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英]SWAP & FIND (Ch.1-4)

好好玩😁马克

KY夜:

*国设米x国设英&学院米x学院英


*副CP有




Ch.5-8上




Ch.1


法/国推开酒馆的门,远距离就看见穿着墨绿色西装趴在桌子上的英/国,法/国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走向他:“又来了吗?”


明明已经被上司加了不少酒精税,为甚么还要喝啊?


察觉到有人走向他的英/国抬起头,半眯着眼看向眼前的人,祖绿色的双眼迷离地看着法/国,脸上的红晕充分显示了他已经喝醉了:“嗯……嗝!胡,胡子坟蛋……你也来了吗?”


嗯?他眼前的法/国怎么在不停晃?那胡子佬甚么时候学会了分身术?


“哥哥我能不来吗?”哥哥他再不来,这家酒馆恐怕会被这前不良大/英/帝/国大人给毁了吧?好歹哥哥他也是这次世界会议的主办国,不去处理一下,照顾一下说不过去啊!虽然他很想直接把他扔在那自生自灭。


真是的,说好的绅士设定呢?哥哥他就从没见过这家伙绅士啊!


站在吧台前的酒保看见法/国,立刻向他投向求救的目光。他只是第一天上班而已,为甚么就这么快遇到喝醉的客人啊?他还不需要那么快便赚取经验啦!求放过啊!


看着酒保泛泪的双眼,法/国再次叹了口气:“这家伙哥哥我带走了。”


“哦!慢走啊!”


法/国无奈地叹了口气,向那个相熟的酒馆老板打了声招呼,便扛着英/国走出了酒馆。不过也不可能这么扔他一个人回酒店房间,无可奈可之下法/国也只好把这位喝得烂醉的大/英/帝/国大人先带回自己的房间。


“喂,别乱动啊!哥哥我没有像美/国一样的力气把你拎起来啦!”


好不容易才把那位喝醉小少爷安顿在沙发上,法/国站在他面前无奈地摇头叹气。明天还要开会,这位小少爷要怎么处理好呢?


英/国手上还拿着从酒馆带出来的酒瓶,他往嘴里灌了一口,完全不顾那是瓶几百美金的酒,彷佛那只是瓶便利店售卖的啤酒,他嘟着嘴开始抱怨:“嗯……甚么嘛,美/国这个Baka……”


“那个臭小鬼,甚么不接受一切反对意见啊!”听着英/国又在向他抱怨美/国的种种,法/国苦恼地坐在一旁的沙发,看来今天晚上哥哥他完全不用睡觉了。


他站起来到酒柜前拿了一瓶红酒出来,替自己倒了一杯,听着英/国发酒疯。


“明明就是我养大的,明明以前就那么可爱……”英/国开始伏在沙发上抽泣,法/国真的不想搭理他了,为甚么每次说的也完全一样啊,哥哥他真的不想听啊。听了那么多年都腻了好吗?


“是是,我知道了。”法/国轻呷了一口红酒,明显是在敷衍他。不过英/国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继续往口里灌着酒:“嗯……妖精小姐……”


又在说梦话了吗?果然不应该让他喝太多酒,搞到现在他又出现了幻觉了吗?这么多年了,看来还是要从治好英/国的脑袋下手吗?


“你还是别喝了……”法/国刚想拿走英/国手上的酒瓶,却被他一个翻身躲过了。


“喂喂,你根本没醉吧?”这行动力不像是喝醉的人应有的行动力啊喂!


英/国眯着眼打了个嗝趴在沙发上,嘴还嘟哝着甚么:“干脆把那个见鬼的美/国换走好了。”


英/国刚说完,他们所在的客厅中央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光团,法/国下意识就闭起了眼向着英/国大叫:“喂,眉毛你又做了甚么?!”


 


*


“……阿尔弗雷德那个Baka﹐竟然说我的料理难吃……”亚瑟坐在桌子前不满地碎碎念。


“那个,眉毛你已经念了差不多一小时了,差不多也该停了吧。”弗朗西斯坐在学生会室一旁的沙发上,低头按着手机刷twitter。


再不停,哥哥他就要疯了。


亚瑟似是完全听不到,继续碎碎念:“难得我特意也做了他那份司康饼,竟然说难吃然后跑去吃憨八嘎了……”


“普通人吃了都会死吧……”弗朗西斯小声地嘟哝。


正常人吃了你的死扛还能活已经很好了吧!换作哥哥他咬一口就要去见上帝了,不得不说阿尔那家伙的胃也是怪物级别的啊!


