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TWINS

看到最后“我永远,永远不可能再见到阿不思了。他永远,永远不会原谅我。”实在是太伤心了,眼泪要掉下来了😭️

Fagus:

基友给我讲了个脑洞:格林德沃的两只眼睛颜色不同,或许代表了两个人格。




TWINS


 


 



“我遇到了一个男孩,他来姑婆家借书,他有一双很深情的蓝眼睛和蓬松的红发。”弟弟兴奋地说,“我觉得,我会喜欢他。”


哥哥讽刺地笑了声。


弟弟皱起眉,“不,你不懂。你脑子里只有那些东西——老魔杖,魔法石,隐身衣。我们就不能找点别的乐子吗?”


“不能。”


“你可真没劲。”


弟弟嘟嘟囔囔,“他说他叫阿不思。我猜也许指的是白色。他管我叫格林德沃先生,我让他喊我的教名。他发音非常完美,你听到了吗,他发对了a,德语的a。英国人很傲慢,他们不认真,又敷衍。我会和阿不思成为好朋友的,我确信。”


“你最好干点儿别的,有用的事情。别忘了我们来山谷要做什么。”哥哥不屑,“愚蠢的青春期。”


 



“他好像发现了。”弟弟不满,“你对他的弟弟温柔一些,好吗?”


“我没有精力关注你的伤春悲秋。”哥哥推开弟弟,“再说了,他弟弟就是个白痴,浑身羊骚味,连‘清理一空’都不会用的蠢材。我甚至怀疑他压根不识字。我为什么要对这种人温柔?”


“阿不思会伤心的。”弟弟说,“而我不想看到他难过。”


“那是你该解决的问题,小鬼。”


“得了吧,我们是一体的,我就不信——”


“我现在容忍他,只是因为我发现他的头脑里有点儿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哥哥说,“注意你的语气,别得寸进尺——假如你想真的和他发生点儿什么的话。”


 



“今天下午,我邀请他出去散步了。”弟弟愉快地哼起了歌,“阳光照着他的脸,他的蓝眼睛闪闪发亮。我讲了我们的家,少女峰美妙的风景,蓝天、晴空和湖泊。我们聊了很久,直到月亮升上群山,雾气打湿袍子下摆,他才突然意识到过了时间——他忘记给那个弟弟和妹妹做饭了,我送他回家,他弟弟在客厅咆哮,鼻尖通红。”


“你该让他闭嘴。”哥哥言简意赅地说。


“我想过,但阿不思在我身边……我承诺过,要对他的家人温柔。”弟弟忽然又笑了,“他说,我可以叫他阿尔。”


“阿尔——你没告诉他我们的想法吗?”


“我说了,但你知道,我们得慢慢来。他从小受的教育都是那个,《保密法》之类的。他虽然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也没有发火。我想,事情有圆转的余地。”


“你吻他了吗?”哥哥突然问。


“……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弟弟小声说,“不过我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像只白色的鸽子在我掌心颤动。”


 



“我发现,偶尔你说的还有点儿道理。”哥哥若有所思,“邓布利多……我是说,阿不思,你的阿尔,他很聪明,眼光敏锐。他是个人才,我们应该尽力把他争取过来。”


“你终于发现了,要我恭喜你吗?”弟弟哂笑,“阿尔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男巫。”


“必须让他接受我们的想法。”哥哥说,“他会是个很有力的助手。”


“不,”弟弟反对,“他不是助手。他答应过我了,我要让他站在我的身旁,而不是唯唯诺诺,像个仆人。”


“随你便,”哥哥又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吻过他了吗?”


“他的嘴唇很软。”弟弟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甜甜的,他刚吃了柠檬蜂蜜糖。”


 



“他的嘴唇是挺软,”哥哥说,“确实,他头发也很蓬松光洁,摸起来像东方的丝绸。”


“你吻他了?”弟弟很不高兴,大声说,“你不是——”


“闭嘴,小子,”哥哥按住弟弟,“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我不介意吻一个男人。还有,你最好加快点儿进度,你的恋人大概认为你们可以来点儿更深入的交流——他把自己洗得特别干净,我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他呻吟得像只猫。假如你再这样犹犹豫豫的话,我不在乎先你一步。”


 



“他要照顾他的妹妹。他弟弟还有两年才毕业。”弟弟说。


“我们可等不了两年。”哥哥不耐烦地否决了弟弟的提议,“等不了。”


“我不希望他太为难……”


“那就杀了他的弟弟,还有那个疯妹妹。”


“你说什么傻话!那是他的家人!”


“我不管,”哥哥说,“我要让他在我身边,杀掉他的家人,他别无去处,不是吗?”


“你太残忍了。”


 



“你怎么能那样做!”弟弟惊慌失措,“你为什么要对他的弟弟用恶咒,还有他的妹妹……他的小妹妹倒在地上,死了!”


“死了就死了,一个疯子,你以为她活得很开心吗?”哥哥冷笑,“倒是你,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不停地指责我,可你为什么逃走了呢?要求回家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我害怕,”弟弟哽咽了,“我不敢面对他。阿不思会怎么看我呢?有可能是你杀了他的妹妹!”


“你忘了,我们是一体的。”哥哥笑着擦去弟弟的泪水,“如果是我杀了阿丽安娜,同样,她也是你杀的。”


 



“我永远,永远不可能再见到阿不思了。他永远,永远不会原谅我。”弟弟失魂落魄。


“要是我,那天我不会逃走。”哥哥轻描淡写,“打起精神来,因为你,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


“你也会逃走的。”弟弟又开始流泪,“我想念他,我甚至没有陪他过十八岁的生日。”


“我不会逃走,我会再给他弟弟一个死咒。”哥哥轻松地说,“弟弟和妹妹横死,他逃脱不了干系,只能陪我们一起逃走。这不正合了你的意吗?他一辈子在你身边,依靠你,依附你,睡在你的床边,你可以对他做任何事。他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不。”弟弟呜咽,痛苦地颤抖着,“我爱他。”


“或者杀了他。”哥哥没有理会弟弟,“因为你的软弱,阿不思·邓布利多终将成为我们胜利的最大阻碍。不要再难过了。事已至此已无法挽回。打起精神来吧,下雨了,格里戈维奇马上就要回来了。”


 


Fin


 



评论

热度(806)

©金盏花 / Powered by LOFTER