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Matters-尾声

是he!he哦!

basilic:

授权翻译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144


作者:AKK




36度-0036度-0136度-0201冬雨02春日和风03暗咒05融冰06春服既成08冬阳09花见雾11春寒12雷雨13森14晴空之下15太阳火16森二度17日食18月食19皇森20家族事务尾声


2000年4月27日, 星期四,10点38分


 


 


“不,先生,橡木不适合用来做门。”星史郎关上房门,听到昴流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放着机票的厚信封躺在他的口袋里,黄金周的机票一向很难买,他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


“抱歉,材料问题是不容商量的。政府用楼的装修规范不重要,这是安全问题。”


星史郎来到卧室门口,他几乎能听到电话另一端气急败坏的声音。


“先生,您在周二的邮件里已经向我描述了东京的建筑标准,但我关心的不仅仅是地震的问题。”


负责改建昴流办公室和一楼的建筑师对此似乎非常不满。


“好的,我会承担全部责任。周一见,谢谢您。”昴流挂上了电话。


“周一不行。”星史郎随口说,看到昴流转过身来,他拿起刚买的机票。“我觉得你赴不了约。”


“为什么?”昴流疑惑地看着机票。


“因为那时候你在冲绳。”星史郎挥了挥机票。


“冲绳?”昴流难以置信。


“没错,那是黄金周的第一天。我们订了这周六13:40从羽田飞往那霸的机票。”


“后天?你疯了吗?”


“没有,我只是准备去度假,和你一起。”


“在正忙于重建的时候?”


星史郎放好机票,显得有点受打击,“我确定木匠和装修工人完全有能力独自建好东京办公室。但是九州分部可能不会轻易接受阴阳寮的设置。所以,对,我们这周要去冲绳。”


昴流坐在桌子上,“你觉得九州会有麻烦,是吗?”


“毫无疑问。”而且这是一个让昴流尝尝花酒和李子料理的好机会,但星史郎没有让昴流发现自己在笑。


“那我们去吧。”昴流确认着笔记本上的行程,“如果我能好好向祖母和内务大臣解释,应该没问题。”他看了看时钟,“我现在要去火车站接御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用厨房。而且…”他深吸一口气,“我希望谈话时你能在场。”


星史郎点头,“对了,我们给办公室新添点什么家具好呢?沙发?这样就不用总是在桌子上了。”


“想得美。”昴流往外走,“办公室是玻璃门。”


“玻璃——”星史郎大笑,“我确定Namane会很喜欢的。”


“我可没有裸露癖。”昴流穿鞋。


“那正好可以试试我的分神咒。”星史郎笑得更开心,“从冲绳回来后就开始吧。”


 


-----------------------------


御见摸了摸夹克内的防御性符咒,他正跟着昴流穿过落着斑驳树荫的街道。他们要去樱塚护家。昴流家。昴流手臂上的深红色符文还非常明显,御见忍不住瞥了好几眼。


这附近有许多花圃和幼嫩的树苗,成群的孩子在路旁玩耍,一位老人拎着袋子走出便利店。前方一位骑着摩托车的警察停在了岗亭前。当然,樱塚护不可能住在这种地方——


“早上好,镰岛警官。”他们经过岗亭时昴流向警察打招呼。道路渐渐变成了狭窄的单行道,一侧是住宅楼,另一侧是高耸的围墙。


“墙内是谷中墓地。我们快到了。”


拐角处是一座白墙小楼,庭院里站着一名妇人。“吉野太太,真高兴见到你,最近有我们的信件吗?”


“应该没有——Yoshi!”一只胖乎乎的红色斑纹猫抱住了昴流的腿,“你不能给我们的邻居添麻烦。”


“不用担心,吉野太太。樱塚先生很喜欢Yoshi的陪伴。”御见发现昴流眼中带着几分调皮,他弯下腰对那只猫说:“来吧,Yoshi,在我和御见谈工作的时候,你可以去捉弄——和星史郎玩耍。”


星史郎。御见喉结滑动,他看着昴流打开大门。“请进。”玄关有五级台阶,入口处铺着地毯,胖猫已经不见了。


“你可以把外套挂在这里。”昴流指着鞋柜旁的衣帽架,御见小心翼翼地避开正挂在上面的黑色长外套,那不可能是昴流的。台阶上放着两双拖鞋,御见心怀感激地穿了一双,但昴流直接穿着短袜进屋了。


“我回来了!”


御见被昴流进屋时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地毯非常柔软,厨房里飘来柠檬和酱油的香气。


“如果我在碗里看到了你的爪子,你就会变成一只死猫。”


昴流听到厨房里的话忍不住笑了,御见因为昴流的笑踌躇着。“抱歉打扰你做饭。”昴流走进厨房雀跃地说,挥手示意御见进来,“这是我的客人御见,代替我照顾被摧毁的灵魂。”


“并且为你的祖母监视你。”


和昴流说话的人站在绿色的料理台前,正在把腌三文鱼切成片。这是什么情景?御见对樱塚护的期待——一个刺客…杀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眼前系着卡通企鹅围裙,围裙上写着“亲吻你的厨师即可得到甜点”的男人的样子。


愣了片刻,他深鞠一躬。“在下御见户之,是隶属于皇家的阴阳师。”


“樱塚星史郎。”樱塚护把刀一转放在砧板上,看到御见突然畏缩,星史郎觉得很有趣,“不要担心,我从来不把工作带回家,那会打乱我的行程还会破坏我的地毯。”


“御见不是工作。”昴流给御见搬来椅子。


“抱歉打扰你们。”看到昴流在他面前弯腰,御见非常惶恐。


“他的办公室需要粉刷。”樱塚护继续处理三文鱼,头都不抬地说。


“还有除灵。”昴流补充。


“不要忘了更换罗米洛糟糕的装修品味。”樱塚护把切好的蔬菜和昆布放在大碗里。


御见不知道现在合不合适请求更改会面时间,他感觉自己介入了一场私人对话,但他又不好意思插话。


昴流在御见对面坐下,手肘支在餐桌上。


“除灵进展顺利吗?”