不过有这样的一个恋人,小阿尔他还真是可怜啊!料理难吃是一个问题,傲娇毒舌又是另一个问题。嘛,眉毛粗这个哥哥他就不吐槽了。反正哥哥他就不明白阿尔那小子怎么会喜欢上这个粗眉毛。


可是可怜归可怜,哥哥他还是希望他赶快回来搞定这个麻烦会长,哥哥他听得耳朵都快生茧了。


“亚瑟君,关于下个月的学园祭……亚瑟君?”本田菊轻轻敲了下门,走了进来。看着亚瑟莫名地消沉,他疑惑地看向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耸耸肩:“不关哥哥我的事,是小阿尔。”


“哈……在下还是不太能理解现况……”本田菊依然是一头雾水,不过看样子他又错过了一个收集本子素材的机会了,何等可惜!


“啊啊!!阿尔弗雷德甚么的,干脆换走好了……”亚瑟托着头,鼓着脸颊赌气似地嘟哝道。


换另一个阿尔弗雷德来好吗?


“真不愧是蹭得累大魔王……”本田菊笑着小声地说了一句。听得一清二楚的弗朗西斯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可亚瑟离他们也算有一段距离,听不清他们说了些甚么,只得疑惑地看着他们。


亚瑟刚打算说甚么,突然房间中央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光团,三人同时闭上了眼。


“发生甚么事了?!”


“哥哥我的眼睛!”


“诶,诶?!现在到底发生甚么了……”


 


*


法/国好不容易可以睁开双眼,他看向躺在沙发上的英/国,可英/国还维持着刚才眯着眼的姿势。


“甚么啊,发生甚么事了?”哥哥他完全搞不懂了啦,刚才的光是怎么回事啊?


“喂,英/国你……”


嗯?哥哥他看到甚么了?


“喂,等等?!美/国?!”法/国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美/国,差点没把手中的红酒弄洒。那小子是甚么时候出现的?哥哥他怎么完全没察觉?不对,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你是甚么时候来的?”


“欸?你在说甚么啊?”美/国站在客厅中央似是对此状况也是处于不解。


法/国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突然出现在客厅的美/国:“哥哥我是说,为甚么美/国你会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


别告诉他是甚么Hero的力量,哥哥他不想听这些电波系回答。


“这句话应该是Hero我的台词才对!为甚么我会突然来到这里了啊?还有弗朗西斯,你说话怎么怪怪的?”美/国挠了下后脑,疑惑地看向法国:“Hero我是美/国/人没错,可Hero我不叫美/国哦!”


法/国似是察觉到甚么,他有种奇怪的感觉:“等等,你不是美/国,那你是谁?”


“DDDDDD,弗朗西斯你是被亚蒂的死扛给弄傻了吗?Hero我可是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哦!”


法国这时才察觉到有甚么不对劲。


他大概真的被死扛弄傻了,竟然这么明显的也没有发现。


喂喂,好像有甚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眉毛你混蛋赶快给哥哥我醒过来啊!!






--------------------------------




Ch.2


“嗯…嗯,甚么啊胡子混蛋……”英/国好不容易稍微清醒了一点,刚睁开半只眼,就看到法/国一脸吃了荧光剂的表情。


“发生世界奇迹了啊……”


“吓?你是脑袋被门夹过了,还是把脑子给坐着了?”英/国坐了起来,他怎么完全不明白法/国在说些甚么?是说他甚么时候来到这裹的?


“哥哥我正常的很!你看那里!”法/国指着另一张沙发上坐着的人。


“甚么啊?”英/国转头顺着法/国的视缐看过去:“诶,美/国?!”


“所以说,Hero我不是甚么美/国了啦!”‘美/国’似是苦恼地挠了下头:“Hero我是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


英/国先了呆了几秒,然后默默地移开了视缐:“你又在开玩笑了吧?这一点也不好玩,合/众/国。”


“那是Hero我的台词才对!”


