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想搞骨科,没搞上

好棒的脑洞(∩_∩)

黑夜下的绿叶:

求建议,求指出不足,求吐槽。
看来我现在渣渣水平暂时写不出老路家的骨科,脑洞大,笔力弱,写出来天雷。
隐晦搞搞路西法和米迦勒的,好像也没怎么搞上。
画风变幻莫测的片段、对话,食用请不要嫌弃缺油少盐。






“主原为亚当创造的妻子、世上第一个女人是莉莉斯,但这段婚姻不愉快的结束了。后来主给了亚当他真正的妻子、他的肋骨夏娃,才是最无可置疑、最不可分离、最完整的婚姻。……思想能够共存,金钱不算拮据,家庭可称圆满,夫妻之间互相关心,好像已经不错,大部分配偶都会在漫长的婚姻中习惯彼此,并且将这种习惯深入躯体一直保持下去。但少数时候,你会有种深入骨髓无法驱除的寂寞,在平淡的幸福的一生里,你记得最清楚的还是也许从未遇到过的心动的疯狂的一刻,没有找到最契合的肋骨。直到生命结束,都没有在还不晚的时候等到那个真正能和你一起捧着米迦勒雏菊的人。”⑴


【路西法】
“路西法,这会是你自由的束缚。”
“我完整的自由是在有你的世界,否则灵魂永久流浪。”
……
“神如何为亚当创造了他的姐妹、他的妻子、他的半身、他的肋骨,就如何为我创造了米迦勒。”
“伊撒尔拿走了我的心脏,从此它在米迦勒的胸中跳动。”


“这世上再无像你们一样纯粹而伟大的血统,我在天界和米迦勒生育亚历克斯、玛门、哈尼雅。亚历克斯被送到红海称王,玛门随我于冥河重塑躯体,哈尼雅完完全全是光之君主的骨血,他在米迦勒腹中时他的父亲仍然是天界副君,当他出生他的母亲已经坐在神座右边的位置上了。至于我们的小贝利尔,他和我一样的漆黑翅膀上燃烧着来自他母亲的毁灭火焰。”


众所周知,在天堂长大的六翼堕天使是深渊的共主、魔界极位者和至高天最有权柄与力量的那位天使长的结晶,不是么?


“我当然需要米迦勒,因为我爱他。”
“伊撒尔是我的骨和肉,我们需要对方,因为我们在时间流动之前已经相爱,直到星光熄灭,世界终止。米迦勒是唯一能和魔王匹敌的对手,而他当然会在我们之间的战争中死去而落败。”


“希蒂当然会关心贝利尔,他为了……也不会多出现在哈尼雅他们面前,总之,他决不可能对他们有任何想法。”


“看着比我还老,怪不得你妹妹不要你。”


【哈尼雅】
“这么久了,你不会才想起好奇我身份”
“我和贝利尔都姓亚特拉,你猜我父亲是谁。”


“在别的条件不出错的前提下,有五点因素能够预知胜利:
掌握什么条件下可以作战或者不可以作战;
懂得军队实力不同条件下不同用法;
全体军队从指挥官到小兵都目标一致;
以有准备的军队伏击无准备的军队;
将帅有能力而统治者不从中干预。”⑵


【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若有所思:“我听到过一句话‘贫穷的夫妻所有事都是悲哀的’,魔王和大天使长怎么也诸事不顺。”⑶


“离开是正常的,孤独才是生命的正常状态。”


“成功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下得迅速、干脆、果断的决心,同时又必须具有成功的信心。”⑷


【米迦勒】
“哈尼雅,打仗,记住谁不想死谁先死。”


“以撒,当你以后看到互相用谎言包裹起来的政治界,你只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你自己应当做的就好了。”


“孩子,应当恐惧而恐惧者是正常的;应当恐惧而不恐惧者是英雄;不应当恐惧而恐惧者是软弱。我们都要锻炼自己,对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失措,而要处变不惊。”⑸


“打仗的原则是:实力有对方的十倍就包围敌人,五倍就进攻,两倍就把敌人割裂开然后分别消灭,和敌人有同等的实力则可以抗击,实力比不上敌人就要避免正面交锋,实力弱小就要撤退到远地。所以弱小的军队顽固硬拼,只会变成强大敌军的俘虏。”


