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骑士回忆录 22:面具(上)

evageen其他同人: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22. 面具(上)


天气虽然渐渐开始变暖,但是一大清早站在王宫门外的台阶上依旧并不怎么惬意。洛林故意咳嗽了好几声,掏出手帕醒了醒鼻子,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有多不情愿出现在这个地方。


离开他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马车,仆人们还在忙着搬运着大包小包的行礼。菲利佩·曼奇尼站在车边上,神态有点焦急的望着王宫西大门的方向。


隔了一会,终于有另外一辆马车从西大门慢吞吞的行驶过来,洛林朝着身后的仆人挥了挥手,那些仆人就赶过去帮忙赶走零散的在路上行走的老百姓,给马车开道,好让马车快一点个停靠在宫门口。


“舅舅!舅舅!”两个小男孩被人从马车上抱了下来,稍微大的男孩挣脱了仆人,拔腿朝着曼奇尼跑了过去,小的那个看见了也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跑。菲利佩激动的迎了上去,一手一个,紧紧抱住了那两个男孩。


这肉麻的场景让洛林忍不住一个哆嗦。


“哦,上帝啊,”他自言自语的说,“我知道我最近收了不少贿赂,还去了两次爱之岛。但我求求您,换种方式惩罚我。”


好容易菲利佩放开了那两个男孩,他看见马车上走下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更小的孩子。


“弗朗丝瓦兹,谢谢你这些日子照顾我的侄子们。”菲利佩对那女人说,“玛丽·安妮家的人很快就会来接你和朱尔斯。路易·约瑟夫和菲利普会跟我先去意大利。至于你,我已经收到太后的来信,她告诉我她会加倍支付斯卡隆先生的抚恤金,这样你就能留在巴黎了。”


“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保罗·斯卡隆的遗孀回答,“其实我不在意是否留在巴黎。我只希望有什么人还需要我。就像西莱斯特修女常对我说的,被人需要才是一个人的幸福。”


洛林这时候走过来,清了清喉咙打断他们俩人的回答。


“您是否还有其他需要?火枪队长大人——”他问,“不好意思我留意到您今天没穿制服。”


“我已经向陛下递交了辞呈。”菲利佩·曼奇尼回答,“其实我根本不是当火枪手的料,只是我不想让我舅舅失望。现在他不在了,我很乐意让更合适的人来接手我的位置。”


洛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喔是吗?不论怎么说,我觉得黑色的丧服很适合您。”


没想到菲利佩·曼奇尼竟然并不生气,他反而对着洛林笑了笑。


“请您回去转告殿下,感谢他派您来。我什么都不需要了。我会带着路易·约瑟夫和菲利普去弗洛伦萨旅行一年,我很早就答应过他们,要带他们去意大利看看。”


滚吧滚吧,你滚得越远越好。洛林心里想。但他嘴上却说:“您不能参加殿下的婚礼太遗憾了。”


“我也很遗憾。”曼奇尼看着洛林说,“我祝愿殿下幸福,您会替我转告他吗?”


去你妈的。当我是传声筒,还是把我当傻瓜?洛林心里骂。嘴上他说,“当然了我一定转告。”


菲利佩·曼奇尼看着洛林迟疑了片刻。


“殿下这个人,有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对别人来说有多重要。就像这次,他对我说他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做对选择,该不该代替别人做选择,甚至不知道这会改变什么。我……我试图说服他。可是……我猜想,我的话,他恐怕早就不信了。”


洛林差点没说出“你活该”这句评论。


“您想对他说什么?”他问。


“我想对他说,他有力量改变很多事。”菲利佩·曼奇尼的嗓音竟然有些哽咽,“他也改变过止一个人,他……”顿了一顿,意大利男子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请原谅,我有点失控。请您忘记我刚才说的话。”


洛林有点鄙夷的瞥了瞥嘴角,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菲利佩·曼奇尼叫住他。“我忘了跟您道谢,骑士大人。”


“谢我干嘛?”洛林没好气,“我没替您说过一句好话或是给您出过力。”


“但是您做了我做不到的。”意大利男子说,“那是需要勇气的,骑士大人。”


他脱下帽子朝他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到马车上,车上的孩子看见他,就欢呼了一声。


“舅舅!”大一点的男孩高兴地说,“我们去看弗洛伦萨的大教堂吗?”


*******


洛林走进这间王宫大厅的时候,正低头若有所思。


“你又迟到了!”他听见公爵的声音,“我没告诉你,选择礼服衣料的日子决不允许你耽误吗?这事关奥尔良家的名声。”


大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大桌子,上面堆满了色泽鲜艳的衣料,靓丽的丝线,花色多样的亚麻,闪亮耀眼的首饰与装饰品。同时,从法国各地赶来的富商们挤满了大厅。每年四次,在季节变化、王室添置物品的时候,这些商人们都会带来全国最时髦最昂贵的货物来给王室与贵族们过目。假如有谁的货物得到国王的青睐,他们很可能在几个月内就会发大财。


“我猜国王露面之前,没人敢提前买东西吧?”洛林回答,“而且你忘了,是你打发我一大早去忙你交代的差事的。”


“是吗?”殿下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一切都还顺利吗?”


“大概吧。”


“大概?”公爵瞪了他一眼,“大概是什么意思,你在跟我打哑谜吗?”