‘美/国’瞪大了双眼看着英/国和法/国,他皱了下眉:“是亚瑟你们在开玩笑吧?你们是想合起来戏弄Hero我吧?DDDDD,Hero我可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


英/国疑惑地看向法/国,所以说现在到底是甚么情况?别告诉他眼前的美/国失忆了。这么愚蠢的事他可不会相信。


法/国耸耸肩,走到‘美/国’身边:“哥哥我也不知就是怎么回事,不过眼前的这个,好像不是我们的美/利/坚/合/众/国大人哦!”


“……那你是谁?”不是美/国的话,那是谁?


英/国现在只觉得他的头好疼,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大脑完全转不了。


“所以,Hero我不是说了吗!Hero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是甚么‘美/国’,再说了,那不是一个国家吗?”


英/国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有甚么不对劲,虽然眼前的‘美/国’样子和真货一模一样,就连那一双海蓝色的双眼和无视地球重力定理的呆毛也和美/国一模一样。但是外面那一件飞行夹克和美/国平时所穿的有点不同,美/国穿的是毛绒领子那种,眼前的只不过是普通的领子,而且夹克里面的很明显就是一套学校制服,而且年龄看上去好像比美/国要年轻一点,那个样子倒是和美/国当年刚独立时有点像……


“咳咳咳!”一想起独立,英/国突然猛烈地咳嗽。


似是知道英/国在想甚么的法/国递给英/国一张纸巾:“喂喂,没事吧?”


看到这‘美/国’法/国也很自然地想到当年美/国独立的时候,说起来当年这事哥哥他也有份插一脚。现在弄得英/国每逢七月或者提起这事,也会气得吐血。


其实哥哥他还是挺喜闻乐见就是了。


是说,也快到七月美/国的生日了吧?英/国那家伙又要半死不活地渡过这一段时间了。


英/国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掩住了嘴,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法/国瞄了眼坐在椅子上的‘美/国’,犹疑了一下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拨出电话:“……能过来一趟吗?”


对方不知说了些甚么,很快便挂了电话,英/国挑眉看着法/国,听着法/国向另一端的谈话内容,他大概已经猜到那是谁了。


“日/本?”


法/国点下头:“嗯,这种事日/本他最擅长了不是吗?”


那个神奇的国度总是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法。


和日/本说明了一下现况,他就已经兴致勃勃地叫他们等一下他,按推测他应该正准备从他的房间冲过来。


坐在沙发上的‘美/国’离奇地安静,他打量着混身酒气的英/国和法/国,挠了下后脑。


Hero他不久前还在蓝蓝路吃着新口味的憨八嘎,刚收到弗朗西斯的短信打算回学园哄回亚蒂,左脚还没迈出蓝蓝路,就突然被一团光包围,再次睁开眼,就已经站在这里了。那个疑似是弗朗西斯又好像不是的人惊愕地看着他,旁边还躺着喝得烂醉疑似是亚瑟的人,至少从外表上是。


不过和亚瑟不同的是眼神,他的亚蒂虽然是毒舌,但眼神总是很温柔。眼前的这个人,有种冷冰冰的感觉,有点陌生。虽然如此,但感觉上还是挺像的。


那个和亚瑟长得一样的人穿着淡绿色的西装恤衫,墨绿色的西装外套扔在了沙发的一端,脸虽然因为酒精的作用而一片通红,身上散发着的气息有点令人难以靠近。


嗯,是醉鬼所以难以靠近。


不过,他不相信那会是Hero他的亚瑟,不过有点像他刚认识亚瑟时的感觉,眼神充满对人不信任还是冷淡。


欸,不过现在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状况?Hero他好像在本田给他的书里看这类似的情况,是甚么来着?


穿越吗?而且还貌似穿到了疑似平行世界的地方了。DDDDDD其实还挺有趣的不是吗?


“喀喀!”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法/国/先生?”熟悉的声音让‘美/国’他想到一个人,他认识的某个日本宅男。


法/国跑去开门,带着日/本回到大厅中。英/国依然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手里拿着刚从法/国的冰箱搜罗来的醒酒饮料。


头还是有点疼,不过好歹也清醒了不少。英/国抬起头看着满头大汗的日/本,看来他真的是赶过来的。


日/本向着英/国点头示意,立刻就把视缐放在‘美国’身上。日/本犹疑了一下开口问道:“美/国/先生?”


