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EVAK】WAKE UP! 醒醒!CH1上

好厉害,好有画面感!
马下来,不然又找不到了

向阳一只西瓜:

《醒醒!》


作者:cuteandtwisted


AO3:→原文  →译文


#Even做奇怪的梦 #Isak救了他一千次 #梦与回忆 #终极平行宇宙 #他俩的爱情就是史诗级的


大纲:Even从来没有见过Isak。但为什么他觉得Isak是对他而言唯一重要的人?


或:Even不记得Isak却依然爱他。


换句话说,Isak在Even的梦中挥之不去。


---------------------------------------------------


作者的话:有些读者想要个古怪的AU。这个就是。


爱你们<33333333


我在听Echos-Coda的时候来了灵感所以我必须写下来。


*有点紧张*


希望各位喜欢。


                             


译者的话:被颁奖礼的kiss cam炸出来,想翻这篇很久了。是个很奇妙的AU,当时看到虐处都看不下去,跑去喝水,再回来看完- -但后面很甜~


*很很很紧张*


每章都很长所以应该会分上下来翻,欢迎各种意见~


我常常会翻完以后再重读,所以经常会回头修一修……如果看到某句和之前的有出入不用奇怪。总之,有啥不好都是我的锅。


加粗的部分是原文的斜体,基本都是心理活动。


要授权的时候忘了第一章下就要开车了(?)也是很猝不及防……


---------------------------------------------------


 


【第一章. 回到我身边】(上)


(下) 👈


 


Even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火车上。


 


那是四月的一天。完美的一天,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完美的一天。


 


Even冲进火车里想抢个靠窗的座位,他看到四排开外有一个空位,于是放心地舒了口气。


 


这世上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在坐火车的时候看着窗外,注视着远处一些随机出现的事物,然后等待它们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他会眯着眼睛一直盯着它们看,不管多久。


 


请不要消失。我还能看到你。


 


然后当他看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的时候,便会不满地哼哼一声。呃。


 


火车看起来并不过于拥挤,所以他暗怀希望没有人会坐到他旁边。他其实并不介意与陌生人聊两句。事实上,他很喜欢这样的谈话。他喜欢同他可能再也不会遇见的人聊天。喜欢这其中充满的随机性。非常喜欢。


 


但今天,不知为何,今天,他不想要任何人坐到他旁边。


 


.


 


列车往前开着,他身边的座位一直空着。Even脑海中的拳头朝空中挥舞。棒!


 


他盯着窗外好一会儿,把视线固定在某个物体上,玩着他最爱的那个游戏。最终打起了瞌睡。


 


.


 


Even醒来时心窝暖烘烘的,指关节间绕着手指。他的脸颊搁在一团毛茸茸的金色头发上。


 


什么?


 


有人头靠着他左肩睡着,脸埋在他的肩窝,手指与他十指交缠。


 


Even惊慌失措了几秒,随后因为这状况太荒谬而微笑起来。


 


什么鬼?


 


这是个男孩儿,一个有着一头柔软金发的男孩儿。平和的呼吸喷在他的皮肤上,手紧紧地,紧紧地,牵住他的手。


 


Even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要把男孩儿推开的,至少也要轻轻摇醒他让男孩儿回到现实。但他没有。他只是静静注视着男孩儿,毫不在意他的手心出了多少汗。


 


他低下头,直到能够看清那个男孩儿,男孩儿挨得他这么近,几乎都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Even从来不喜欢用“最”。可是他现在很确定,这是他近距离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儿。


 


男孩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夸张的阴影,下巴的线条如此锋利。他有世界上最可爱的鼻子和最可爱的丘比特弓。Even几乎想要触摸他,几乎想要叫醒他只为了瞧瞧他的眼睛。Even猜测了一下,他几乎能确定那双眼睛该是绿色的。


 


妈的,我这是在干嘛?


 


Even突然间松开了他们交缠的十指,在心里咒骂自己怎么会表现得如此古怪。他万分温柔地把男孩儿的脑袋推离开自己的肩膀,没有惊醒男孩儿。他没有放下手,生怕男孩儿的脑袋会倒向另一边。


 


男孩儿的脑袋没倒过去。他睁开了眼。


 


绿色的。就知道!


 


男孩儿一脸的迷糊,十分茫然。他的眼睛还没全睁开,看起来还在打量周遭。


 


“艹,我睡了多久?”他嘟哝道。


 


Even只是看着他,不太确定是不是在问自己。


 


男孩儿依旧晕乎乎的,有些气恼,看着他,一脸“我跟你说话呢”的表情。


 


“额,我不知道。”Even说。


 


“妈的。最讨厌在路上睡着了,每次醒过来都感觉糟透了。”


 


毛毛躁躁的。可爱。


 


“额,我也是。”Even说着,心跳开始不规律。


 


Even很紧张。不知为何他很紧张。Even明明从不感到紧张。


 


男孩儿把脸埋进手掌,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


 


Even全程注视着他,无法移开视线。


 


太可爱了。


 


“你看什么呢?”男孩说,语气并不恶毒或吓人。


 


那语气仿佛带着点溺爱。他在微笑。


 


“没什么。抱歉。”Even说着转回了头直视前方。


 


我艹Even。控制住你自己。


 


男孩儿笑了起来。


 


“你干嘛这么奇怪?”他问。


 


“什么?”


