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米无差】Till Death do Us Apart

让我又爱又恨的入腐cp

默:

猛然的脑洞,路米的粮真心少,少有的大大更新也难等,自割腿肉,不介意的跟我一起吃吧!
注意:几个月不写东西几乎已经荒废,不要嫌弃。
短篇,已完结。
cp路米路
设定略奇葩,所以不要在乎细节……
以下↓↓↓↓↓↓↓↓
——————————————————
——————————————————
终于从繁杂的事务中短暂抽身的两个天使并肩坐在宫殿的穹顶之上看着天空。这是个老习惯,属于他们的共同的爱好之一。天堂有着足够照耀世界的光,但是没有星星。类似太阳那样色彩明丽而又火热的恒星是很久之后的天使们想象力的爆发的产物。


剑拔弩张的关系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长久地于他们之间存在——它们也许会存在于之前或是之后某些特殊的时刻,可至少不是现在。


少了赏月观星的乐趣,就这样坐在高楼之上,能感受到的只有轻微跳动的风元素和微微波动的光元素。像是因被拘囿于狭窄的空间内而流动缓慢的空气中并不会充满浪漫的气氛。


偌大的天堂里既没有酒,也没有食物。因为天使们没有闲情,不需要买醉;不会饥饿,不需要果腹。所以这种仅仅是静坐或者称之为对坐的情形很可能会因为沉默而变得尴尬。


幸运的是,他们都不是能一直安静的天使,不幸的是,他们都不太懂得语言的艺术。


“我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又或者是在追求什么。”


“你不需要去理解别人的想法,包括我。”路西法转过头,笑了笑。


米迦勒向左侧头,然后收回搭在边缘的右腿,将它曲起,顺便将右手手腕放在膝盖上:“事情有时候就是很简单的,你只是故意在这之间寻找复杂联系,这不是正确的选择。”


也许天堂没有星星,但他的眼睛里有。但那不是单一的某颗星,那是一整片的星系,有闪亮的星团,也有阴翳的黑暗的空洞。“我从来没想过你真的可以固执到这种程度。”也从来不知道你会宁可选择逃避也不敢面对。


他们到最后都没有说逃避的是什么,可能那很重要,重要到可以影响世界,又或者根本不重要,可以让它随记忆流逝。


但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永远分别,除了死亡。米迦勒对路西法说只要记得这一句话,就够了。


——————————
——————————
教堂内部是一片冰冷惨淡的巨大阴影,只从穹顶的彩色玻璃中透入几缕血滴和脓汁似的光线,令人目眩神移,心笙摇荡。


“我该走了。”天使长站在祭坛边,巨大的逆五芒星被人用银色的丝线绣在暗红色的地毯上,而他的白色长披风的下摆垂落在离地面只有半寸的地方,几乎同五芒星融为一体,莫名协调。


早已变成堕天使的路西法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强留,“嗯。”


“这是教堂,你的领地。”而且是属于撒旦的教堂,不是神的领地,不是光所能长久停留的地方,即使它想。


“你总是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还是只是针对我?”路西法依然在微笑,“你在担心自己会被诱惑?”


“我没有针对任何人,”他的声音不大,与在谈判桌前的严肃与冷漠截然不同,清冷依旧却有一丝不被察觉的放松,“也不会被诱惑。”


天使长走到了撒旦面前,隔着一臂的距离注视着他的眼睛,“路西法,被诱惑的是你。”


所以我不会告诉你我有多欣喜。天使长看着路西法的脸,在心底对自己说。


————————
————————
历史总是以偏激和矫枉过正的形式来掩盖自己向前行的绝对目的,尽管它的脚步永远是一往无前的,它还是会以一种两极跳跃或螺旋式运动的面貌呈现在世界面前。


久远的年代里他们曾经探讨过这个话题,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现在,他们坐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远处嘶吼的地狱犬和被地狱犬追逐着发出凄厉惨叫的灵魂。


“那是人类,他们是脆弱而又容易被恶魔引诱的生物,”路西法如是说,然后他看着身边的天使,再次开口,“也许天使们该满足他们的最后祈求。”


“你希望我做到什么程度呢?”米迦勒问他,难得带有揶揄和调侃的意味。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做什么,毕竟错的不是你。”如果人类想要获得救赎,那还是请他们自己去赎罪忏悔吧。


“所以各自做自己不是挺好。”


“然后我们就再没有交集了对吧,毕竟所谓的天使恶魔之间又不是真的像人类想的那样纷争不断。”路西法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很认真。


“……”米迦勒诡异地看着他,隔了很久才开口,“路西法你不适合讲冷笑话。”


路西法挑眉:“是吗?我觉得挺好。”


————————
————————
“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邪恶像火燃烧,烧灭荆棘和蒺藜。在稠密的林中着起来,就成为烟柱,旋转上腾。”①


“下流人真是虚空,上流人也是虚假;放在天平里就必浮起,他们一共比空气还轻。”②


米迦勒合上书卷,翻开诗篇,轻声诵读着。


“但凡是神话,都会有衰亡的时刻。”他最终放弃了诗篇,选择坐到路西法身边去。


“你想说在亿万年之后你终于看透了?”不难察觉,路西法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不是的。”天使长把自己靠进路西法的怀里,抬头看着他。


“是不用再继续固执了。”他笑,很欣慰。


路西法收紧了手臂,在他额头轻吻,“这就是生命。”


“我离开之后你会离开吗?”天使长的呼吸开始变得淡薄而虚弱,路西法不敢去想这样的征兆,即使不用想他也已经明白。


“会的。”最后的审判,是要给与全世界的,而神话,只有停留在历史里才会是永远的神话。


“那挺好的,”米迦勒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你不会独自承担太久。”


“嗯,挺好的。”他努力平静,“但有句话我觉得不太对,很久之前你说的那句话。”


“是什么?”天使长打起精神想要听清楚这句话,但他的意识在逐渐消散。像一个分子,分裂,再分裂,无法发挥完整的功能。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路西法用手指顺着他金色的长发,“应该是即使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他点头,没有回答。


“睡吧,我们会一起的。”


end


注释:①《以赛亚书》9:18
           ②《诗篇》62:9

评论(4)

热度(29)

  1. 金盏花Sheila 转载了此文字
    让我又爱又恨的入腐cp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