“是的。”御见点头,庆幸话题终于回到了工作上。樱塚护盖上锅盖开始炖煮。“有两个地方需要再次核查。”他从手提箱中取出整理好的文件交给昴流,昴流开始翻阅,“涉谷和新宿的案件比较一目了然,都是公共场所,我们很快就发现了尸体,过路人大都是成年人,专注于自己的事——”


“购物和做爱。”樱塚护讽刺地说,他来到昴流身旁一块读起了文件,“或者两者兼有。根本没有继续堕落的余地。”


“其他地点的情况呢?”昴流问道。


“江东区的亡灵出现在小学操场上,次日早晨才找到尸体。”


“范围多大?”


“整个操场,还有一楼的四间教室。68名6岁到10岁的学生受到影响。我尽力净化了他们并在学校设置了结界。”他摇摇头,“将那么年幼的孩子——”


“地点很重要。”樱塚护解释,他的手像是宣示所有权一样放在昴流肩膀上,“没有冒险的余地。”


“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在学校设置屏障。”


“理智的人不会把办公室涂成米黄色和铁锈色。”


 


----------------------------


“御见好像对我的石狩锅过敏。”星史郎对刚刚送御见离开的昴流说。


 昴流开始收拾桌上的碟子,“你知道那恐怕不是因为食物。”


“有道理。”星史郎把碗摞成一叠,“吃饭的时候应该把猫送出去。”


“猫——”昴流忍不住大笑。


“所以,你让他转告你祖母关于冲绳的事了吗?


“没有,我待会给她打电话。集装箱场的任务怎么样了?”


“第一支分队已经到达现场,这两周会每天三班倒进行巡逻,摄像头也安好了。”


“摄像头?”


“亡灵可能会影响在场的生灵,但通常不会发现电子设备。摄像头能记录下亡灵的面貌,这件事上你可以相信我,我和你一样不希望魔鬼降临。这太麻烦了。”


“在魔鬼可能降临的时刻,我们俩不应该同时离开东京。”


“每时每刻都可能有紧急的事情发生,如果依此行动,我们永远去不了任何地方。”星史郎打开洗碗机,“而且万一有情况,我们两个小时就能赶回东京。”


“这取决于全日空的航班班次。”昴流提醒他。


“魔鬼降临是公务,我会让Learjet在那霸随时待机的。”


“Learjet?那我们为什么不——”


“因为乘坐Learjet表明我们仍然在工作,而不是在度假!”星史郎擦了擦手,“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安排这件事。”


门铃突然响了,昴流示意自己去应门。


门外是穿着制服的神威。


 


 昴流和神威坐在庭院里。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生活变得…很有趣。”昴流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他看向敞开的卧室窗户,星史郎似乎已经打完电话了。他自嘲地笑了笑,“我们后天要去冲绳。”
“冲绳?”神威瞪大双眼,“你要和——去度假?”他看了一眼窗户,摇了摇头仿佛在把可怕的景象从脑海里驱逐出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昴流大约猜到了神威在想什么,微微有点脸红。“我们最近在重建阴阳寮,需要去冲绳分部处理工作。”


“所以只是凑巧赶上了黄金周,对吗?”


昴流想起星史郎挥着机票的样子,露出笑容,“对我来说的确是巧合。但对星史郎而言可能不是。”他承认。


神威盯着他,“你希望如此。”仿佛为了坚定自己的看法,他又重复了一遍。“你真的希望如此。不是因为道。”


“对。”昴流点头,“但是以道的名义更容易解释。”


“我打赌。”


“别!”昴流半开玩笑地警告他,“赌约非常危险,看看我就知道了。”


“妹之山先生让我回去补课,如果通过了考试,我就不用重新修去年的课程。”


“你可以的。”昴流鼓励他,“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老师。”


“喂!没有你我根本不可能走过那一切。”神威抗议,他把一封信塞到昴流手里,“这是妹之山先生给你的答案。”


 


神威离开后,昴流在银杏树下打开信封,只有一页薄薄的信纸,上面是妹之山流畅的字迹:


 


To love someone means that one's willing to grow old beside that person. 


(这里对应的是第十二章昴流的问题:如果意图不再重要,如何从绝对角度定义爱)






------------------------------------


到这里就算全部贴完啦,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这段话。


2016年在冲绳修学旅行的时候第一次读到这篇文,看到结尾时有一种神奇的完满感。


后来为了给自己存粮就断断续续地挑了喜欢的情节翻译,翻着翻着差不多把主线翻完了,干脆去找太太要了授权发出来。其实文章里还有很多支线,都写得都非常用心。


有些英文搭配我不是很确定意思,中文也是小学生水平,翻译有很多不足,太太原文有很多精辟的表达和双关,特别是星史郎的话,太贴合形象了,强烈安利。


昴流和星史郎真是完美的两仪,爱他们,爱北都。


Grow old together

评论

热度(55)

  1. 金盏花basilic 转载了此文字
    是he!he哦!
  2. 乔君basilic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这一系列强推!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