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忆中吻你

超级超级可爱(๑• . •๑)

拔叔家的小茶杯:

      迷雾被外面的星光渲染,而在细碎的星云里显得光怪陆离。


      没有尽头的道路,如若没有引路人的指引便会被世界和记忆迷惑住方向。


      米迦勒站在其中的交叉点,光的轨迹在他站立的地方分成了两条,两条光路从身后直到身前的迷雾,红色的发丝明亮的似乎已经燃起,顺着背脊滑落,在一片群星之间,分外夺目,纤长的睫毛半掩着冰蓝的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一只手托举着悬浮的精致的沙漏,金色的细沙流淌在其中,即将流尽。


      天使似乎没有管即将结束的倒计时,耐着性子站在他所能到达的最接近的地方。


      在沙粒流淌完毕之前,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着他想要等到的人。


      洁白的虚影从一片虚无之中慢慢踏上即将关闭的道路。


      天使的眼眸中点燃星芒,又悄然熄灭。


      米迦勒抬起另一只手抚摸走向他的巨大身影,但眼中掩饰不了的失望。白鹿亲昵的用鼻尖轻蹭,温热的吐息让掌心一片湿热。


      美丽的生物走到米迦勒的身边,浑身上下散发明亮的白色光晕,晶莹剔透的鹿角像是水晶制作的艺术品,所到之处光华万丈,连眼前的迷雾都被逼退。转过头蹭了蹭天使的肩膀,米迦勒使劲揉了一下它额头上短而柔软的雪白毛发。


      “你如果在和这家伙忙着互相安慰的话,我不介意先行离开。”


      熟悉的声音响起的瞬间,沙漏的最后一缕沙粒流尽,米迦勒就抬头看见了挑眉的魔王,黑发白衣的身影在一片迷雾间傲慢的站立,手上的沙漏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手心。黑色的眼睛清晰的倒映着红发天使抱着白鹿的倒影。


      “不,怎么会。”米迦勒愣了一下,像是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喃喃道,收回沙漏,走上前张开了双臂。


      “他的身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应该意识到我藏起来了。”路西法面无表情的回抱了天使,眼中的笑意却浓郁的如同蜂蜜,微勾的嘴角已经可以说明很多东西了。熟悉的躯体和味道让他有些恍惚,距离上次拥抱已经记不清过了多久。


      “他身后没人只有两个情况,一是被拒绝,二是藏起来了。”米迦勒把头埋在路西法的颈窝,闷闷的说,“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在天堂地狱共同围剿某位被判刑的危险人物时,他向幻境中的恶魔拔剑,当睁开眼时,鲜红的剑锋上绽开妖异的血纹,一向有神傲慢的黑色眼眸渐渐溃散,白色的长袍胸口无法填补的空洞,黑发无力的四散垂落,被握住的手指间,传来了无生气的温度,破碎的土地和扭曲的空间,构成了夜里深渊的梦魇,直到在午夜被惊醒前,一直身处黑暗。


      “我不会拒绝你也不会怪你。”魔王皱着眉,低头细致吻上了天使的发顶,显然对天使的反应十分不满,“我还以为你知道。”


      “是的。”米迦勒抬头,蓝眸透彻而充满阳光的点缀“我知道。”


      你爱我。


      一切还没有改变之前那样,坐在撒弗拉右殿里的拂晓明星,从不拒绝兄弟少数无理或有理的要求。而在私下里,仗着宠爱和包涵,他总会索求更多。


      没有止境的眷恋着对方的温度,怀抱,吻;正经到严谨的统帅从不吝啬在兄弟面前展现自己的渴求和笑容;来自灵魂深处的契合让他们无比的默契。


      即使站在对立的方向,有些东西也从未改变。


      就像伊甸园的树荫,刻上姓名的沙漏,天堂地狱最高统治者的宫殿里都有一个房间的奇奇怪怪的收藏品。


      白鹿扯了扯米迦勒的衣袖,不耐烦的朝路西法喷了一口气,用鹿角去顶撞这位地狱君主,被对方躲开后,路西法捏住手腕,嘲弄的冷哼一声。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止一次想要把它交给别西卜烤掉。”