“所有的战争都是以欺骗为基础的。”⑹


“但欺骗并不能提供充分支持到达胜利。”


“出现在敌人没有预料到的地方,在对方没有准备的地方攻击。”⑺


【贝利尔】
“我都想死了,不过我还不能死。
如果他们让我打,那我就打;
如果不让我打,那我就辞职。
然后我就能说实话了。
说不定还能多做点有用的事。”⑻


“没有头脑,只知道用性命铺路的(不论是他自己的还是士兵的),可以诱骗杀死他;穿着光鲜的军官装,在战场只敢背对着敌人刀锋逃跑的,如果走运可能有命做俘虏;冲动易怒,一触即燃,被轻视凌辱他就会轻率举动;爱惜羽毛,过于自尊,被侮辱就会失去理智;溺爱民众,适合去干文职不知道了解士兵的,呵呵,很容易让他被陷于麻烦和被动。”


“敌人贪利,用小利来引诱它,伺机攻击;处在混乱状态的敌人,要抓住时机攻取它;敌人实力雄厚,则需谨慎防备;敌人兵强卒锐,避开他的锋芒;敌人易怒,就通过挑逗的方式去激怒他,使他丧失理智;敌人轻视我们,应设法让他更加骄傲自大;敌人经过充分准备休整,那让他们变得疲劳;敌人内部团结,则要设计离间、分化他们。”⑼


【路西法&米迦勒】
Ⅰ.
“米迦勒,快和我回卧室,来不及解释了。”
……
“告诉我,你想不想成为王后?”
“嗯。”
“时机来了,只要我们抓住时间,他们就再也没什么可以对你挑剔的了。儿子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玛门’,怎么样?”
“你说什么?”
“我说儿子叫‘上帝之敌’好不好?”
“前一个。”
“你想不想成为王后?”
“不想。”⑽


Ⅱ.
魔王全然无视旁边正朝门口走出去的儿子,诚恳地对通讯另一头,远在至高天上的大天使长说:“……至少当着孩子别对我谈话这么冷漠,行吗?”
亚历克斯脚下滑了一下,身体毫无失态,更没有停顿,保持着面不改色地往门外走去。


【玛门】
他动也不动的看着眼前的从的用餐厅,典雅的壁纸,贵重老式又不过气的摆设,他的眼睛因为微笑呈现月牙的形状,瞳孔和他养的猫一样,闪着细碎的光。真的是小到大,闭眼都可以“看”清楚——没什么可奇怪的,侍从官指挥那些零零散散,大大小小的玩意儿搬来换去,改改动动后每次的新装潢重叠到他眼里都一个模样——噢,他还在抽罂.粟的时候,也一时兴起让他们搞过几次“特别”一点的装潢,当然,路西法什么反应也没有,照常用饭。他自己倒觉得倒胃口让撤了。
现在,他早就完成了进到“顶层中心”,并且坐稳了位置。也只有回到这里过夜的情况,有时要陪路西法用早饭。
他看着熟悉到会忽视的环境,动也不动,脸上浮现出甜蜜、幸福还有孩子一样的得意。他动一动嘴唇,却不愿意轻易地分开,从喉咙里吐出那个蜜糖做成的名字。舌尖抵在牙齿上,只觉得满是奶和蜜的香味。


【贝利尔&玛门&亚历克斯】
“咕噜咕噜。”蹭腿,绕圈,蹭腿。
环视四周,“哪儿来的猫?”
“咕噜咕噜。”抖抖带着阳光气息的皮毛,翻出晒的暖烘烘的肚皮。
“好吧,好吧——”摸摸头,被一下拱到怀里。
“唔——”,我确实喜欢手感健壮,皮毛顺贴,暖洋洋的大猫多过小奶猫。
……
“我的兄弟,你抛弃了不讨欢心的小孩子攻势,怎么不多让那只优秀的公黑猫在贝利尔身边陪着呢?”
“哦,有小骄傲的猫去找不是主人的军官的频率总归比成功爬上守卫严格的军官房间的窗户的频率还是要高的。”