 


“没什么。额,妈的,我得去上厕所。”男孩儿说着站起身,“洗手间在哪儿?”


 


“应该在车厢最后。”Even说。


 


“Okay,马上回来。”


 


男孩儿走开了,Even非常努力才克制住不用眼神目送男孩儿离开。他正要从座位下拿出背包,男孩儿回来了,脸颊红扑扑,嘴唇微张。


 


男孩儿扫了一眼四周,像是在确认没人在看他们,然后拉过Even的脸,吻在了他的唇上。


 


他亲吻他,仿佛这是世上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快速却深情的一个吻。嘴唇贴嘴唇。硬邦邦又带着点儿柔软。没怎么伸舌头,但如果他的嘴再张开一些就会带上舌头了。一个完美的吻。一个在说“马上回来,baby”的吻。


 


这他妈什么情况?


 


Even举起双手正要推开那个男孩儿,男孩儿自己抬起了身,脸上害羞的微笑令人沉溺。


 


“爱你,”男孩儿羞涩地轻声说,“马上回来,baby。”


 


.


 


Even醒来的时候胸口发闷,眼睛大睁。他还坐在同一辆火车上。


 


艹刚才是什么?


 


梦。是一个梦。


 


他身边没有什么金发的男孩儿。没有任何人。


 


Even花了几分钟适应呼吸。然后靠回椅背,转头盯着窗外那些随机出现的事物。


 


艹。刚才的感觉太真实了。


 


Even不能集中注意力了。


 


.


 


Even第二次见到那个男孩儿不是在梦里了。他注意到收银台附近那团卷卷的金发时他正在公司附近,喝他的午后咖啡。他先嘲笑了自己一下。


 


别傻了。他又不是这个宇宙里唯一一个金发男孩儿。


 


但是,他随后就听到那个男孩儿嘟哝了一句艹,他立马认出了那个声音。Even猛地站起身,他可以感到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就是,他可以确定。那个男孩儿把咖啡撒了自己一身,正指天咒骂。


 


“我们可以给您换一杯。”柜台后的服务员抱歉地说。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是我蠢。”男孩儿说。


 


他转过了身,嘴里又骂了几句“艹”。


 


Even手足无措。


 


我现在是在做梦吗?什么鬼?他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想去问那个男孩儿,但不知道怎么提问才会听起来不像是他疯了。


 


哦不好意思,我从未见过你,但几周前我梦到了你。你能解释一下吗?


 


Even正要收拾东西离开咖啡馆,那个男孩儿却抬脚朝他走过来了。最后在他面前停下。


 


“你他妈要是笑我,我真的会揍你的。”男孩说。


 


什么?


 


“什么?”Even说。


 


“唉这真是简直了!我现在还得回家换衣服,妈的。”男孩儿说。


 


“额,太糟了。”Even想不出还能说什么了。


 


“太糟了?你认真的吗?这他妈都是你的错好吗!为什么是我去给你买咖啡,而你在这里等啊?”金发男孩儿说着不满地哼哼了一声。


 


Even真的很困惑。这个男孩儿在对他恶作剧吗?他已经有自己的咖啡了啊。这男孩儿在说什么?


 


“喏。”男孩儿边说便把一杯草草写着Even的名字的清咖递给他。“撒的是我的不是你的,算你走运。”


 


Even对面前的状况一头雾水,他觉得自己要尖叫了。


 


尽管一切如此荒谬,他还是抬起手掐了自己一下。


 


“你干什么呢?”男孩儿说。


 


“我在掐自己。”Even说。


 


“你真奇怪,”男孩儿说着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爱你来着?”


 


“什么?”


 


男孩儿朝他凑近,飞快地吻了他一下。


 


“得走了,”然后他又亲了他一下,“回家见?”


 


“额,我?什么鬼?”Even整个人处于震惊之中,他难以置信男孩儿刚才亲了他。又,亲了他。


 


“什么意思?什么什么鬼?”男孩说,“Even,你还好吗?”


 


“你是谁?”Even问。


 


男孩儿叹了口气,又一次翻了个白眼。


 


“Even,我现在没空跟你玩儿这个。得走了,Bye!”他又亲了他一下然后抓着包走了,而那个包很显然刚才开始就一直放在Even身边。“别忘了回家路上买点啤酒。”


 


男孩儿离开了。Even觉得他抓狂得要抓头发了。


 


我艹他妈什么鬼?


