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豹尾

一把好刀

甜饼仙女阿沐★:

★群里吹阿苏勒的时候吹到手腕上的白豹尾


★豹尾这个设真的苏炸了,完全想不出老贼怎么搞出这个设定的,妈的你们这些直男怎么想出这种苏炸天的设定的?!!


★吹完阿苏勒的当晚梦到了这篇的结尾


★结果写了一个星期


★知乎害人不浅【。





.


有人向羽烈王进贡了一件奇珍,那是一张完整的白色豹皮。
雪色的如云一样的白色绒毛,没有一丝杂色,细短的绒毛会因为人呼出的热气而起旋,羽烈王抚摸着白色豹皮,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见过类似的东西的,在他少年时最好的朋友的手腕上。


那时他站在擂台上,拿着他的枪,他打赢了对面的所有人,可是他被丢下了,他被丢下了,大柳营的战士护送着国主,他的父亲拉着他的弟弟跟在群臣后,那行人目不斜视的离他而去,他被丢在擂台上,像个傻子,他的腰上还在流血,只有扶着自己的枪才能维持站姿,嘲杂的脚步声里只有一个人轻轻鼓掌的声音清晰入耳,如同惊雷炸响,那是蛮族的少主,他们隔着人群对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平静如深湖,鼓掌时手腕上有一线白色若影若现。
那双眼睛偶尔会出现在姬野最深的梦境里,他站在空无一人的擂台上,看不见脸的人形黑影绕过擂台往前走,那双眼睛的主人也是一个人,他站在擂台下给他鼓掌,死寂的空间里只有那个人孤零零的掌声。
那个时候姬野还不知道他看到的他腕上的那一线白色是一条白豹尾。


后来他们成为了朋友,他在花澜苑的树荫下偷懒,蛮族的少主在桥上向他挥手,他的影子在他脸上晃动,手腕上一根白线,姬野愣了两秒,认出那是一根白豹尾。
他的朋友一直都戴着那根白豹尾,用红色的丝带缠在手腕上,打着死结,那条红丝带老旧地变成了褐色,像是干涸的血液。


羽烈王捧起那张豹皮,把脸贴在上面,微硬的豹毛扎着他的皮肤,刺痒的感觉从面上蔓延开来。
他们并肩坐在宫墙上,柳瑜儿和小苏去了俩枫园,他们面前是一棵榆树,谁也看不见他们,他们却能看见天上的星星,阿苏勒坐在他旁边,他的手在他的手边上,白色的豹尾扫过他的手背,酥酥痒痒地麻。


羽烈王把脸埋进豹皮里,野兽的腥臊味充斥在他鼻尖。
他从来没有在阿苏勒身上闻到这种味道,蛮族的世子清秀地像个东陆文生,乌发金环,月白大袖,他的体温比常人要偏低一点,手贴在他脸上的时候冰冰凉凉,白色的豹尾缠在他手腕上,尾端系着红色的丝带,他身上有极淡的香味,姬野说不出那是个什么味道,直到很多年后,他领兵和北地交战,在火雷原的大帐里,头痛欲裂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该是春天的草原,混杂着金色的爬地菊。


豹皮被放在羽烈王寝宫的地上,年轻的皇帝喜欢在上面打盹,他整个人被白色的细短的绒毛包围,奇怪的皮革味笼罩着他。
仿佛重回殇阳关的战场,他接下了嬴无翳的斩马刀,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在辎重营的床上,吕归尘在他的身边,呆呆地看着蜡烛的火光,他的睫毛长而浓密,眼睛里晃动着烛光,他们聊了很多,敌人,战场,未来,他盯着吕归尘的眼睛向他诉说他的愤怒他的孤独他的不甘他心底里燎原的火,他知道自己一定笑得冷酷又难看,看起来肯定像个恶鬼一样狰狞,但他不在乎,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考虑,心底的火旺盛地烧起来,把自己点燃,还想把吕归尘一起点燃。


“我不想死人的,”他的朋友缓缓地说,他把手放到胸口,像是把青鲨赠给他的那天,“不过我们是好朋友,只要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他们踩你的脸!”


只要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他们踩你的脸。


他的朋友这么说,琥珀色的眼睛悲伤又坚定,闪烁着烛火的光。


他们纠缠在一起,姬野未断的右手贴着他的腰背,少年的紧致的肌肉贴合着他掌心,血管在皮肤下跃动,束带松了,黑色的长发从他胸前垂下来,落在他的肩头,和他自己的有些发硬的头发不同,那是柔顺的丝绸一般的触感,姬野咬住他的发梢,像兽一样研磨牙齿,发丝贴着上颚晃动,他扬起头把头发从姬野嘴里抽出去,发梢湿成一团,刘海也是湿的,贴着他的前额。他的唇破了,舐咬的时候一股浓厚的甜腥味。


蜡烛灭了,他们在一片黑暗里拥抱彼此,手臂用力收紧,腰部相互贴合,发丝缠绕手腕,野兽的皮毛摩擦着姬野的后颈,针扎一样的刺疼,姬野啃咬他的肩头,留下一圈牙印,甚至想把对方装进肋骨。


沾着血的皮甲堆在床头,一股酸臭的铁锈味。


羽烈王睁开眼睛,掌心里还残留着少年身体的触感,坚硬的紧实的肌肉和细腻光滑的皮肤,带着青紫的淤青,上面沾满薄汗,手掌拿开之后一阵清凉。
年轻的皇帝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掌心,在白色的豹皮上想念着蛮族少年肌肤的触感和他手腕上的白色豹尾。


自那之后过了很久,久到他们分道扬镳,久到他成为了东陆的皇帝,久到他率兵踏上了北陆的草原。


蛮族的大君前来与他谈判,带着半块玉环和灰暗的铁片,手腕上缠着白色的豹尾,琥珀色的眼睛平静如同千年的古井。
他说原来你真要杀我啊。
他说我从来没想过杀你。
真可笑啊,羽烈王想,自己明明是来杀他的,他却以为来的还是救他的那个人,他想笑可他笑不出来,疼痛像钻子一样要从颅骨里钻出来,脑子里有人嗡嗡地说话,姬野姬野姬野,我不想死人的,我不会让他们踩你的脸,姬野我们一起去,姬野你想当皇帝么,姬野我和你定盟——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闭嘴——他举起长枪突刺,大君举刀格挡,他们的肩甲撞在一起,钢铁摩擦出刺耳的轰鸣,影月打落头盔,划破他的眼角,猛虎啸牙枪刺进他的肩膀,鲜血迸溅出来像是瑰丽的玫瑰。


曾经他们说再见时要定下一生的盟约。
然后他们在重逢的这天互相挥舞刀兵。


东陆的皇帝与北陆的大君定下了盟约。


大君琥珀色眼睛的眼睛暗下来,一只衣袖被血浸透,腕上的豹尾一片鲜红,他转身走出了大帐,再不回头。


名为阿苏勒的少年就此死去了。



阿苏勒。
阿苏勒。
羽烈王仰躺在白色的豹皮上默念着自己少年时最好的朋友的名字,手里紧握着豹子的白尾。





END.


★我知道结尾好像有点接不上但我不想改【
★和梦见一样全文都是为了写末尾【。

评论

热度(218)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