“都说了Hero我不是美/国,Hero我是阿尔弗雷德。”到底还要Hero他把这句话重覆多少次啊?他们明明都知道了,为甚么还要再问一遍啊?


是说这个人明明就是本田吧?


日/本若有所思地瞄了眼‘美/国’,转身对着法/国和英/国点了下头:“在下需要一点时间问一下详情,不介意的话能让在下和他稍微独处一下吗?”


“当然没问题~拿去吧!拿去吧!”喂喂,Hero他可不是甚么物品可以让你们拿来拿去的啊!


“我,我是没所谓啦……”英/国挠了下头,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到现在还很混乱。


“那在下就暂时把他带回房间,一会再回来。”日/本走向‘美/国’拍着他的肩膀,‘美/国’耸耸肩,跟着日/本走了出房间。


 


*


日/本和‘美/国’再次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


日/本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看了眼英/国和法/国一眼缓缓开口道:“首先能确定的是,我们眼前的这位‘美/国/先生’的确不是我们所认识的美/国/先生,应该是从另一个平行世界来的阿尔弗雷德君。”


虽然已经多多少少也猜到了点,但法/国还是免不了倒吸一口凉气。


哥哥他活了这么多年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啊!


英/国皱了下眉,瞄了眼坐在他左边的阿尔弗雷德,在他察觉之前移开了视缐:“那真正的美/国去哪了?”


“很有可能互相交换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应该大体和我们现在身处的世界一样,这里存在的人,在那里也有着相同的人。”日/本顿了下看向英/国:“关于这件事,在下想问一下英/国先生有没有甚么头绪呢?”


“没有。大概吧……”英/国依旧皱着眉头:“是说为甚么要问我啊?”


“不是因为你有甚么奇怪的力量嘛?之前还把哥哥我变小了~”虽然那时候可以让可爱和美丽的小姐们来照顾是件好事,但对哥哥他还是诸多不便的!


“不是我!是妖精小姐!”英/国环着手瞪了眼法/国:“谁叫你得罪了我家的妖精小姐。”


法/国耸耸肩,不想再在这话题上争论下去。反正原因都出在这个小少爷身上就是了,不论是甚么妖精还是精灵。








----------------------------------


Ch.3


是说哥哥他怎么觉得他好像忘记了甚么重要的事情?哥哥他记得阿尔弗雷德出现之前,英/国说了甚么来着?


“干脆把那个见鬼的美/国换走好了。”


“啊……”哥哥他貌似知道甚么了。该不会是这个吧?


日/本和英/国同时看向法/国,阿尔弗雷德坐在一边看着他们,没有搭话,无所事事地四围张望。虽然外表和亚瑟他们一样,可这些人说话,他实在插不了嘴。


是气场问题吗?明明Hero他的气场也很强大!


这无形的压逼感是甚么啦?!Hero他还想好好的吃憨八嘎,憨八嘎都变得难吃了!


“法/国先生你是有甚么缐索吗?”


法/国摸着他自己下巴的那堆胡渣,有点犹疑:“吶,眉毛你还记得你喝醉酒说的那句话吗?”


英/国似是有点呆滞,他皱着眉问:“哪句?”


“说要把见鬼的美/国换走的那句。”如果哥哥他没猜错的话,那一句恐怕就是美/国穿越的原因。


英/国似是在回想,不过那时候他醉得自己说了甚么都不知道了,想得起来就怪了。


“那时候你刚说完这句,一阵光差点把哥哥照瞎之后,美……呃,阿尔弗雷德就出现了。”这样看来原因不出在英/国身上就怪了。


那个眉毛竟然一句话就开启了那所谓甚么异世界的通道吗?


英/国似在还在回想,他抬起头对着空气喃喃说着甚么。法/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反正是在对着一些他们看不到的存在说话就对了。


话说,妖精这东西真的存在吗?这么多年来,哥哥他还真没见过吶!


“英/国先生?”看着英/国的表情,日/本也大概猜出了七八分。不过妖精甚么的,他多想亲眼见一次啊!感觉就很萌不是吗?


