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发病……黑历史

实在是又虐又带感,一定要马克〒▽〒

黑夜下的绿叶:

学校发了大学名录让填理想学校和奋斗宣言,然后贴在教室门口……围观过尖子班前两天就贴好的宣言和学校,再咨询了女神老师,痛苦地承认现在心里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的水。
心情糟糕焦虑,思维混乱辣鸡,轻松点的脑洞扩展不出,文笔仍然矬逼。





①老路血脉全部断绝,孤家寡人


②贝利尔受神罚重创后撕开埋伏,捂着不住流血的割喉伤口,护着兄弟唯一的血脉,同母亲一样向着爱人的方向逃亡,相比米迦勒稍微蒙主怜悯的在见到玛门后死去


③哈尼雅承受双倍血脉诅咒,不断衰弱,从沙场金戈到最后陷在软锦琦绣包围中,在枕边的亚历克斯哀毁无容下,望着被华殿遮挡的天空方向断气


④亚历克斯拥有延伸至世界尽头的帝国,世间人类皆为他称颂,大地上一切君主都在他的王座下俯首,所有种族之美在他的宫殿翩翩起舞只为求得他目光的掠过,而他的神思已无处安放。不朽的帝王已经建成不受时间扼制的帝国,此后再伟大的君王也只能是他身后的追赶莫及者。最后疯狂地于寻找亡者渡过之河,追寻已逝之人的不停开疆拓土途中终止生命







【贝利尔】
“这……这是,哈尼(痛苦虚弱)…雅和…亚…亚…历克斯……的儿子”
"H…he's, Ha…n…nia and Al…(ha-a-a)Alex'son"


“爸爸!爸爸!(焦急慌乱)救救贝利尔!!救救贝利尔!!!(尖锐到破音)”















魔王注视着狂乱冲入章法全无的次子——现在他心脏绞紧地意识到这是他和米迦勒共同生育的最后的儿子了——他怀里的,比起兄弟们还不算是该到箭雨剑林中迎击鲜血的,面目轻少得最让他想起伊撒尔的幼子(那双与自己相同颜色的眼睛曾在战场上的平静是那么像他母亲)。
魔王迟滞几秒,跨到唯一仍能庇护到的儿子身边,漫长地凝视了片刻和母亲生命的结束如此相似的幼子,在崩溃极限前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儿子眼中看到了不断破碎的,飓风席卷,烈火灼伤后的世界,痛苦地阖上双眼,“他死了。他和他母亲去一块了。”


小以撒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小叔叔(还是被叫做小叔叔的小姑姑,他的脑子还弄不太清楚,平时侍女们都恭敬地低头行礼只尊敬地称呼叔叔的军职和殿下,就像称呼母亲一样),
把自己从父亲的庞大宫殿里(他很久没有见到父亲了)带到四处充满美好音乐的地方,(那些歌声和乐声有的让他感到舒适又幸福像在睡在侍女长铺好的对着暖暖的合适的阳光的开司米毯上,有的让他感到一种从心中涌起的不会描述的,只让他感到平静和对那他也不知道的高大存在看视下的满足),不久又忽然把他带来这里。
他一直被小叔叔单手抱在怀里,小叔叔好像穿了件又顺滑又厚实的羽毛做的黑衣服,完全把他裹住了,让他脸朝里的好好坐在小叔叔手臂上,他这次真的动也没动一下,乖乖的,也没有问小叔叔,他好像听见有风的声音好像还有些别的。
现在他现在这里,小叔叔把他放下了,就躺在地上了(那多脏啊,会被教导女官说的),然后他就被这个男人抓住一只手掌一路飞快穿过精美的廊道,雕塑,拎到了门口。现在男人背对着,挡住了房间里的光,这里看上去好像和他原来住的,父亲的宫殿差不多。那个男人的背影在颤抖,他肯定自己听见了房间里像是某种还在父亲身边时见过的大猛兽和勇士搏斗到最后时的那种,从喉咙里,身体里发出的临死一击的预兆。






【哈尼雅】
“父亲,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很担心没有我你会怎么样”*







【玛门】
路西法在窗口看着将领们包围着一个被抬在当中的人匆忙往宫殿入口飞奔。


“活人离去,枯骨还归”*(x3)


“最炽热的火焰终究燃尽得最快”







“陛下!陛下!刚才天上飞出一支箭(颤抖)把从您起居室往这边来的小殿下,穿过脖子(吞咽口水)钉死在了,在了(闭上眼睛)米迦勒陛下的……塑像旁……”





注一:哈尼雅,亚历克斯相当于我几乎原创,因为我要丧心病狂地把老路家的骨科搞到底,亚历克斯作为君王方面参照了居鲁士,汉武帝,等等,而和哈尼雅之间参照亚历山大大帝和赫菲斯提安
注二:大家都知道,原句是马丁老爷子《冰与火之歌》里描述奈德·史塔克的“活人南下,枯骨北归”

评论(1)

热度(9)

  1. 金盏花黑夜下的绿叶 转载了此文字
    实在是又虐又带感,一定要马克〒▽〒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