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芬瓦树

甜甜的一颗糖 (^▽^)

七白:

世界上曾经有一种叫芬瓦的香树。传说用这种树制成的香曾经是在对上帝献礼时必不可少的物品之一。但遗憾的是,它后来和许多物种一样,消失在了末日审判的那场大洪水里。


因为是“和许多物种一样”,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它。唯有在旧时的典籍里,可以找出很少的两三行记载。


米迦勒一直很喜欢这种树的味道。但对于一些没办法强求的事,他一般会把它当做他漫长的寿命里无数的遗憾之一,不再想起,也不再在意。


但这个叫芬瓦的香树不一样。


在他已经遗忘这种树很久以后,有一个机会让他重新见到了它。那时乌利尔因为要办什么事被神派往一个地方几十年,回来之后刚见完神,就被加百列请走了。米迦勒听闻了之后也赶过去打算慰问一下自己的朋友,路上正巧遇上了拉菲尔,干脆同行。


他们没有在路上耽误多久,在米迦勒眼中,只是闲谈几句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加百列在七天的居所。那时那里除了加百列和乌利尔之外,还有十几个跟随乌利尔一起离开的炽天使。他们都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天堂了。米迦勒知道自己在那里会让他们很放不开,碰巧他又还有事,所以他没有多停留,只是跟久别的朋友打了个招呼就离去了。


他没有多留心这件事。哪怕是在十几天后他们几个把他强行塞上车拉到了第二天,他也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跟这有关系。直到他看见第二天的那片小小的芬瓦树林。


——乌利尔去的地方是一个偏远的种族的居住地,很久之前,他们的某一个族人去过人间,带回了芬瓦的种子种在自己的故乡,正好在多年后被乌利尔看见,带回了天堂。


“乌利尔回来的日子本来应该更晚一些的,但为了赶上圣米迦勒节……”他记得加百列对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有藏不住的期待:“……他还是回来了。你会很高兴,对吗?”


“当然。”他记得当时自己这么答道。


圣米迦勒节是米迦勒的节日,他自己很少留意,但他的朋友的多年来的一些行为,却让他不由得开始重视起它来。多年来过这个节日几乎成了一种惯例,那天他们四个总会聚在一块儿,或是喝酒,或是游玩。少有例外。


但这次的节日不一样。米迦勒提早几天备了礼物和书信给他们三个送去,告知他们他在这几天有另外的打算,不能跟他们一起过了。希望他们能原谅。


三个人都没有给他送回信。但送信的人对他说,看完信之后,乌利尔殿下沉默不语;拉菲尔殿下让人撤去了刚泡好的茶;加百列殿下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他没有听清。


米迦勒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让属下退下了。属下的优点之一就是不需要解释,多少让他轻松一些。


准备的事情做完了。米迦勒在节日当天空出了一天的时间,去了第二天。


那片芬瓦树林在第二天的一片高原上。周围有大片的草原,巍峨的雪山,澄净的天空,还有明镜一样的湖泊。拉菲尔他们当初在湖泊旁替他建了一个很高的木屋,背靠着那片芬瓦树林,在里面打开窗户可以将外面所有的风景收入眼中。


米迦勒来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到了湖畔的小屋后,他把斗篷解下,径直走向书房,拿出纸笔,开始画阵。


这个法阵他画得很流畅,虽然画的次数还不多,但画完以后也不需要检查,他念了一句咒语,法阵中央的召唤文字立刻亮了起来,那些光辉仿佛有生命一样,自己沿着金色墨水划出的轨迹蔓延开来,迅速完成了法阵的连接。当它的光芒达到最盛的时候,米迦勒忍不住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法阵和纸都已经焚尽,屋子里寂静无声。


难道他没时间?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下一瞬间一双手从背后环住他的腰,米迦勒顿时怔住,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一具温热的身体靠住了他,米迦勒看到有黑色的发丝滑到他的视线里,有人越过他的肩膀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好久不见。”


没有回答。米迦勒回过身抱住对方,在堕天使的唇上印下了一个极温柔的吻。


这么多天的期待在这一刻得到了答复。他贴着对方的额头,感受到两个人相互交融的气息与温度,难分彼此。


“好久不见,路西法。”


对方似乎轻笑了一声,隔着头发摸了摸他的背:“所以你想我了?但这是哪?”


“第二天的雪域高原。”米迦勒解释道,他注意到路西法一向一丝不苟的着装有几分松散,不由奇怪:“你在休息?”


