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第一章

首篇马克(^3^)╱~~

七白:

米迦勒路过花园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过他会去偷听别人的谈话。只是凑巧,他想去那里看看花放松一下,又只是凑巧,那里有几个还年轻的天使,在争吵着什么。


身后的属下轻声询问是否要让那几个打扰了天使长的天使退下,米迦勒抬手制止了。毕竟是在别人家的院子里,他不打算太张扬。所以,六翼的天使和他的属下藏身在树丛的浓荫下,安静地听着那几个天使争吵的内容。


“我觉得是昔拉大人。他在末世审判的时候杀掉了三分之一的人呢,连神都因为他的力量都对被他杀死的人感到怜悯。除了他还有谁?”


“你别背资料了。如果昔拉大人最强,那四大天使长又怎么算?”


“天使长也不一定是最强啊……”说话的天使的声音带了些迟疑,但并没有软弱。


“那杀人最多也不一定最强啊。我父亲说,四大天使长虽然强大,但是慈悲。他们的能力都用于救赎。所以杀人的数量很多并不意味着实力强大。”


这些话显然很有说服力,先前说话的天使沉默了。米迦勒身边的属下也赞许地点了点头。花园内保持了短暂的一段时间的沉默,就在米迦勒觉得那些天使也许就要走了的时候,却又听到一个之前没有听过的声音响起了。


“如果是说最强的天使的话……你们考虑过,那位吗?”


“谁?”先前的两个天使问。


“以前的光耀晨星,现在地狱的七撒旦之首,路西法啊。”


这话一出,米迦勒顿时一愣,身后的属下也在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平静了下去。不只是他们两个,先前的两个天使似乎也被这个天使的口无遮拦吓到了。两个人同时低声呵斥他,责怪他不该在天堂提起魔王的名字。但那个天使可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类型吧。他竟然在其他两个天使的呵斥完之后,继续无辜地补充道:“难道不是吗?我们讨论的是最强的天使,没说不包括堕天使啊。既然没说,这个答案应该是最没争议的,不是吗?听说连米迦勒殿下当初打败他后,都休养了很久。而且还是在神赐予了他力量的情况下。”


“这不一样!还有——什么叫‘连米迦勒大人’?”其中一个天使的声音微微抬高了点,“你竟然敢对米迦勒殿下不敬?”


“你别激动,别激动……”那个天使安慰道:“我当然没有对米迦勒殿下不敬的意思。我很崇拜他,只是正是因为崇拜他,所以对路西法很好奇。毕竟米迦勒殿下从无败绩,唯独与路西法的那一场战争……算是存在争议的。”


听到这里,米迦勒身后的伊思门似乎站不住了,所幸那几个天使的谈话到底没有继续下去。米迦勒本想继续听下去,结果等了挺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才意识到那三个年幼无畏的天使已经走了。花园里除了花木,就剩下了他还有伊思门。


伊思门没敢出声。他跟随他已久,自然比别人更能分辨出他的状态是怎么样的。所以米迦勒回头对对方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已经回过神来了。对此伊思门微微躬身行了个礼表示回应,然后他们就一起回客厅去了。


在客厅里大概又等了片刻左右,宫殿的主人就回来了。明知有人在等他,但他的脚步却并不怎么匆忙的样子。靴子与地板撞击的声音极为缓慢而有规律,让米迦勒不由得好笑。


“你在这里等了我这么久?真是让我荣幸又惶恐啊,占用了米迦勒殿下这么宝贵的时间。”进来的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到了他的跟前。一头几乎过腰的金色卷发分外夺目,却无法盖过他脸上的神采半分。


米迦勒淡淡地笑笑,并不正面回应他,只是问道:“查明白了吗?”


“能不明白吗?”四大天使长之一——拉菲尔,神色依旧轻松,嘴角却扬起了一个有些压抑的弧度。他毫不见外地在他身边坐下,先吩咐侍天使们给他上茶和点心,再回头道:“就为了你在这里等了我这么久,我也不好意思说不明白啊。”


米迦勒做了个有点无奈的笑容,并没有回答。拉菲尔的嘲讽也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微微皱眉道:“我本来以为父神这次又是一时兴起,才让你去查这件事情。谁知道这比我想象的麻烦多了。”


“是吗?”


“要不然呢。”拉菲尔冷声道,但看到米迦勒仍旧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他就不太绷得住了。缓和表情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啊……”


他没有再说下去。


这毕竟不是闲聊的时间。事实上米迦勒之前在花园里的那场偷听,已经算是他这几天来唯一能算作是比较休闲的行为。


几天前,神找到他,吩咐他去做一件事。


“查清深渊里的种族最近做的事情,并且解决它。米迦勒。”


神很少会对四大天使长下什么命令,他并不喜欢插手“这些事”。这几千年来更是如此。米迦勒仔细回想了一下,上一次神这么直接的,而且又是私下的让他去做事,已经是六百多年前的事了。


深渊是一块被岩浆包围起来的大陆。那里本该只有一望无际的岩浆,然而在极为久远的过去,那里发生了一次地动,导致地形改变,岩浆下沉,露出了一块陆地。那里的环境恶劣到出名,想要进入它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因为那周围的空气,灼热到甚至可以让天使的羽翼燃烧。而且比起天堂,它更接近地狱。正因为这样,天堂几乎从未在上面多费心思。更何况会在那里生活的要么是各种混血,要么是各种罪犯,在本族不受欢迎也活不下去,所以被用各种借口放逐到深渊。然而被流放到了那里以后,也没有人想过他们还会活着。


“既然那外面的环境那么恶劣,他们又是怎么把人放逐进去的?”米迦勒问道。


“法阵。很久以前有个法师发现了可以单向进入深渊的时空法阵符号。所以至此以后,深渊就成了各个种族放逐罪犯的最好场所。除了我们和几个受到天堂庇护的种族,其他的似乎都是这么干的。”


“乱来。”米迦勒轻轻笑了笑:“一个除非靠魔法阵根本进不去的地方,在不清楚里面状况的情形下放那么多人进去,他们也是心宽。”


“是啊。我让人收集了一下现有的关于深渊的资料,发现虽然各族虽然习惯了往里面流放罪犯,但它们对深渊的了解并不比我们多多少。我想了很久父神为什么会让你去查这件事。但是关于深渊的疑点实在太多,反而看不出什么眉目。唯一可能算有点用的消息,大概就是……你知道噬音吗?”


