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他们的故事之那夜月圆

Estefania爱吃糖炒栗子:

*老咸鱼忍不住辽,说好的封笔不写同人还是败在巍澜手里惹。


*原著背景,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本文又名《有文化的老公说情话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清水小甜饼,他们这么甜大家不pick一下?


=====================================




那是他们共度的第一个中秋。




“老赵,这儿给签个字……哎沈教授也在啊。”祝红推开办公室的门,将手里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沈老师今儿不是还有课?这么早就来接老赵了?”




托赵云澜的福,如今特调初一众人鬼都把沈巍的课表背得比八荣八耻还熟。




“有些私事。”沈巍朝祝红颔首一笑,推了推眼镜回答道:“下午请了个假,让同事替我两节课。”




祝红“哦”了一声,将文件夹翻开,拍了拍正在假寐的赵云澜道:“麻利点签了,老娘还得回族里呢!”




赵云澜正搁着脚享受阳光的洗礼,和窝在他肚子上的大庆一起打盹儿,冷不丁被祝红一拍,差点惊得把大庆震到地上。别看大庆身材丰腴,却是个灵活的胖子,一蹬腿上了桌,还顺道给赵云澜肚子来了一脚,差点没把赵云澜踩得背过气去。




“嘿你这死猫!”赵云澜抬手作势要打,余光瞥见沈巍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清清嗓子道:“咳……祝红啊,签哪儿呢?”




祝红趁赵云澜签字的功夫悄声与大庆咬耳朵:“这俩人今儿又是哪出?我怎么瞧着沈老师不太对劲啊!”




大庆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一甩尾巴道:“还能怎么着,有人作死,把沈老师吓着了呗。”




这事儿得从今天早上说起,赵云澜送沈巍去上班,美其名曰“尽为人老公的义务,发扬疼老婆的传统美德”,坚持要送沈巍到校门口。也亏得赵云澜脸皮厚,过个马路的距离说得像是送了十八里似的。在这短短的五分钟里,赵云澜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宝贝儿,今儿能早点下班吗?”




“怎么了?”沈巍看了看赵云澜的肩膀,将手里的雨伞又向他倾斜了一些。




“哎呀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不中秋了嘛,咱妈发话今儿回家里吃饭……哎我说宝贝儿你肩膀都湿了,快往老公这儿靠靠。”赵云澜满不在意地叼着烟,伸手拂去沈巍肩上的水珠。




沈巍听了这话,瞬间瞪大了眼睛,腮帮子一紧,似乎没听明白赵云澜刚才说了些什么。好一会儿才眨眨眼,有些犹豫地问道:“我们……我也要去?”




赵云澜干脆一把搂过沈巍的肩膀,笑道:“这叫什么话,你不跟着老公去婆家吃饭中秋打算去哪儿?地底下?”




这要换了平时,沈巍肯定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赵云澜亲密地勾肩搭背,如今怕是心神震荡也顾不得是否有辱斯文。




赵云澜揩足了油水,心满意足地拍拍沈巍道:“不过一顿家宴,哪就这么可怕了,你就当陪我家老头老太太日行一善行不行?”




也怪不得沈巍紧张,自打赵云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家里出了柜,这还是沈巍第一次正式以家人的身份登门。二人虽是凡人,说到底也是生养赵云澜的父母,赵云澜虽不说,对父母却是敬爱,故而沈巍私心里还是很敬重二老的,如今长辈发了话,顿生出一种毛脚女婿上门的紧张来。




“就这么说定了啊,早些下班。”赵云澜朝沈巍飞吻,故作娇羞道:“人家办公室等你哟~”也不等沈巍反应,转身跑入绵密的雨幕之中。




沈巍一天过得有些煎熬,总是心神不宁,连带着板书也写错了几处,早早与同事换了课便到了特调处见赵云澜。




二人早早下了班,赵云澜开着自己那骚气的红色悍马朝二老家驶去。或许是因为中秋佳节大家伙儿都赶着回家团圆,明明还未到晚高峰的时间,龙城路上倒也有些拥堵。赵云澜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支在车窗上,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透过后视镜打量身旁的沈巍。




