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闪恩闪】LYNCH(少年よ我に帰れ)

課間休息:

最后一篇……强行写了个闪闪视角……其实完全没讲清楚想讲什么……但是就是想写点啥_(:3


还是第一人称注意


前两篇:


小恩视角:【FGO||闪恩古】GASSHOW


金古视角:【FGO||闪恩古】HIRUNO HOSHI(鲸落)


——————————


LYNCH


少年よ我に帰れ




.0.


    我曾敬畏过太阳。


    在夜里睁大眼睛,仰头注视着天空,然后红色的火星如同盛夏的花束一样蓬勃生长,再在天空中央,轰然炸裂。白色的光芒变成无尽的波澜,巨浪撕裂夜幕,而后,天亮了。


    一天之中,这样的光景不过短短一瞬,可是孩提时代的我却对此深怀恐惧,这究竟算是生、还是死?是荣耀、还是责难?


     太阳是神明为大地带上的永恒的花冠,也是用刀子刻下的烙印,它如此深刻地嵌入我的视野,一边熠熠生辉,一边鲜血淋漓。


    而后神明亲吻我流泪的眼睛,她问我,吉尔伽美什,我的孩子啊,是什么叫你流泪呢?




    在我生之前,神明从天空俯瞰无尽荒原,却常常不见人子的踪影。芦苇为他们盖住脚印、飞鸟替他们衔走声响,如此渺小无用之物如此狡诈,神明因此愤慨不已。


    即便是石块也要尊敬他们无上的威严,世间的海水要因他们而澎湃,可是,没有。


    因此神明降下洪水,软弱任性的女神惶恐地蜷缩在天厅的角落,人们惶惶不可终日,这是神明的第一次惩罚。


    然而恐惧终究会随着时间褪色,那些涂满鲜血的信仰的基石也终有一天会磨损,于是人类再一次在荒原中流离,躲避着神明的追迹去寻找那或许从未存在过的理想乡。


    这是何等愚蠢。


    为何,为何人类如此愚蠢。


    神明自虚无之中发出感慨,俯瞰着那如同蝼蚁般的生灵,神明不禁开始思考,究竟有什么能让他们的威严永驻?他们要像是太阳——甚至比太阳更加熠熠生辉,他们对于大地与生灵的绝对威严要不言自明,而那每一次对于生与死、希望与绝望的试探都不能逾越他们的限度。


    接着,我在日出之中诞生,星辰黯然失色,太阳如镜高悬。


    她爱怜地亲吻我的额头,待我如同亲子,她替我找来锦帛,又替我淋上蜂蜜。她叫我吉尔伽美什,又允诺我那环城甚至四海,全世界的芦苇在神明的吐息下向我臣服,因此大地上的人视我作太阳,如同盛夏的花束般蓬勃生长,直至某日轰然炸裂。


    我是神明给予人类的最后的启示录,也是大地之上的第二道伤口,我让他们的献血满溢,也将无上荣光披拂环城。


    然而,当我站在环城之上,眺望这应许之地,我却感到一种无名的孤独和悲凉。


    ——吉尔伽美什,我的孩子啊,究竟是什么叫你流泪?


    那这乌鲁克的臣民啊,又是什么,叫你们在提及我的名讳时如同家畜般瑟瑟发抖呢?




    我是暴君,亲吻过少女的嘴唇,也碾碎过柔软的花瓣。


    我的金杯中的酒水从不干涸,宝石璀璨如同夏夜星辰。只是纵使我富有四海、深谙所谓王之道义,但少年时代的我仍旧常怀困惑——我又是为何要成为王?


    ——我要让妇女恐惧、让男人们崇拜,我要蓬勃生长如同太阳,直至最终黑夜将我隐没。


    因为我是神明寄往人间的启示录,是神明在大地之上的又一枚楔子,所以呢?


    我要拨开芦苇让人子在神明面前赤身裸体?亦或是将飞鸟杀死,让人子的声音沸反盈天?