【当迄今所有属于亚特拉家族的活着的成员相聚】


“永远的王储,呵呵。”
“……”
玛门受到来自兄长的恶意伤害。


“爸,我和亚历克斯生日是同一天吗?”
“当然,你们是一胎出生的兄弟。”


“我亲爱的兄弟亚历克斯,生——日——快——乐!!!不要感谢我!!!”
亚历克斯受到来自兄弟玛门的物理攻击。


哈尼雅:“亚历克斯,蛋糕甜么?”
亚历克斯受到伤害,对玛门仇恨值上升。


米迦勒:“很高兴发现你尽管年龄这么大了,还保持着一颗孩童的心。”
路西法受到来自兄弟、情人、孩子母亲、敌方
元帅的嘲讽伤害。


贝利尔:“……”[冷漠旁观]
愚蠢的哥哥玛门受到加倍伤害,来自兄长的嘲
讽对可怜的弟弟玛门造成持续伤害。


—————————————————————————
觉得又要重复看一次修一次的循环,补课期间半夜,已经放弃思考明天的补课。
文笔连弱鸡都不如,只有大纲、片段、还TM是对话
→尝试对话之外的出路
→卧槽!【路西法】和【玛门】一个(被我强行)装逼,一个(被我强行)少女,画风差距比我补课回家40多分钟的路还长!
→觉得能真正割大腿肉的那天遥遥无期。
→军法来源孙子兵法,智商不够翻书来凑,这个锅是我的,谁都别抢!!!
→人物形象出现差错所有锅都是我的!脑洞和公义肃正大天使长男神无关!


注释/脑洞来源(还是写一下比较好):
⑴:(为了更贴合故事改编),出自知乎“勉强和配偶结婚的你,有什么话想说?”,匿名用户的回答:“怎么说呢,三观一致,互相关心,经济过得去,孩子可爱,婚姻好像还不错。但有时候(极为偶尔),你会觉得有种深入骨髓的寂寞。在漫长的平淡的幸福的一生中,你记得最清楚的,还是那心动疯狂的一刻。终我一生,没有等到你。”
米迦勒雏菊:
献给大天使长米迦勒的圣花。
花语:统率力、夫妻爱。
受到这种花祝福的人是不断追寻真爱的人,所以当他一旦遇见心爱的人,就会终身不渝。


⑵: 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
——《孙子兵法· 谋攻篇 》
⑶:化用元稹的“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中的后一句,算是吐槽路西法和米迦勒的纠结感情,其实我也知道这个锅该纸后妈背,不然怎么人家拜伦大大笔下的路&米在阵前都发糖。
(拜伦《审判的幻景》:“使我们分离是上帝的旨意,至于我,对你没有任何私人的怨恨”),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⑷: 出自——成功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决心;而决心要下得迅速、干脆、果断,又必须具有成功的信心。
(大仲马《玛尔戈王后》)
⑸:应当恐惧而恐惧者是正常的;应当恐惧而不恐惧者是英雄;不应当恐惧而恐惧者是孱头。我们都要锻炼自己,对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失措,而要处变不惊。
——季羡林
⑹: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孙子兵法·谋攻篇》
兵者,诡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孙子兵法·始计篇》
接下来那句来自本人的牵强附会。
⑺:见⑹,“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⑻: “我都想死了,不过我还不能死。
如果他们让我打,那我就打;
如果不让我打,那我就辞职。
然后我就能说实话了。
说不定还能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巴顿将军


这是性格耿直,政治低能的铁血将军巴顿被艾森豪威尔总统批评后,痛苦地在日记控诉用外交辞令的谎言包裹的政治界。
觉得很合亚特拉家军事无敌,政治棒槌的家风


⑼:故将有五危:必死,可杀也;必生,可虏也;忿速,可侮也;廉洁,可辱也;爱民,可烦也。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孙子兵法·九变篇》
见⑹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
——《孙子兵法·始计篇》
⑽:情节套用动画《口水三国·步练师篇》,由福利喵工作室制作。诚心推荐这部黑白定格动画,人物美萌,情节有趣,故事干货!

评论(1)

热度(22)

  1. 金盏花黑夜下的绿叶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的脑洞(∩_∩)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