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组】春夏秋冬——01冬天很好,你尚在场

好文!阿米眼中的红色

假的长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写红色组的时候喜欢用阿米的视角去讲事,而写金钱组的时候又喜欢用伊万的视角。总而言之,这是一篇讲述黑三角从1990年冬到1992年春这段期间内发生的事。情感线偏向红色组,所以标题只写了红色组。


————————————————————


01.冬天很好,你尚在场。(1990年冬)


安理会主席按照惯例先把会议需要表决的提议陈述了一遍,随后各国家驻联合国代表依次发言。像是预先排练好的,所有发言人都先对伊/拉/克的入侵行为做出了谴责,然后高调的表示以美利坚合众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可能通过‘必要手段’制裁伊/拉/克的行为是绝对的正义之举,应授予其武力解决问题的权利。


这是自冷/战以来,阿尔弗雷德在安理会上最风光的一次露面。众国均知海湾地区涉及到他的核心利益,无论如何他都会动用武力对该地区的事务进行干涉,因此大部分国家在威逼加利诱下甘愿卖他个面子,毕竟连他的死对头伊万都为了6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承诺放弃了对盟友伊拉克的支持,他们这些小国又怎会不自量力妄图蚍蜉撼树。


轮到中国代表发言时,阿尔弗雷德看见王耀低着头跟那位发言人低声说着什么,侧脸清秀的轮廓线条像是用墨笔精心勾勒出来的,干净又利落。发言人面色严肃连连点头,这一细微的举动引得众人纷纷注视。此次安理会会议通过对伊武力解决海湾危机的678号决议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但那唯一的不确定性来自拥有一票否决权的王耀,阿尔弗雷德因此不得不提着心等着听他的表态。


王耀是个奇怪的人,你可以说他没原则,毕竟为了发展他可以背负背叛红色阵营的骂名引入市场经济,甚至跟曾经被他定性为‘资本主义剥削者’、‘帝国主义流氓’的阿尔弗雷德维持了十年的‘蜜月期’。但是某些时候,他又恪守自己的原则到迂腐古板的地步。


8月2日就伊问题的第一次投票前,阿尔弗雷德强行将他拖进办公室,以多种经济优惠条件向他交换一张赞成票。那些优惠条件确确实实让王耀动心了,阿尔弗雷德看得出来他眼睛里的渴求,但是在阿尔弗雷德自信的等待他的答案时,他却在长久的沉默后慢吞吞的说:“伊/拉/克先对科/威/特动武确实是他有错在先,我不能为他辩解什么,但我还是不主张用武力解决问题。”


阿尔弗雷德气的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差点吐不出来,他自以为很了解王耀,因此盛气凌人的带着他的条件来找王耀谈判,没想到王耀有所动却也只是有所动而并不能说出让他称心如意的话。王耀这个‘软骨头’经常比‘硬骨头’的伊万还要让他来气,他跟伊万各取所需时,成功的从伊万哪里享受到了对方不甘心却无可奈何的快意,没有什么比征服真正意义上的大国更加让他得意的了,他也不屑于掩饰这种得意,因此与之相映衬的就是伊万那霜冻后的冷面。但是他却不能将这种得意从王耀这里延续下去,王耀的情绪远比伊万冷静,但不妥协的态度却比伊万更加坚定。


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放下自以为是的身段,蓝眼睛里不自觉带着些埋怨,妥协似的说道:


“你可以不投赞成票,但是决不可以投反对票。之前开出的那些优惠条件仍然有效,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王耀没有回答,径直转身要离开。阿尔弗雷德在他刚把门拉开一条缝的时候,伸手按在门板上,重新将门给压上了。


“如果你今天不同意我的要求,那你就不要想走出这个门!”阿尔弗雷德承认他说这话很幼稚,像个任性的孩子。他也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囚禁王耀,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王耀不是能任他摆布的对象。王耀现在困在门板和他的胳膊间,短暂的落了下风,但阿尔弗雷德不敢放松警惕,他怀疑王耀随时会给他一拳,就像八九年的那件事后,他伙同盟友再次孤立王耀时,王耀做的那样。老实讲,王耀打人真的很痛,阿尔弗雷德至今刻骨铭心,如果他不是国家,他会怀疑自己的心脏在王耀的重拳下已经碎裂。