英/国挠了下后脑,有点迟疑道:“呃……不好意思,大概真的是我家的妖精小姐们做的恶作剧。”


那个程度叫恶作剧哦?Hero他都穿到了另一个世界了。阿尔弗雷德表示他理解不了眼前这个和亚瑟一模一样的人的脑回路。


欸,不过自家亚蒂好像也是这样。


“那Hero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回去?”他还要回去哄回亚蒂,弗朗西斯发短信来说他在学生会室炸毛了。


英/国再次抬起头对着空气说话,阿尔弗雷德怎么就觉得这场面那么熟悉呢?


这不就是亚蒂常会做的事吗?跟他的幻觉说话甚么的。原来不同世界的人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啊?


“妖精小姐说大概要一周之后,毕竟穿越世界所用的魔力也很大,需要一段时间恢复。”英/国看向坐在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呃,那个,抱歉了,把你卷了进来。”


阿尔弗雷德吸溜着刚才日/本拿给他的可乐,露出灿烂的笑容:“也没办法啦!反正也只是一周左右而已。”


亚蒂大概不会生气吧?毕竟Hero他都被弄到了异世界了。


英/国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笑容,下意识移开了目光,耳边似是出现了“英/吉/利/啾”的声音。


该死,为甚么是那时候的年龄啊?


看着英/国奇怪的反应,阿尔弗雷德好奇地挑了下眉。到底怎么了?Hero他长得很吓人吗?阿尔弗雷德摸了下自己的脸,按理说这里也有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才对,刚才好像听见叫美/国?


难不成那两个人关系很差?照他和亚蒂的关系来看,应该不会吧?(╯[∂]ω[∂]╰)


“那阿尔弗雷德君在这里的这几天,能请英/国先生代为照顾让他住在你那里吗?”


“等……!为甚么是我?话说让他住在美/国原本的地方不就可以了?”凭甚么要他大/英/帝/国大人来照顾他啊?虽然说是高中生,但也可以照顾自己吧?再说了,他可不想每天也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对身体不好啊!


日/本依然挂着那一抹商业性微笑:“虽然所属的世界不同,但基本上阿尔弗雷德君和美/国先生在各方面上是相差无几的,而最熟悉美/国先生的人,不就是身为兄弟的英/国先生你吗?”


“呃……话是这样说,可……”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日/本站了起来走到阿尔弗雷德身后按着他的肩膀:“阿尔弗雷德君待在你身边的话应该会比较安心。”


“毕竟,阿尔弗雷德君和那一边的英/国先生可是恋人关系啊!”日/本露出暧昧的笑容。


“欸……?”英/国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噗!哈哈哈哈……日/本你是说真的?”法/国瞬间就反应过来,毫无形象地笑了出来。


真的假的?虽然是另一边的英/国和美/国,可是恋人甚么的,那个粗眉毛竟然会……


不行了,笑死哥哥他了。


英/国明显呆滞了,刚才的信息量太过巨大他大脑还没反映过来。日/本也只是一昧在笑,反正他刚才在收集情报的同时已经收集了一定数量的本子素材了。下一期的暂时不用愁了。


说真的,幸好房间里有足够的纸来记录,不然真亏大了。


英/国抿了下干涩的嘴唇对着阿尔弗雷德问道:“……那个,是真的吗?”


他不相信啊!


阿尔弗雷德从口袋掏出手机:“不信的话,Hero我有照片哦!([∂]ω[∂])☆”


英/国接过阿尔弗雷德手上的手机,屏幕上是两个很熟悉的人,一个是眼前的阿尔弗雷德,另一个是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毫无疑问这是他自己,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英/国他的手在颤抖。


照片中,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正躺在床上似是在熟睡,而阿尔弗雷德则举高了手机自拍,把两人都拍进去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露出的肩膀上来看,“自己”似是裸着的……


这他妈的是谁?


英/国绝望地掩住了双眼。他不活了……


就算知道这不算是他本人,而是另一边的他,可是这该死的到底是谁?凭着绅士的自尊他不会承认那个是他的。


一分钟前好不容易稍微停止了笑声的法/国看到照片再次笑出了声,早已经看过照片的日/本再次看到也不禁转过头掩着嘴偷笑。


刚才已经叫阿尔弗雷德君传了一张给自己的日/本觉得自己简直good job!