    我心怀困惑,在夜晚的窗前来回徘徊,而后太阳升起,璀璨的光芒照耀我酸涩的眼睛。




    我日复一日地思索。


    神明常常因此对我谴责,而后他们又自大地之中制造了怪物,起初他粗鄙而莫能描述,而后他走过荒原,野兽给予他力量、神妓赋予他认知,我叫他作恩奇都,也称他为挚友。


    他热爱万物,却也对万物漠不关心,生灵的死于他如潮涨潮落、日升月降。我也曾问过他是否有过执着之物,而他弯着眼睛,只是看我。


    落日在他青金色的眼里如同一道伤痕,大地水平不过一张画卷,而我置身其中,何其孤独。


    恩奇都,我叫他的名字,四周没有我的回声,而他低声回答,吉尔,他说,你为何突然感伤?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热后他向我伸出手,温柔地抚摸我的面孔,如同孩提时代我那神明的母亲一样。在那一瞬间,一种背叛感突然涌上心头。


    于是我明白了,我的愤怒、我的饥饿、我未能平息的烦闷与痛苦。


    ——我是人子眼眶中的伤疤,就如同太阳一样。


    我束缚人类、也被神明束缚,因而我成为暴君,矗立环城之巅,君临万物。


    而后我悲痛地看着我的朋友,他也看着我,双手如此温柔,可目光中却也饱含怒火。




    恩奇都。我曾有一次这么叫过他的名字,他悠闲地伸手梳理着野兽的皮毛,我看见他的眼里有笑意,绿色的倒影像是大地的春季。


    你是否知晓你为何来到这人世间?


    他说,我知道。恩奇都的回答带着一个奇异的微笑,我知道,吉尔,就如同你也知道一样。


    我没有说话,他是大地的孩子,万事万物平等如一,生亦可贵、死也赤诚,这是他无人可及的强大。然而神明却将他这几乎永恒的完美破坏,他们在他的身体中安放分别之心,又要他来到我的身边,聆听我的声音、企图将我重新带回神明的怀抱之中。


    可是,万事万物一旦有了分别之心就会如同白布染上色彩一样,再也无法回归原初。


    恩奇都如同我一般愤怒,他也如同我一般困惑,他的天平从不平衡,然而他却始终追寻着在此之上的某种更妙不可言的平衡。


    我因此尊敬他,也将他视作我的手足,我们要同他在盛夏夜的凉席之上抵足而眠,听闻他低声描绘的这个光辉而脆弱的世界。




    ——你是未能破壳的雏鸟,困惑粘连着羽毛,未能展翅便已经夭折。




    他曾经做过梦,坏的梦。


    他在梦中眉头紧锁,然后握紧我握着他的手。我如同不通人性的野兽一般发出哀叫般的呼唤,而他却听不到。醒来后,他却对此缄口不言,只是看着我。


     终有一天,他在这梦境中耗尽了所有的生命,我生命中的盛夏走到了终点。


     我仍旧记得在他死前,他向我伸出手,颤抖着抚摸着我的面孔。我看着他不断流泪的眼睛,忍不住向他发问——事到如今,你还是后悔同我站在一边吗?


    而他却回答我,说,不是啊,我的朋友。吉尔,他哀声呼唤我的名字,吉尔伽美什啊,我的王,一旦想到在我死后你会何等孤独,我便忍不住泪水长流。


    他是溪边垂死的幼鹿,而我却依旧清晰地记得他的强大,乌鲁克广场之上他青色的头发在风中肆意飞扬,而他饱含怒火的眼睛长久地注视着我。


    他叫我吉尔伽美什,又问我为何会来到这环城,是什么叫我感到暴怒,而又是什么让我敬畏太阳。


     没有,在他的眼睛里我已经找到了答案——没有。


     如果我是太阳,我又何必敬畏太阳?


     神明滔天的洪水终会降临,而在此之前,我已经找到我所希望追寻的答案了。




     决战的号角已经吹响,天边的光芒化作锁链,我的心脏从未如此剧烈地跳动过。


     恩奇都,我已经听到了你的声息,即使死亡已经将你吞没,我仍能听到你壮丽的歌声。


     我在他孤注一掷地绝望追寻中听见你、我在他的愤怒之中听见你。


     我已经知道你的决心,也已经体察他的愿望。


    来吧。


    我的朋友,如果我要死,我要像是太阳一样死,熊熊燃烧、经久不息。




END




然而我怎么都抽不到C闪和我恩……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呢?!

评论

热度(54)

  1. 金盏花課間休息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