“躺了一会儿。但是听到来自大天使长的召唤,只好先赶过来。”路西法松开他,低头理了理衣服,他的眉眼属于看起来特别冷淡的类型,这么垂眸的时候尤其明显。米迦勒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抱着他亲了亲他的额头。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谈恋爱的人都会这样。当爱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会忍不住想和他有一些接触。米迦勒不是没看过结成伴侣的天使,当时看到他们在他面前还会有些小动作还觉得好笑,谁知道轮到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你别在我穿衣服的时候挑逗我,要不然……”路西法抓住他的手:“穿着穿着就变成脱了。”


“……”米迦勒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路西法只当做没看到他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难道不是?不过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米迦勒殿下,你真的不是来让我来……”米迦勒看到他凑到自己的耳边,明知道也许没有好话,但还是忍不住听了下去:“伺候你的吗?”


……还好不算太出格。


米迦勒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


“不是。”他反问道:“我会为了这种事来第二天?”


“说不定你有什么特殊的喜好?”


“……”米迦勒开始考虑要不要转身走掉算了——就当做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路西法在一旁看着他的神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笑了起来。米迦勒分明被他堵到无话可说,听到他笑的时候却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还好周围没别人,要不然米迦勒这个实在说不上聪明的样子会让他从此不敢出门的。


“我知道今天是圣米迦勒节,本来想让你去我那边的,没想到被抢先了。”路西法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他们也把这个日子当成你的生日,是吗?”


天使们都没有生日。但像天使长这样特殊的天使,都会过一些与他们有关的特殊节日。就像圣米迦勒节。


“对。”米迦勒闭着眼,由着对方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他的皮肤。路西法的动作很温柔,即使是这样看起来有点征服意味的动作,也会因为是他而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不对。


“出去走走吧。”路西法放开了手,沉默了片刻:“我们很久没有一起散步了。”


“好。”米迦勒说。


木屋搭得很高,下去的时候要经过几段楼梯。这段路路西法在前面牵着他走得很慢,米迦勒以为他在看四处的雪山还有草原,谁知道等走下楼梯的那一刻,路西法却回头问他:“你喜欢这样的风景?”


米迦勒点头。


“既然这样……”路西法挑了挑眉毛,不知是调侃还是捉弄:“你还会欣赏七天的建筑吗?”


“没有什么欣赏不欣赏,就算不喜欢,七天的样子也没必要因为我的喜好去改变。”米迦勒没仔细想这个问题,随口答道。但路西法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最后无奈地笑了。


他说:“好吧,我正义的天使长。”


米迦勒愣了一下,刚想问问这有什么,路西法却开始跟他聊其他的话题,思绪一岔,他也就没再留意这个。


这里除了湖边的小木屋,基本没有其他建筑。而种在这里的那片芬瓦树林,因为各种因素关系,也没有长成它该有的高大的样子。一棵棵看起来很是秀气。米迦勒路过的时候看到它们这个样子,不免觉得有点遗憾,停下脚步感叹道:“要是它们能再长大一点就好了。”


“嗯?”路西法有些疑惑,也停了下来。他看了那片树林一眼,几乎是立刻分辨出了那是什么:“芬瓦树?”


“你也知道?”


“我挺喜欢它的味道的。让人在花园里种了两棵,比你这个……”路西法似乎斟酌了一下怎么说:“大了很多。”


“我想味道应该也会更浓一点。芬瓦树还小的时候几乎没有味道。”


“为什么?”


“芬瓦树结果的时候才会大量分泌那种香味物质,所以它需要等第一次结果之后才能被做成香料。”


“麻烦。”路西法淡淡评价道。


“不会麻烦。”米迦勒无奈道:“它从第一次结果之后就会常年挂果。不然,你什么时候觉得它们的味道没了吗?”


“好吧,确实不会。”路西法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他一直在看着那片树林,没有回头看一眼,米迦勒站在他身边等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个人不是在发呆之后,才出声询问道:“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为什么把芬瓦种在这种地方。温度不够,它们会长得很慢。”


“这不是我的安排,是在十几年前,同样的这个时候,乌利尔他们作为礼物送给我的。”


“喜欢吗?”


