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D【沙苏露/清共中】如果按时代划分,大家不都得分成好几份了嘛

肿么可以这么可爱╮(‵▽′)╭首篇马克

骷茧:


  • 由标题这句话得到的启发,简称《时代划分》(已带Tag),又名《意料之外》或《未知》(待定)。


  • 虽说是“时代划分”,也有相应历史时期设定(设定仅存在于脑洞),但大家都是普通人(?),非国拟。


  • 主红色组,露中均分三份,并一一对应,请注意避雷。


  • 老王无口癖,不管哪只都没有!(不过按“儿化音”来理解的话,也许二哥有那么一点)


  • 设定混乱,每家都会有不少兄弟姐妹,异色和女体基本都会出场。(异色的名字因为没有官方设定会有很多版本,还有可能会出现不止一个的异色)


  •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分成多个,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出场。


  • 角色之间的关系也许会有所改动。





1AD


——2AD


6:00a.m.床头的闹钟准时敲响。


 


王耀基本是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伸手关掉闹钟,闭着眼缓了缓,然后起身换衣服。


 


九月份,天气也开始冷了,王耀脱衣服的时候被冷空气刺激了一下,把剩余不多的瞌睡虫也赶跑了。


 


王耀不是最早的,因为家里总有人比他更早。


 


“大哥,早上好。”


 


王耀刚走出房门便看到了正在用餐的王清,他拘谨地打了个招呼,听到王清“嗯”了一声,就赶紧跑到洗手间去了。


 


王耀洗漱完后坐到桌边吃自己的那碗粥,王清回房间拿东西。


 


王耀吃完后把他大哥和自己的碗筷都放回厨房,王清穿戴好准备出门。


 


至始至终,两兄弟之间都没有第二句交流。


 


也直到这时候,王家老二王共才推开了房间的门。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身上套着睡衣,连眼睛都还没睁开的王共走出来,刚好碰上了回房拿书包的王耀,冲他迷迷糊糊地点点头。


 


“早啊,小耀。”王共说着,伸手揉了揉王耀的头发,引来了王耀不满的瞪视。


 


“拜托,二哥你就算上了大学也别懒到这个地步啊。”王耀翻翻眼睛。


 


王共没理他,随手把手机放到了餐桌上,往洗手间去了。


一看就是在床上躺着玩了不短的时间。


门口的王清看着皱了皱眉头,也懒得再说他什么,拿上公文包就开门出去了。


 


王共进洗手间没多久,餐桌上的手机就不甘寂寞地震动起来。


 


“哥!手机响了!”


背着书包也准备离开的王耀见了,回头冲洗手间喊。


 


“谁啊?”王共懒洋洋的声音传回来,明显还含着牙刷。


 


王耀伸手拿起王共的手机看了看,只看到来电显示上一颗五角星的图案。


 


“你没存名字,只有一颗星。”王耀喊回去。


 


王共听后也没多大反应,举起一只手伸出门外,示意王耀帮他递过来。


 


王耀这个乖孩子还真就跑几步递了过去,再跑到门口穿鞋。


 


“喂?什么事?”


 


王共的声音从洗手间传出来,王耀穿好鞋站起来,隐约听到门外有声音,但他没怎么在意。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王耀一把拉开大门。


 


“……开一下门吧。”


 


王耀一眼便看到一块黑红色的布料挡在了门口,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门外是个人。


 


那人真的是太高了,穿着一身黑红色的大衣,王耀抬起头看到对方的脸,才发现对方是个外国人,银白色的头发,看起来很年轻,但让王耀惊讶的是,那人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


 


现在的天气还不是特别冷,可那人还在脖子上围了一条大红色的围巾,颜色有些醒目。


 


王耀突然很想知道他是不是非常喜欢红色。


 


那人似乎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放下了手里的电话,然后微笑起来。


 


“啊,你好。”


那人温和地和王耀打招呼,吐字极为清晰标准。


 


王耀还没回答,就听到身后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靠!你怎么跑我家来了?”


还有他哥终于清醒了的声音。


 


王耀想起来他哥上的是一所国际大学,有几个外国同学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来接你啊,不是说好今天约会的吗?”


门外的人看到王共后似乎很是高兴。


 


王耀一个激灵,猛地回头看向他哥,一脸惊悚。


 


“只是学生会外出采购,想什么呢?”