但是王耀并没有对他使用暴力,只是很温柔的笑了笑,然后将手滑进他的西服外套里,隔着轻薄的衬衫挠他的痒痒,像逗小孩子那样。


阿尔弗雷德怕痒,这也是他不愿意同人亲近的原因之一。王耀这一下可算是摸到他的死穴了,阿尔弗雷德慌忙缩着身子往后躲,王耀趁着这个机会拉开门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气的不轻,脑袋里像涨着一团火,等着王耀敢说出任何反对他的话,便要让那团火化作攻人的利器,将王耀再狠狠批斗一番。在会议上,王耀虽然仍表示不宜用武力解决问题,但在正式投票时,却如阿尔弗雷德要求的那样,不赞成却没有反对。阿尔弗雷德花了大力气才抑制住嘴角的上扬,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甚至想不顾及身份和礼节,给王耀一个热情的湿吻。同时,他也注意到伊万因为王耀不随大流的举动陷入更沉重的落寞里。


如果说讽刺的话,当然没有比现在更讽刺的时候,苏维埃的领袖与他的天敌沆瀣一气了,反倒是曾经被他视为‘背叛者’的小布尔什维克仍可贵的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中国代表得到王耀某种指示后,拉低话筒准备讲话。大厅里的众人都竖起耳朵等待他们的表态,而阿尔弗雷德仍将目光聚焦于王耀身上,王耀对这场会议似乎并不上心,对厅里紧张而期待的氛围也没有半点察觉,仍自顾自的专注于在纸板上写写画画。阿尔弗雷德一边分心听中方代表的发言,一边还忍不住去猜王耀到底在鬼写胡画什么。


中方的态度仍趋于模糊,跟8月那时的表态差别不大,如无意外,阿尔弗雷德相信他们又会选择弃权,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失望,王耀从来不会为他准备惊喜。中方代表发言完毕,王耀也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在下一位国家的代表发言时,阿尔弗雷德看见王耀将不知写了或者画了些什么的纸板亮向斜对面伊万所在的方向。


对于这场几乎没有悬念且由阿尔弗雷德主导的会议,伊万既提不起兴趣也不想强迫自己装出积极的姿态。王耀的小动作恰好让他散漫的思绪有了寄托的地方,他看到王耀出示的纸板后,面上仍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就连眼睛里覆盖于瞳眸之上的寒色也未削减半分,但放在桌上的右手却伸出两个指头,对王耀做出了不引人注目的回应。


王耀将纸板放下,低头敛去面上仓促的笑意,眉眼间透出的温和又柔软的神态还是充分暴露了内心的轻松愉悦。


阿尔弗雷德猜想他们这样比划来去总不会是为了询问当天吃什么,一定是在联合起来算计自己,就像曾经的他和王耀暗地里联手坑伊万一样。但是他们现在做的太明目张胆了,竟然敢在阿尔弗雷德地盘,在阿尔弗雷德眼皮下这样眉来眼去。阿尔弗雷德觉得有必要给他们一点威慑,于是他也凑到自家代表身边耳语了几句。


轮到美国代表发言时,王耀和伊万还在玩他们的小游戏,直到美国代表话锋一转,就八月那次投票时某位国家的弃权行为进行不点名的批评:


“我们很遗憾对于伊拉克反人类的侵略行为,某些国家仍选择了视若无睹,而我们希望这一次在座的诸位,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能真正团结起来,对独裁者和他反人类的暴行做出强有力的反击。”


王耀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他忽视那些从四面而来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缓慢的移动琥珀色眼珠将视线投向了始作俑者。


阿尔弗雷德对他也亮出了手中的纸板,上面清晰的写着‘一张赞成票’和无数经济优惠条件,中间用等号做了连接。


王耀低下头,在新的纸页上写写画画,不过这一次他要将内容展现给阿尔弗雷德而不是伊万:


二选一:A.弃权加无数经济优惠条件;B.否决票。


阿尔弗雷德冷冷的看着他,这两个选项都不能让他满意,所以他不愿意给出答案。


王耀也显示出他一惯有的耐心,心平气和的看着阿尔弗雷德,不在乎时间在他们沉默的对峙中无情的流逝。


临到会议主席要求大家举手表决时,阿尔弗雷德匆匆向王耀展示新的威胁内容:


没有赞成票,一切经济优惠条件作废。


会议主席要求同意通过此次会议核心提议的国家举手,15位安理会成员国,14位都高高举起了手,那唯一不表态的国家便格外醒目了。


安理会主席深深看了王耀一眼,然后拖着长音说道:“现在,持反对意见的国家请举手。”