沈巍抿着唇,目不转睛地盯着前车的尾灯,专注地仿佛在研究那些灯上有几个灯管。




赵云澜换了只手把住方向盘,伸手揉了揉沈巍薄薄的耳垂道:“宝贝儿别紧张,咱妈你也知道,疼你可比我多,再说了有老公在,天塌了也有老公给你顶着,可别皱眉了,老公看着心疼死了。”




沈巍拍开赵云澜的手,颇为正经地喊了赵云澜一声。




“赵云澜。”沈巍转过头来看向赵云澜道:“你说我是不是该买些东西去你家?”




沈巍如此严肃倒把赵云澜吓了一跳,没想到竟问了这么个问题,顿时有些失笑,又见沈巍一本正经,不好笑出声,只能忍笑道:“东西无所谓,爸妈肯定不在乎啊,你说你这么个青年才俊、祖国栋梁都给我做媳妇儿了,他二老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保不齐还觉得祖上烧了香我才能找到这么个万里挑一的媳妇儿。”




沈巍知道赵云澜向来满嘴跑火车,也没将他的胡话听进去。最后还是买了些水果糕点,又给赵爸爸买了些茶叶,要不是赵云澜拦着,沈巍还想再买些。




等上了楼,赵云澜也不敲门,直接在门外喊:“妈!妈!我带沈巍回来吃饭了!”




沈巍腾出一只手抻了抻衣摆,又调了调领带,听见门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臭小子就你嗓门儿大,整栋楼都知道你带沈巍回家吃饭来了!”赵妈妈打开门,亲切笑道:“小沈啊,快进来。”




沈巍将手里的礼物递出去,有些腼腆道:“伯母,叨扰了。”




“你瞧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赵妈妈一边埋怨着一边从柜子里拿出室内拖鞋来,朝厅里喊道:“老赵,别坐着了,孩子们都回来了,咱开饭吧?”




赵云澜拉着沈巍朝沙发上一躺,对另一头正襟危坐的赵父说道:“哟,今儿不躲了?”




要说赵云澜向家里出柜也有段日子了,几次三番说要把沈巍带着给赵父看看,赵父是能躲就躲,如今算是大局已定心知难逃十五,碍于面子只能端着,如今被赵云澜一嘲讽,有些恼羞成怒地哼了一声。




“你这老头子,刚才不还催我给云澜小沈打电话,这会儿倒端架子了。”赵母故作恼怒一瞪,赵父顿时就怂了,眼神躲闪着瞥了二人一眼。




“行了别干坐着,大家上桌吃饭吧,也没外人不讲究了。”赵母招呼着,把筷子递给沈巍。赵父拿出一瓶酒,斟了一杯放到沈巍面前。




赵云澜赶紧拿到自己跟前,朝赵父笑道:“沈巍他不会喝酒,爸今儿我陪您喝两盅?”




赵父不置一词,碰了赵云澜手里的杯子自己先干了一杯。




“你俩不吃饭就光喝酒啊?”赵母拿出玻璃杯,问道:“小沈不喝酒,要不喝点果汁?”




“伯母无需挂怀,我喝茶水便可。”




“哟,还伯母呢?”赵母依言给沈巍倒了杯茶,朝他笑道:“咱们也是一家人了,该改口了吧。”




沈巍闻言,一时不知怎么回话,眨巴着大眼睛,羞红了一对耳朵。倒是赵云澜,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住了沈巍的手,嘴上不放过任何调戏沈巍的机会。




“叫吧,叫完了爸妈会给你改口费的,好大一红包,咱不亏。”