本子素材源源不绝啊!再多穿越几个人过来也没关系!他完全接受!


“你笑够了吧?!”英/国毫不留情地一拳揍往法/国的腹部:“那不是我!”


法/国捂着肚子面容有点扭曲,他抹去眼角因笑得太剧烈而流出来的泪水:“呃……哥哥我知道啦……”


“真是的,笑一下也不行吗……”法/国揉着肚子离英/国远了点。


英/国瞪了眼还在嘀咕的法/国,日/本趁着英/国还没注意到他默默移开了视缐,眼观鼻鼻观心。


阿尔弗雷德的视缐却一直没离开过英/国,察觉到他目光的英/国不自然地偏过头挠了下脸庞,支支吾吾地说:“呃,我知道了啦!真是的,到底为甚么……”


“那阿尔弗雷德君就拜托你了!”日/本笑着拍了下英/国的肩膀,那笑容不由得让英/国打了个寒战。


“英,国,先,生!”


 




-------------------------------------------




Ch.4


“那就是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阿尔弗雷德君,而且是作为美/国这一个国家存在?”本田菊向着眼前和阿尔弗雷德一模一样,同样穿着飞行夹克的青年问道。


美/国点点头,头上的那条引人注目的呆毛跟随着上下摆动:“然后这边的我就是以人类方式存在,并且在这间W学院读书对吧?DDDDDD,很有趣不是嘛?”


这种事Hero他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能不能用手机录下来,以后回去看呢?


弗朗西斯半躺在会室角落的沙发上,摆出了一个自信的姿势【注1】,看着样貌完全和他所认识的阿尔弗雷德相同的美/国,他有点难以置信地揉了下他那一头金发:“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有甚么不可思议的?只是我家妖精小姐恶作剧而已。”亚瑟瞪了眼弗朗西斯,看着那个内里穿着军装,外面依然披着一件飞行夹克的美/国,亚瑟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阿尔弗雷德。虽然看上去一样,但他不是。那个眼神不是阿尔弗雷德应有的眼神,很陌生,有点可怕。看上去一样,但并不是。


“这状况眉毛你要怎样把你的阿尔找回来呢?”弗朗西斯确认了现况,转身就开始调侃某某一直皱着他那粗眉的会长:“该不会换不回来了吧?”


亚瑟没理会弗朗西斯,抬头看向空中小小只发着光的妖精们。


“Hero我要怎样才能回去?还有很多需要拯救世界的事等着Hero我去做吶!”某据说是国家化身在一旁不断嚷嚷。


这莫名的火大感让亚瑟有冲动想把放在桌上的一堆废弃文件塞到他口中。他完全感觉不到某人想回去的欲望,倒不如说他好像还觉得有趣?


“妖精们说了,至少要一周后才能把你送回去。”向着明显完全没有任何怕自己回不去危险感的某国家,亚瑟很难不把他当成和阿尔弗雷德是两个人,两个实在太像了,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貌。


“一周吗……那Hero我就随便到处逛逛好了,反正就一周而已。”美/国挠了下头,反正对他们国家来说,一周很快就会过去了。至于另一边的世界会议看来也没有办法参加了,毕竟Hero他也回不去了。


德/国那边可能会气爆吧?不过Hero他又不在,发火也不关他的事!


“问题是阿尔这边。”亚瑟托着下巴皱眉道:“连续一周请假不上学,如果是别人也算了,但阿尔的话有点……”


弗朗西斯无力地笑了两声:“那小子就只有出值率高。”然而他回了学校之后又在做甚么,又是另一回事了。毕竟那小子每次考试前也有那个眉毛帮他强逼性补习,那群可怜的老师也只能只眼开只眼闭了,反正他也是找学生会会长去了。


看着一众似是自己熟悉的人,却又不是的美/国无所事事地拿出手机打开Google map,反正也是闲着,他们这个世界的事又不关他的事,倒不如试下能不能用另一边手机的定位系统找到最近的蓝蓝路好了。Hero他的肚子饿了很久了,从来这边之前就一直没吃过东西,Hero觉得他自己快要饿的胃穿孔了。


一直听着各人谈话的本田菊举起了手:“那个,在下想到一个办法。”


除了专心寻找蓝蓝路的美/国,所有人立刻看向本田菊。


本田菊把目光放在低头玩手机的美国身上:“既然美/国先生和阿尔弗雷德君看上去是一样的,为甚么不暂时让他顶替阿尔弗雷德君呢?”