“很喜欢。”米迦勒点了点头。


十几年前,乌利尔也问过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一样的。那个时候拉菲尔还问他说,既然他这么喜欢,那以后会不会把这里藏起来,不让其他人过来。


这句话让加百列哈哈大笑,乌利尔也露出了等着看好戏的表情。自从前段时间他们发现他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放在除了他本人少有人进去的地方之后,没少拿这个调侃他。


但这次米迦勒没有无言以对,他同样开玩笑说:“我当然会。以后我还会特别嘱咐属下,特别是像其他三位天使长这样的‘其他人’,绝对不能进来。”


“话别说的太满。”接话的是乌利尔,雷之天使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出现他一贯没表情的脸上,让人尤为惊奇:“万一哪天,我们洁身自好单身了一辈子的天使长突然想开了,对哪位年轻漂亮的天使一见钟情,想跟恋人约会但找不到地方的时候,再想来这里就不好了。一边是承诺,一边是恋情……呵呵,我还挺期待看到你因此苦恼的表情的。”


“不不不不……”拉菲尔金色的长卷发都笑乱了:“乌利尔你相信我,等你说的‘哪天’到来了,这里一定已经被西面的海水淹没了。”


“……”


米迦勒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知道他是不是该庆幸一下,他还是在这里被海水淹没之前找到恋人了——虽然不是一见钟情。


“傻子。”


站在他前面的路西法依旧没有回头,却低声说了句什么。米迦勒走神走得厉害,一时没听清楚:“嗯,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只是在想,在这样的日子里,跟你看你的朋友们送你的礼物会不会不太好。”路西法的语调平淡:“毕竟我才是你的正牌男朋友,却没送你礼物。”


“正牌……什么?”


“你不喜欢?那丈夫,情人,爱人,还是伴侣?随便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反正意思差不多。”


“我的意思是……”


“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路西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米迦勒几乎质疑起自己的问题来。可是到最后,他还是问了出来,虽然问题跟原先不太一样:“为什么没有妻子?”


“……”路西法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挺复杂的眼神:“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


“原先不会。不小心注意到的。”


他们对视着,同时觉得为了这个计较自己有些幼稚。因此这个话题就这么被他们略了过去,两人随便扯了些别的事情来聊,边聊边走也不知不觉走一段距离。米迦勒本来打算继续的,但之后很不巧的,他困了。


他试图撑了撑,可依旧被路西法发现了。结果不必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走过的路被一个空间法阵用瞬间跨越,他们回到木屋,一起洗过澡,上床休息了。


路西法不需要睡眠,他只是习惯在米迦勒睡觉的时候跟着躺躺,直到米迦勒醒来为止。他自己不觉得无聊,但米迦勒在这种时候总是不希望自己睡太久。他们能见面的时间太少,他更愿意留更多的时间感受跟路西法相处的感觉,而不是拿去毫无意义地睡觉。


而且……他很不喜欢在睡醒的时候,发现路西法已经不见的感觉。


就像现在。


米迦勒躺在床上,他可以感受到柔软的床铺,但他感觉不到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虽然床的温度在这个温度偏低的高原上格外让人眷恋,但米迦勒没有因此开心多少。


他下了床,没换衣服,穿着睡袍踱步到窗边,把窗户推开了。


晴空亮到刺眼。米迦勒眯了眯眼睛,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眼前飘了过去,没有多想便伸手接住。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这是一片巴掌大的绿叶。


一片芬瓦树叶片。


他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迟钝地发现空气里多了一种不一样,微微有点苦涩而又清新的味道。




他拿着那片叶片走出了木屋,站在门口的那个木架台子上,看见了那棵芬瓦树。它的很多特征都跟半山腰的那片芬瓦树林里的树一样,树干和无限蔓延开的枝叶却粗壮发达,遮天蔽日。它像是被人连着泥土拔过来的,根部还连着一大块土地,像是长在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小型岛屿上,只有少部分较长的根落进了水里。整棵芬瓦树都被一种淡蓝色的结界包围着,米迦勒记得那是来自精灵族的术法,只有在每年一次的精灵族盛典上,精灵族才会用一次这个术法,用来供养保护他们的森林。


“你真是大手笔。”


他对一直站在门口的路西法说道。他的爱人交叠着双腿靠在栏杆上,过人的风姿比起那棵树,说不清是哪个吸引人多一点。


“我在等你夸我。”米迦勒看见他逆着光线对他微微一笑,美好得胜过他见过的一切世间风景。


“生日快乐,米迦勒。”


 


 


【我真希望我在929当天放假。。。】

评论

热度(73)

  1. 金盏花七只大白满地滚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一颗糖 (^▽^)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