沈巍更是觉得有些羞赧,酝酿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喊了声爸妈。




赵母听了眉开眼笑,连忙应了,给沈巍盛了碗汤。赵父虎着脸,拿起酒杯与沈巍的茶杯一碰,自顾自仰头喝下,也算是承认了沈巍。




赵云澜暗自松了一口气,胸中仿佛有大石落下,自此他和沈巍便算是得到了认证,心里说不出的松快。




沈巍一时百感交集。他生来大煞无魂,更别说父母亲族,唯一的弟弟却是反目成仇,亲情于他像是水中月镜中花,这一生所有的福报怕是都应在了昆仑身上。昆仑给了他不敢奢望的一切,如今还给了他一个家。




厅里的电视机正放着中秋晚会,窗外隐约有烟火闪过,四人围坐在桌边,父慈子孝,气氛倒也和乐融融。




赵父今晚格外沉默,闷头喝着酒,赵云澜陪了几杯便被沈巍拦下,说是胃不好让他少喝酒。从前的赵云澜过得邋遢,为应酬交际也常与人陪酒。兴致来了喝到胃痉挛也不是没有,颇有些不管不顾的气势,如今有了沈巍,倒也生出些家庭责任感来,把沈巍的话听进去几分。




酒过三巡,赵父已然醉了,定定地看着二人,突然伸出手拍了拍沈巍的肩膀。




“沈巍。”赵父第一次开口喊了沈巍的名字,似是有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是将手扶在沈巍肩上说道:“挺好的。”




这顿饭吃到了明月当空,赵母本想让二人留宿,赵云澜想着和沈巍二人独处,拉着沈巍告别二老。




沈巍见赵云澜眼神有些迷离,想是晚风吹得他酒气上头,便提议由他开车。




赵云澜沉吟片刻,提议不如绕小区散散步醒醒酒。




正是龙城最适宜的时节,不冷不热,气候凉爽,晚风吹起赵云澜的发丝,皎洁的月光倒影在赵云澜微笑的眼眸里,仿佛揉碎了漫天的星河。




赵云澜牵起沈巍的手与他五指相扣,轻轻在他的无名指上印下一吻。




“哎老婆,你说咱俩要不也做个对戒戴戴?”




沈巍习惯了赵云澜天马行空的突发奇想,微笑着看他作妖。




“还是买一对戴着吧,现在那些个小姑娘可都厉害着呢,老盯着你这个有家室的人也不是个事儿啊。你喜欢什么样的?明天正好周末咱挑挑?”




赵云澜靠在昏暗的路灯下,晃了晃沈巍的手,调笑道:“你说咱们也见过家长了,戒指老公也答应给你买了,你说两句好听的让老公高兴高兴呗?”




沈巍倒也不着急,问道:“你想听什么?”




“要不你唱个《大花轿》?”




“……换一个吧云澜。”




“那你说句“老公,我爱你”。”




“……”




沈巍涨红了脸,盯着赵云澜欲语还休。




“操,别想萌混过关。”




沈巍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满头的长发被月光渡上一层银色,那是赵云澜最爱的模样。




赵云澜的萌点再一次准确无误地被戳中,沈巍总能精准地抓住他的心,试问谁能拒绝大美人秋水含波的拳拳爱意。




赵云澜舔了舔嘴唇,扯着沈巍的领带直到二人呼吸相闻,他亲了亲沈巍的眉眼,说道:“不知耳边溪流,咫尺可达。”复又轻啄一下沈巍的鼻尖,“不知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赵云澜松开领带,手指拂过沈巍的喉结一路来到下巴,缓缓用手掌捧住沈巍的脸颊。




“但我知道,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此时已近午夜,烟火俱寂,偶尔有不知名的小虫传来轻声低吟。眼前的美人轻颤着睫毛,低眸凝视着自己的脸,嘴角微微扬起。手心传来的温度,微风吹动缕缕发丝拂过颈侧,似是而非的撩拨,情人间的呢喃融化在唇齿之间。




“我在你身边,等你的回答。”




沈巍将赵云澜紧紧搂在怀中,感受着另一人胸腔传来的震荡。




良久,赵云澜听见耳边那带笑的声音。




他轻轻说道:“今晚的月色很美。”




end

评论

热度(68)

  1. 金盏花Estefania爱吃糖炒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