      “我还以为只有拉斐尔会被这样对待。”


      米迦勒用挑眉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路西法的这个想法一定会让别西卜和他自己大伤脑筋。


      “拉斐尔,”路西法有些不满的挑眉道,“你居然把我和拉斐尔分为了一路人,真叫人不敢置信。”


      白鹿回头望了路西法一眼慢悠悠的迈着四只修长健美的腿回到了迷雾之中,引路的光路慢慢汇聚成了一条,向米迦勒的身后蔓延开来,形成一扇巨大的门,高约七米宽也有四米的样子,上面精致而奇异的图案,被路西法在心里放肆的评判了一下。群星流淌过两人的身前,路西法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和米迦勒投来的目光交汇的时候,两人都被路西法的动作发出了愉悦的轻笑。


      “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到你的记忆宫殿了。”路西法走近米迦勒身边,回想起曾经两个人的记忆宫殿几乎如同一个一样的时光。自从堕天之战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宣告破裂,米迦勒便从没有让白鹿来接引他,也从不跟着白鹿去找他。


      死心眼的天使长还为了断绝一切跟他有接触的地方,外交交给拉斐尔,把自己埋在一大堆公文里不知疲倦的处理着他叛乱后如同一锅乱粥的天堂,不知道他在地狱知道他有接近九百年没有睡眠的时候,恨不得马上飞上天堂把他按在床上下一个沉眠的咒语让他不要醒来,然后在现实和双生子之间的梦里狠狠的折磨一下这个家伙。


      最过分的是,在被加百列下来死命令强迫睡眠之后,居然还找梦天使瑰洱来建立梦境来屏蔽他,如果不是他突发奇想的找来了亚伯汗,两对双生子之间的联系硬生生把两个梦境投影到了一起,他还不知道他躲他下了这么多功夫,结果导致在他梦里逛红海的时候,看到了在繁华的大街上突然断层般出现的日式温泉和里面的天使。震惊的魔王殿下被黑着脸找来浴巾裹住的天使直接摔了数十个魔法砸到了脸上,接着就被束缚两位梦天使的锁链切段了视线,那些魔法虽然没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醒来的时候他都感觉脸在疼。


      之后两人的冷战似乎更加严重,而米迦勒在之后的一千年里荣获了司“不眠”天使的绰号。


      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就有这么像,倔强的要死,真不知道米迦勒的性格随了谁。


      路西法才不会承认这句话其实是他有意刺激一下他的天使长,吃了近万年的闭门羹,是谁吃都不会开心


      “抱歉。”看着天使长带着歉意的暗淡眼神,稍微平息了一下他吃了万年闭门羹的郁闷。


      毕竟,对方也不好过。


      米迦勒的主殿一如他的为人,干净整洁简单到除了保留记忆的影石,一些风景画和满屋子的书之外,就只剩下少得可怜的其他物品。路西法盘算着怎样说服米迦勒往里面塞一些他宫殿里的用品,虽然用不了,但那种对方生活和记忆里有自己的感觉能很好的满足魔王的傲娇心理。


      即便简单,米迦勒的品味也比较符合路西法的品味,除了少数地方他们会争执不休,例如妖精的萤火草和精灵的银叶草那一个适合种植在花园里在夜晚欣赏。米迦勒觉得萤火草寿命太短,而且那些漂浮的光点有可能点燃整个花园,而路西法觉得银叶草是会发光的大海带,颜色就像神的头发,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宫殿墙上有些路西法眼熟的奇怪花纹,在认出是很小的时候被他自己舍弃掉的房屋设计上关于墙壁纹理的设计时,最后一丝郁闷也一扫而光。