洛林不答话,慢吞吞的凑近去看一条深红色天鹅绒布料,“天哪,这跟王后房间里的窗帘布简直一模一样,我打赌国王一定会给王后买下来……”


公爵在他身后一把拉住他的袖子。


“你生我气了?”他小声问,“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知道保罗·斯卡隆死了吗?”洛林答非所问。


“听说过,忘记是谁告诉我的了。”殿下皱眉,“他跟我们在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我今天在王宫门口意外的遇见了保罗·斯卡隆的寡妇。这让我不禁想起来,我听说斯卡隆那家伙写了自己的墓志铭:‘怜悯躺在这里的人吧,不要妒忌他;因为他丢掉性命以前已经死了千万次’……”


“你居然能背诵斯卡隆的墓志铭,我还以为你最讨厌他。”


“说得对,殿下。假如讨厌的人说的话你都忘不掉,那可真太令人沮丧了。”洛林说,“你呢,你明知道我讨厌某个人,却还要让我去跟他打交道,现在还表现出对他如此关切,你不如想象一下我沮丧的心情。”


公爵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但他努力遮掩。“好吧,骑士,你想要什么奖赏?”


“亲爱的,你实在太误会我的用意啦,被你需要是我最大的愿望。”洛林说。


“嗯,好好。你还有别的肉麻话要说吗?如果没有能不能开始帮我挑衣料了?”公爵好脾气的问。


“马上,亲爱的。”洛林说,“但是,假如你老这样折磨我,让我去听保罗·斯卡隆寡妇说的肉麻话,我恐怕真的要变成一个嘴巴长虫子的哲学家啦。”


“太贴切了,”殿下嘲讽道,“我总是被哲学家与勒索者围绕着。”


洛林还想继续酝酿情绪说点什么,谁知道侍从大声通报,打断了他和公爵的谈话。


“国王驾到!”


国王带着侍从走了进来,他已经脱掉了丧服,换上了主教去世之前常穿的浅黄色外套。


“但愿我没来得太晚。”他对过道里挤满的商人们微笑,商人们脱下帽子向国王深深鞠躬。“先生们,希望你们能再次让我耳目一新。”


“我们为奥尔良公爵和英国公主殿下的婚礼搜刮了全国最漂亮的物品,陛下。”商人们赶忙凑了上来。


“这很好。”国王说着走过去观赏商人们呈现的衣料和珠宝。“大批英国使节将会出席我弟弟的婚礼。我希望他们能看到今天的法国与过往的不同。我们会在亨利埃塔公主回到法国的时候举办一场化装舞会,借此机会欢迎她回家。”


“你没跟我提过这件事。”公爵插嘴。


“没有吗?”国王正伸手触摸那块大红色的天鹅绒料子,“我一定是忘了。我想大约是在我跟查尔斯通信商量婚礼细节的时候决定了这件事。”


“跟我婚礼有关的事,你能不能别把我给忘了?”国王的弟弟口气显然有点不高兴,“而且跟查尔斯通信商量这些事的本应该是我,至少你应该让我过目这些细节,这直接关系到奥尔良家的利益,你应当考虑我的立场。”


“你的婚事不是你的私事,这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路易心不在焉的说。


“让我提醒你,关于这一点,你的观念其实来来回回改变过不止一次。”殿下冷冷的说。


国王的手停在衣料的角落,他没有答话,似乎正在仔细观赏一位商人放在衣料上方搭配的红宝石项链。


片刻后,他有点不耐烦的拍了拍衣料说, “把这送给王后,连同那块红宝石。”然而这爽快的决定似乎并不意味着他心情愉快,与之相反的,他神色很有些愠怒。


在商人们高兴的收起布料的时候,他慢慢的回过头来,看着弟弟。


“也让我提醒你,国家大事与你无关。今天英国国王之所以会成为你的兄弟,是因为他看重法国的支持,而不是你对他妹妹的爱意。在这场婚姻里,你最大的职责是让英国国王的妹妹给波旁家养育后代……”说到此处,出于某种原因,他瞥了一眼站在殿下身后的洛林,“我希望你确定这件事能办成。假如不能,我自然会替你清除一些不必要的障碍。”


“你这话什么意思?”殿下咬着牙问。


“拜托,弟弟,你很清楚我的意思。”国王背转身,继续绕着大桌子行走,观赏陈列在桌上的其他珠宝,“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单是定做新衣服可能就够你忙到月底,更不用说你最近还自己给自己增添了不少麻烦事,比如修整王宫。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怂恿你。假如我是你,我不会留这种惹是生非的家伙在自己身边。不过既然我已下了命令,那么修建王宫的事就必须执行。在这件事办成之前,你不再有任何理由违背王命离开巴黎,难道不是这样吗?”


殿下脸色僵硬的回答:“是,陛下。”


国王从桌上拿起一块深绿色的塔夫绸,上面有精细的树叶花纹。


“这颜色跟亨利埃塔的眼睛很般配。”他说,“她可以穿着这个参加化装舞会。”


可是公爵只是略瞥了一眼。“亨利埃塔的眼睛是蓝色的。”


“当然不是。”路易说,“是绿色。”


“陛下觉得会有人比我更清楚我未婚妻眼睛的颜色?”公爵问,“还是你想说这不是我的私事?”


国王终于按耐不住了,他朝着弟弟走近了一步,压低声音对他说话。


“你闹够了没有?”他说,“刚才我可以理解你的不平,可是现在你在无理取闹。我不想为了跟你争吵而打断展会,我已经把话说的够清楚了。”


“你让我觉得自己被利用过后就被甩到一边去了。”公爵回答,“并不是说我在抱怨,而是我希望你能意识到你有多幸运。”


“是上帝让我成为法国的国王,你的国王。”路易说,“这不是运气。”


“那你在舞会上小心别掉了你的太阳神面具,哥哥。”菲利普说完,转身朝洛林招了招手。


“我们走吧,骑士。今天我什么也不想买。”


洛林小心翼翼的看了国王一眼,紧跟在公爵身后离开了大厅。

评论

热度(69)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