王耀好整以暇的看着阿尔弗雷德,慢动作般准备抬起的手逼迫阿尔弗雷德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尽快给出二选一的答案。


阿尔弗雷德神色愠怒,伸出一根手指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头顶吊灯的光因此从镜片上快速滑过。


王耀很自然的用抬起的手将鬓边散落的前发拨到耳后,对密切关注他一举一动的众人温和地笑了。


“现在宣布投票结果,14票赞成,0票反对,1票弃权。”安理会主席大声说道,“此次会议正式通过了678号决议。”


会议散场后,阿尔弗雷德又把王耀拖进办公室,并抢走他手中的纸板,疑心病犯了一样将纸板上夹着的纸张从上到下依次翻了个遍,但并未找到王耀和伊万合谋算计他的证据,还真的只是一些诸如‘晚上吃什么:醉蟹或者海参鸡块’此类的内容。


“你侵犯我隐私权了,人权先生。”王耀带着笑意提醒这位喜欢以‘人权卫士’形象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年轻国家。


阿尔弗雷德又在那些字里行间琢磨了一会儿,确信这些普通的字和涂鸦里并没有暗藏什么信号后,才将纸板还给王耀,大言不惭的说:“我在调查取证,你应该主动配合。”


王耀今天心情不错,眉梢眼角都透着喜气,不愿意和阿尔弗雷德逞口舌之争,收回纸板后便欲离开。


“晚上你和伊万有约?”阿尔弗雷德赶在他走出房门前问。


“是。”王耀拉开门,回头对阿尔弗雷德笑,“我们要去附近的中餐厅吃海参鸡块,你要加入我们吗?”


“我不喜欢海参鸡块。”阿尔弗雷德喉咙发紧,迟疑片刻后才言不由衷的回答。


“那真是抱歉,没有了解到你的喜好,以后不会再用海参鸡块招待你了。”王耀有些诧异,往日阿尔弗雷德访华时,这道菜必不可少,他见阿尔弗雷德吃的也不少,便以为他是喜欢这道菜的。


“你什么时候真正了解我了。”阿尔弗雷德从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哼声。


王耀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在他长时间的凝重的注视下,阿尔弗雷德以为他至少会说点什么。


“再见。”王耀语气陡然轻松,然后转身走出了门。


阿尔弗雷德走到窗前向下望去,王耀和伊万正站在大厦前等待专车从地下停车场里驶出来。就像分手后再复合的情侣一样,有过失去才知道珍惜,伊万和王耀比从前更加小心谨慎的对待彼此,谁也不再跟谁端架子或是摆谱。阿尔弗雷德听说他们的关系实现正常化前,一向顽固又自视甚高的伊万还含糊的承认了以前的错误。


阿尔弗雷德想到先前找伊万谈条件时,伊万已经猜到他接着还会去找王耀做交换,但伊万说无论如何王耀也不会投赞成票。阿尔弗雷德质疑伊万的判断,伊万给出了非常简单却也具有说服力的说辞:


“你对他的影响力能超越当年的我吗?他尚且不能为我妥协,你以为你又能怎么改变他呢?”


到底是交换过真心的人,伊万对于王耀,王耀对于伊万,都被附上了某种特殊意义,这种意义或许还不足以驱使情感超越理智,但终究好过同他这般荡然无存。


——————


相关事件:


*1989年5月11日  戈尔巴乔夫访华,标志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


*1990年8月2日  联合国安理会和各成员国对海湾危机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异常迅速且几乎完全一致的反应。8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就以14票赞成,0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谴责伊拉克违反联合国宪章。


*1990年11月11日  联合国安理会发表678号公报,要求伊/拉/克在1991年1月15日前撤出科/威/特。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伊拉克如不撤军,决议授权联合国会员国可以使用“一切必要手段”来执行联合国通过的各项决议,这项决议为以美国为首的38国组成联军出兵海湾,用武力解决这场危机提供了法律依据。


————————————————


以下是之后几章的标题预告,看标题就知道是玻璃渣还是刀子还是糖了。


02.春天该很好,你尚在场。


03.暑天尚很好,你尚在场。


04.秋天该尚好,你仍尚在场。


05.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06.春天仍很好,你已不在场。

评论

热度(254)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