“什么?”


“七百多年前的一个恶魔,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套把魔力附在音乐上传开的方法,用它灭了人鱼族还有矮人族几个村庄来提升自己的力量。可惜后来这些弱小的灵魂似乎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就想去杀几个堕天使的后裔,来为自己的魔器提升力量。结果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人抓住了,最后似乎走了什么门路,免除了处死的刑罚。被流放到深渊去了。”


“然后呢?”


“几个月前有人有见到了他。在他想要对一个矮人族村庄出手之前。这次他没能躲过,被当场处死了。而且经过对比,确实是他。”


“你不是说,没有人可以从深渊里出来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啊。”拉菲尔耸耸肩:“我想,这就是需要你去查的原因了,殿下。据我所知,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开。因为是一个堕天使在他动手之前就把他给杀了,所以消息……大概是被地狱那边封锁了吧。”


米迦勒淡淡地应了一声,依旧坐在原地没有说话。他一直端着的饮料已经凉了,可是这种精灵族特产的果实磨出的水,在冷却后仍然有着非常梦幻的色彩。晶莹而又渐变着的蓝使这个杯子像是盛着一片神奇的湖水,杯子特殊的花纹更是让人在望着杯子的时候,有着看到湖水倒映着满山红叶的错觉。


那些湖水和红叶上面,倒映出这个天堂地位最高的天使俊美到让人恍惚的眉目。还有他带着一丝漠然却又看起来极为温暖清澈的眼眸。


拉菲尔从没办法对着米迦勒眼睛说狠话,哪怕他刚刚丢给了他哪怕他几天几夜不休息都未必能做完的工作。其实哪怕就算是不算上这些,单看天堂里那个“拉菲尔殿下招待其他天使用的都是贵的茶,只有招待米迦勒殿下的时候用的是自己喜欢的茶。”的传言,就能看出米迦勒对他来说有多特殊——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从谁那里传开的。


“你打算怎么做?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说明深渊里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我建议……”“我去。”


“……什么?”拉菲尔怔住。


“我亲自去那里看看。不用带随从。”米迦勒答道,察觉到室内沉默了一下,他又马上补充道:“别担心,我想父神也是这么想的。”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借口。”拉菲尔温和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让人觉得他很亲切,跟他平时在外给人的印象非常相像。然而米迦勒一刻也没有松懈,很快开始解释道:“你也说了,我们对那里的情况知道的太少,又不知道出来的方法。”


“我以为这更能成为你不去的理由。”


“对,是很危险。但我也不是应付不来。而且我觉得这是父神的意思。”


“嗯?为什么?”


“我说了,父神会私下吩咐我,已经很能说明这个问题了。”


“你不要用这种你的猜测来敷衍我,除非你向我证明父神真的有这个意向,要不我不会同意。”拉菲尔严肃道:“这不是出于我的私人感情,而是作为天使长对天使长的一种责任。”


“我为拉菲尔殿下的责任感感到由衷的敬佩。”


“谢谢。”


“其实来你这里之前,我去找过父神。他对我说……”


“什么?”


“希望我能去自己找到答案。”米迦勒耸肩。


拉菲尔显然并不理解他想要让空气变轻松的意图,凝目注意了他好久,眉心微微皱起。然而米迦勒并没有试着再劝说他,他知道拉菲尔对父神的信仰,并不逊于米迦勒他自己。


果然,最后,拉菲尔放弃了。他抬起手捂住眼睛,用一种终结谈话的语气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决心了。你要去就去吧,工作那边我会帮你的。”


“谢谢你,拉菲尔。”米迦勒露出了一个放松的表情,在拉斐尔进来之后第一次起身,轻轻拥抱了他一下:“有你的这些话,我也就放心了。”


拉菲尔沉默着环住对方的腰身,闭上眼在米迦勒的脸上留下一个吻。这在天使的礼节里面,表示着亲友对即将远行的天使的祝福。天堂许多年没有战争,拉菲尔已经很久没有对米迦勒送出这种吻了。


“你什么时候走?”


“回去收拾一些东西就出发。工作已经交代好了。”


拉菲尔叹了一口气:“我该知道你早就做好了决定,只是来告诉我一声而已……我的大天使长大人,保重。虽然可能用不到,但也要记得带上双生水晶,出事了就击碎他,方便我及时带着人来救你。”


“其实你不用每次都叮嘱一遍的。”米迦勒同样闭上了眼睛,回吻了拉菲尔的脸颊。跟天使长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形象不同,米迦勒的嘴唇很柔软,拉菲尔一直都知道。


远行的人的回吻,表示着这位天使的谢意。


“你也要保重,我的朋友。”


(第一章,可能不太成熟吧……不是很长,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样的米迦勒和拉菲尔。最后叮嘱一下,本文不米拉。。。。路米王道,路米天道。我爱路米,我爱天使。万岁,耶!)


 



评论(3)

热度(79)

  1. 金盏花七只大白满地滚 转载了此文字
    首篇马克(^3^)╱~~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