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幻觉

😭️😭️😭️

甜饼仙女阿沐★:

★题目捏他自《霍乱时期的爱情》


★但灵感来源其实是《海边的卡夫卡》里十五岁的少女佐伯


★除了题目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


在干冷的秋日的黄昏,羽烈王看见了幻觉。


那是十九岁的蛮族少年,月白长袍,乌发金环,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手肘支在桌上,腕上用红线绑着一条白色的豹尾,他垂着眼帘,神色安详像是故人返乡,发现自己常去的那家酒肆还没关门,卖酒的小娘虽已成为人妇但眉宇间还能看见当年青涩的模样,于是他放下心来,知道自己回家了。


羽烈王盯着他的幻觉,他的幻觉没有看他。


十九岁的少年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推到桌子的另一边,自己拿起了另一杯,他喝酒的时候睫毛颤动,呼出的热气在尾端挂上细小的水珠,他喝得很慢,但酒杯一直没有离开嘴唇,他终于喝完了那杯酒,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把酒杯放回桌上,看向没有动过的另一杯酒,酒液荡起涟漪,中间开出一朵黄色的小花,于是十九岁的少年笑起来,琥珀色的眼睛里也荡出一圈涟漪,眼底开出无数黄花。


羽烈王向他走过去,幻觉消失了。


他走到桌前坐下,把手放到桌上,从天空落下一朵黄色小花,于是他毫无来由地想要喝酒。


幻觉像是烟尘一样缠绕着他。


十九岁的少年站在曦光里,吹响一只无声的笛,红色的流苏垂落在他腕上。


十九岁的少年坐在台阶上,用清澈如同琥珀的眼睛看着他,睫毛蝶翼一样颤动。


十九岁的少年靠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发呆,夕阳坠落在他眼里,枫树流下一滴树浆。


十九岁的少年像是烟尘一样缠绕着他。


他的头很疼,像是有人站在他脑海里手持巨斧要劈开他的头颅,他用力按着太阳穴,神情狰狞如同恶鬼,眼睛里像是有火在烧。


某个人的手附上他的额,泉水一样的清凉。


“西门?”羽烈王说,没有人回答他,他猛地抬起头来,火焰像要从他眼底迸出来,他抓住那个人的手腕,野兽的皮毛摩挲在他掌心,十九岁的少年温柔地注视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倒映着他苍白如同鬼魅的脸。


他安静下来了,眼睛里的那团火像是被水浇灭,只剩下漆黑的灰烬,灰色的烟从灰烬上升起来。他枕在十九岁少年的膝上,十九岁的少年环抱着他,月白色袍子的袖口像是鸟羽一样垂在他胸口,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环绕着他。


他在十九岁少年的怀抱里安眠,抓着他的手腕,掌心里是一条白色的豹尾,星辰在他们头上燃烧。


他的头还是很疼,幻觉消失了,少年不见了,有人在他耳边说话,那声音像是冬天的河水,冰盖下埋藏着汹涌的暗流,他认出了那个声音,连睁眼都不需要,只是那个人的声音在他的大帐里响起他就记起了那个人的名字——在他以为自己忘光了的时候。


他刺出那把枪去,睁开了眼睛。


蛮族的大君站在他的面前。


“吕归尘。”他听见自己这么叫他,他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蛮族大君的确是叫“吕归尘”,但是自己应该是叫他另一个名字的,更长更柔软的一个名字,像是融化的雪水流淌过春天的草原,用舌尖抵住上颚发出第一个音节,可他忘记那个名字了,所以他只能叫他“吕归尘”。


他们终于见面了,相见的时候他的剑劈下他的头盔,而他的枪上流淌着他的血。


蛮族的君主看着他,血从他肩膀上流下来,白色的豹尾被染成深红,十九岁的少年沉睡在他的身体里,像是重叠在一起的两圈波纹。


他们握住那块生锈的铁片,皇帝的眼睛里像是有火在烧,他们的血融在一起,十九岁的少年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月白长袍剧烈地抖动。


大君的嘴唇颤动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暗淡下来,火焰燃尽的灰烬堆积在他眼底,他转身走了,大氅在他身后扬起,羽烈王看着他被虎豹骑簇拥着登上返回北陆的大船。


十九岁的少年坠落进海里,月白长袍在海水里晕开如同盛开的莲花。


大君乘船北渡,在海边立下铁碑,缠着深褐豹尾的手按在碑上,厚重的黑色像是干涸的血。


十九岁的少年沉入海底。


羽烈王再也没有见过幻觉。


他的幻觉死去了。


十九岁的少年死去了。


END.






羽烈王也要死去了,他睡在床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宫人们守在他寝宫外,他的身边空无一人,这座宫殿安静得像是坟墓。


有笛声响起来,像是水从笛孔里流淌出来,有风从草原吹来,风里裹挟着爬地菊的清香,海鸟的白羽落到他身上。


羽烈王奋力睁开眼睛。


十九岁的少年握着他的手。


二十九的少年吹响一只横笛。


半弯翠玉悬在他们胸口。


皇帝看见他们的嘴唇翕动,可他什么都听不见。


羽烈王的眼睛又闭上了,他沉入琥珀色的深井,十九岁少年和二十九青年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他们在叫他的名字。


他们在叫他“姬野”。



★瞎几把亢奋,瞎几把颓废,瞎几把乱写文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没有人抱抱我就起不来!.jpg【满地打滚】


★关于end后那一段,原计划是用它结尾的,但是我写到那里,“羽烈王”三个字打出来后一下子醍醐灌顶,真的就像是神灵附体一样写出那三句来,然后我觉得可以了,结束了,圆满了,再写什么都不行,但是我又真的很想写那一段,所以就把它加在了eng后面,你们可以把它看成彩蛋或是番外啊啥的


★但是这篇文结尾就是在十九岁少年的死去。


★六一快乐啊大家:)

评论

热度(71)

  1. 金盏花甜饼仙女阿沐★ 转载了此文字
    😭️😭️😭️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