 


只有一杯写着他名字的咖啡放在他面前。


 


.


 


“有任何我需要了解的精神病史吗?”精神病医师问。


 


“没有,我都告诉你助手了。”Even说,“我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感觉很正常。”


 


“你之前感到过忧郁沮丧吗?”


 


“就跟普通人一样。”Even说。


 


“那么有感觉到特别兴奋,或者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吗?”


 


“没有。”Even说。


 


这是真的。


 


“好吧,”医生说着合上了笔记本,“所以你今天为什么来找我呢?”


 


“额,我一直做些奇怪的梦。”


 


“我们不都是吗?”医生回答。


 


这医生多奇怪啊。


 


“好吧,可能是吧。但我觉得我最近一直出现幻觉。”Even说。


 


“幻觉?”


 


“对,有这么个男孩儿。就,我一直,梦到他。也不是一直,但就几个礼拜前开始梦到他了。然后突然之间,就我平时也会莫名其妙看到他。就他跑过来找我好像他认识我一样,但就,他都不是真人啊。不知道。”Even停顿了一下,“额,我知道我很喜欢说‘就’[1]。我说英语时候就容易这样。额,等等,我们为什么在说英语?”


 


“因为我不说挪威语?”医生说。


 


“哦对!”


 


Even,你太蠢了。


 


“所以你梦里见到的这个男孩儿,现在开始出现在你的日常生活里了,但你认为他不是真实存在的。”医生总结道。


 


“我知道他不是真实的。”Even说。


 


“你怎么知道的呢?”


 


“什么叫我怎么知道?我就是知道。这一切太古怪了。他管我叫‘baby’还说他爱我但我明明从来没见过他。我觉得他可能以为我是他男朋友而且我们住一起。更别说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梦里了。”


 


“你确定吗?或许你认识他,你只是不记得他了。”医生说。


 


“什么鬼?我又不是脑死。我告诉你我就是出现幻觉了!我没有忘记任何东西。我,从来,没见过这个男孩儿!”Even大吼了起来。


 


“好好好,冷静,Even。”


 


“抱歉。我很抱歉我冲你喊了。”Even说。


 


他是真心的。他不喜欢大喊大叫。


 


“那么他长什么样呢?”医生问。


 


“他很漂亮。金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还有丘比特弓一样的唇形。他微笑起来还有酒窝。他非常可爱。”Even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丢人。


 


“嗯,我知道了。”医生说。


 


“什么?”


 


“如果你只在梦里见过他,你为什么能够清楚地描述出他呢?”


 


“什么意思?”


 


“梦是在你睡觉的时候你的潜意识的产物。你不能想象出新的脸孔。每一张梦里的脸,都是你之前见过的。”医生说。


 


“额,我知道。我意思,我之前就知道这点。”Even说。


 


“那么这个男孩儿多数是存在的,而你的潜意识有话要对你说。”


 


“听着,如果我见过他,我肯定会知道的。”Even说。


 


“或许你之前有过失忆的情况吗?”


 


“不,什么?”


 


“我是说你……啊。”医生停下看了一眼钟。“Even,抱歉我们的会面时间到点了。”


 


.


 


Even咬着一根烟在城市里茫无目的地闲逛。他这段时间一直很困惑。那个男孩儿反复在他的梦里和日常生活里出现。


 


他最喜欢那些梦。因为梦总发生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点,Even根本不能控制任何事。在梦里他就随波逐流。而醒来时,那些梦总在他心窝留下最温暖的热度。


 


幻觉就不一样了。他可能正跟朋友坐在酒吧里,而那个男孩儿突然凭空出现在他身后,凑近他耳语:“baby,我想在洗手间里给你吹。” 然后男孩儿就从稀薄的空气中消失了,徒留Even一个人,和他裤裆尴尬的鼓起。


 


妈的。艹。我活得很好,我他妈活得很好,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


 


“你上一次和同性性交是什么时候?”医生问。


 


“什么?”Even很迷茫。


 


“可能这就是原因。你的大脑想叫你找个男朋友。”


 


“这根本毫无道理。”Even说。


 


“试一下又没关系。”医生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好吧,除非你是下面的那个,哈哈。”


 


这人什么情况?而且他到底怎么知道我是挪威人的?


 


.


 


Even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纯色牛仔裤。他带着明确的目的走进了酒吧。


 


今晚,我要睡一个男孩儿。


 


.


 


TBC. 




[1]译者注:原文是Like,千禧代的(尤其美国)孩子都很喜欢把like当插入语用,其实不是个好习惯(笑)。之前听轰长段的英语回答,似乎也很喜欢说like。猜测作者太太可能注意到了所以这么加了一句?




 


 



评论

热度(245)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