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君臣良友

妈耶,大梁祖传骨科

w顾臻九w:

“陛下,起风了,回吧。”


“我在想,父辈也是否和我一样,在此思念过旧友呢?”


1.


萧选站在宫墙之上已有半个时辰,直勾勾的盯着月亮。今夜月亮不圆,缺了大半个口,似一轮弯刀横在天上。


“天公都不作美。”他自言道,“月夕之夜也不肯圆满一次。”


“陛下,起风了,回吧。”高湛执宫灯立于不远处。


今夜不知为何,风虽不大,吹至金陵,吹至萧选身上格外的冷。


“高湛,你说,是不是朕,真的错了。”他的手攥成拳头发抖,语调竟有些颤。


高湛心中明白所为何事,一鞠躬,回道:“陛下之决断,皆为天所授意,如今大梁国泰民安,陛下膝下子嗣和睦,便是故人最期盼之事。纵陛下......曾有犹豫,旧友也可会意,相信旧友也希望陛下可忘却前尘,以大梁社稷为重。”


萧选轻笑,紧皱的眉头略有舒展,手也终于放开。


“若是他放下了,怎么都不肯让月亮圆一次。”说完萧选扶着额,眼泪终于还是落下来,“朕错了,朕,真的如景琰所说一般,错了!”


高湛未说话,二人就站在风里,萧选终是哭得一趔趄,高湛赶忙上前扶住,“陛下!”“无大碍,想必是今日家宴与景琰多喝了几杯。”


宫灯微弱的暖光和惨白的几丝月光此刻都映入萧选模糊的双眼中,带他回到五王之乱时,兵荒马乱中他仓皇奔逃却被人撞倒,一只飞箭直奔眉心,他想起身,可却无力支撑。正在此时,一杆长枪挑起飞箭,骏马之上的年轻人伸出手,他面目被血污所染,可双眼明亮,“殿下恕罪,臣来晚了,臣是来接殿下的。”


“林燮大哥,”萧选深吸一口气,“对不住你,对不住你。”


他摇摇晃晃,又问道,似又不求答案,“高湛,你说,他能收到么?”


高湛还未回答,宫灯却像听了此话似的,轻闪几下便灭了。


高湛笑着一作揖,“陛下,想必您的心意到了。”


“高湛,今日之事,你知我知。”


“陛下,今日之事,您知灯知,高湛,不知。”


2.


“陛下,起风了,回吧。”高福将外氅披在梁帝身上,梁帝咳嗽了几声。


梁帝焦急地用拳头敲着围栏,“高福,你可记得,朕真的和下面交代了军报一来就呈递上来?”“回陛下,您确已交代了。”


“那甚是奇怪,怎么还没军报递来,莫不是王兄......”梁帝说完用手捂了捂嘴,“中秋之日净说不吉之话。”


长林王萧庭生奉命带兵再抵北境平定战乱已三月有余,上封军报长林王曾言道不出中秋便可平息,而日以至中秋,长林王还未有归来的消息,梁帝几次三番交代下属但凡有军报直接呈递殿上。


“陛下,军报!军报!”小公公急忙跑上殿,鞠着躬将军报递到梁帝手中。


梁帝镇定气神,拆开军报,皱眉览了几行,才放下心又皱起眉,忽而又松了口气。“高福,拟旨给太医院,将跌打筋骨之药预备齐全,待长林王回京,即刻登府诊治。”


信中长林王言道,战乱平息,军务也处理妥当,只是自己不慎负伤,疗养了些时日便耽误了行程,过了中秋,不日便可回京。到时,还想和陛下对弈三盘对酒三巡。


“哈哈,吉人天相,朕要今日多喝几杯,也替王兄多喝几杯!”


“等王兄回来,我说什么都不会轻易放你走了。”梁帝自语着,笑了。


 


3.


