的暗示所有人即使亨利埃塔死了无须报复了,菲利普还是有理由把Charles立为继承人继续爱护他,那理由就是让哥哥看着儿子被抢不快活。
可是天哪,路易是多么高兴他的小公主这样养育他的孩子!揉着儿子对他露出洋洋自得的样子,然后他无奈又甜蜜地被这一大一小排挤,又各自背着对方小心地探查着他有没有沮丧懊恼,稍稍的安慰他一点儿。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是他和菲利普之间有了一个孩子。
他们的孩子。


评论(2)

热度(47)

  1. 金盏花卡茜卡茜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超喜欢超喜欢!
  2. 卡茜卡茜 转载了此文字
    用“让你的敌人爱上你”信条自律还教育下一任的、害弟害儿的十四,你特么太BT了好不好?!?!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