王共瞥眼看到王耀的表情,一脸鄙视地敲了敲王耀的脑袋。


“还有,再不走你要来不及了。”


 


王耀如梦初醒,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挂钟,说了句“我先走了”,就往外跑,但是被门口的外国人拦住了。


 


“你是王共的弟弟吗?”


他微笑着问。


“不如我们顺便送你去学校吧。”


 


王耀还没反应过来,王共就“嗤”了一声。


 


“你当你那辆小破自行车能带动三个人啊。”


 


外国青年被王共强了白也没生气,好脾气笑着,摇了摇头。


 


“当然不能,但今天可是约会啊,所以我特地把我哥的车开过来了。”


 


“卧槽!壕!”


王共一下瞪大了眼,立马踢着拖鞋往房间跑。


“等我一下!”


 


王耀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该坚持自己走,现在跑过去的话应该还能勉强赶上的。


 


“你好,我是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你哥哥的同学,俄罗斯人。”


外国青年说着,冲王耀伸出了一只手。


 


“呃……我是王耀。”


王耀慢了半拍才回答,有点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才发现对方竟然还带着一副皮手套。


 


他们根本不在一个季节!


 


“哦,不好意思。”


伊利亚将王耀的呆愣理解为了对他礼数的不满,赶忙把手套摘了下来,握住了王耀僵在半空中的手。


 


王耀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


 


这人穿这么多体温竟然还这么低?


 


他抬头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他哥这位满脸温和微笑的外国友人,不小心对上了他那双红得令人难忘的眼睛。


 


王耀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脸红。


 


“你TMD竟敢勾搭我弟?”


王共的怒吼从门里传来,王耀一扭头就看到他哥来了个漂亮的蹬墙跳,一把勾住了伊利亚的脖子,让高大的俄罗斯青年不得不顺着他的力道弯下腰以免扭伤。


 


王耀恶意地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位伊利亚先生比他哥高了至少半个头。


 


真是得感叹外国人的种族优势,他哥为身高这事没少苦恼过。


 


不过他们大哥王清的身高倒是达标,也算得上是高富帅的一员了。


 


至于他自己?唉……说多了都是泪。


 


王耀眼看着他哥扯着伊利亚的围巾把他拽下了楼,跟在后面已经觉得有点方了,但等他看到伊利亚家那辆劳斯莱斯后,他才知道自己方得太早了。


 


自己坐这车去学校会不会产生不良风气啊……


 


“之前我上楼的时候好像碰到你哥了。”


开车的伊利亚对副驾座上的王共说。


 


王共打了个哈欠。


 


“别理他,他就一老顽固。”


王共撇撇嘴。


“简直是封建家长制的集大成者。”


 


坐在后座的王耀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王家老大老二一直不怎么对盘,老大王清从小就对礼数非常重视,尊师孝亲,做事一板一眼,极爱研究中国传统的儒道思想,并且将其奉为自己的言行准则,对自己两个弟弟的管束也非常严格,所以王耀一直以来都有点怕他这个大哥。


 


可老二王共却是个天生的叛逆者,对王清那套君子之道根本不屑一顾,从小就是个典型的熊孩子,也不知道打碎过别人家多少块玻璃,欺负哭了多少小女生,到了初中就更是变本加厉,成了半个不良少年,时不时跟一群狐朋狗友去趟网吧,打架斗殴也是一流,谁的管都不服。


 


王耀从记事起就一直是被王共欺负着长大的,王共一旦无聊了,倒霉的就绝对是他。


 


不过好在王共还是有分寸的,没闹过大事,成绩还是中等偏下,老师基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谁也管不了他。这不,还考进了一所还算排得上名号的国际大学,也没给老王家太丢脸。


 


伊利亚把车停在了离王耀学校门口还有些距离的地方,王耀很是感激伊利亚的举动,说了声“谢谢”就下了车,赶忙往学校跑去。


 


“原来你弟在这里上学啊。”


伊利亚说着,语气里有些感叹的意味。


 


“怎么?我警告你别动歪脑筋啊。”


王共两手枕在脑后,斜眼看着伊利亚。


 


“怎么会,只是觉得有缘。”


伊利亚笑眯眯地说。


“不过你对你弟还真是上心,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隐性弟控啊。”


 


王共翻了个白眼,竟然没有反驳。


 


这让伊利亚转过头来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吧,不是还要去‘约会’吗。”


王共又打了个哈欠,伸手把头顶的遮阳板降下来,调整了一下坐姿,一点没有身为客人的样子。


“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哎?我以为约会早就开始了呢。”