      “要来看看吗?”在路西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米迦勒已经取下放在最顶层的一块影石坐在书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当然。”魔王微微昂首,又随即露出柔和的笑容。


      米迦勒的脸上流露出了然的笑意,意念微动,手中银色的石头已经浮现出一层层光晕,四周的景色在一圈圈波纹中渐变成熟悉的森林和水流,百灵鸟的清鸣模模糊糊的萦绕在耳畔,记忆里的花香冲破重重阻碍,跨越数十万年的时光展现在面前。


      米迦勒坐着的书架变成了郁郁葱葱的古树,天使坐在树枝上,从高处眺望记忆中的场景,眼中流露出几丝怀念。


      路西法站在树荫中,看着在树间打下的光斑中神色温柔的天使,一圈圈的光晕打在白色的身影上,让他回想起了天使站在神座下的样子。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在一个恍惚间,都投向了另外的某一处两道相同的身影。


      小天使似乎还不会飞,紧紧的抓住枝干,翅膀无意识的舞动,小脸苍白的望着到地面有些高的距离。


      金发少年站在树下,风在微微拂着,几缕阳光悄悄的打在他金子般的发上,熠熠生辉,已经初具模样的俊美,让任何人的视线都会被他夺走,伸出双手,鼓励的笑着。


      “米迦勒,不用担心,我会接住你的。”


      小天使向外探了下头,又缩了回去。


      “你可以上来抱我吗,路西。”小天使就像瑟瑟发抖的小兽,冰蓝色的眼眸带氤氲,带着软软的童音带着颤音,听了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你应该尝试一下自己下来,亲爱的。”路西斐尔神秘一笑,天蓝色的眼眸镀上了一层金色,眉梢微弯,笑意熏染了眼角,背后的光辉汇聚形成六翼,美丽的羽毛在阳光下如斯如幻。


      米迦勒看向了树下黑发魔王的侧脸,熟悉的容颜却早已褪去青涩和圣洁,眉梢都被黑暗侵染,带着深层的侵略,但在自己的面前却温柔依旧。


      路西法接收到米迦勒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天使已经移开视线,心底挑眉,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看着过去。


      “你别忘了你还有这个。”路西斐尔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翅膀,特意张开翅膀,让米迦勒看清如何挥舞。


      “可是我飞不起来,路西。”小天使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我飞不起来的,哥哥。”


      “不会的,就算飞不起来我可以接住你,然后我教你好吗?”路西斐尔小心翼翼的哄着,就像在保护着挚爱的宝贝,满眼柔和。


      “我们去伊甸,把拉斐尔和加百列叫上,他们也还飞不了,我们一起飞。”


      “勇敢点,我的小天使。”


      【“看你以前多胆小。”路西法看到这里忍不住说道。】


      【“明明就这么高的距离。”路西法比了比那棵树,也就比他成年后要高一公分而已。】


      【“真是抱歉。”米迦勒毫无诚意的说。】


      看着小天使踌躇了很久终于跳进了天使的怀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蜷缩成一小团,路西斐尔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挠了挠小天使的夹肢窝。


      阳光下,金发少年抱着笑出眼泪花的红发小家伙,宠溺地揉了揉他如同火焰般的短发。


      成为了最美好的风景。


      “如果你当时不跳下来的话,你猜我会怎么样?”路西法撑着下巴,用眼神指向树下的。


      米迦勒摇摇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大概会飞上去抱住你,然后打你的屁股,”路西法绷着脸说,一只手指摇啊摇,“真的是太胆小了,又胆小又爱哭。”


      然后傲慢的魔王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但是我可能会下不了手。”


      “我想也没人能下的了手。”








      拉斐尔从墙角探出头,目光直直的看向了装满浆果的背篓,米迦勒趴在他的身后,紧绷着小脸,紧张兮兮的。


      “听着,米迦勒,等一下你去拿浆果,我在这里给你放风。”未来的风之天使摇着头,努力做出认真的脸,在地上一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图上用木棍点了两个位置。