萧景琰独自提着食盒上了宫墙,今夜月亮格外大,似一块圆玉,温润的泛着白光。


“今年又是丰收好年,百姓安居,边境无事。”萧景琰似对着谁统报一般,一一细说近日各项事宜。“我答应过你,守好这片江山,就从不会食言。”


萧景琰打开食盒,取出一枚榛子酥,举在手中,对着月亮笑道:“母后特制的榛子酥,你可用啊?你若不用,我便吃了!”说着一口吃下。


最后一口咽下,萧景琰的泪在眼眶中迟疑,最终落下,“小殊,我想你了。”


“陛下,起风了,回吧。”廊口的公公作揖道。


“知道了。”萧景琰转头道。


随后他又面色温和起来,打开食盒,“这是母后特地给你制的,你若想吃,就......”说到这萧景琰又哽咽了一下,风吹起来,点心上的桂花瓣一下吹得洒出宫墙,“就赶紧回来,我等着你。”


“小殊,我等着你,不论再过多少年,我都等赤焰军少帅林殊,回来。”


风又吹起来,远处的六角铃响声清脆,仿佛又回到那时候,他轻拉铃响,他便知道。


 


4.


“陛下,起风了,回吧。”


“我在想,父辈也是否和我一样,在此思念过旧友呢?”


萧元时抚着刚送来的昆仑玉酒葫芦笑起来,那是萧平旌寄给他的。


平定叛乱后萧平旌并未领朝职,他恳请萧元时让他回江湖中去,萧元时虽想挽留却也点了头。萧平旌答应他,每年过年回与他叙上一叙,平日遇到稀罕的玩意也会托人放置在距金陵最近的驿站,三月一取,从未有过空手而还。


昆仑玉葫芦里已然是装了东西的,萧元时打开抿了一口,是酒。


此酒成色清亮,与金陵的酒不同,略酸,有独特的香气且醇厚,回甘很强,苦味几乎很难尝到。


“也不知道平旌哥哥此刻在哪?”


萧元时又抿了一口,“酒我收到了,平旌哥哥。”


叛乱过后五年,萧元时整顿朝堂,重民生,护边疆,政绩颇丰。可他总想到他成为太子之时曾对父王说以后也想像父王与长林王一般与萧平旌相处。


他又想起老王爷去世的那天他前去吊唁,一声平旌哥哥生生被萧平旌的一句“陛下!”截住。


是了,你我不再是少年玩伴,而是君臣了。


“这世上最近的是君臣,最远的也是君臣。”他轻叹道。


“不论你在哪,我都时刻念你,长林王。”正说着,一只白鸽随风略过夜空,萧元时探头向外望,大喊道:“平旌哥哥,可是你来了!可是你听见我的话了?”


鸽子盘旋了几个来回,向远处飞去。


“陛下!”这一举动,吓坏了一旁站着的公公。


萧元时长叹一口气,和公公挥挥手,示意他退下,公公终是一鞠躬退下了。


眼泪终是止不住落了下来,“这江山,归了我,那这江湖,就给你吧。”






“阿选,别怕,纵前路多难,有我在你后面。大可安心!”


“大哥,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在。”






“若我生在平常人家,王兄是否就不会对我如此好了?”


“兄长无论何时都是你兄长,即使在平常人家,爱护幼弟也是我的职责。”






“你快吃,等你吃了我再吃!”


“诶诶你还真吃呀!那是榛子酥,这才是母后做给你的!”


“哈哈,我就知道,我的景琰怎么忍心害我?”


“吃还堵不住我们少帅的嘴!”






“元时,还记得小时候我抱你,你竟在我怀里尿尿,衣服都湿了大片,那真是,哈哈哈哈......”


“平旌哥哥莫说了!再说元时就不和你好了!”


“生气啦?我开玩笑的,你可别不和我好呀!”


“那你得答应我你要一直和我好,不能不理我!”


“好,我答应你,我萧平旌和元时世界第一好,和你好一辈子。”


                                                                                                    完






大概大梁的皇帝没事干净思念朋(爱)友(人)了吧。


看到最后虽然吃今夕吃旌流还是不免被小皇帝的一句平旌哥哥萌到。


脑洞主要来自于的就是旌时所以tag就打了这个了!


大梁祖传的单箭头233333


没看过原著还请轻喷!大酒窝梁帝都没名字有点难办,萧选那里不算强行凑得,老了越来越开始反省自己的这一生,皇帝更是,他未必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是怕人说出来,可知错的他说不定也在等着有人制裁他的一天呢,他才好回到五人出游的日子,回到林燮大哥的身边。


就这样,最后表白琅琊少阁主我蔺九小哥哥,太帅了QAQ!!


如果有任何不好的地方还请原谅我诡异的脑洞,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1)

  1. 金盏花w左手带钩w 转载了此文字
    妈耶,大梁祖传骨科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