伊利亚看向他,语气还有点委屈。


“毕竟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啊。”


 


王共大发慈悲似的抬抬眼皮赏他一眼,很给面子地抖了抖身子。


“噫,真恶心。”


 


——


 


如果王耀能听到伊利亚那句“有缘”的话,现在估计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因为他们班来了个转学生。


王耀目瞪口呆地看着讲台边上的人,轻易地拉高了班级平均身高,也是一头浅色的银发,强烈的既视感让王耀不由地怀疑他们的关系。不过这位同学可没有那么张扬的红色眼睛了,但那双紫色的漂亮瞳孔也够引人注目的了,一张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可爱,穿着米白色的大衣,脖子上还有一条同色的围巾。


 


王耀完全没法欺骗自己说这只是巧合。


 


从他出现开始,教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就没停过,等老师介绍完,下面立马炸开了锅。


 


“不是吧,我们学校竟然还有外国留学生?”


 


“哎等等,刚才老师说他是哪个国家来着?俄罗斯?我没听错吧!比起英国美国什么的真是稀有物种啊!”


 


“你看他眼睛好漂亮!紫的!白头发!白头发哎!我只在二次元里见过这么hold得住气场的!天啊皮肤好白!天啊我的菜!”


 


……


 


听着旁边几个女生兴奋的交谈,王耀不禁为这位可能会成为男生公敌的同学捏了把汗。


 


王耀又打量了一下今天碰到的第二个俄罗斯人,如果不是所有俄罗斯人都是如此保暖的打扮的话,他真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地想要问问他和今早那位是什么关系。


 


王耀看过去,却发现这位转学生似乎有些不安,眼睛四处乱飘,表情很是紧张。


 


可能是位比较内向的人呢,王耀想着,听到老师在给转学生安排座位,用手指了指他旁边的空位。


 


王耀前后的女生都兴奋起来,就差没拍桌子,那激动的神情让王耀觉得她们会扑上去把转学生划分掉。


 


话说他叫什么名字来着?王耀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伊万?


 


王耀听到脚步声停在了自己旁边,他抬起头,又一次感叹欧洲人的种族优势。


 


伊万局促地站在桌边,见王耀看过来,紧张得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你好。”


伊万用一种与他的体型完全不符的软软糯糯的声音说着,带着明显的口音,咬字有些模糊。他的声音非常轻,王耀差点没听到。


 


旁边的女生真的炸了。


 


“嗷嗷嗷!听到没听到没!声音超柔的!啊啊啊太可爱了不行了快让我掐一下!”


“我去疼疼疼!别那么用劲啊!掐你自己去!哎呦真的太可爱了你看他的娃娃脸好想掐一下!”


 


王耀被那几个女生搞得无语了,然后发现他的同桌被吓到了。


 


似乎是以为自己做错了,伊万慌张地看着左右的女生,完全地不知所措了,脸上的红晕一直漫延到脖子,让他看起来有了点生气。


 


“哦,没事没事,你快坐下把。”


王耀觉得他再这么站着老师也没法上课了,探过身去抓住了他同桌的手,赶快把他拉过来坐下。


 


然后王耀又被冰了一次。


 


嘶——我说你们俄罗斯人的体温要不要这么低,是生在寒带的缘故?


 


伊万被拉得有些发愣,迟疑了一下才在王耀身边坐下,不安地动了动。


 


王耀觉得他这位同桌有些紧张得过分了,虽然那些女生如狼似虎的眼神确实挺可怕的。


 


“好了,安静!”


老师敲了敲讲台,教室里很快平静了下来。


“现在开始上课,翻开书。”


 


大家都按要求做了,王耀也拿出了课本,翻到指定页数,然后瞥到了他同桌空荡荡的桌面。


 


伊万小心地四处看着,也不敢说话。


 


王耀看讲台上地老师已经自顾自地讲开了,一点都没有照顾新同学的意思,不过他们这个班主任就是以严厉古板出了名的,自然也不会有关心学生的意思。


 


王耀把课本往课桌中间推了推,拍拍他同桌的胳膊。


 


伊万“刷”地回过头来,把王耀吓得一缩,指了指自己的书。


“你先跟我一起看吧。”


 


伊万看了看桌上地课本,松了口气地点了点头,冲王耀笑了一下。


 


王耀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北方来的国际同桌真的是个将可爱面孔和高大体格完美结合的腼腆汉子。


——2AD

评论

热度(252)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