      “要快,不能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也不要出卖朋友知道吗,这是不对的。”


      “可是拉斐尔。”小天使苦着个包子脸,“如果被路西发现的话……”


      “所以不要被他发现。”拉斐尔打断小米迦勒的话,义正言辞的说,眼里熊熊燃烧着忽悠之火。


      “记住,米迦勒,现在我们和哥哥是敌人,我们为了生存的需要而必须拿到那些浆果,而哥哥是不会允许我们在规定时间之外吃这些的,所以为了大浆果宇宙的意志,我们得反抗。”


      “嘿,根据你的情报,路西去找加百列了,现在回不来,我们不用担心。”拉斐尔豪迈地拍了拍米迦勒的肩膀,一脸尽在掌握的表情。


      “哦。”小天使畏惧的往后缩了缩脖子。


      【路西法朝米迦勒挑了挑眉,米迦勒侧过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一切进展的很顺利,米迦勒靠近了浆果篮子,一颗颗饱满的果子被放进胸前的口袋里,在路西斐尔回来之前,这些浆果都会跑进米迦勒的口袋然后被分赃,一如聪明的风之天使所想。


      然而脚步声打破了风之天使的幻想,小天使顿时像无头苍蝇一样瞪大眼睛在地上打转,小米迦勒迷茫的抓着一把浆果站在原地。


      “米迦勒你在干什么?”


      最后拉斐尔朝米迦勒扔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悄悄咪咪的躲在墙角,留下双眼无神,脸色苍白的小家伙迷茫的站在背篓旁。


      因为加百列自己从湖边回来而半路折回的金发天使,看着一脸要哭了的表情的蠢弟弟手里抓着一把浆果,傻傻的站在原地,在他出现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路西斐尔挑了挑眉,自家弟弟的蠢样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偷东西什么的是绝对干不出来的,明显有人指使


      看着坐立不安,像个焉了的小狗一样的小天使,路西斐尔轻咳了一声,小天使的身体不明显的抖动了一下,又瑟瑟发抖。


      “米迦勒,告诉我是谁指使的,我可以不追究。”


      “不,不能说。”米迦勒倔强的咬着下唇,想起之前拉斐尔说的话。


      “为什么。”


      “这是背叛同伴。”米迦勒搅着衣角,食指在胸前点呀点。


      同伴?路西斐尔快被这个傻乎乎被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小家伙气到脑袋疼。


      “可是他都跑了,只剩你一个了。”路西斐尔蹲下来,努力的做着沟通。


      “……”


      “不说的话是会被惩罚的哦。”


      “可是,拉斐尔说就算被抓到也不可以说。”小米迦勒抬起湿漉漉的眼睛,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又低下头。


      笨蛋米迦勒。躲在角落听墙角的拉斐尔心中一潮绝望迎面而来,暗骂道。


      “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亲爱的。”路西斐尔故意板着张脸,做出生气的样子道,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的记了拉斐尔一笔。


      “你这样我会生气的。”


      “为什么?”米迦勒慌张的抬起头,又委屈的在路西斐尔的目光下低下了头,就差耳朵和一条拉拢的尾巴。


      “因为你笨死了,米迦勒。”天使被小米迦勒的表情气笑了,使劲揉了揉那个笨脑袋。


      “真的真的笨死了。”


      【“我一直都不打算收回那句话,真的很笨。”路西法抬手,一如面前的路西斐尔一样,落在了米迦勒的发上,黑发的魔王与曾经的光耀辰星的身影似乎重叠起来。】


      【与他几乎一样高的天使长僵硬了一下,颤抖着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腰,温顺的靠在胸膛上,听着有力的心跳,睫毛掩盖住了发红的眼眶。】


      <未完>



评论

热度(52)

  1. 金盏花拔叔家的小茶杯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超级可爱(๑• . •๑)
  2. 翦影拔叔家的小茶杯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