一下子成为当事人的美/国一脸蒙逼了,他秒速从手机中抬起头看着眼前一众实际比他年轻不知多少倍的学生们:“等等,你们这是要让Hero我去顶替那甚么弗德去上学?!”


他只是Google map 了一下,为甚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的?!


“……好主意。”


别赞成啊!Hero他都没答应!让一个国家去上高中到底算是甚么好主意啊?还Hero他的自由!不去开会,就要来扮演高中生去上课吗?!


“Hero我才不干吶!再说,上课甚么的很无聊不是吗?([>]口[<])”


在场三个学生露出困扰的表情,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美/国先生。”本田菊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虽然这个世界的事和您并没有关系。”


这恭敬的语气和日/本一模一样,美/国他该说不愧是同一国家的人吗?


“可是眼下若果美/国先生您不出手帮忙的话,这里有可能会因为阿尔弗雷德君的消失而陷入混乱!”


本田菊的表情十分认真:“作为世界的Hero,请您帮一下我们吧!”


亚瑟和弗朗西斯的眼角抽搐了下,这骗小孩的话没可能奏效的吧?好歹人家也是国家的化身,会上当就怪了……


“DDDDDD,果然不能没有身为世界Hero的我!”


欸欸欸?!


亚瑟和弗朗西斯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了。真的假的?!这么简单就答应了吗?!原则呢?!身为一个国家的化身这样真的好吗?!你的国民会哭的!


本田菊转过头对亚瑟和弗朗西斯竖起大拇指,可出一个计画通り的表情。对此亚瑟和弗朗西斯只能装作甚么也不知道地看看四周的风景。


美/国露出灿烂的笑容搭着本田菊的肩膀:“那具体Hero我要做些甚么?”


如果真的只是整天坐在那听课,Hero他不干!他掀桌!


“就是翘下课,在学校到处逛一下,还有就是出席社团活动甚么的。”弗朗西斯突然觉得阿尔弗雷德那家伙的校园生活好自由啊!以前还没察觉,现在回想起就觉得了。


“啊,还有一样可不能忘了。”本田菊在一旁默默补上一句:“就是和亚瑟君秀恩爱。”


“甚么啊,就这点事而已,Hero我完全……欸?”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翘下课,在学校到处逛一下,出席社团活动,还有……和亚瑟秀恩爱?!亚瑟?!那个长的和英国一模一样的那个?!


“噗!等,等等!本,本田?!”亚瑟喷了一口红茶。


“在下说错了吗?”本田菊的表情是认真的。


弗朗西斯拍了下本田菊的肩膀,从他不断抖动的肩膀来看,某人正在拚命忍笑:“不不不,小菊你没有说错。”


这一点的确不能少,不过哥哥他真的很佩服本田他能这样似是刻意,但又像是无意地说出如此强悍的事。重点是,还要用一本正经的表情。


“呃,也不是……不对!我和那个Baka哪有秀恩爱啊!”根本就没有好伐?


“下课在教室门口等,赖在学生会室不走,在学校请阿尔吃死……咳,司康,还有在学校做这样的那样的事情……”弗朗西斯伸出手开始数。


“那个……有谁能解释一下吗?”美/国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鸭梨山大了,Hero他貌似被卷入甚么奇怪的事情中了,虽然已经从对话猜到了七八分,但Hero他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


“嗯?”本田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就是亚瑟君和阿尔弗雷德君是恋人。”


根据他的推论,另一边也应该是这样才对,不过本田菊从美/国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到这样的意思。这反应更像是惊愕?也好像没到这样的地步……


美/国用手捂住了双眼,Hero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冲一下。


他现在应该先发一个推吗?


‘突然被告知自己和别人成为情侣了,求解决办法。’






TBC


-----------------------------------


注1:想了解梗出处的童鞋,可以去找Pewdiepie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读自己同人文的视频。



评论

热度(76)

  1. 金盏花KY夜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玩😁马克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